金元宝文学

  • 论红楼的倒掉

    空白协议书

    宫廷 点击:458

    作者:喝壶好茶嘎山糊【由文,】☆、正文 001明为庶子“奶娘,奶娘,要喝水。。。。。。”如预计的一样,并没有得到该有回应,呼噜声还是那么“悠扬”,了;林静这才睁开眼睛,转头看向身旁。身边床榻上躺着个痴肥的中年婆子,原本应该照看着林静歇晌的,可这婆子自己却睡得呼噜动天、人事不知了。林静悄悄起身,小心地绕过这对于现在的自己有如肉山的婆子,往榻下爬去,中间颇费了些功夫。不过,林静回头看看床榻上依然鼾声如故的婆子,嘴角扯起了个微笑,也亏得这婆子不上心,不然,自己要想偷偷干些什么,还真不容易。绕过屏风,林静趴在门帘上静静的听了听,外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一小心的掀开一条缝往外看去,门外头一个人影也没有。幸亏如此,不是吗?小孩子的脸上扯出个与年龄违和的笑,林静这才出了屋子。...

    开始阅读
  • 梨落堂尽西宫春

    抵制日货

    宫廷 点击:474

    作者:王子道【】第一章 韶华堇色(上)魏元八年。秋。因爹爹做了典农中郎将,帝纳新颜,我得以越过采选,进了那凤楼龙阙——魏宫。入宫实是欢喜的,哪个少年女儿不妄想天子的宠。似我般略略自衿的娉婷佳人莫不做此想。而甄家女儿我从不是好女子。要归,便要是那唯一的,最好的,光耀门祖的,定要如此。于是不再顾娘亲的眼,爹爹的背影,留下几珠清泪,于桃夭时光梦想凤翥鸾翔,于桃夭去寻。翻开公元前556年,魏过列朝史书,上有正史家记载:魏朝。建安。魏元八年。秋。蜀郡成都府甄一莨官至典农中郎将,帝纳新颜,其女,甄懿得以越过采选,入宫。后美容仪,纯懿轻善,帝甚喜,问之,岂是甄洛耶?后曰,非。后甚清柔,性纯善,心性聪慧,善道家之法,以柔凌强,居高位而亲民,善理政局,通晓无为而治,其也施行武政,律法严厉,至魏乾元四十八年,乃有史称“乾元盛世”。...

    开始阅读
  • 乱世情劫

    套牢

    宫廷 点击:467

    作者:秋夜雨寒【】第1章第1章医院的走廊里很安静,没有任何人,时间太晚了,这儿是重症病区,家属一般守在病床前不会离开半步,医生和护士们也忙在监测的机器前,走廊里只有夜风入耳,外面不是一个好天气,有风有雨。隐约的脚步声传来,很轻,略微有些急,但不躁。“你确定要这样?”一个沉稳的男声低低的声音问,充满了担忧和犹豫,“这是违拗天意的事,就算是成功了,也会造成对你的伤害。”“是的。”一个温和的女声,声音平静温婉,似乎只是在简单的回应一声,略微停顿一下,声音继续说,“这孩子毕竟与我们两个人都有关系的,她既是那个在大兴王朝的叶凡的亲孙女,也是我在那个时代的身体的后代。有这样一个机会,不过是放弃一些在世的时间,可以换她重新活下来,是一个很不错的交换。”...

    开始阅读
  • 洛华天下

    一半儿

    宫廷 点击:479

    作者:双月玲珑第一章有女洛华天朝古国有个洛华镇,依山傍水,山名洛华山,水名洛华溪。洛华山上有一名住户,行医的,他有一个女儿名洛华。洛华镇古朴幽雅,地灵人杰。洛华山奇花异草,郁郁葱葱。洛华水委曲蜿蜒,清澈见底。洛华人……洛华人……“洛华,洛华……”朗朗的声音在青翠的山谷中久久回荡,溪边抬起一张白净的俏脸,脸上还带着清凉的水珠,玉藕般的手臂抬起来挥了挥:“我在这里。”洛见飞一身布衣麻鞋,款款走来,装满中草药藤篮斜斜地挎在肩上:“在帮为父洗衣服呢?”“是呀,女儿发现这件衣服上有个洞,待会替您补一下。”洛见飞蹲在洛华的身边,看着阳光投入水中,粼粼的波纹倒映在细白的肌肤上,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中莹莹的水光。...

    开始阅读
  • 懒姬

    做男人挺好的

    宫廷 点击:55

    作者:图离卿归姑苏城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姑苏首富,莫过白家,白家均瑶,才艳双绝。”这是一个能被整座城惦记的女子,白均瑶。有诗云:“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秀色空绝世,馨芳满城香。”好像提起白均瑶,人们就能想到那个艳绝无双的绝代佳人,随之而来的便是说不完道不尽的赞美之词。而然同为白家女儿,白苏玄却不为人所知,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偶尔一二个知道的,谈及她时也是一片鄙夷,因为她的懒。“真的没关系吗?”宁卿看着白苏玄促狭的笑了笑。两人正在一条乌篷船里面对面的坐着,白苏玄却因为看着两岸风景微微有些出神。“苏玄?”宁卿挥了挥手。“什么?”白苏玄这才回神,一双眸懒懒扫来,竟让人生出一种时光停留的错觉。...

    开始阅读
  • 流年明媚·相思谋

    想聊

    宫廷 点击:40

    作者:桩桩第一章巧计百出七月,夏荷娉婷。这一日晨雨过后,京郊渠芙江上那一川荷花亭亭玉立。荷叶上露珠滚动,粉荷白荷娇艳欲滴,只望上一望,便叫人恨不得扑进去,再记不得夏日炎炎。层层绿影深处传来歌声:“渠芙江上荷花香,小船摇晃采莲忙。微雨过,未沾尘,采得露珠儿酿琼浆。送给哥哥尝一尝哎,妹妹……”歌声隐约不闻,荷花深处却爆发出一阵脆生生的嬉笑声,似乎采荷姑娘们正在嘲笑那位唱情歌的姑娘。杜昕言约了丁浅荷渠芙江见。他早到半个时辰,独自站在江边嗅着荷花清香,听得小曲儿,想起丁浅荷的笑颜,心已醉倒。不多时,荷叶分开,划来一只小船。船上坐了三个采莲女,嬉笑着载着满船荷叶荷花靠岸。三人都戴着遮阳竹笠,青布围脸一兜,看不轻面目。身上穿着采莲女惯穿的蓝底白碎花短襦,腰间一块花围兜系了纤纤细腰,别有种迷人风情。...

    开始阅读
  • 恋君心之美人如花隔云端

    使劲儿

    宫廷 点击:42

    作者:醉夢笙【由文,】前世旧梦“rose(玫瑰)快看看,你的女儿好可爱啊!就像洋娃娃似得,哎呀,实在是太可爱了!”闺蜜爱不释手的抱着女儿,羡慕不已。Rose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清秀如水的眼眸似水温柔,抬起手抚摸着女儿小巧的脸蛋,女儿冲她甜甜的微笑,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被软化了。画面流转,两个月后。“钱运,孩子要是不舒服了,你一定要抓紧给她看病。她晚上好哭闹,你一定要耐心的哄哄她。平时不要让她吃太多,她很贪吃的,会撑坏肚子,她……”rose一件件的叮嘱着,泪水却无法抑制的倾泻而出。钱运不耐烦的打断她“好了,我知道了。”望着钱运抱着女儿远去的背影,rose瘫倒在地上失声痛哭,这一切怪得了谁呢?没有家世,没有父母,无依无靠的在外漂泊多年,以为上天垂怜,让自己遇见了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到头来却发现——不过,光华梦一场。...

    开始阅读
  • 良跃农门

    九十八度

    宫廷 点击:39

    作者:浮波其上【】☆、第一章 脱籍回家李欣再睁开眼的时候终于很无奈地接受了自己借尸还魂的事实。她看着旁边涂脂抹粉打扮地极其艳丽的老鸨,不由扯了扯嘴角。老鸨劝她,“既然你已经从贱籍里脱出去了,不管你还剩多少日子,都好好过吧。你娘和你哥已经来接你了,总不至于让你死了都没个地儿埋,安心地去,啊。”李欣不由暗叹口气。别人穿越都是大穿小,二三十来岁的青年姑娘愣生生会穿成十来岁的青葱少女,捡了十年的青春,偏自己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年龄没变,还是二十岁。别人穿越要么是皇妃贵妇,要么是千金小姐,就是差点的也是个小家碧玉,再不济也是村里一枝花,偏自己穿成个勾栏院的过气窑姐儿,还身患重病时日无多。...

    开始阅读
  • 领悟

    不受约束

    宫廷 点击:36

    作者:雨天yutian楔子+第一章《领悟》楔子在我的记忆里,那间教室里没有电灯,四周都是黑魆魆的,只有父亲的周围是明亮闪烁的、深浅不一的桔红色,他似乎是被反吊在烛光里,所以周围的人身后才拖着长长的、伸展到墙上又树立起来了的阴影,可是后来想想,那其实不可能。 我们住在学校,七六年的中学教室里,怎么会没有电灯。我踮着脚尖,踩在几块砖头上,趴着后面的窗台上往里看。 似乎有很多人,在桔红色的烛光下,影影绰绰动来动去,就像是电影上的特务抓到了一个忠诚的地下党。 我原来不怕那种镜头,妈说那些都是假的,是别人往共产党员头上抹的红药水儿,所以当我隔着破烂的窗户看到爸爸惊恐的眼睛和流血的额头时,我一动都不能动,好像一动,里面这场电影就散掉了,眼前的情景就变成真的了。...

    开始阅读
  • 落琴赋

    绝对601

    宫廷 点击:42

    作者:色拉龙引子“不过长空几万里,哪得儿郎在回还……哪得儿郎在回还。”不知哪里响起的高吭歌声,渐渐散去,只留余韵默默,秋肃刚过,漫天寒霜,风凛冽的吹,辣辣的直扑人面,伴着浓雪飞舞,鹅毛匀散,压得看不着边际。幽州城一过,千顷的漠土,满眼的灰黄,而今覆上了银白,偶得见人,三不管的地带,大楚有之,西莫也有之,回祁更添连绵,三国分立,战祸难消,那时而行过,衣衫褴褛的牧民,也很难说得是谁的子民。若有似无的道上,行人仆仆,马车简陋,毡布垂落,见不得里间,前后疏散的马匹,缓缓的行进,仿佛每走一步都极艰难,马铃子愿与风雪较劲,隐隐的听得几分,早失了清脆。翻过荀岭,马更慢了脚力,车摇晃的紧,时刻均能散开了架。牧民的毡房,零零落落的散在路边,风吹得帘动呼啦啦的作响,像是呜咽倾诉。...

    开始阅读
  • 六朝金粉

    低诉

    宫廷 点击:38

    作者:满纸荒言【由文】☆、第一张 新皇重重的曙色宫门紧紧地闭着,天空乌云密布,似乎有阵阵隐雷隐藏在里面。这黑压压的天,像静谧的黄泉,一鸣一动都异常清晰的感觉到。老百姓都颤巍巍的看着那高大的宫墙,怕是马上要变天了。忽然一道惊雷划过天际,高墙内,不知道是谁用力的扯开了一扇房门,顿时哀声四起,“公主,公主,留步啊。”一个老奴正试图挽留一个女子。女子穿着华丽的宫廷服饰,一支金色的凤钗将发髻一丝不苟全部绾于脑后,她步履急促,脸上是隐隐的怒气,不顾身后人的阻止,“啪”的一下推开了一扇房门。女子正是这大侯王朝的二公主,侯棠。房间里,一个男子正坐主案前,伏案而书,见侯棠已经气急的冲了进来,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被她一把抓住了衣领。...

    开始阅读
  • 弄巧成缘

    北方网

    宫廷 点击:40

    作者:米可麻【由文,】第一章不幸穿来人间绝妙四月天。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春风袅袅,吹得百卉盈盈欲笑。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枝头的黄莺儿,也扑着双翅,婉转悠扬起来,穿花的粉蝶也不甘寂寞,迎风飞着,纷纷乱舞,好似天女散花,大地一夜间活了过来,万物皆复苏了。江南地界,风光绝胜,开不尽的繁花,看不够的浮绿,远近楼台隐约可见,烟水迷离,嶂影涵青,波光漾碧下,有个小小的身影,正伏在粉毯碧幔上,呼吸均匀,埋头黑甜中。周围一片安宁,燕子无声无息地从空中滑行而过,怕打扰了不敢呢喃,黄鹂只在枝头蹦跳二下,向下探了探头,衔起嫩枝,轻快地跃上青云,趁风而去。“九小姐!九小姐!”突如其来的叫声,打断了这世外桃源一般的静逸,随之而来的,是一位身着湖蓝交领褙子,浅水红百褶裙,长眉秀眼的女子,只见她身姿轻盈地穿过轻罗薄觳般的杨柳,分开茂如红墙似的杜鹃花丛,很快来到睡得正香的那人身旁。...

    开始阅读
  • 冷宫殿前欢:错身为妃

    低诉

    宫廷 点击:40

    作者:云曦儿【】第一卷 冷宫囚禁001 私通乱宫闱嘉裕帝,十七年,冬苍穹如墨,悚骨的冷风像是从阴曹地府刮过来一般,打得破败的窗棂“啪啪”作响。闪烁着微弱烛光的屋子里,坐在唯一一把椅子上的宫装妇人,此刻正满眼狠戾的盯视着躺在地上,满身是血,墨发散乱的女子。女子双目紧闭,苍白的唇,轻轻的蠕动着,微弱的发出痛苦的喘息声,让阴森的院落,更加的诡异起来。“哗啦”侍立在一旁的蓝裳嬷嬷,面无表情的将一盆结了冰碴的冷水,泼向地上的女子。已经陷入了昏迷中的女子,全身一阵激灵,散去的神志被激得瞬间回归。她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眼中毫无一点惧意的看向宫装妇人。...

    开始阅读
  • 落雪成灰

    北方刷刷

    宫廷 点击:39

    作者:盛蓝晚来天欲雪上京的冬天一向寒冷,尤其到了这年末,天气更是阴沉。刚过了正午,秦王府的朱漆大门吱呀一声开了,昨夜才从西北快马赶回上京的萧桓背着双手大步走出,身后有府中小厮捧了件银灰狐裘大氅急匆匆地追上来恭敬道:“京中严寒,京郊马场更是北风刺骨,殿下多带件衣裳罢。”萧桓听着身后小厮锲而不舍跟着,原想说西北胡地此时已是滴水成冰,上京这点寒风又有何惧,皱了皱眉头后终究还是回身接过了大氅随便往身上一披,翻身上马去。“无论何人前来送礼,一律不受,若有求见,明日再来。”他抬头望了望彤云密布的天色,又吩咐道,“傍晚前温坛好酒,备些小菜。”小厮点头称是,又恭敬垂首问:“可还是备陈王殿下喜爱的陇城花雕?”...

    开始阅读
  • 阆苑海棠嫣如玉

    生在秋天

    宫廷 点击:41

    作者:晚天雪月淡黄昏,玉人吹箫依何处(1)与梅书筠的相识,是在二月初的一个午后。彼时江陵府草长莺飞,文人墨客们喜欢就着万物齐发的春日胜景在郊外野宴。城外的河面上,画船随意划去,船中白衣才子,青衫侠客,尽皆沉浸于山水之间。那天我恰好跟着与我青梅竹马的凌子卿一同去踏青,两人一起坐在船上,船儿随意漂开,我和子卿轮流对诗,偶尔有惠风拂来,很是惬意。远处湾着一只小船,船上一个碧色衣衫的歌女正在清歌,声音远远传来,很是动听,她所唱的却是晏殊的一阕《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于春梦几多时,似秋云无觅处。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开始阅读
  • 路人甲的吃货人生

    雨帆

    宫廷 点击:37

    作者:酸笋鸡皮汤【由文,】☆、第1章 提拉米苏&穿越马斯卡彭奶酪被反复搅打后早已松软的无以复加,金黄色的朗姆酒缓缓倒入。蛋黄中加入细砂糖,打至颜色发白、砂糖融化。将鲜奶油慢慢打发,手指勾起奶油会慢慢下落的时候便刚刚好。她做的是最顶级的提拉米苏,马斯卡彭奶酪要慢慢的搅,蛋黄要一个一个加进去,手指饼干绝对不能直接浸泡在酒里,要用小刷子蘸着一遍一遍的刷,直到饼干完全被酒液渗透。盛放在晶莹剔透的玻璃器皿里,纯粹的黄奶油上洒满金棕色的可可粉。被侍者小心的端上五星级酒店的餐桌上,作为最后一道甜品。她看着眼前的提拉米苏,口腔里似乎也充斥着熟悉的味道,是揉合了奶酪、咖啡与酒的味道,并不是一味的甜,因为有了可可粉,所以有若隐若现的苦涩。她沉醉在自己想象出的完美味道里。...

    开始阅读
  • 乱世妖妃不承欢

    小秋

    宫廷 点击:38

    作者:路菲汐【】☆、千里私奔,杀人放火(1)“抓住她,不能让她跑了!”“快追,快追,看,她在那边。”“封锁城门,千万别让她出城。”……一队队举着火把的士兵在叶城大街小巷急速搜寻,火光映照之下的表情格外狰狞。娇弱的婢女拦在前面,泣泪大喊,“小姐,你快跑啊,快跑啊。”黑色的夜空,似乎都被火光映红。提着裙摆的急速奔跑的少女甚至不敢回头,只靠着心中的信念坚持,为了他,我也要活下去。她身后,婢女被士兵淹没,仅剩的几个护卫也全部血溅当场。那喷射而出的鲜血,是那么刺眼,那些鲜艳,像是一朵可以灼伤灵魂的花。“啊!不要!”云楉涵猛地坐起身,脸色苍白,一身冷汗。...

    开始阅读
  • 落跑妃子

    冬冬

    宫廷 点击:36

    作者:缘渃【】☆、灾难五百年前,一颗偏离了自己轨道的小行星,撞击了和地球同样存在于宇宙中的‘蓝月星球’,令这颗星球上的天赐大陆这片原本富庶的土地,瞬间变成一片焦土,到处都变得面目全非,地上的庄稼草地在燃烧,房屋树木在倒塌,江河在咆哮,山峰在崩裂,整个大地都在撼动着,随处可见断裂的地面。空气里到处弥漫着硝烟和烧焦了的动物的尸体的味道。从撞击开始的那一刻起,人间便不再美好,这片大陆,变成了人间的炼狱,人们的哭喊声撼动着天地。“禀报玉帝,一个时辰之前的那场撞击,已经导致人间灾祸不断,现在整个天赐大陆到处都是人类和动物的尸体…..”把守南天门的千里眼走上凌霄宝殿,恭敬地回禀着他看到的所有情况。...

    开始阅读
  • 流光似念之摄政王妃

    中国必胜

    宫廷 点击:36

    作者:茶叶不苦第一章 郑家儿女今日是三月十五,连下半个月的雨难得停下,灰蒙蒙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连月亮也出来了,淡淡的月光使得看了半个月的雨的邺城人心里舒坦了不少。郑家在邺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富户,经营的米店也有十来家,所谓民以食为天,郑家三代米商,也积累了不少财富。现今郑家老爷郑进财当家,妻子马氏,育有两子一女,妾室刘氏已故,育有一女。长子郑杰年方二十二,次女年方郑柯十八,三女郑念十八,四子郑云十六。“那个孽子又跑哪去了?”。很远就听到郑老爷在花厅的咆哮声。丫鬟和家仆都躲的远远地,都知道大少爷肯定又去了红妆楼,却没有人敢说。“老爷,你消消气。”郑夫人给郑老爷顺顺气又吩咐管家派人去找大少爷。...

    开始阅读
  • 冷王殿下的杀手弃妃

    缘圆

    宫廷 点击:34

    作者:树叶``baby【由文~人~书~屋~小~说~下~载~网(.wr~shu.)整理提供,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第1卷 001.杀手穿越公元前二百三十七年,寥西国。澈王府中,侍女、太医不断的在府中来回走动,每个人的脸都皱成一团。一盆盆血水被端出,整个王府都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中。院里,一名男子挺立在院中央。男子衣着华丽,如刀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他的凤眸紧盯着那扇关闭的房门,身上散发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寒风中,落叶满天飞舞,瑶音阁传出一声声叹息。半刻后,一团血块被人端了出来。祁禤澈看见那血块,手上青筋暴起。冰冷的凤眸中,也被怒火代替。这是他的孩子,他的第一个孩子!...

    开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