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宝文学

  • 狂妃驭凤:腹黑九小姐

    北方刷刷

    宫廷 点击:87

    作者:码字超人【由文】☆、女特工在迪拜抓海盗静夜,一架达芬奇DF-11直升飞机停在迪拜的七星级帆船酒店楼顶上空,螺旋桨盘旋在与天交嚷的星空,如流星一般滑行在深深夜幕中。一条特质钢丝绳从飞机上甩下,紧接着一个俏丽的黑衣影顺着绳索从飞机上滑下。一手抓着绳索,一手拿着一把M4冲锋枪。黑衣影腾在空中,来到了帆船酒店最顶层一间总统客房的窗前。房间没有拉窗帘,黑衣人上官兮玥将房内的一切尽收眼底。“呵,还有心玩弄风月。也好,路上有个伴,不会太孤单。”上官兮玥看着房内床~上一对男女激情翻滚的画面,不由心语着。男的是加勒比海声名显赫的国际大盗,前段时间打劫了一笔巨额财产,美国援助秘鲁的价值几千万美元的货物被他全部打劫,得逞后便乔装打扮来此地消遣了。...

    开始阅读
  • 空间弃妇很抢手

    宫廷 点击:39

    作者:雾灯花【由文,】受苦砰一声!房门被踹开,灰尘亮芒之下滚滚纷飞。凶神恶煞的妇人冲到炕边,将还在熟睡的人从炕上拖下地,“你以为还是好命的大少奶奶呀,竟然睡到这个时辰,赶紧给我做事,不然可别想我今天会给你饭吃。”身子传来疼痛,韩月娘紧蹙柳眉,睁开眼帘,扶这炕边困难站起身,看着趾高气昂的贺氏。她心里恨不得是甩几个耳光过去,可惜她不能这么做。毕竟这不是她的地盘。贺氏是她嫂子,为人尖酸刻薄,还是个贪钱的主,以前对她可不知道有多谄媚,现在自己被夫家赶了出来,贺氏对她是有多苛刻就有多苛刻。“看什么看,田里的农活还等着你去干,还有要去挑水,水不满,你都别想我给你饭吃。”...

    开始阅读
  • 跨越三百年的爱恋:废后得宠

    一半儿

    宫廷 点击:39

    作者:一叶江舟坠马穿越1在孟梧林的提议下,我们四位高中同学开着越野车直奔内蒙古草原。路上看到绿油油的庄稼,我不禁兴奋的说:“我爱你——!碧绿的大草原!”我身旁左侧的孟梧林双手一抖,越野车在他掌控下左扭右拐……随后,越野车迅速恢复笔直的疾驰。“啊——!”“呀——!”身后的李晨雨和萧潇一阵尖叫。“哥们,我们都还是祖国的花骨朵!我们的大好生命可不能毁在你小子手里!DOYOUUNDERSTAND?”我对着身旁的孟梧林玩笑道。“林青青,求你以后别这么大发神经!你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心脏受不了!不过,你后面那句要是‘孟梧林’我就没意见了。”孟宜林戏谑的望着我。...

    开始阅读
  • 葵之春色

    知恩报恩

    宫廷 点击:44

    作者:灬美男【,】1一色尹一把灯笼靠近躺在地上一脸菜色的男人,怎么看也看不出他哪里好看,“小葵,你真要救他?”薛葵头也没抬,伸手在他手腕上摸来摸去,“嗯。”“你确定要救他?”尹一的眼瞪得老大,他这个小师弟一向冷血,怎地今日忽然做起好事儿来了?薛葵白了他一眼,懒得把话重复第二遍。“为啥救他?”打死尹一他也不信薛葵救人会没有理由,跟薛葵相处了九年,他自认比谁都了解她。薛葵有三宝,冷漠、自闭、面瘫脸。薛葵微微红了脸,“好看。”她实在是不爱说话,不爱也不会说,饶是跟她最要好的尹一跟她交流起来也有些吃力。尹一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明白她想说什么,耐着性子又问了问,“你是说他好看?”...

    开始阅读
  • 哭泣的祭品

    爱之冰点

    宫廷 点击:40

    作者:落瑛纷飞第一章 肆情燃烧孤清夜(一)雪花纷飞,空气里弥漫着沁人心肺的淡淡梅香味。华丽的走廊之止,五彩的灯笼,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穿梭于花丛之中,我伸手拂去落在肩上的几片白雪,抬首看去,掩蔽在层层竹林之后的精致雅舍,一抹淡白的人影已然等在梅树之下。优雅的身形,翩然若落尘谪仙,几缕飞扬的发丝,慵懒的轻擦着男人玉白俊逸的脸庞。看着他,我脚下的步子停了停,捉摸不定的尊贵男人,总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窒息感。“雾儿,为什么不过来?”清冷的磁性嗓音,有着绝不容抗拒的命令,稳了稳心神,我举足往前。把手里的披风盖到他的肩上,指尖刚想移开,一只温暖的大掌,已然轻轻的抓住我冰冷的手心。...

    开始阅读
  • 苦丁镇

    宫廷 点击:38

    作者:南朝竹马得志便猖狂,糟糠小妞奔道堂苦丁镇最近最惊天动地的消息——一是与人指腹为婚的犯花丫头被人退婚;二就是被退婚的这丫头一怒投奔了道观,出家了……苦丁镇不大,民风淳朴,一家人出事等于全镇出事,一时间,这点儿小事传得是沸沸扬扬。人人道:这乌怀真不是个东西,刚成了县太爷就嫌弃青梅竹马的小犯花,县太爷才多大的官儿啊,这要是成了知府,还不得去娶公主?苦丁镇里唯一的一家书院的先生很大无畏的摇头晃脑教导小孩子县太爷的斑斑劣迹:“少年得志便猖狂,糟糠之妻要下堂。”不愧是教书的,还挺押韵。自此,丰神俊秀、温文尔雅、才刚被乡亲们视为人中龙凤、让乌家祖坟冒青烟的新上任县太爷,就此成了新版陈世美代表。...

    开始阅读
  • 狂妃很彪悍:天才宠妃

    雨霖铃

    宫廷 点击:37

    作者:月如萱【】狂傲女皇帝(1)凤血大地女尊傲世,盛昭第五十二代女皇奉天女帝东方曦怡诞世。乘丰十年,女帝十岁,大婚,迎娶本族贵戚,其皇姑父之侄司徒洵沁为帝后。帝后长六岁。乘丰十八年,女帝不顾朝臣反对,娶庶奴冥子期为正妃。乘丰十九年,女帝帝后不和,帝后地位岌岌可危。司徒一族独霸朝堂,女帝不满,欲打压后宫司徒势力,矛头直指帝后。人言之正妃有取代帝后之嫌。“来,浔莫,到朕这里来。”紫薇花架下,一袭龙冠霞披的女子端坐,对着地上跪着的小男孩道,男子不过五岁,却长得十分激灵,大眼圆脸,甚是可爱。只是女帝的视线清扫过男孩旁边的人,却没有要他起身的意思。...

    开始阅读
  • 睽违

    男孩不逛街

    宫廷 点击:38

    作者:兜兜麽绿衣【始于尘埃岁月中,花一捧,堪怜】更鼓声响,远远抛过苍穹,划出一道绵长的弧,遥遥落入死水般的夜。细细呻吟,绵绵无期,绕着腾云雕龙的深红梁柱,嬉笑着,勾唇,吐出妖红的蛇信,一圈一圈,柔韧的身子,纠结缠绕,最终被睽熙宫上溅出月华的琉璃瓦笼在暖香融融的内室。云缝疏漏,一声喟叹,不慎落下,落在宫人轻若无声的足尖,消弭殆尽。一丝风也无,敞口莲花炉中残香袅袅,渗入重重幔帐,勾上女人玲珑足裸。喘息,短促流连,一声急过一声,与之绵软柔白的酥乳一同飘荡,时而舒缓,时而急促,忽上忽下,碰不着天,靠不着地,就这么悬着,悬着,悬出彼端的酥麻,似蚂蚁噬心,一小口一口,轻轻啜,浑然不觉间,早已丢了心魂。...

    开始阅读
  • 狂傲王爷极销魂:我的妖媚女将军

    无组织

    宫廷 点击:34

    作者:莫北城【由文】放弃身份【1】炙热的肌肤急不可耐的寻找着灼热点,粗重的喘息声,她面红耳赤着。全身都似乎在叫嚣着热!对,很热,热到身上连盔甲都觉得难受,恨不得一把把它抓烂,现在剩下的只剩下满满的欲望,期待发泄。没错,她中了媚药,堂堂女将军居然中了媚药。漆黑的大街上,连弯月似乎都感觉到了她的热烈,居然偷偷藏了去,她目光流转,青丝微动,如一头豹子,这样矫捷的身影,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武功高强的男子。然而被坚硬的头盔包裹着的却是一张非常精致的脸蛋。她没有因为街上的冷风而感觉到丝毫凉爽。有的,只是燥热,燥热!漫无目的在大街上奔跑着,似乎这样,才能减轻这种燥热。...

    开始阅读
  • 旷世佳人

    知恩报恩

    宫廷 点击:36

    作者:玫瑰雨第一卷 穿越成妃第一章 我要成功!九月的太阳像火一样炙烤着大地,大街上除了来来往往的各种车子,忙碌值勤的交警,几乎看不到半个人影。这么热的天,谁敢在外面溜达啊?可是,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人。这是个正找工作的女孩子。只见她脸上、额头尽是汗,头发丝里还隐隐冒着热气。她脸晒得通红,提着一瓶纯净水快步冲进凉亭,在一处阴凉处坐下,大口地喝着。哎,她已经连续找了一个月的工作了。她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这次,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了。摸出手机,她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喂,沈静啊,你现在在做什么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是啊。苏敏,你在做什么呀?”“哎,我现在在我们家乡的小学当老师。”...

    开始阅读
  • 狂妾

    一半儿

    宫廷 点击:40

    作者:唐梦若影第1章天月皇朝,轩辕228年,八月十五。这儿的八月十五晚上并非吃月饼,而是赏花灯。猜灯谜。赏灯是其次,重点在于花,这一日,主办方,会将从全同各地搜集的各种奇花异草摆放出来,每株花草都有其对应的灯谜,只有有人猜对了相对应的灯谜,就可以将自己喜欢的花带走了。慕容凌风一脸好奇地穿梭在慢慢变得拥挤的人群中,脸上带着一丝意外的惊喜,没想到,这古代的夜景,竟然也可以这么美呀。这儿,虽然没有二十一世纪的华丽,绚烂,但是却有着一种纯朴的美丽,和谐的温馨,那一盏一盏的花灯逸出淡淡的光晕,映上人们那喜气而期待的面孔,让凌风突然有了一种恍忽的感觉。是呀,离开了那个繁忙的到失去了自我,贪婪到无往不利的社会,来到了这个纯朴,宁静的地方,的确是有些不适应,这是,凌风来到这儿后,第一次,对这个地方有了一丝喜欢的感觉。...

    开始阅读
  • 苦命丫鬟

    独来读网

    宫廷 点击:37

    作者:寒柯梦『1』第一章“看着你命苦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每每宣昕吵架吵不过我的时候,就会以这一句结尾。我不由又好气又好笑,恨声说道:“我活的好好的,谁说我命苦了?”后来发现他只不过是理屈词穷,就懒得理他了。我们为什么吵架?还不是男人心眼小,妒忌心强?多少年了,他总是揪着一个问题不放:“你说实话,你心里到底有谁?”我说“有你”吧,他不信,要我拿出证据。你说又不能把心挖出来看,要我怎么证明?我说“谁也没有,因为我根本没心!”他还是不信。怪不得灵儿姐姐说男人碰不得,还真是,你说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无聊和啰嗦?我的名字?叶知秋。我的身世?不知道。...

    开始阅读
  • 空间之悠然田居

    孤独半圆

    宫廷 点击:37

    作者:微匿名【由文,】第一章 离别的季节2013年6月初,空气是越来越燥热,一冬天好不容易捂白了的脸又再一次变黑。王微微站在公交站点看着远去的23路,那辆车送走了寝室里的最后一位姐妹。在这个分离的季节里王微微把同吃同住四年的五个姐妹一一送走了,从一开始,大家抱在一起哭着浪费一堆的卫生纸到现在孤身一人望着远去的车子发呆,王微微只剩下一种失落。在寝室楼下买了饭回到寝室,楼道里已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只有一堆堆搬寝时留下的垃圾。王微微坐在床上,打开招聘的网站,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面试通知的页面,真的是迷茫了。寝室里六姐妹,老大在大三时已牢牢捉住了自己的幸福,迈进了婚姻的殿堂,老二自己现在创业做了自己的老板,老三老五回家发展,老六继续奋发图强准备在学术上再上一楼,只有自己现在工作没找到,连男朋友也因为毕业工作问题给了我一个潇洒的byebye.唉!应届毕业的女生你真的伤不起啊!...

    开始阅读
  • 克莱蒙的月光

    月寒

    宫廷 点击:40

    作者:洛禾【由文】第一章一箭穿心骆晓月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一箭穿心。握着拉杆箱的手猛然绷紧,她几乎以为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幻觉,但不是。这一幕是如此真实而清晰地横亘在她眼前,就在前方五十米不到的距离,就在她熟悉到每天晚上都会梦见的地方。这一刻,不是梦境。只是一秒钟,她就仿佛从天堂跌入了南极的冰海里。一秒钟而已。一股尖锐的刺痛,从心底猛地爆发出来,像千万根尖细的钢针,通过血管沿着经脉扎向骆晓月的每一个神经末梢。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牙齿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骆晓月想到了十几个小时前,飞机上空姐的一句话——“巴黎到北京的飞行距离是九千八百公里。”...

    开始阅读
  • 康熙养儿记

    指点迷津

    宫廷 点击:39

    作者:天上红莲【由文,】☆、第001章“皇上,您终于醒了!”钟离梦好不容易稳定自己的神魂,刚一睁开眼睛就听见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问候声。请原谅她此时真的没有心情去细细解读这女声是否温柔,又是否余音绕梁。她现在只想喝口水润润嗓子。“水。”钟离梦干涸的嗓子说出自己最想要的东西。“皇上,您慢慢喝。”女子从身边的侍女手里接过水,亲自扶起钟离梦,钟离梦就着女子的手快速地喝完水。喝完水钟离梦这才有精神打量眼前的女子。赫舍里氏,芳名淑华,是大清康熙皇帝的元后,也是她占据这具身体的妻子,赫舍里氏虽然此刻面容有些憔悴,但是钟离梦依旧能看出赫舍里氏姣好的容颜和修养,通身的气派让钟离梦感到遗憾,自古红颜多薄命,要是她为数不多的历史常识没有出错,这赫舍里氏在生下大清二废二立的太子爷之后就芳华永逝。...

    开始阅读
  • 空锁满庭花雨

    开了

    宫廷 点击:37

    作者:新蔷【】[正文 第一章 人面桃花]寒蝉凄切,骤雨初歇,一夜无眠,感觉到疲惫不堪。转眼窗外,一派经过春雨洗礼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景色,夹杂着泥土的清香随风飘进屋内,人也变得清爽了许多。轻起罗帐,不知不觉在床上已躺了半月,也许是发高烧的缘故,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浑身乏力。扶摇站起,却又双腿无力跌坐在床前。手掌触摸到地下的棉质衣料,捡起来看原来是块十分褶皱的青色布料,心里并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娘缝补衣物剩下的布料。环顾四周,狭窄而又单调简陋的房间一览无余。位于正中的是翠松竹木制成的方正桌椅,上面摆了一副雕花茶器。明媚的光影稀稀落落的投射在百窗格上,窗外隐约可见的长春花粉白似蝶,朱漆花莲木雕砌的梳妆台靠近东窗,没有任何装饰,妆台只剩下没烧尽的蜡烛残留。...

    开始阅读
  • 狂凤重生,惊世大小姐

    保时捷

    宫廷 点击:43

    作者:上官青紫【由文,】亵玩如妓趴在花未眠身上不停抽动的肥胖男人气喘如牛,在一声重重的吼叫之后,泄了她一身的白浊,白浊黏在雪白的肚皮上,散发着yin靡恶心的腥味。肥胖又丑陋的男人从她身体里退出来,穿好了衣裤,对着她舔着脸笑:“嘿嘿,夫人,得罪了啊,您也知道,这是小侯爷的意思,可不是奴才——”“行了,啰嗦什么,退下吧!”帘后,传来男子慵懒冷意的声音,珠帘一响,有人走了出来。云之凡唇角噙笑,看着榻上手脚皆被锁在床柱上的女人:“瞪着我干什么?你以为你还是个贞/洁烈女?日夜被人玩弄的滋味,很爽吧?”眯眼瞧着花未眠,又道,“啧啧,你现在可真是脏得紧,比勾栏院里的娘们儿还脏!”...

    开始阅读
  • 空间医药师

    尘小春

    宫廷 点击:40

    作者:轻尘如风【】第1卷 第一章 剩女成萝莉沈立冬迷迷糊糊睁开眼,仍然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后脑勺传来的疼痛,让她心中庆幸万分。那电梯直直地坠下来,落地那么骇人的震动,她以为她这次难逃死劫了,想不到老天厚待,竟然让她逃过了。想着,她的嘴角不由地带了几分笑容,撑着身子爬起来,抬手拼命揉着两侧隐隐而痛的太阳穴,忽然感觉到外界的光线有些刺眼,刺得她的双目不由地眯了起来,揉着太阳穴的手移到了眼前,想要遮挡一下透进来的阳光。这一遮挡,她骤然一惊。她的手什么时候变小了?小了?!以她多年习医的经验,这分明是一个大约三岁孩童的手掌。这是怎么回事?沈立冬震惊之余,目光朝四处快速一扫。...

    开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