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品:离婚快乐

  作者:蜜果子

  男主角:江子霖

  女主角:何繁钰

  内容简介:

  她很爱她老公,

  身为女强人的她,特地在他生日这天,提早回家洗手做?汤,

  却在电视新闻上见到他搂著个“辣妹”从宾馆出来,

  倔强的她,心如刀割,在七夕这天和他离婚了,

  之后的每天,她用工作麻痹自己,三餐常常忘了吃,

  当她病倒,才发现什么都不重要了,主动回到他身边,

  只希望在这最后时光里,有最爱的他陪在她身边就足够了……

  他真的真的很爱他老婆,

  爱她第一次见面跟他抢停车位,

  爱她在他面前表现最真的自己,

  虽然他们很爱吵,却是越吵感情越好的那一种夫妻,

  没想到因为八卦新闻,竟让她气得选择在七夕和他离婚,

  再见面,她竟整整瘦了一大圈,

  没关系,这次他会亲自把她喂得胖胖的……

  正文

  楔子

  锅子在炉上冒着白色蒸气,女人将芦笋倒进锅里,发出美味的滋滋声,锅铲翻个两翻,芦笋裹上一层薄油,透出翠绿的光泽,香味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将芦笋盛了盘,女人愉悦地走出厨房。难得今天她大小姐愿意下厨煮饭,怎么那家伙还没回来吃饭啊?

  她系着围裙,将桌上的菜仔细摆放。这一桌全是他爱吃的菜,他回来一定会惊喜连连。

  何繁钰悠哉悠哉的走到客厅,望着墙上的时钟。都七点多了,他有事耽搁了吗?今天是他的生日,说好一定回家吃饭,最好不要给她忘记了!

  噘起嘴,她无聊地往沙发上一摊,不禁望着桌上的数位相框,里头跳跃着他们一张张精彩的婚纱照。

  是啊,她这名花有主的人,竟然在家亲自下厨,等着老公回家吃饭!

  哇,真没想到她也会有这么一天。

  何繁钰随手拿出遥控器,决定看电视杀时间。他最好不要太晚回家,要是菜凉了,看她怎么跟他算帐!

  电视萤幕跳出新闻画面,她正准备转台,却发现主播身后的照片怎么有点熟悉?

  “商业圈今天爆出一件婚外情事件,本台独家报导,江氏企业小开江子霖,与一名妙龄女郎出入宾馆!”

  何繁钰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目下转睛的看着新闻报导。

  画面跳到摄影记者拍摄的镜头,那是一问高级宾馆,门口走出一对年轻男女,男人亲昵的搂着女人,还不时窃窃私语,那女人身材高姚,半依偎着男人肩头。

  “江先生!江先生!”记者迫上前,“请问这是你的?”

  电光石火间,男人露出吃惊的神色,而怀中女子更是仓惶失措的躲进他的胸怀里,双双快步奔离,任由记者在后头追逐。

  “江先生,你跟何小姐的婚姻有问题吗?这是你的新女友吗?”

  “小姐,你知道他是有妇之夫吗?”

  是啊,该死的女人,你知道江子霖已经结婚了吗?

  何繁钰紧紧掐着遥控器,怒火不停上窜。新闻中的那个男人,刚好就是她正在等的老公。

  江子霖竟然敢背着她偷吃?

  她愤怒地站起身,用力脱掉围裙。全世界都知道,要她何大小姐亲自下厨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今天她为了他洗手做羹汤,他竟然在外面搂着年轻女人进宾馆?

  把围裙往地上随手一扔,她火速冲进房里,打开衣柜,翻开最下面的保险箱。

  密码输入,禁忌的门应声而开,里头除了一些钻石珠宝外,还有一张纸——

  离婚协议书。

  她搬出小行李箱,简单的塞了一下重要的东西与珠宝后,拉起拉链,提着走。

  顺手拿起一支笔,将离婚协议书贴着墙,迅速签上自己的名字。

  啪!她将离婚协议书往餐桌上一放,随手拿盘菜给压着。

  她不是逆来顺受的女人,她可是堂堂食品企业的大小姐!老公背着她在外面偷吃搞婚外情,她这张脸往哪里摆?

  说不定现在她家楼下已经聚集了记者,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件事。

  在她的爱情里容不下一丝污点,要偷吃没问题,她成全他们,他就去跟那女人在一起吧!

  临走前。她不舍的瞥了满桌丰盛的菜一眼,深深地为今天在厨房哼歌的自己感到极度的悲哀。

  深深地为如此在意江子霖的自己悲哀。

  第一章

  “太夸张了!你不觉得这件事很离谱吗?”男人在一间小会议室里咆哮着,“她就这样扔下一张离婚协议书,人就跑了?”

  六人座的长方桌边坐着一个男人,看上去温文儒雅,斯文极了,脸上还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更添他的气质。

  虽然他是专办离婚的律师。

  这会儿他噙着笑,看着他的客户在面前走来走去,不时的叫嚣怒骂。

  “阿亮,你笑什么?说句话啊!这难道不会很夸张吗?”江子霖忍无可忍,将矛头转向他。

  “你希望我说什么?”两手一摊,他向来不插手家务事。

  更别说江子霖要他骂的是他老姐。

  “说何繁钰那女人过分到家!”江子霖万分不悦的踱步到落地窗边,自三十楼俯看台北盆地。

  如果说何繁亮是斯文型男子,江子霖就属于火爆浪子那一派,他蓄着一头短发,根根像刺帽般的上竖,细长的脸、刚毅的浓眉,凌厉的双眸,组合出一张极具个性的脸——连性格都非常有个性。

  他已经火了好几天了,好不容易等到生日当晚,幻想着小钰会准备怎么样的生日惊喜给他,特地推掉所有朋友的邀约,还绕路买了束她最爱的满天星。

  结果途中遭记者包围不说,还遇上大塞车,拨了电话给小钰,却无人接听,等他狼狈的躲过记者,回到单层单户的高级公寓时,已经八点多了。

  想好各种不伤他男人自尊的道歉法,进门后,等待他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家,扔在地上的围裙、开启的电视机、满桌的冷菜。

  还有一张离婚协议书压在炒芦笋盘下。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需要扔出那张离婚协议书?”江子霖转过头,瞪向自己的小舅子。

  “有的女人能够容忍老公偷腥,不过那个人一定不是我老姐。”他们两个半斤八两,个性一样的硬。

  “我哪有偷腥!”江子霖气急败坏的抓过周刊吼道:“这上头根本是乱写!记者也只是拍到一幕而已,她为什么不问问我再说?”

  “那一幕刚好是你搂着正妹从宾馆里走出来耶!”这样还有话说喔?他都不知道等会儿要怎么跟老姐谈呢。

  “什么正妹?那是我朋友,他是来找我谈事情。”江子霖拉开椅子坐下,“他人不舒服,我就带他到宾馆去休息……”

  “每个偷吃的男人都用这种烂借口,你能不能换个好一点的?”何繁亮很为难的提醒他。

  江子霖皱起眉头,一会儿看向窗外啧啧两声,一会儿又托着下巴深锁眉头,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后,视线又落到何繁亮身上。

  “你要不要把详情告诉我?”身为律师的何繁亮举起手腕,看看表上的时间,“最晚再二十分钟,我姐就要到了。”

  从“婚外情”爆发至今已经一个礼拜,何繁钰当晚看见新闻就扔下离婚协议书走人,并委托律师来函,表明择日商讨离婚事宜。

  江子霖为此气得火冒三丈,直说妻子无理取闹,两个人通过一次电话,该解释的没解释到,反而连他都委托律师开始谈离婚!

  两个脾气一样差的人当初能凑在一起已经是奇迹,现在要分开倒也不稀奇。

  江子霖很为难的蹙起眉头,看了小舅子一眼,他答应要为小敏保密的,但是事关他的婚姻大事……

  “那个女人叫小敏,他……咳!”江子霖面有难色,“是个男的。”

  何繁亮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惨白着一张脸。

  “姐夫……你、你跟男人搞婚外情?”他颤抖着声音问:“我老姐条件有那么差吗?”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他是我朋友,正在朝变性迈进。”江子霖真想踹他一脚,想到哪里去了,“因为感情上出了一点问题,才来找我谈。”

  “你跟他……咳,小敏小姐……没有”关系“?”何繁亮下意思把椅子向后挪了三十公分,一脸戒慎恐惧的望着他。

  “去你的!就跟你说他是我朋友而已。”江子霖狠瞪他一眼。

  “那为什么不跟老姐解释清楚?”只是误会,干么一定要离婚?

  “你去问她啊,她根本不听我解释!”提到这个,江子霖又一肚子火。

  打电话到何家,她竟然说没空不想接他电话,后来勉为其难的接过电话,只用冷冷的声凋说,既然他有了喜欢的女人,这桩婚姻也不必再演下去了。

  演?谁在跟她演啊?

  他承认跟她的婚姻一开始只是商业考量,两人大概八字不合,总是一天到晚在斗嘴,但是……但是很久以前他就不再演了。

  他习惯了有她在的家,习惯她枕着他手臂的依偎感,习惯她留在枕上的馨香。

  “你们两个……”何繁亮无奈的叹了口气。“什么都不搞清楚就谈离婚,不会太冲动了吗?”

  “冲动?这要去问你姐。”江子霖冷哼一声。

  “那也没必要挑今天离婚吧?”何繁亮大叹口气,很少人挑这种日子离婚的。

  “离婚也要挑日子吗?”笑话!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可怜的牛郎织女一年只能见一次的日子。”何繁亮带着点期望瞧着姐夫,“七夕如此浪漫,好好跟老姐解释一下,然后一起去过个愉快的情人节如何?”

  “情人节?这日子还是你姐挑的!”听完,江子霖更火大。

  搞不好小钰是故意的,明知道今天是七夕,刻意挑今天离婚。

  何繁亮举白旗投降。算他多嘴,反正他只是个律师,乖乖的听客户委托就是。

  此时从门外仓皇奔来一个身影,小秘书推开门,“何小姐她们来了!”

  这是专门的报马仔,只要一见到何繁钰的身影就来通报;房间里两个男人立刻坐定位,期待着娇客大驾光临。

  何繁钰身后跟着律师,踩着高跟鞋走进会议室,一扭开门,恰好与江子霖四目相交。

  她冷哼的别开眼,迳自走到他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嗨,老姐。”何繁亮皮皮的打声招呼。

  “你这胳臂往外弯的家伙,竟然当他的律师?”挑高眉,她竟然有这种弟弟!

  “哪有往外弯,他是姐夫耶!”何繁亮一脸无辜样。

  “很快就不是了。”她瞥了江子霖一眼,“我下午有个会要开,麻烦快一点。”

  江子霖看着坐在眼前的女人,她瘦了点,但甜美的样貌依旧没变,生起气来的娇俏样,依然令他着迷。

  她身边坐着一位冷艳的女人,是名律师,更是她的多年知交,苏妤莹。

  “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双方在婚前已经有过协议,各过各的生活,假扮夫妻。”苏妤莹开了口,“各自能交男女朋友,但就是不能被记者拍到!”

  而江子霖搂着正妹的照片刊在各大报上,完完全全违反了协议书的内容。

  “那不是我的女人!”江子霖语重心长的道出真相。

  “改天我全裸跟个男人抱在一起,我也告诉你一切都是误会。”鬼才相信咧!

  “你跟谁抱在一起?”江子霖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你管我!你都能跟年轻女孩搂着进宾馆了,凭什么管我的事。”何繁钰下巴一抬,“要偷吃就不要被拍到,这是当初唯一的协议。”

  他们的确是商业联姻,所以大家才决定各过各的,不干涉彼此的生活。

  但为了维护家族的名誉,他们必须假扮恩爱夫妻,所以对外还是得表现鹣鲽情深的样子。

  因此他们在婚前立下一纸协定,婚后依然拥有各自的生活,可以交男女朋友,只要不被拍到或是被人抓到就好。

  虽然,她根本没有交男朋友,虽然,他们根本就住在一起,共同的生活;虽然……她每天都是在他臂弯中醒来的。

  “我没有偷吃!那人是我朋友!”江子霖也急了。到底要说几次她才肯听。

  “是喔,是你朋友。”何繁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她刚好身体不舒服,所以你带她去宾馆歇歇?”

  江子霖一怔,连何繁亮也一愣。不是没有解释过吗?怎么老姐一副明了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江子霖一脸喜出望外的表情。

  她怎么知道?何繁钰很想放声大笑。难道江子霖真的想编这个理由来骗她?

  原本还存有一丝希望,希望他表明对那个女人只是一时昏头,或真的只是一场误会,且会带那女人来这里解释清楚。

  结果,他竟然想那出么蹩脚的理由来搪塞她!

  “祝你跟你朋友百年好合。”她冷冷地转向好友,“妤莹,继续。”

  “呃……
第1章
离婚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