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老头颤巍巍抬起头,翻起一双怪眼瞪了身边那个十多岁小男孩子一眼,“把他嘴堵上,跟了我这么久连这个都不明白,都快自己主刀了,你这个德性我怎么放心?”

  “是,师傅。”小男孩子对他师傅显得非常害怕,忙拿起一根两头栓绳子油光的木棒给孙星勒在嘴上。

  孙星剧烈的挣扎着,两腿不停扭动,这东西切下可就再长不上了,最后孙星都想到希望他手一哆嗦切偏一点,至少给自己留下一截。

  老头用力一提绳子,猛一瞪眼,月牙刀一闪就切了下去,孙星随之就晕了过去。

  小徒弟很怪巧,马上把一个木托盘递过来,师傅把绳子和刀子往木托盘上一放,又拿起木托盘上的毛巾擦了擦手。

  “小山子,记住,用油炸了,再放上石灰封好,说不定等他发达了会赎回去。”

  “是,师傅——”小徒弟点了点头,但是一看木盘里的东西却傻了,只有一条麻绳,麻绳上却不见有东西,又低头看看孙星的胯下,那小东西还长在那里。

  小徒欲言又止,师傅可是满清第一快刀手,人称刘一刀,如果说他没切掉那不是打他脸吗,没准一怒之下会把自己的小鸡鸡给切来。小徒弟趁师傅没注意忙用一条破布单子给孙星盖上。

  刘一刀刚坐下喝了一口茶,就见一位长相俊美,体形微显胖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身上穿的竟是清朝时大内侍卫的服饰。

  “和大人——”刘一刀忙放下茶给来人行礼。

  “哈哈,刘师傅,好快的手啊——”

  年青侍卫说着就要去掀那破布单,正好小山子赶了进来,吓得一盆水“当啷——”摔在了地上。

  “小兔崽子,你还能干了什么,滚出去,一会再收拾你。”刘一刀顿时大怒。

  小山子这么一影响,姓和的年轻人侍卫最终没有掀起布单子,顺手取出两锭银子放在桌子上。

  “刘师傅,辛苦了——”

  “和大人,这可不敢。”

  “哎——这说哪里话,都是为了万岁办差吗!”

  ……

  孙星再次醒过时却见一位十四五的女孩子正趴在自己的下体处看,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只是打扮上有些奇怪,头上戴着个扇子似的帽子,还戴一朵大红假花,身上穿着的是绣花旗袍,孙星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是不是在做春梦啊!

  “咦,怪了,难道是发芽了?”小姑娘疑惑的摇了摇头,猛然发现孙星已经醒了正盯着她,吓的往后一退,身体一下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倒在地上,孙星又发现,她穿得鞋跟竟在中间。

  “唉呦——你——你想吓坏我呀,你个死太监。”小丫头气愤的骂了孙星一句,接着自己又站了起来,从胸前拉出一条手帕弹了弹身上。

  “小妹妹,这是哪呀,我不是做梦吧?”孙星疑惑的问道。

  “你个死太监,叫谁小妹妹,你活得不耐烦了?”小丫头一双杏眼瞪得更圆了,似是要咬孙星一口。

  “死太监,谁是死太监?”孙星猛然醒悟,忙去检查自己的下体,还好,小家伙还在,而且还有了反映,竟一下下跳动,虽然不大,但非常可爱,以前怨恨它不渐长,此时才发现它是那么招人喜欢。

  小丫头的一双杏眼也注意到了那里,有些不相信的眨着眼睛,“这东西真能发芽?”

  说着竟要伸手去摸,孙星惊慌的一拉被子盖住了。

  “你——你长芽了还想藏,我这就是去给贵公公说。”小丫头说着气愤的转身就走。

  “小妹妹留步——”孙星惊得忙拉住了小丫头,“不,姐姐,求你别去。”

  孙星知道,她要真去了自己还得挨一刀,不管这是在梦里还是现实挨一刀总是不好受的,同时,孙星也感觉到,这好像不是在梦里,如果是在梦里这小手可没这么温滑。

  “放开,你个死太监——”

  小丫头想甩开孙星的手,但是孙星哪肯放开,一放开她要真去了怎么办。俩人你拖我拉,小丫头还蛮有劲的,一用力竟把孙星拖到了地上,孙星心里越加急,猛然一扑直接就把小丫头压在了身下,同时捂住了她的嘴。

  “姐姐,求你别去——”

  小丫头一双杏目紧张的盯着孙星,似是很恐慌,她没想到这小子敢这样,他可是皇上身边的小答应,哪个太监敢对她这样无理,那可是要杀头的。

  过了一会,可能感觉孙星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扭动了身体,并向孙星恶狠狠的眨了眨眼睛。

  “姐姐,求你别喊好不好,有事好商量。”孙星乞求道。

  小丫头又眨了眨眼表示同意,孙星这才小心的放开手,但是刚一放手小丫头就做势要喊,孙星忙又去捂,没想到小丫头竟张口咬了孙星一口,痛得他自己差点叫出来。

  “姐姐,求你了,只要你不喊怎样都行。”

  “你一口一个姐姐,谁是你姐姐?”

  “那,那该怎么称号你?”

  “我叫秋香,不过,你不能叫,你得叫我秋香姐。”

  “秋香?这名这么熟悉,难道是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秋香?”孙星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你嘀咕什么?”秋香问道。

  “没有,秋香姐,这里是哪呀?”

  “这里自然是皇宫啊,你傻啊,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说着伸手摸了摸孙星的头,“你还真有些傻,竟然留这么一个古怪的头型。”

  孙星大脑是一片混乱,自己怎么会跑到了这里,难道真像网络里那些扯蛋小说一样穿越了?

  “这是什么年代?”

  秋香吃惊的瞪了孙星半天,敲了敲孙星的脑袋,“我看你真是大脑有病,应该找太医看看了。”

  “秋香姐,快告诉我,这是什么年代?”

  秋香调皮的一笑,同时小脸也红了,“你再让我看看你那里我就告诉你。”

  “啊——”孙星惊讶的差点下巴掉下来,这小丫头好奇心也太大的了吧,同时,孙星发现自己一直还压在秋香的身上。

  孙星忙起身跳上了床,迅速盖上了被子。

  “你让看不让看,不让看我把你的事全说出去。”秋香威胁道。

  “让——让看——”孙星为了小弟弟的安全只好委曲求全了。

  小丫头好奇的瞪大眼睛盯着那里,又试探的伸手摸了摸,看得出,这东西他是第一次见,这样一来,孙星反而不尴尬了,反正她也不知道别人这东西倒底多大,或者说她连这东西还能做什么都不一定知道。

  孙星的小弟弟在她刺激下竟出现了反映,一跳一跳得,而且涨得挺难受,舒服得孙星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希望她最好继续摸下去。

  就在孙星快呻吟出来的时候秋香却停了下来。

  “小六子——”

  “嗯?谁叫小六子?”

  “你啊!”

  “我怎么会叫小六子?”

  “这你就要问和大人了,是和大人把你弄来的。”

  “和大人,哪个和大人?”

  “自然是万岁身边的御前侍卫和恕!?br />
  “和俊彼镄且幌旅靼琢耍约壕勾┰降搅饲∧昙洹?br />
  “就是他把你弄来的,还交待让我好生伺候着你,说是有大用,我真是倒霉,让我侍候你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秋香说着话又用力揉了揉孙星的小弟弟,似是觉得很好玩。

  “啊——啊——”孙星终于被弄得粗喘了起来,这实在是太舒服了,从没有过的舒服。

  “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秋香见孙星的样子竟显得很急。

  “下——下面——别停——别停——”

  “别停?”秋香疑惑的又看了看,感觉比刚开始时又大了些,又揉了几下,嘀咕道:“真是发芽了,长得这么快?”

  孙星一双手也不老实了,不知不觉得摸向了秋香的胸部,虽然不算大,但是很有弹性,手感很好。

  秋香小脸顿时红了,怪异的盯着孙星的手,猛然一下给打开了。

  “你要干什么?”

  “我——啊——”孙星猛得透出一口气,秋香的手一离开,那种舒服的感觉马上消失了。

  “你那发芽了,再不老实我就告诉贵公公。”

  “别,秋香姐。”

  “万岁爷驾到——”突然外边一个尖声尖气的人喊了一嗓子,也不知是男人还是女人。

  秋香惊得忙从床上跳到地上双膝跪倒,把手帕往肩上一甩,“万岁爷吉祥——”

  第一卷 第三章 傀儡

  随着两扇门的开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身着明黄色小马褂,头戴小圆帽,近一米八的个头,身材修长而匀称,脸型有些偏瘦,但很白净,两道浓眉飞扬如剑,双目炯异非凡,整个人显得特别精神,并带着一股清爽的气质。

  “这人怎么这么熟悉,似是在哪见过,不对,好像长得有些像我?”孙星暗自嘀咕道。

  随他进来的还有位侍卫,也是身着黄马褂,只是,与前者的马褂款式不一样,而且要大了不少。此人长相俊美,面色红润娇嫩,凤目烟眉,一米七多的个头,腰间挂着一把长刀,从长相看竟有三分女儿态。

  前者一进来目光就盯住了孙星,盯得孙星心里是一阵阵发紧,从气度一看,肯定就是当今那个风流倜傥的乾隆皇帝,那双眼睛盯人不要紧,就怕那双眼睛露出不满的目光,那可要是掉脑袋的。

  后面那位挥退了秋香,小心的凑近乾隆问道:“万岁,可像?”

  乾隆没有说话,向他一伸手,后者马上跑过去把一面铜镜端过来,显然是拍马屁的高手。

  乾隆从镜子里看看自己,又看看孙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兴奋的一抚掌,“和愀雠耪馐掳斓暮茫抟刂厣湍恪!?br />
  “谢万岁——”和砩瞎虻乖诘剡低沸欢鳎幼耪玖似鹄聪酌牡溃骸巴蛩暌巳耸桥欧丫⒅苷鄄耪业降模媸翘煜轮笪奁娌挥校尤换褂姓饷聪裢蛩暌模蛩昴此难劬Γ谋亲樱淖欤拿济牧承停媸怯胪蛩晗嗖钗薅!?br />
  “嗯?”乾隆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当然了,他的气度是永远无法与万岁比的,骗骗那些大臣还行,奴才一眼就能看出来。”

  “哈哈——”乾隆突然又大笑起来,边笑边向外走去。和挚戳怂镄且谎郏裁λ孀徘∽叱鋈ィ橇扯祭挚嘶ā?br />
  孙星完全麻木了,害怕是次要的,主要是居然亲眼看到几百年前的老古董,一位以风流著称的乾隆帝,另一位是以贪闻名的大贪官和绻倮创未┰桨颜饬└黾一锎厝ィ┪锕菀环拍腔共环⒘恕?br />
  没一会秋香又走了进来,并且把门关严,边盯着孙星边嘀咕道:“还让我把你当爷伺候着,你哪点爷,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

  “秋香姐,来的那俩位就是乾隆和和桑俊?br />
  “你大胆,你罪该万死,敢直呼万岁爷名讳——”秋香上去就给了孙星两耳光。

  孙星被这两耳光终于打醒了,此时已经不再是自己那个社会,而是大清王朝乾隆年间,自己必须要言行谨慎,否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秋香姐,能不能帮我倒杯水?”

  “你不能动吗?”

  “不行,现在不能动,痛劲上来了,哎哟——”

  ……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孙星每天要做的就是躺在床上养伤,装刚净过身的太监,他不敢不装,而且必须装的像,否则那可爱的小弟弟真就保不住了。还别说,不知是精神作用还是身体真发生了什么变化,他的小弟弟还真有些涨痛,尤其是每次被秋香侍候完之后。

  在和淮螅渌登锵阈睦锊凰常敲刻於运镄鞘毯虻目墒蔷⌒木×Γ锼镄窍戳巢辽矶耸憾四颍土奖阃昶ㄆǘ际乔锵惆镒挪粒庵执隹峙轮挥行∈焙蛳硎芄?br />
  不过,孙星却没一点享受的感觉,反而每天过的是胆战心惊的日子,有些东西是藏不住了,秋香每天都会问:“这芽好像又大了?”

  孙星只得好言好语骗她,说:“也许是发炎了,或是肿涨了,说不定过一段时间就干巴掉了。”

  瞒天过海的事也许一天两天还行,可是那东西每天都有新变化就不好说了,孙星有些摸不准是那药剂刚起作用还是因穿越身体发生了变化。看到秋香每天疑惑不解的样子,孙星是越来越担心,秋香也许不懂,但是肯定有懂得,万一她说出去,那就不好办了。

  孙星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决定冒一次险,如果秋香尝到了其中的甜头,那她还会说吗?

  就这孙星准备实施计划时,和执桓鼋行」笞拥奶啵盟鹘趟镄茄蕴妇僦梗呗烦苑埂?br />
  这个叫小贵子的太监也就十六七岁,与孙星年龄差不多,长得满有富贵相的,圆润的脸庞,眉目清秀,一对元宝小耳朵,只是为人太可恶,只要孙星稍做错一点,非骂即打,一天下来能把孙星那聪明绝顶的脑袋整成浆糊,根本不知如何
第2章
后宫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