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品:光棍大学

  作者:文学光棍

  内容简介:

  我是个大学生,我觉得我有权利把在上大学时候自己的心理想法说出来,为吐心中不快也算为在大学里与我们有同样命运的哥们们喊下冤。

  看过小说之后,我希望各位有过大学经历的读者都能找到共鸣,能重新勾起自己大学时代的回忆,——虽然不算有太多美好但是至少有那么一点点乐趣是值得我们回忆的,是值得我们用一生来记忆的。毕竟,苦中乐才是最乐,忙里闲才是最闲。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可能会痛苦,但我们也有微笑的权利,我就是要用微笑征服你们,让大家在欢笑里感受一段残酷,体验欢笑背后那段残酷的事实。

  有时候细想想,郁闷还真的可以当做大学的代名词。——尤其是像我们这种男多女少的“光棍大学”!每当我想起那段郁闷的日子,我就会想起那首我们改过并且重新命名的“《光棍国际歌》”——起来,光棍大学的人们,起来,被恐龙压迫的人……

  混沌中,我走进了光棍大学,那里有堕落,有颓废,有寂寞,有美女,有荒唐,有郁闷,有欺骗,还有一层漂亮的光环。我不是天之骄子,更不稀罕那层虚伪的光环,我只知道自己要走自己的路,遇到痛苦就要面带微笑。

  正文

  自序

  写这篇简介之前我想先说两个字,——郁闷!是的,是郁闷,我们那大学忒郁闷!我那家事忒郁闷!

  写《光棍大学》是在大二上学期。那时候在学校整天无所事事,每天不是去上网就是在宿舍里和一帮同样郁闷的哥们们在那享受寂寞,要不就是睡觉,反正我们不学习,——谁能学的下去呢?即便是去上课了也不是带着心去的,课堂上我们更颓废,聊天、看小说、发短信什么的是每天上课时的主要任务。更何况我们几个补招的学生又是那么得不爽,每每感到来这个学校上学真是浪费,纯属被骗。大一的时候还有个上学的兴趣,毕竟大学里与高中不一样,还有一点新鲜感诱惑着我们,可到了大二,什么都玩腻味了的时候,每次静下心来想想,都会有一种很浓很浓得失落感,——难道自己这样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天之轿子?我就操,打死我我也不相信!

  再有就是大二的时候机缘巧合得和一帮大三的哥们住到了一起,每晚上我们都聊得很热闹,对自己的学校讨论的话题也不少。当有了前车之鉴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上这个学了,既然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那我还在这耗下去干什么?我可不想为了那张花钱就能得到的毕业证而再在这里白白浪费两年的青春。我有我自己的理想,我有能力,我还有远大的前途,我要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何况我那惨痛的家事也不允许我在这个学校里浪费时间,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自己的所爱能豁出去一切。也许有人会说这样很傻,但我不后悔,我所做的一切我都不后悔,就算最后是个失败,最起码我拼搏过,我努力过,再没什么遗憾了,人活着不就是那么回事吗?活着就要好好的活,争取活出自己,争取在自己的一生时间里能让世界记下世间曾有你这么一颗心。

  在《光棍大学》后边的章节里我会写出我的家事,以及文章开头那次打架为什么没有向别人索赔太多的原因。这本《光棍大学》不是简单的一本写校园的书,它还融合了许多社会矛盾,比如我父亲出车祸之后我们不但没有得到赔偿反而还往里边搭进去了不少;还有出车祸之后本来应该是我们告别人,可我们却反过来被我的姑姑告上了法院。这件事是我一生都不能忘记的,并且这起肇事案至今还没有解决。我没有什么能力来扭转事实,谁叫我是个小老百姓来着呢?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要写书,我要把那一幕幕的不公全都真实得在我的书里写出来,向社会讨个公道。因此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世界上不公的事情太多了,但不公到像我家这样的事情却天下无双;世界上黑暗的角落太多了,但学校中的黑暗却只有我们学生看得最清楚,这些黑暗有不少人都亲身经历过,也有不少人都亲眼目睹过,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点真让我感到悲伤,同时我也为那些辛辛苦苦赚钱送子女上学但子女却无知得在那享受而且一直被蒙在鼓里的父母而感到悲伤。现在,我——文学光棍,要用句子和段落把这些发生过的事情一点点得都写下来,为了发泄也好,为了控诉也好,反正这黑暗的事实在我这里就是看不过去,没有人敢说的话我来说,没有人敢做的事我来做,有什么啊?本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但还不给你,给你你也不敢要。本书中的故事有绝大部分都是事实,在写本书之前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随便某些人来口臭,无所谓,事实就是事实,是没有人能用嘴来把它抹掉的。

  我这个人就爱说实话,不知道这个简介大家看了之后有什么感想。其实怎么想都无所谓了,还望对我这书感兴趣的读者多多捧场。

  第一章 医院里领取通知书

  我来上大学时很滑稽。

  本来我是正取,但我比补招的人还晚来了一个多月。而通知书则是在医院里“领取”的。

  高三毕业后,看看成绩刚够报专二线,自己又没个什么特长,再加上那时候认为复课很没面子,所以找个学校就瞎添上了。谁知道这一添竟把自己卖进了光棍大学!

  我妈想让我学建筑,可我喜欢瞎写些东西,而且专二线又有个长春汉语言文学可以报,所以我第一志愿就报了那里,第二志愿才是现在这个学校。——XX工院。然而后来却被第二志愿录取,因此也就随了我妈的心愿,上了个我妈希望上的大学。

  在没来通知书前,心里那个着急劲是很难形容的。眼看着别的同学一个个都被录取,而自己的通知书又迟迟不到,那个难受劲不用说多烦了。在痛苦之际我选择了虚拟,玩起了网络游戏《决战》,一天到晚用网络麻醉自己,力图用网络的微薄乐趣来战胜现实所带来的无尽忧愁。整整一个多月,我吃睡在了网吧里,由于通宵比较划算,因此我晚上熬夜白天睡觉,有时白天黑夜就连在一起,那时侯曾经创下连上三天二夜不睡的纪录。也就如此才养成了如今夜游的习惯。

  也许是活该我倒霉,也许是因为命运的安排。在来通知书的前一个星期,我竟因为打架住了院,去享受白白的床单和点滴了。这事说起来也够奇怪的,那天在网吧,估计是7点多的光景——因为天就快黑了。我弟弟的同学竟来找我帮忙打架,我晕晕糊糊的就和他去了,去之前竟还没忘记换双鞋,并且顺手还抽了根一尺来长的小铁管。

  到了我弟弟学校,由于我们人多,在一开始是先吓了别人一顿。本来也就没事的,谁知道这时候有个我弟弟学校的小流氓骑自行车闯了过来?那小子好不霸道,过来就是一句:“他妈的你们没长眼啊?都给我滚开!”我当然不怕他了,因为我不认识他嘛。然而我弟弟的那帮同学由于平日里怕这小流氓过甚,这时倒都乖乖的“滚开”了。他直向我撞来,我亮出了铁管,双手拿起举过肩头——那时还真有种大侠的感觉呢!——正对他来了一句:“你小子怎么这么霸道啊?我就不躲开还怎么着?”一时间他竟蒙了,看了我半天,最后转了车头甩下一句:“你狠,有种你等着。”当时我就想,我这里二十来号人,我怕你?所以随口就是一句:“随便你,你爷爷在这等你,怕了你我就白在这里混这么多年!”当时还真是很威风呢!

  不一会,那小子就招了六、七个人过来,我看的很清楚,他们背起来的手里都有明晃晃的刀,并且长短和我的铁管差不多。我一想糟了,今天要吃亏。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弟弟的那帮同学竟然没一个人上手!也许这就是我和弟弟双双住院的重要原因。

  我知道,我手上的家伙打起架来是根本就起不了多少作用的。你想想啊,才一尺长,够干什么呀?然而那时大脑里想的已经不是这些了,只是想一会打不过的时候怎么跑。他们过来呼东喊西,喝来喝去,完全的虚张声势,然而就是这样,才使得我弟弟的同学都不敢上手了。最后他们的拳头向我打来的时候,我用铁管一挥,甩了下那人的手臂就跑了。因为我断定没有人帮我了,可是当跑出四、五步远觉得后边并没人追来的时候,我回头一看,“噫?那帮人在那打谁呢?”我靠!原来是我弟弟。还是手足情深啊!这时候我再也不想跑了,回头拼个你死我活吧。我转个身,摸好了铁管带铁钉的那头就向回跑。那时还感到一阵激动,只是想到这要是一管子下去打死一个怎么办?并没想到这一下子竟然让自己挨了二十一刀!

  我跑到正围起我弟弟殴打的那帮人跟前,对准一个正准备拿刀向下砍的人的后脑就是一下。那人应管倒下,不死也昏迷了。看他倒下了,我就又抡起管子对准第二个人的后脑勺,他又倒了,当要抡第三个人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发现了我,一起掉转苗头挥刀向我砍来,我当然又开跑了,这回跑的很狼狈,——鞋都跑丢了。我边跑边挥起铁管向后抡去,最后实在是跑不动了,可那帮人还是穷追不舍,我也就不再跑了,抡起管子就和他们拼了起来,毕竟我没了体力,才挥了一下,铁管子就掉了。我一看,完了,抱着头曲起身子等着挨打吧。当时倒地后只感到一阵“叮”、“咣”的声音,并不感到疼痛。打完后他们就跑了。我也只能空喊几声“谁送我去医院?”。当然,我也没指望有谁把我送去医院,现在的人有谁会送你去医院呢?我很艰难地支撑了起来,除了右腿感到别扭外其余的什么感觉也没有。我颠簸着走到大街上,拦了辆记程车。这时我看见身上的夏装都成了一条一块的布了。那出租车司机竟问我去那里,我说了句医院之后,就感到胃里难受,想呕吐。这时这司机才看出来我是被打了。于是踩上油门,也不管市中心的红灯,一溜烟的开到了市人民医院。就这样,他带我到了医院后,钱也没要的就走了。唉,这个司机呦!

  进了医院,自己去敲一楼诊室的窗户时我才看见,原来自己身上流了这么多血。胳膊都成红的了,而且腿上那道刀疤上的血竟然象血豆腐一样的凝固在了伤口上。上身左侧竟然和沙鱼的鳃十分相似,只不过我的“鳃”是红色的而已。

  这时我实在忍不住了。胃酸一致造反,胃里的东西像山洪爆发一样的从嘴里喷了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那护士小姐,看到这里才从惊呆中醒过来,拿了绷带给我包扎。周围的人也都瞪着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睛。而我弟弟这时也被包扎完了,他出来看见了我。看见我他就哭了,说了句:“他们竟然把你打这样?这么狠!等我好了我一定找他们拼命!”他还说我被打的重,我看他就已经够可以的了,——脑袋包的和白色的西瓜似的,左胳膊上虽已被很厚一曾纱布包上了,但是红色还是渗过了白色,并且形成了一条红线向下流淌。

  “你脑袋?——被开了?”我不得不问问。

  “废话不你啊?砖头拍的!”他转向了护士“快给我哥做手术吧!你看他流了这么多的血!”我明显的又看见了他的泪水。但我又想“难道我需要手术?我也没感到疼啊?”“那你快去办住院手续吧,还有叫你家人来交押金,快去吧!”那护士很善良。

  “哥,你还好吧?疼不疼啊?我去给妈打个电话,叫他们赶紧过来!你先呆会吧!”“我没事,只是想吐,你去吧,不用关心我!”我说完他就飞身跑了。

  这会来了个医生,他看了看我的伤口,在他看我伤口的时候,我也就随他一起“欣赏”了这多长到身上的“嘴唇”。看别的都无所谓,只是看见他把手顺着我肚子上的一道伤口伸到我肚子里的时候,我才深深地感到了一种绝望。我看得很清楚,他把多半个食指都伸了进去,并且还在里边转了个圈,我顿时感到了触电一样的疼痛袭满全身。然而这时身上的血还流得很凶,这时才感到,那是生命在向外流!并且还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

  最后我妈来了,交了押金之后才把我放到了担架车上。躺在上边之后我就晕了。模糊中感到,母亲和舅舅们都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是在电梯上的时候,我又清醒了过来。本来我不感到恐惧,只是看见老妈和舅舅门那么伤心的样子,我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心里才闪过了一个念头“我不会就这样死了吧?”想到这里,才在心中对着一年前开车去了天国的老爸一便便地祈祷:“爸,保佑我,我不?
第1章
光棍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