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高一下学期的五月,文龙已经和英纯交往了七个月,天天Zuo爱做了七个月。     文龙不仅没有腻,反而一天比一天更爱英纯。英纯的小麦色的健康肌肤,爽朗飞扬的短发,单纯直率的笑容,运动场上矫捷迈动的大腿,夜里床上紧窄湿热的荫道,无不令他魂牵梦萦。     终于他在学校里也忍不住了,把英纯拉到无人处,和她接吻,品尝她温柔甜美的舌尖。教学楼的四楼走廊尽头,有个死胡同铁闸门,铁闸门常年不开,那里的教室也是常年锁着废弃着。无论老师学生都很少有人过去。文龙和英纯接吻就是在这个地方。     被老师逮到也是这个地方。     那天他们正在忘我地相互索取口中汁液,文龙大胆地隔衣揉着英纯的胸。忽然听到有人厉喝:「你们在干什么?」他们抬头,只见出名不近人情的爱彤老师站在旁边,对他们虎视眈眈。爱彤老师明明是个年轻美女,摆出的这副表情却令人想敬而远之。     英纯连忙想从文龙怀里挣脱出来,说:「老师,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我们没有……」文龙却一把抱紧英纯,说:「老师,你没误会,我和她正在早恋。」英纯小声说:「你为什么……」文龙笑说:「有什么不能承认的?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我爱你。」爱彤老师说:「肉麻死了。高中生不可以早恋,这道理还需要我对你们再说吗?你们不懂事,不可以冲动,如果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不好了。」文龙说:「什么不该做的事?我和她只是天天Zuo爱而已。交往了有七个月了,一天都没有停。」爱彤老师嘴唇像鱼一样张合,半晌才恢复了语言能力,说:「你们,唉,你们已经错得很重了。这是高中生可以做的事吗?现在赶紧悔改,你们还有机会。」文龙却没理她,已经再次低头吻上了英纯,把舌头伸进女友的嘴里得_得_去    …    …    !。     爱彤老师跺了跺脚,扭头走了。     吻过以后,英纯满眼都是忧色,说:「爱彤老师以后要盯上我们了。我们以后在学校里还是收敛一点吧。」看着她的眼睛,文龙几乎要自责了。怎么能让女友这么担心?自己还配做个男人吗?难道不能保护她?     文龙用力搂住她的肩膀,笑说:「不用。谁都不能拆散我们两个,爱彤老师这么霸道,我们非得给她一点颜色看不可。」下一节课后,同班的女同学伊竹来到文龙课桌前。伊竹长发披肩,皮肤洁白,性格开朗,做事牢靠,是老师同学们都非常喜欢的精英学生。过去文龙也在意过她,交了女友以后,就不大在意了。     今天不知为何,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场,本来她就比英纯漂亮,今天比平时似乎更容光焕发一些,让他有一点点不自在。     伊竹把一盒小面包放到文龙课桌上,小声说:「这是我昨天烤的,你尝尝。」文龙随手拿起一个,塞进嘴里,嚼了咽下,说:「不错。」伊竹的脸上绽开笑容。     文龙说:「不好意思啊,这次我还是没有准备回礼,只是白吃你的。」伊竹说:「不要紧。我下次还给你吃。下次是我用心腌的葡萄干哦,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文龙抬头说:「什么事情?」     伊竹已经飘然离去。     当天晚上十点,文龙要做一件每天必做的事,就是去同一小区的好友云彬家里。     云彬穿着睡衣开门迎接他,不等文龙和云彬的父母打过招呼,就推着他着去了自己的房间。在房间里,云彬在一分钟内锁上门,打开电脑,调出A片,调成全屏,A片的内容是清纯的短发女孩,穿着白色连衣裙,在野外青草地上,被人用背入式像母狗一样干。     再一分钟,云彬已经脱光了衣服,露出白嫩的身体和已经勃起的黑粗鸡芭,仰躺在床上,开始抚摸自己。他的面孔可爱,显得很嫩,鸡芭却很有男子汉气概得_得_去    …    …    !。     文龙也勃起着,解开了裤带。     没错,他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睡前来找云彬一起手Yin。     云彬是文龙的发小,从幼儿园就天天在一起玩了,现在也是同校的同学,不过不同班。文龙家是单亲家庭,母亲长年在外打工,他一直很受云彬家里照顾。     是云彬先学会了手Yin,然后教给文龙的。     云彬脱得一丝不挂,左手摸着左|乳头,右手伸到阴囊后面,肛门前面,摸着那一小块叫做「会阴」的嫩肉,手法轻柔又熟练。这种玩法也是他发现的,可以玩得很久,全身都能体会到快感。    

     

          

              文龙没有脱光,只是解开衬衫,脱下裤子。他也是玩|乳头和会阴,是上个月跟云彬学的,学到现在,总觉得自己的手不如云彬的灵巧,他想:「云彬玩得比我更舒服吧?」云彬说:「后来你们是怎么收拾爱彤老师的?」文龙说:「哈哈,太有意思了。你听我慢慢说。我中午去找爱彤老师,说想和她谈心,让她晚上六点半到一楼走廊尽头去。我对她说,只有在学校里大家都放学回家了,在那个地方,我才能比较安心地说出心里话。」云彬说:「你们就去了?」文龙说:「我和英纯提前十五分钟先到了那里,开始Zuo爱。爱彤老师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我们两个都脱光了衣服在大战呢。我告诉你,我和英纯特意用了正常位,我们两个人的屁股对准走廊外面,就是爱彤老师过来的方向。你想爱彤老师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画面?」云彬握紧了自己的鸡芭,说:「嘻嘻,就是我们最喜欢的画面吧?」云彬和文龙平时欣赏A片,最喜欢的画面就是从屁股方向拍摄的男女正常位,这个体位和角度拍过去,能看到男人的屁股叠在女人的屁股上面,能看到鸡芭清清楚楚地在Bi口进出,但是看不到头脸,就像两个动物。这是最纯粹的淫荡角度。     文龙说:「没错。爱彤的屁眼里还插着按摩棒。我们把这个画面表演给爱彤老师看,也算是对得起她呢。我们听到爱彤老师骂我们,回头一看,爱彤老师的表情可有趣了。可惜当时我们忙着Zuo爱,没有拍下来。」云彬说:「爱彤老师怎么说?」文龙说:「爱彤老师就是让我们停下嘛。你知道我怎么说的吗?我说我停不下来,哈哈哈。」云彬说:「那爱彤老师呢?」     文龙说:「她很猛的,冲上来,把我掀起,手拽着我的鸡芭,把我拔出来了。」云彬吸一口气,说:「好厉害,不愧是爱彤老师。我知道她很凶,但不敢想她能干得出这种事来。」文龙说:「她没想到英纯的Yin水被我的鸡芭带出来,在她的裙子上蹭了一大片。那时英纯也很给力,她对爱彤老师说,要不要加入?哈哈哈,英纯的挑衅能力太强了。」云彬说:「英纯不一定是挑衅吧。」     文龙说:「不然又是什么?」     云彬说:「我瞎想的,你别放在心上。」高兴地问:「你有没有射在爱彤老师身上?」文龙说:「没有。爱彤老师捂着裙子上湿的地方跑了。不知道她哭了没有。     不过她这种人应该是没看过A片的,看了我和英纯这么激|情的一场,她晚上要睡不着觉了。」云彬说:「没有射,你和英纯之后是怎么解决的?」文龙说:「爱彤老师走了以后,英纯说想要背入,就是狗交配的姿势。我Cao她的屁眼,按摩棒塞到前面Bi里。这样玩的时候,要注意鸡芭的节奏感,还要注意按摩棒的节奏,两个节奏还不能一模一样,不然就太单调了。这种玩法博大精深,我还需要更多的练习呢。」云彬说:「每一次听你说,都是你和按摩棒一起插她下面两洞呢。」文龙说:「这是我对英纯最成功的玩法哦。我为了她,开发了许多玩法,只有这个是她每次都主动要的。现在我们已经离不开这种玩法了。」云彬说:「今天回家还做了吗?」文龙说:「当然,学校里那点哪里够。回家做了骑乘位马拉松的训练。」云彬说:「你们骑乘位马拉松不是四天一次吗?前天你才说训练过,今天又做,太累吧。」文龙说:「今天是早就想和英纯做的新玩法。」云彬说:「是什么?」文龙说:「哈哈,肛门骑乘,怎么样?」得_得_去    …    …    !     云彬说:「肛门?」     文龙说:「背对我,Bi里插了圆珠笔,屁眼坐在我的鸡芭上。」云彬说:「她坚持了多久?」文龙说:「10分钟。」     云彬说:「好少,那么困难吗?她腿很有劲,我记得她荫道骑乘的个人记录是45分钟的。」文龙说:「荫道骑乘是大腿酸,肛门骑乘可是屁眼酸哟。屁眼总比较娇嫩一些,嗯大概吧。英纯的大腿是没问题的,现在的大腿肌肉曲线可好看了,她的腹肌也很有形状,保持得不错。」云彬说:「你今天把英纯玩得很惨吧?我有点同情她了。」文龙说:「别小看英纯。今天她躺倒起不来了,可是还是意犹未尽呢。我还要开发新玩法来满足她。」云彬叹了口气,说:「做你的女友真是幸福,我羡慕她。」文龙说:「你是男孩子,你羡慕她做什么?」云彬说:「我说了羡慕她吗?你听错了。」     文龙说:「我看到你这副寂寞的样子,就觉得很没天理。」云彬说:「怎么?」文龙说:「你去交女朋友呀。你长得这么可爱,皮肤这么白,还有一根比我大的鸡芭,人美屌大的好事都让你占到了,你怎么会交不到女朋友呢?别告诉我你是怕被老师抓早恋。」云彬说:「我不是怕抓早恋,只是在学校里没有中意的女孩子。」文龙说:「随便找一个玩一玩也好嘛。追求你的女孩子不会少吧,你去一个一个干她们,只CaoBi,不交往,也好过每天饥渴地听我说实况记录。」想到云彬可能被女孩子追求的情景,笑起来,说:「我觉得你干女孩子的样子,一定会很勇猛很好看。」云彬的手在鸡芭上加速了,他咽了一口口水,说:「你觉得会好看吗?」文龙说:「会的,女孩子一定喜欢。」云彬一笑,没有说话。文龙等着他说话,云彬却只是看着他,然后突然射了。    

     

          

              第一注白浊的Jing液分成两股飞射出来,力量很大地打到两米远的窗帘上,第二注恢复成一股,落在了文龙身边的床单上。文龙可射不到这么远,不如云彬荷尔蒙旺盛。     看着云彬猛烈She精的样子,文龙也感到下腹涌起一股热流,也射了。     第二节 伊竹     次日课间,伊竹拉着文龙到四楼走廊尽头的常锁的铁闸门处。这里就是文龙和英纯接吻被爱彤老师发现的地方,也是后来文龙和英纯Zuo爱给爱彤老师看的地方。     伊竹说:「我带了葡萄干给你,你尝尝。」     文龙尝了,说:「很不错。无法挑剔。」     伊竹笑颜如花。忽然,她收起笑容,低头说:「我今天还想给你吃一个更好吃的东西。」文龙说:「是什么?」     伊竹说:「就是我自己,给你吃。」     文龙说:「什么意思?」     伊竹脸红,声音更小,说:「就是我喜欢你,想和你交往。」一边说,她一边紧张地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炸弹。     文龙说:「不可能。我已经有女友了。」     伊竹说:「不告诉她,你和我秘密地交往,可以吗?」文龙说:「不行。那样是对英纯不忠。」伊竹急切地说:「可是,可是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你了。我们一直在交往得很好,不是吗?只不过我家里管得严,我又要做乖孩子,不敢早恋,才一直没有对你开口。」文龙吃惊地说:「你从初中开始就喜欢我了?」伊竹说:「你怎么这么迟钝啊。从第一次吃你带来的蜂蜜糖开始,我就喜欢你了,因为我觉得你会自己做零食,是很酷的。」文龙回想起,好像是在初一下学期时,有一天文龙熬了一些蜂蜜糖,熬得太多了,带到班上,分给大家吃。次日伊竹带了原装的意大利咖啡糖来,作为给文龙的还礼,并且希望还吃到文龙做的零食。文龙后来又做了饼干、果脯,而伊竹也带了许多很高档的零食和他交换。到了初三,伊竹开始亲手做零食带到学校来和文龙交换了。而进了高中,他们还是这样的好朋友关系,不过文龙有了女友以后做零食就少了,因为大部分时间都用来Zuo爱了。     伊竹继续说:「我以为那样就已经可以算是一种朦胧的男女交往了呢,也觉得上大学之前做到这样就可以了。没想到到高中以后你才认识的女孩居然成了你的女朋友,和你同居,还天天Zuo爱。她和你同居是没错的吧?」文龙说:「没错,我和她在同居。和你的不算交往。」伊竹说:「我不甘心,我也要和你Zuo爱。你把我吃掉,好不好?」文龙说:「不行,我不能对英纯不好。再说你这么漂亮,学习又好,家里又有钱,性格又很讨人喜欢,你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我是单亲?
第1章
心胸宽广好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