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蒋华安接过荷包一看,昧着良心大力赞道:“这绣的苹果真漂亮!”



“爹爹,人家绣的是仙桃!”



“哦,这个仙桃绣的圆圆的,很漂亮!”



“爹爹喜欢就好,我明儿再给你绣一条手帕子。”



“小白绣的东西,爹爹当然喜欢!”



荷包上那个圆圆皱皱的东西原来是仙桃啊!仙桃要是长成那样子,就叫人发愁了!蒋玄递上自己准备的寿礼,一探头见到蒋白绣的荷包,悄悄吐了一下舌头。却听蒋白过来问道:“哥哥,你也觉得我绣的仙桃漂亮,是不是?”



我可以说不是吗?蒋玄见蒋白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终是不忍心说实话,只得胡乱点头道:“嗯,很漂亮!”



“既然哥哥也觉得好,下回咱们生辰互送礼物,我也绣一只荷包送你。”蒋白极开心,笑的小嘴角翘翘的。哈哈,女娃就是天生的手巧,随便绣个荷包都有人抢着要。我决定了,一定要好好的学刺绣,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



呜呜,我不想收到那么丑的荷包呀!蒋玄暗暗后悔刚才违着良心夸那只荷包漂亮了!



蒋白见得蒋玄的样子,嘻嘻笑着道:“哥哥,你听得我要亲手绣荷包给你,高兴坏了吧?还有两个月就是咱们生辰,我会好好绣的,一定绣出一个比送给爹爹还漂亮的荷包。到时你把零碎东西放到荷包里,天天挂在腰上,可威风了!”



蒋玄瞧一眼蒋华安,见他已是把零碎东西放进蒋白绣的荷包里,把荷包挂在腰上了。这会不由默默泪了,我不要像爹爹这样,在腰上挂一个那么丑的荷包啊!



因得了蒋华安的赞赏,蒋白欢快的学着绣荷包,这天早起又做了一回刺绣,这才换了衣裳,领了人往练武厅去。才到练武厅,却见得厅外站了许多眼生的人。因将军府众人痴武,时有武将过来跟蒋华安等人切搓武艺,蒋白见来了许多人,倒也不以为意,恰好蒋华盖出来,不由上前问道:“六叔,今儿来的是谁?好多人呀!”



“玄色衣裳那位是安东王、大红衣裳那位是蜀西王、石青色衣裳那位是晋南王。”蒋华盖见蒋白来了,笑道:“玄哥儿青哥儿已见过他们了,你也快进去见见。以后他们就要和你们一起学武了。”



原来南昌国与北成国联姻,南昌国公主嫁与北成国三皇子唐至礼为正妃,育有三子。今年初,唐至礼之子唐世成来南昌国拜见崇昭皇帝这个外祖父,执礼甚恭,又上表欲与几位表兄弟谈文论武,崇昭皇帝自然应允。



谁知因现下太平盛世,南昌国渐渐轻武重文,皇孙们只顾读书,颇有些荒废武学之举,诗书一道倒能与唐世成论个高低,武学一道,却不是对手。



崇昭皇帝见唐世成不过八岁小儿,却文武双全,一下把自己几个皇孙比了下去,心下颇为不快。



太子和二皇子等人这会也懊悔平日不为儿子们寻个高明的武师学艺,致使失色于唐世成,面上无光。待唐世成一走,一时都忙着寻觅武师回府教导儿子们武艺。



后来二皇子府里的幂僚提了一句,说道学武最好之去处,莫过于将军府。又说道将军府众儿郎最是醉心武学,一会走路就开始练武,他们府里五六岁大的哥儿,一拳就能打倒一个文弱书生,若是跟着将军府这些哥儿练武,大家争竞着,进益最快云云。



二皇子一下意动,寻太子把幂僚的话说了。太子也点头道:“此话甚有理。”因禀了崇昭皇帝。崇昭皇帝便道:“既如此,每月中旬,便把正充,秋波及眺飞送到将军府学武罢!不必劳师动众,只着将军府诸人平常待之即可。”一时宣了蒋华安进宫,面嘱了几句话便叫顾正充他们出来拜师。



安东王顾正充今年八岁,是太子嫡长子。因他是皇长孙,性子又颇为沉稳,崇昭皇帝最为重视。



蜀西王顾秋波是二皇子嫡长子,今年七岁,深得其父喜爱。



晋南王顾眺飞是三皇子嫡长子,今年六岁,自小说话讨人喜欢,当今皇后甚为宠爱。



却说蒋华安听得蒋白的声音,也忙让她进去见过顾正充他们。



顾正充虽为皇太孙,性子温厚,见蒋白行礼,忙道:“不必多礼,我们跟着少将军学武,也算是少将军的徒弟,以后咱们就是师兄弟了。”



顾秋波和顾眺飞见得蒋白的模样,却互视一眼:早前就传闻将军府白哥儿长的像女娃,如今一见,果然!真造孽,将军府哥儿一向威武,不知道怎么就出产了一个娘娘腔?听听这声口,脆生生的,像出谷黄莺,叫人听了直打颤。



作者有话要说:笑眯眯更新了,求鼓励!



大家,以后更新时间定为每晚的八点至十点左右。因为年底事忙,没办法保证日更,如果有事不更,会在文案上公告。



3



3、谁绣的荷包 。。。



因顾正充他们跟武师学过一阵子的功夫,蒋华安便要考较他们学的如何,一时叫蒋玄下去和顾正充对招,叫蒋白和顾秋波对招。蒋青自然和顾眺飞对招。



让我和他对招?顾秋波刚刚还和顾眺飞暗暗嘲笑过蒋白,这会站到她跟前,瞧了瞧他纤弱的个子,忍不住横了手掌在自己胸口比了比。坏笑着瞥一眼蒋白,嘿嘿,还没我胸口高,想和我打?看待会不把你打得哭鼻子?



蒋白早瞧见顾秋波的动作,鼻孔里暗暗哼一声:以为高我一个头,就能轻易打倒我了?瞧瞧这副拽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若不是瞧着我就能收拾了你,爹爹怎么会任由我下场子?



顾秋波度着自己一个指头就能摁倒蒋白,感觉这样子胜之不武,半俯下头,居高临下道:“你使什么兵器?”一伸手就把这白豆芽一样的小娃给打哭了,总归不好意思啊!还是让他拿个兵器比划几下再下场罢!



蒋白转身往兵器架上取了自己平日用惯的木剑,右手挽一个剑花,剑尖一点,柱在地下,下巴枕在剑柄上,脆声道:“你想空拳和我对招吗?”你要敢托大,我待会就让你满地找牙去!



“我使枪!”顾秋波见蒋白挽了一个剑花,暗暗道:挥这么一下,就以为我会怕了你?心里嘀咕着,转身在兵器架上取了一杆木枪,掂了掂分量,挥了一下,觉着趁手了,这才回身道:“开始!”



他们说话间,顾正充顾眺飞已和蒋玄蒋青打上了。太子和二皇子给顾正充顾眺飞请的武师,自然授了他们真功夫,无奈喂招时怕伤及这些皇孙,哪里敢出力打?蒋玄蒋青小孩子,自然没那么多顾忌,又兼他们每日练武,一个不小心就挨打,这会和顾正充顾眺飞对打,自然使出和蒋华盖等人喂招的狠力,只一会就把顾正充和顾眺飞逼到墙角。蒋华安见得胜负已分,便喊了停手。一转头,却见蒋白一剑过去,顾秋波横枪一挡,伸右腿一扫,想绊倒蒋白。蒋白力气虽不及顾秋波大,身子却灵活,这会腿一缩,避开他的腿,却顺了腿势去绊他的左腿。顾秋波右腿未收回,左腿不稳,被蒋白狠力一扫,一个趄趑,晃了晃身子。蒋白见顾秋波身子不稳,左手肘敲在顾秋波手腕上,右手剑尖一挑,只听一声响,顾秋波手里的木枪一下脱手,掉在地下。



“好了,胜负已分!”蒋华安拍拍手,止了蒋白和顾秋波的争斗。



哈哈,今儿真是威风了一把!蒋白心情爽极了。因自己力小体弱,每逢和蒋玄蒋青喂招,十回倒有九回是败的那个,若有一回胜了,多是自己使诈。没想这一回真刀实枪的胜了。这会儿得意的仰高了头瞥顾秋波,叫你小看我!哼!



顾秋波郁闷极了,自己真是大意失荆州啊!若不是大意,早把这个一脸得意的小娃摁倒在地了。



顾正充等人一个照面,就被五岁多的蒋玄等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自是暗暗惭愧,倒憋足了劲学艺,一心要找回场子。



日子过的飞快,很快过了两个月。这天却是蒋玄蒋白的生辰。一大早起来,蒋白就兴冲冲把绣好的荷包拿出来,强行给蒋玄挂在腰上,笑嘻嘻道:“花了我几天功夫呢,可不准摘下。”



蒋玄瞧瞧蒋华安腰上挂那个荷包,再瞧瞧自己腰上挂这一个,心内感叹:虽然隔了两个月时间,还是能瞧出爹爹和自己腰上挂的荷包,出之同一个小娃之手啊!要说略有不同,那就是自己腰上挂的荷包崭新一点,据说是仙桃的图案红一点。



“哥哥,你这是第一次在生辰收到荷包吧?不用太感动啦!”蒋白把右手架在蒋玄肩膀上,左手伸到他跟前道:“如果还是感动的受不了,就把你得的玉板指送给我当寿礼好了。”



因蒋玄学射箭,蒋华宏便把一只玉板指送与他。玉板指倒不是十分难得,难得的是尺寸颇小,蒋玄套上手指刚刚好,自然十分喜欢。蒋白见了,也想拥有一只,众人却笑道:“你只学一套越女剑,现下又不学射箭,要玉扳指何用?”蒋白一时只得作罢,这会却亲热的俯在蒋玄耳边道:“哥哥,你一定舍不得那只玉板指的,对不对?我有一个好主意,咱们就轮着戴一戴好了。”



“你又不学射箭,戴玉扳指作什么?”蒋玄把蒋白的手掌拍下,略略无奈。



“我不学射箭,但是学刺绣呀!”蒋白伸过手指在蒋玄跟前一晃道:“我不喜欢戴的那只顶针,想拿玉板指当顶针用用。”



第二日早上,蒋白戴着玉扳指学刺绣,蒋玄戴着顶针学射箭去了。



顾正充等人倒是一早就来了,顾秋波眼尖,见得蒋玄腰间多了一个丑荷包,不由取笑道:“玄哥儿,这是哪个丫头做的荷包,丑成这样?”



“你说谁呢?”蒋白今天戴着玉扳指绣荷包,感觉极不顺手,待要换回一只顶针,一时又找不到尺寸那么小的,想了想,便跑来练武厅,想跟蒋玄把顶针换回来。谁知一到就听到顾秋波的话,小小心里一下就生气了。顾正充还好,这个顾秋波和顾眺飞常常爱嘲笑自己,这会居然说自己绣的荷包丑。仗着自己是皇孙,就能乱批评人了吗?



“我说绣荷包的那个人呀!”顾秋波拍拍自己腰上挂着的宫制荷包,坏笑着瞥一眼蒋白,“你不要说,那只荷包是你绣的!”



“哼!”蒋白鼓起腮帮子,瞪一眼顾秋波,“蹬蹬”跑过去,拉了蒋玄到另一边,脱下玉扳指,跟他把顶针换回来套在手指上,一个转身跑了。临走瞥一眼顾秋波腰上挂的荷包,一边生气:下回再和这个小子对招,剑下可不再留情,一定要刺破他挂着的那只荷包,看他还得意不?



顾秋波见蒋白气乎乎的跑了,不由摸摸鼻子,嗨,这白哥儿不单样子像女娃,脾性儿也有些像。他这里摇着头,却见顾眺飞凑上来道:“你瞧见没有,玄哥儿今儿腰上挂的荷包跟少将军腰上挂的荷包是一个样的。我猜着那是将军府祖上传下来的荷包。不定里面放了什么好东西的。若不然,谁会挂那么丑的荷包?”



“这不可能吧!少将军挂的那个荷包虽说不新了,看着也不像是祖上传下来的。玄哥儿挂这个,针脚颇粗,一看就知道是新做的。瞧着应该是府里女娃学刺绣,初初做出来的东西。我三姐两年前学刺绣,绣出的荷包正是这个样子的。”顾正充听得顾秋波和顾眺飞讨论,瞧瞧站在远处拉弓的蒋玄,笑道:“我三姐那会绣的荷包,可比玄哥儿腰上挂的这个还丑。”



“只是有一个问题,将军府全是男娃,哪来的女娃学刺绣?”顾眺飞听得顾正充的话,托着下巴道:“想不通啊想不通。”



“将军府虽没有女娃,可是却有一个特别像女娃的男娃。”顾秋波嘿嘿笑道:“你们别忘了,宫里刺绣功夫最好的人可是莫公公,却不是莫嬷嬷。”



顾秋波说的莫公公,却是宫里司绣房的太监,进宫时才八岁,性子阴柔,天生喜欢穿针引线,于刺绣一道上极有天份,比司绣房的宫女绣的还好。司绣房的莫嬷嬷因他是同乡,又兼着姓氏相同,索性收了他为徒弟。不过数年,莫公公的刺绣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绣的比莫嬷嬷还要精美。现下已不再做其它活,只专为皇子们绣袍子了。



听得顾秋波的话,顾正充和顾眺飞对视一眼,这会都猜出顾秋波指的像女娃的男娃就是蒋白,两个脸色颇有些古怪,低声道:“将军府自来出英雄,这会出一个娘娘腔,还喜欢刺绣,只怕不欲为外人道,咱们只作不知便是,也不必多问了。”



“你们瞧见没有,玄哥儿早上过来,手上套了一只做针线用的顶针。度着喜欢刺绣这事儿的,不止白哥儿一个,怕玄哥儿也……。”顾秋波怜悯的瞧瞧站在远处的蒋玄,“玄哥儿的爱好虽与人不同,咱们也不要歧视他。有时候爱好这东西,自己也控制不来的。”



顾眺飞抚额道:“咱们与他们一场师兄弟,倒是想法子把他们引上正途是正经。他们这会还小,度着还改的过来。”



“怎么引?”顾秋波这会坏坏的一笑,歪头道:“他们像女娃就让他们像女娃去,说不定将来一起上战场,他们还能给咱们缝
第2章
蒋门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