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苏羽云奇怪,她手腕上有什么印记?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抬起手腕一看,手腕上果真有一圈红色的印迹。



她想起来了,那是幻彩谷主人用丝线缠住她的手腕验伤时,丝线缠的印迹。



丝线缠得太紧了,那红色到现在还未消褪。



面前的几个人看到那一圈红印,都松了口气。



甚至有人在叫。



“果真是娘娘,娘娘编的借口太逼真了,刚才差点都被娘娘骗过去了。”



“幸好常大人英明。”



“是啊,还是常大人观察得仔细。”



苏羽云懊恼。



都怪那个什么常大人胡说八道,否则,说不定她可以糊弄过去了。



急忙解释:“这是用丝线缠出的红印,很快就会消褪了。我真的不是皇后,你们真的弄错了。”



心头突然升起一个疑问。



幻彩谷主人为什么要在她手上缠一圈红印?



是有意为之还是仅仅只是个巧合?



这回没有人再相信她的解释。



就连原随,也笃定地瞧着她。



说道:“天晚了,娘娘,我们这就回宫去吧。皇上该等得着急了。”



皇上?



苏羽云突然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若她被这帮人当做皇后抓回去,岂不是得服侍那个皇上?



不要啊。



她必须得想办法逃走。



可是她身负重伤,如何逃得出这八个皇宫派出的高手的魔掌?



苏羽云朝四周扫了一圈,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暗算成功



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好吧,我们回宫。马车在哪呢?”



原随见她终于肯回宫去了,大喜过望。



可是那喜色当中似乎隐藏着一种深深的悲哀。



他隐藏得很好。



若不是苏羽云具有商人天份,善于察颜观色,根本看不出来。



“娘娘,请稍等,原随这就去把车赶过来。”



“不必了,一起去吧。”



苏羽云随在原随身后,一同往街口走去。



所有人都以为她终于无法否认自己的身份,真心实意想要回宫。



谁也没有防备什么,随在苏羽云身后。



快到街口的时候,苏羽云突然叫道:“原随,你过来。”



原随听令,来到苏羽云身边。



苏羽云手中早扣了一枚银针,这是她进城后买的第一样东西。



她必须得有防身之物保护自己的安全。



瞅着原随来到身旁,苏羽云冲他柔媚一笑。



问道:“原随,马车就在前面吗?”



原随心神恍惚,呆望着苏羽云脸上的笑容。



就在这一霎那的工夫,苏羽云手中银针出手,刺向原随的要穴。



她无意伤害原随。



但她如今体内的内力剩下不到十分之一,只能用银针刺原随的要穴才能达到定住他的目的。



原随全身酸麻,呆在原地不能动弹。



知道上了苏羽云的当,却说不出话来。



苏羽云与原随站得相当近,别人都没看见她手中的小动作。



众人只见她侧耳在原随嘴边,然后说:“什么,让我先出去,免得目标过大惹人生疑?好吧。”



全都信以为真,以为原随怕众人一涌而出暴露目标。



苏羽云镇定自若地丢下原随,往街口走去。



原随的随从见原随不动,也都停下了脚步,站在他身后。



直到苏羽云已经快要走出街口,另外四人的头领常庆才发觉不对劲。



大声叫道:“快,阻止她逃跑。”



价值不菲的大床



一边叫,一边冲上前去,要抓住苏羽云。



苏羽云心头紧张万分,表面却镇定自若。



眼看就要走出街口,没想到又被那个什么常大人瞧出破绽。



懊恼不已。



赶紧施展轻功想要逃走。



但她内力不继,哪里施展得了轻功,只能尽全力往前奔跑。



想着跑出街口,混进外面大街上熙攘的人群当中,然后找机会偷偷溜掉。



谁知就在她即将迈出街口时,突然后背被什么东西击中。



那一击并不重,但刚好点在她的要穴上。



苏羽云眼前一黑,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昏迷之前,她的最后一个想法是,袭击她的人武功很高强。



绝对比原随和常庆高出许多。



不知昏迷了多久,当苏羽云醒过来时,她正躺在一张非常大的雕花大床上。



她从来没有睡过这样大的床。



床栏上,立柱上,到处都雕满了极繁复的纹饰。



雕工极为精细。



以苏羽云商人的眼光,这张床绝对的价值不菲,非寻常人家用得起。



而以床的规格,以及雕饰的内容,配用它的,恐怕只有宫里的后妃。



想明白这一点,苏羽云从床上一跃而起。



天,她该不会当真被抓进皇宫了吧?



“娘娘,你醒了?”



一个甜美的声音传进耳中。



娘娘?果然。



苏羽云不抱希望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宫女模样的小姑娘正站在床头,含笑看着她。



“娘娘,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了?”



小宫女显然跟她很熟,说话并不拘谨,相反,很是随意。



苏羽云低头一瞧,她身上穿的还是她自己那身已经皱得不象样子的男装。



很有些意外。



不知她昏迷了多久,竟然没有人帮她换装。



也幸好没有人帮她换装。



否则,她可不敢保证换装的时候那个皇帝会不会在旁边吃她豆腐。



皇上说没事



小宫女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说道:“好奇怪,皇上竟然下令,不让我们替你换衣。瞧,这衣服都脏成什么德性了。”



这个宫女,她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啊。



苏羽云干笑了一声,问道:“皇上呢?他在哪?”



小宫女答道:“皇上上早朝去了,说是下了朝就来。”



苏羽云又问:“我昏迷了有多久了?”



小宫女脸上现出焦虑之色。



“娘娘,您怎么啦?怎么昏迷了?采晴急得不行,皇上却说没事,你睡一觉就好了。还好,您真的睡了一觉就好了。”



原来这小宫女名叫采晴。



皇上说没事?



当然没事喽,是他的人点了她的穴道,他才不用担心什么呢。



“我是昨晚到的皇宫?”



“应该是今晨,快到早朝的时间到的。”



看来昨晚原随他们是连夜赶路,将她送回来的。



记得打听消息的时候,曾听人说过,从临渚到皇城需要一天的时间。



原随他们赶得可真急啊。



不到一个晚上就赶到了。



难怪她现在身上有些酸痛,多半就是被马车颠的。



苏羽云起身,意外地发现,自己放在客栈里的行李竟然就放在床头的一张几案上。



其实她没什么行李,就是进入临渚城后买的一些生活必需品。



由此可见,恐怕她刚一进临渚城,原随他们就掌握了她的行踪。



只不过,在那条僻静的街道好下手对付她,才一直等待罢了。



“有没有热水?我想洗个澡。”



连日逃命加打架,身上脏兮兮的,她真的好想好好洗一洗。



“有啊,采晴这就去准备。”



采晴满面笑容出去,很快便进来回道。



“娘娘,热水已经准备好了,让采晴服侍你沐浴吧。”



苏羽云连忙摆手推拒。



“不用了,我自己沐浴就好。”



她才不愿让一个陌生人来侍候她洗浴。



好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从小,为了隐瞒女儿家身份,这些私密的事都是她自己做的。



“娘娘,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这次回来跟变了个人似的?”



采晴满面担忧地望着苏羽云。



这次回来?



苏羽云捕捉着采晴话里的意思。



莫非那个真正的皇后过去也曾经离宫出走过?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她要一次次离宫出走?



那个皇帝为什么能够容忍她一次次地出走?



苏羽云对那个真正的皇后越来越感兴趣了。



不过,当务之急不是去了解皇后的八卦,她得先洗洗,再好好吃顿东西。



“采晴,我出门在外,都是自己洗的,所以,习惯了。”



“哦。”



采晴接受了她的解释,不过还是有些闷闷的。



大概,她与那个真正的皇后感情很好吧。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太监的高声禀报。



“皇上驾到。”



啊,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终于出现了。



幸好现在是白天,她不用担心侍寝。



这是苏羽云的第一个念头。



采晴急忙拉了苏羽云说:“娘娘,快,出去接驾。”



苏羽云随了她,走出居室,穿过前厅,来到殿门外。



刚走到门口,便见一个身穿明黄衣袍,头戴通天冠的人迎面朝她走来。



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皇帝了。



苏羽云犹豫着,要不要向他行礼。



她不是他的皇后,也不是他的臣民,而且还受了他的绑架,她才不想跟他行礼。



见过人质向绑架者行礼的吗?



可是吧,人在屋檐下,要不要低这个头呢?



苏羽云尚未做出决断,明黄衣袍的身影已经来到她面前。



通天冠下的面孔生生地闯进她的眼瞳。



苏羽云顿时呆住了。



被那张脸给惊得呆住了。



好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从来只知道当皇帝的人应该极具威严,却没有想过皇帝也能美成这个样子。



皇帝是个女人



不过,真正让苏羽云呆住的,倒不是这容颜如何的俊美无俦。



而是,她见过这张脸。



她绝对不会弄错,她见过他。



这样的一张脸,只要见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



可是,当真是她见过的那张脸吗?



她见过的那张脸,在一色纯白的马车上,在白色的窗纱后面。



那张脸上涂了铅华,贴了梅花妆。



而眼前的这张脸,却是素面朝天。



两张脸在苏羽云眼前交替闪烁,渐渐重合在一起。



不,她绝对不会弄错,这两张脸绝对属于同一个人。



那挺直的鼻梁,那微微上勾的唇角,对了,还有那白皙的手指。



苏羽云目光往下,定格在了露出明黄衣袍的手指上。



她肯定没有认错。



飘影国的皇帝同幻彩谷主人竟然是同一个人,太令人震惊了。



那么,他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苏羽云探索的目光又往上,移到皇帝的脸上。



他的眼瞳深不见底,既没有对苏羽云的失礼表现出惊讶,也没有表现出生气。



他就那么平静地看着她。



这容貌实在太俊美了,不论男人女人都会被他迷住。



若苏羽云从来没有见过幻彩谷主人,她会毫不迟疑地相信他是个男人。



可现在,苏羽云不太确信了。



连她这个见多识广的眼睛也不敢确信了。



女人扮成男人,实属平常,象她自己不就是么。



在这张脸上涂上粉,贴上梅花贴,再涂点口红,可不就是活脱脱的幻彩谷主人么。



对了,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查明真相。



苏羽云目光稍向下移,移向皇帝的喉间。



男人会有喉结,而女人没有。



可遗憾的是,那明黄衣袍的衣领竖得高高的,把皇帝的脖子完全遮挡住了。



苏羽云心中了然,这下再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她自己为了怕人识破女儿身,穿的全都是衣领高的衣服。



昨晚休息得可好



莫非,皇帝的想法同她一样?



苏羽云转眼看看周围。



如今天气较为温暖,周围的太监宫女们穿的衣服领口都开得较低。



回想着昨日在街上看到的行人,衣领似乎也都开得不高。



苏羽云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了。



哈,原来在这儿还有自己的志同道合者。



冲皇帝了然地眨眨眼。



她肆无忌惮打量皇帝的时间过长,周围的人本就都捏了把汗。



生怕她触怒了皇上。



如今再见她没规没矩地冲皇上眨眼睛,心全都不自觉地提到了嗓子眼上。



却见皇上微微一笑,和颜悦色问道:“羽溪,昨晚休息得可好?”



羽溪?



是真正的皇后的名字吗?



苏羽云急忙辩解。



“皇上,你弄错了,我不是羽溪,我叫苏羽云,我不是你的皇后。”



周围的人见皇上不生气,都松了口气。



谁知心正在往下落呢,却又听到苏羽云这番话。



落到一半的心马上又提了起来。



天啦,再不要刺激他们了,会得心脏病的。



飘影国皇帝左倾颜却依然没有生气。



只淡淡地问:“怎么不是?”



抓起苏羽云的手腕,说:“这手腕上的红印,不正是你的胎记吗?”



什么胎记,分明是你用丝线缠出的红印。



苏羽云在心里忿忿地说。



但她没有将这话说出口来。



经商多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什么样的场合都经历过,知道有些秘密是不能随便揭穿的。



若皇帝恼羞成怒,是会要她的命的。



“哪有什么胎记。”



苏羽云嘟嚷着,挣开左倾颜的掌握,抬起自己的右手手腕。



这一看,再次呆住。



原以为,睡了一晚之后,那红印会消褪。



没想到,红印非但没有消褪,反而红得越发灿烂。



而且,样子似乎也有点变了。



看上去,一点不象是丝线缠出的红印。



被人动了手脚



分明就象是,与生俱来的胎记。



苏羽云
第3章
偷走龙种不认帐:皇后,对朕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