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本书由':。。'提供下载





我是天之娇女,只是看淡生死……

我,金牛座,天生贵族,崇尚金钱,贪恋肉体。

在男色中顾盼流离,过似水流年。

一场场的纯金诱惑~

伶仃的高跟鞋践踏的哪个男人的真心?

质感的疯狂、华丽的堕落,

一个不懂爱的女人,路过一个一个男人,

原来每一个路过都不是偶然……





染色人间人物简介(不断更新):

正文 染色人间人物简介(不断更新):     染色人间人物简介(不断更新):

    女主:

    前世: Vivian,金牛座。天生贵族,贪恋**。自诩是心冷的女人,在她的心里没有爱情。

    今生: 纤穠(五儿), 帝都绝色*。轮回只为不负前世的爱人,偿还他们的爱情。

    标志:冰蓝色的眼眸。越是痛苦越绽放最灿烂的笑容,眯眼是生气的前兆,可以看淡生死却不能容忍丢脸。

    年龄:17

    男主:

    前世:蜜天,双子座。集万千宠爱的偶像歌手,vivian前世的爱人。

    今生:琉璃王子天秘。

    标志:长长的睫毛。越夜越荡的类型,床下的无尾熊,床上的荡 夫。

    年龄:17(同龄)

    前世:玉彬:水瓶座。在遇见vivian之前对蜜天有着莫名的情愫。在遇见vivian之后,世上只爱两个人vivian和蜜天,爱到就算看见他们在一起也觉得很美好。

    今生:琉璃王子天琴,指婚东门家。

    标志:樱花般的*,如墨般清冷的眼神。

    年龄:18

    前世:秀天,金牛座。是vivian最迷恋的肉 体。因为爱他的肉 体而无法摆脱他的灵魂。

    今生:琉璃王子天音。

    标志:前凸后翘的身材,做 爱有着香水前调、中调、尾调般层次男人。

    年龄:17(同龄)

    前世:允诺,巨蟹座。SAM的私生子。从看见vivian的那一刻起,便想和她产生羁绊。

    今生:琉璃王子天舞。

    标志:每个动作都如舞蹈般优雅,每个笑容都如阳光般灿烂,可以晒干vivian的心灵。是vivian的治愈系男人。

    年龄:20

    前世:韩希,天蝎座。曾经是天才少年、有着很深的心灵洁癖。因为自己的身世一反常态游戏人间。因为想独占vivian,犯下了vivian不可原谅的错误。

    今生:倾城,‘帝都四姬’之首,擅琴。饰雾门门主,目前效力于扶桑王。

    标志:拥有着倾城般迷人的微笑,是真正心冷的人。

    年龄:18

    前世:SAM,白羊座,vivian的叔叔,是vivian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因为深爱着vivian去世的母亲,而把所有的爱转嫁到vivian身上,最后究竟深爱的人是谁自己都无法知道。

    今生:东方,扶桑的闲散皇族,封王蛰素。因为先帝的宠爱在驾崩前赐予可以号令百万兵马的龙符。

    标志:爱vivian入骨,可以纵容她的一切。

    年龄:23

    前世:尚武,天枰座。多国混血。把vivian当做阳光般的存在。虽然只是艳遇一场,但是愿意以死相随的陪伴vivian。

    今生:拓跋尚武,白石王拓跋宏的儿子;现已世袭白石王。

    标志:妖孽般的美丽而不自知。

    年龄:18

    今生:绿,双鱼座。‘帝都四姬’擅诗、书法。对灵 肉之间的事情有着深刻的喜爱,在遇见未成年的纤穠后却愿意为她禁 欲。因为与玉彬有些相似而被纤穠喜爱。

    琉璃王的私生子、与倾城同母异父。

    标志:如猫般的男人,有着最美丽的双眼和复杂的灵魂。

    年龄:21

    其他出场人物:

    男配:

    杏林:右相司空图的儿子,纤穠名义上的哥哥。

    闻人秉:纤穠十岁前除了母亲唯一和她说话的人,封地族长的儿子;天舞与尚武的好友。

    其他人物:

    鹤舞:烟雨楼的主人,饰雾门前门主。倾城、绿的母亲;为寻绿来到扶桑。

    黄赞:帝都尉的女儿。因为是正夫人嫡出,在都尉府地位较高,深爱着绿。

    横波:帝都四姬,善舞,深爱着倾城。

    婷儿:纤穠的贴身梳女,效力于倾城。

    司空图:扶桑右相,纤穠挂名父亲。

    明月:东方旗下杀手门门主,隶属东方。

    熏礼:东方亲信。

    东门西岩:指婚天琴。 上一篇 推荐本书 目录 加入收藏下一篇 

正文 染色人间

                  楔子猎艳

正文 楔子猎艳     楔子猎艳

    我是天之娇女,只是看淡生死……

    我,金牛座,天生贵族,崇尚金钱,贪恋**。在男色中顾盼流离,过似水流年。

    我坐在杯影交错的酒吧。眼睛不时瞟向斜上方的卡包,我知我今天的目标在那个位置,很黑,我看不见他,但我知我坐在绚丽的灯光下,他一定会看见我。

    我身边不时有男人来搭讪,有些真的很诱人,我很想动摇,但我知道,今晚的猎物在斜上方那个位置上……

    这时,巡场灯光在激情流转的音乐中满场的扫射,在扫向斜上方的位置的时候,看见一个男人双手抵在膝盖上,手中斜斜的拿着杯烈酒,正皱眉的看向我。我微笑,今晚——他是我的了。

    我拿起手中的手机,对着他拍了一下,闪光灯一闪,他眉头锁的更紧了。

    蜜天,炙手可热的明星,刚被M公司挖角,原因很复杂,最基本的是原公司阻止他的恋情,正在续约的档期,M公司乘机给了很诱人的条件,最重要的是不干涉他恋爱,所以他去了M公司,可去了不久,他相恋4年的女友却与他分手,去了美国发展。他现在在低潮期。我是原公司派来的反挖角,我要让他回到原来的公司。

    巡场灯光结束,我点了杯烈酒,轻轻抿了口,起身去了洗手间。穿梭在人群间,留下无数艳羡的视线,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追随了一路。

    回来的时候,一个一身阿玛尼西装,蓝色眼睛的绅士坐在我原来的位置上,他看见我过来,不疾不徐的点燃支雪茄,在吐出烟雾的同时,如欣赏艺术品般看着我摇曳的向他走来。他眼神炽烈透着激赏,那醉人的蓝色眼眸在酒吧绚丽的灯光下浓的化不开,如果不是今天我已经有了要上钩的男人,我一定对他说,我愿意。

    我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拿我刚刚喝了半杯的酒,他伸手覆在我拿酒杯的手上,贴近我的耳边说道:“有些烈酒不适合女人。”

    “那要看什么样的女人。”我笑的媚眼如丝,抽开手,喝干杯中的酒,冰块在杯中化开,我用冰凉的指尖点了点蓝眼男人的嘴 唇,栖身拿过在他身旁我的皮包,伶仃的高跟鞋踏着比音乐更响的声音离开了他的视线。

    走在地下停车场,高跟鞋落在地上的声音在回声中显得更加摇曳动人。这时,在黑暗中慢慢走出一个人,黑色的衣服,蓝色的围巾,大大的墨镜“拿来,我等你半天了。”

    我停了下来,用微醺的大眼打量他,笑而不语。

    他见我不说话“你是记者?把刚才的照片给我。”

    我感觉今天喝的酒量确实大了些,便靠在旁边的柱子上,抬头晃了晃头,表示没听懂他说的什么。

    他皱深了眉头,将眼睛拿下“我刚刚看见你拿手机拍照了。”他的睫毛卷翘好看,与带着墨镜时的狂野不同,摘下墨镜的他,容颜可爱,眼睛中透着黑色的幻彩。

    我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在小皮包里掏出我的手机,对着他。他看我又拿手机对着他,劈手就来抢我手中手机,我将手机藏在身后,他在争抢中,不觉与我拉近了距离。鼻息就在我的眉间,在我仰首间,暧昧的气流在彼此唇齿间流动。

    他后退了一步,神情有一些尴尬。我又将手机放到他面前,尽在咫尺的作势要拍他,他似乎真的生气了,伸手付在我的手上,有丝强硬却有不想弄疼我的将我的手机扭转到他的手中。我继续靠着墙,他将脸埋在蓝色的围巾里翻找着我手机里的图片,看他的样子有丝孩子气,我不禁笑了笑,他确实很可爱呢,怪不得那么多的歌迷喜(…提供下载)欢他。

    当他翻找到刚刚我在夜店照的照片时,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我的照片中照的是一个蓝眼的绅士,嘴边噙着暧昧不明的笑热烈的注视着我。

    我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尖,拿过我的手机,朝着我的车走去,离开依靠的柱子的时候,我便觉得不对,今天的酒就算在烈,以我的酒量不会如此眩晕,我眼前的车出现了双影,逐渐飘离,越来越远,就在我要倒地的时候,一双手收紧在我的腰间,我看见蜜天尽在咫尺的脸。在昏迷前只见他不停的说着什么。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偌大的床上,身上是件丝质的男式衬衫,蜜天趴在床边。清晨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投下阴影,他在熟睡间仍然紧皱着眉头。

    我翻身想起来,声音惊动了蜜天,他醒来看见我的时候有些脸红,随即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还好昨天没有着凉,你饿了吗?”

    我靠在床头,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你看着我干嘛?你··你你别误会啊,昨天可是我救得你。”他睫毛一眨一眨的显然有些激动,看见他可爱的样子,我不禁笑了,他见我笑了伸手呼啦下头发,“你这女人,还能笑,真是。”

    他见我还在笑“你昨天差点让人卖了”他见我一直笑也不说话不禁问道“你听不懂我说话?你是中国人?”见我没有反应“日本人?”

    他原地转了个圈,拉我起来,走到厨房给我倒了杯牛奶,摆了个喝的手势。

    这时门铃响了,蜜天去开门,和他一起进来一个男人,艳若花瓣,让我举杯的动作一滞,马上恢复了正常,我承认我又想据为己有。

    那男人看见我的时候,动作全部停止,然后回头问蜜天“你……怎么这么'TXT小说下载:。。'快就有别的女人了?”蜜天拾起个抱枕砸向他的头。

    蜜天跟花瓣男说着我的来历,他不时回头看我,看我也在看他,我以为他会对我微笑,谁知眨了眨眼,却转过头去。

    他金黄色的头发,亮亮的,我一直认为金黄色不适合东方人,他却让我觉得很美。只是柔亮的发色下,如花般美丽的脸孔显得有些苍白,阳光打在他的后背,让人觉得凄婉的心悸。

    蜜天一边往我这走,一边随手拾了件衣服扔向花瓣男:“不是病着吗?怎么还穿那么少?”花瓣男随便的挡掉,转身去了洗手间。

    电话响起,秘天接起电话,几句话后神情便冷漠起来,挂断后,狠狠的扔在了沙发上。

    这时,花瓣男慵懒的打开门,拎着我昨天的衣服,湿湿的淌着水,嘴边噙着狡黠的笑意,“你们昨天到底干嘛了?” 上一篇 推荐本书 目录 加入收藏下一篇 

正文 楔子猎艳; !

                  飘落的花瓣

正文 飘落的花瓣     飘落的花瓣

    本来秘天正坐在沙发上生气,看见花瓣男手中的衣服后,眼睛瞬间尴尬惊慌的望着我,飞奔过去抢夺花瓣男手中的衣服,我跟着也进了洗手间,看见花瓣男正好笑的看着蜜天,“你干嘛反应那么大?”

    洗手间的浴盆中放满了水,我昨天穿着的衣服、内衣、皮包、手机、高跟鞋都泡在水中,此时在水中摇摇曳曳,一如放 浪后的余韵。

    蜜天看我进来,便慌忙的说:“昨天是你自己把自己泡在冷水里的……”他想起我听不懂他的话,便转过身对花瓣男说“她昨天喝多了……”他抚了抚额头,“不对,他在酒吧被人在酒里下了什么,我正好……”他甩了下手,“哎,算了,反正就是这样了。对了,刚刚KEN打电话说我的门口有记者,可能是跟着你来的,要拍到你出入我家的照片,验证你我是同 性 恋。KEN让我们先不要出去,等记者散了在说。”花瓣男前一刻还好笑的看着蜜天的反应,后一刻便敛了笑容,拿起洗漱台上的玻璃苹果上下抛着:“无聊~”

    花瓣男的嘴 唇很漂亮,粉粉嫩嫩的微微翘起,仿佛随时准备承接一个拥吻,而毫无防备。然而眼神看你的时候却带着冷意,让你知道,他不愿你接近。

    这里我不能呆了,在这样下去怕会失控偏离目标。我趴在浴缸边,捞起高跟鞋套在脚上,艳红的高跟鞋上水渍波光潋滟,穿上高跟鞋的我身材瞬间妖魔化,当我再次附身打捞我的裙子时,他们不约而同的将脸偏过头去,虽然我背冲着他们,还是从镜子的折射中看见他们脸上不自然的绯红。他们不自然的交谈着,这时走开无疑说明他们的心虚尴尬,只有强撑着交谈着什么。

    我拿起裙子,用力的拧了拧水,将它搭在一边,便伸手解开我身上丝质衬衫的纽扣,身后的交谈一方停止了,只剩蜜天还在低低的不知说着什么。我将纽扣全部解开,便将黑色
第1章
染色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