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沐绯红



【由文,】



正文 幽闭



林家的议事厅外灯火通明,慕容雪被绑在一个十字木桩上,左右一边一个壮汉轮着木槌一下一下砸在她的腹部。



血,从她的下体流出,顺着裤管流到了地上,混着泥土变成了绛紫色。



她使劲咬着嘴里的破布,锥心的疼痛使她几度昏厥,又几度从昏迷中痛醒,在被重击了几十下后,站在一边的管事崔嬷嬷方冲行刑的人一摆手,冷声冷气的说道:“差不多了。”



两名壮汉立即停手,崔嬷嬷走上前去,在慕容雪的腹部摸了摸,一扬脸,面无表情的说:“成了,命人抬到伊园吧。”



“慢着!”吕姨娘脸上带着得意的笑,一步一步朝慕容雪走来。



“见过吕姨娘!”虽说是行礼,可是崔嬷嬷的语气里可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虽然她与大奶奶慕容雪不对付,可是也看不惯吕姨娘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再说了,她可是太太跟前的人。



吕姨娘自然也不会与她计较,她想,很快她便会成为林家的大奶奶了,到那时,还怕这些奴才不巴结她。



吕姨娘走到慕容雪的跟前,用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低垂的脸抬起:“我的大奶奶,你不是正室吗,不是说一不二、不可一世吗,现在怎么神气不起来了。”吕姨娘说完狠狠的将慕容雪的脸甩到了一边。



可是吕姨娘却没有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她。



她轻哼一声,道:“太尉的女儿又怎样,还不是由着我处置。”说完抡起膀子,朝慕容雪的脸上狠狠的抽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得慕容旭两眼冒金星。



慕容雪微微的抬起头,她使劲咬着嘴里的破布,怒目瞪着眼前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



只恨自己当年瞎了眼,怎么会可怜她,将她从匪贼的手里救出来,还妹妹似的放在身边。



现在不但抢走她的丈夫,还想要她命!



吕姨娘凑到慕容雪的脸上,轻轻拍了拍,一扬眉毛,得意的笑道:“别这么看着我,你光恨我就错了,反正你也是要死的人了,告诉你也无妨,你以为爷不知道你是冤枉的吗,太太不知道你是冤枉的吗?”



说到这里吕姨娘仰天轻“呵”一声,接着说道:“你以为你为什么忽然在家庙里头晕,还记得你临行前爷递给你的那杯茶吗?”



慕容听到这里头“嗡——”的一响,不,她不相信林知仁会这样对她。



这时只听吕姨娘继续道:“知信,为什么能出现在你休息的房间里,小梅当时为什么没有守在你的身边,这些你都想过吗?自以为精明的蠢女人,若没有爷和太太的默许,就算借给林知信个胆子,他也不敢。”



慕容雪拼命的摇着头,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吕姨娘看着她的样子,仰天“呵呵”一笑,将脸凑到慕容雪的耳边低声道:“你想想吧!你父亲已经死了,没有了做正一品太尉的爹,你对林家还有什么用,而且,你死了,你爹留给你的那些产业便尽数都归入林家的名下,你说他们为什么还要让你活着。”



吕姨娘说完对两边的打手道:“给我接着打!”



一名打手不忍的道:“姨娘,刚才太太可是说的幽闭!万一将大奶奶打死了,太太追究我们的责任怎么办?”



吕姨娘啐了一口道:“愚蠢的东西,太太不过是仁慈罢了,这个贱人可是与小叔通奸,如此不知廉耻,败坏我们林家的门楣,打死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给我打!”



那两人看看崔嬷嬷,崔嬷嬷微微的一点头,那两人无奈只能继续打。



剧痛再次传来,慕容雪现在只恨,恨自己识人不疏,错将豺狼当良人。



渐渐的慕容雪的头耷拉的更低了。



过了一会儿打手再次停下,道:“姨娘,崔嬷嬷,再打,人就真的死了!”



吕姨娘一探慕容雪的鼻息,一撇嘴道:“将贱人抬到伊园,让她在那里自生自灭吧!”



两个打手慌忙将慕容雪放下,两人将慕容雪架起,赶紧送到了伊园。



现在的伊园只有慕容雪陪嫁过来的奶妈李嬷嬷看守着。



伊园是林家西北角一处偏僻的套院,因为李嬷嬷照看吕姨娘的孩子不慎,让孩子摔了,所以才被赶到这里来看院子的。



今日李嬷嬷只听说今天大奶奶出事了,可是究竟是什么事,她却不知道。



这时忽见两个人将脸色惨白的慕容雪抬了进来,一下乱了手脚。



“李嬷嬷我们俩人的行踪,怕是被人监视了,近几日是出不的府的,你赶紧找个丫头偷偷去给大奶奶请个大夫吧,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他们说完匆匆的离开了。



李嬷嬷见慕容雪的裤子被血浸透了,看上去甚是吓人,一时手足无措。



此时本来满天星斗的天空,不知怎的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顷刻间,豆大的雨滴便砸了下来。



李嬷嬷顾不得哭泣,费了半天的劲儿才将匍匐在地上的慕容雪弄到了里屋的床上,捂嘴痛哭道:“这是怎么话说的,好好的一个当家奶奶犯了多大的错,怎么就被打成这样。”



此时慕容雪的下身还在不停的往外涌着鲜血,很快浸透了她身下白色的床褥。



看着慕容雪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李嬷嬷虽然怨恨慕容雪对她不公,可是究竟是看着她长大的,到底不希望她有什么闪失,于是痛哭道:“姑娘,你要挺住啊,老奴这就去给你请大夫。”



慕容雪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林秦氏明着说是幽闭,其实就是要她的命,活,已经没有希望了,她现在只求速死。



李嬷嬷冲外面哭喊道:“人都睡死了吗,还不快来伺候大奶奶。”



当务之急是去给慕容雪请大夫,可是她又不放心慕容雪一个人,只能将小丫头喊过来。



如此冲门外喊了几遍,才看到厢房的油灯亮了。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住在厢房的小丫头才冒雨蹭了进来。



“你们好生照看大奶奶,我去找人请大夫。”李嬷嬷冲她们喊道。



她们见了慕容雪的样子,早就吓得如避猫鼠一般,那里敢上前去啊。



此时外面越发的风雨交加,电闪雷鸣起来,雨滴打得窗边的芭蕉叶子“啪啪啪”作响。



李嬷嬷见慕容雪惨白的脸忽然变得红润起来,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得拍腿哭喊道:“我的姑娘,你真有个好歹,老奴可怎么办呀?”说着忍住抽泣之声,伏在慕容雪的耳边问道:“姑娘有什么要交代的尽管告诉老奴,老奴拼死也替你去做。”



这时,慕容雪缓缓睁开了眼睛,奋力的举起手,将头上的一柄云凤草纹金簪摘下来塞进李嬷嬷的手里,轻声在她耳边道道:“拿着,这枚,金——簪,去,去找,找云衫——”



慕容雪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



注:“幽闭”在古代,对男人有一种刑罚叫“去势”就是将男银的小jj割掉!相对的对女人就是这个幽闭,度娘的解释:“用木槌击妇人胸腹,即有一物坠而掩闭其牝户,只能便溺,而人道永废矣”简单说,就是让受罚者以后都不能圈圈叉叉了,是对受罚者人格和身体的双重侮辱!



正文 重生



李嬷嬷虽然年岁大了,可是却是极为明白的一个人,她知道慕容雪交给她的这枚金簪绝不是件普通的金簪,慕容雪日日带在身上,定然非常重要。



她趁两个小丫头不注意,赶紧揣进了怀里,这才伏在慕容雪的身上大哭起来。



慕容雪说完感到自己千斤重的身子忽然轻盈起来,竟飘到了床铺的上方,她露出一个凄然的笑,这就是死了吧!



她看到李嬷嬷伏在自己身上嚎啕哭喊:“姑娘,我的姑娘,你千万挺住啊,老奴这就去请大夫!你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去了。”



李嬷嬷说完冲着呆立在一旁的两个丫头道:“杏儿,快去求求三娘,让她想办法给大奶奶请个大夫。”



三娘是林家大房唯一的嫡女,在所有的小娘子中,与慕容雪关系最好的,三娘喜欢一些小玩意,慕容雪总是不吝钱财给她找来,三娘在慕容雪跟前也总是嫂子长嫂子短的,小嘴甜的很。



杏儿听了飞快的跑了出去。



慕容雪轻轻一笑,她对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眷恋,只感到自己身体像浮萍一般飘飘荡荡,飘出了门外,飘进了雨中。



她游荡着穿过伊园的大门,此时此刻,石墙木门,都不能挡住她了,



她没有方向的游荡着,忽然听到了小丫头杏儿跟桃香园的小荣在说话。



“小荣,快去告诉三娘子,我们家大奶奶受了很重的伤,快要死了,让她帮忙找个大夫!”杏儿站在雨中对门里的小荣说道。



“我进去帮你说一下!”“啪”小荣又将院门关上了。



一阵阴风从杏儿的身后吹过,慕容雪飘进了桃香园,站在了三娘的面前,她要再看看三娘,毕竟在这个家里还有一个跟她交好的人。



“受了伤,快死了!”三娘听了小荣的回报后一脸的惊讶,她对于自己大哥的事虽然也有耳闻,可是没想到母亲和大哥还真的下手了,不过他们也为了林家好,无可厚非!



而且母亲曾说过,只有慕容氏死了才能给她准备更丰厚的嫁妆,要知道慕容雪嫁过来的时候可是十里红妆。



三娘想到这里脸上浮现了一丝轻笑,旋即蓦然的道:“大嫂受伤要请大夫,怎么不去找大哥,反而找到我这里来了,去给来人说,就说我睡下了,不方便!”



慕容雪冷冷一笑,这就是他们亲厚的姑嫂情,三娘听到她受伤,脸上出现的不是心疼和着急,而是轻笑和蓦然。



这时外面有人小厮喊道:“大奶奶殁了——”



三娘的身体一僵,旋即露出一丝得意,她的嫁妆有着落了:“天色不早了,我累了一天,也该休息了!”说完她伸个懒腰上了床。



这时外面一个惊雷响起,屋里的灯烛“忽”的灭了,紧接着一道闪电闪过,一脸怒气的慕容雪陡然出现在三娘的面前。



慕容雪带着怒气离开了桃香园,不知不觉她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正房的门口,只听里面传来吕姨娘与林知仁的对话:



“老爷,您是在怪妾身吗,妾身真的仔细嘱咐过了,没想到小叔却临了变了卦,竟然想假戏真做,定然是那个女人平日里放荡惯了,才令小叔把持不住的!”



“行了,睡吧!”林知仁翻身坐起,明明事情已经妥了,心中不知怎么却烦乱的很。



吕姨娘也跟着坐了起来,依偎在了他的怀里:“老爷是心疼那个贱人了吗?”



听到这里,慕容雪恨极反笑,原来真的是林知仁要她的命。



可笑自己为了林知仁的仕途百般的恳求父亲,几乎父女反目!



可笑自己为了救犯了陈疾林知仁,骑马夜行八百里去京外请师父救他一命,自己却因过度疲劳,不能保住腹中的孩儿,险些一尸两命!



可笑自己为了救林知仁与吕姨娘落进冰窟的孩子,自己却因经期受寒导致终身不能怀孕!



就因为自己嫁进来时的那一点点歉疚,慕容雪几乎是用命来护佑林知仁,对他倾其所有,换来的却是他费尽心机的陷害和摧残。



她怎么能不恨,她想冲进房去将他们撕碎,可是一阵风袭来,却将她如萍般的身体吹到了其他地方。



风停了,她茫然的看看周围的一切,陌生又熟悉,这是哪里?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她听到了嬉笑声。



她一抬头“怜雪阁”,她心里一凛,苦笑一下,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放不下他!



“相公,跟你说个事!”这是现在的六王世子夫人苏慕卿在说话。



房里的另一个人自然就是楚天逸了。



“说吧!你现在说什么事,我都答应你!”楚天逸的语气里满是宠溺。



慕容雪对这个语气何其熟悉,以前楚天逸也曾这样的对自己说话。



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们把门口的匾额换了吧,我不喜欢雪。”苏慕卿的声音再次传来。



房里陷入了一阵寂静,不过很快便听楚天逸道:“好!”



慕容雪苦笑,十几年的竹马之情换来的也不过是他的些许犹豫,终究抵不过娇妻的一句撒娇的话。



这就是她用心护佑的和深爱过的两个男人!



一个弃她如敝履,一个视她如尘埃!



她深深一闭眼!



仰天看向阴云密布的天空,如果老天爷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再回到这个世界,她一定不会善良如初,她要让所有带给她痛苦的人都付出代价!



此时天空一道紫色的闪电闪过,慕容雪再次失去了知觉



等她再次醒来时,只感觉满头疼得如被针扎一般。



“姨太太,五娘子好像动了呢!”一个丫头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慕容雪奋力的睁开眼睛。



一个用素银的簪子盘着如意髻,身着烟水素锦长袍的中年妇人,正眼睛红红的,关切的看着她。



眼前这个妇人,慕容雪是认识的,她是公公林鸿九的妾侍——卢氏。



这个卢氏一向在林太太的手下本本分分,从不出头争强,只以侍
第1章
重生之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