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三十章晚宴作诗?(2)



莫离听后,上前抱住莫少卿的腰肢,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安慰的道:



“少卿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真的;再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难道,你想让凤儿身陷危难之中吗?不要忘了我们的使命就是要保护凤儿,从而帮助皇上一统天下。”



“唉!”莫少卿重重的叹了口气道:



“你呀!要我该怎么说你好···”



“嘻嘻··那就不要说了啊!反正我想要的不过就是和我的夫侍、妾侍在一起逍遥快活的过日子,这些朝政之事,与我何干?”



莫少卿看着一脸嬉笑的莫离,不悦的皱眉道:



“离儿,你又将我给忘记了,不要忘了,我可是你堂堂正正的未·婚·夫。”



“额···呵呵····一时间给忘记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看到已经阴沉下脸来的莫少卿,她赶紧举手保证;而就在他们二人嬉笑打闹的时候,一道黑影从窗外茂盛的海棠树上飞身离开了瑜纥宫。



在感受到空气中的波动后,莫离和莫少卿一同停下了打闹;只见莫离唇角扯着一个冰冷嗜血的笑容,神色莫辨的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这满院的海棠树,声音森寒犹如修罗般的佞笑道:



“如此优美宛如仙境般的院落,的确不失为掩藏刺客,探听信息的好地方啊!不过,既然他们想听,那我就正大光明的让他们听去;到时,我倒要看看究竟谁是胜出者。”



“那莫莫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去哪里找一个九凤?”



一直安静坐于一旁的袖香,忍不住开口询问出声;其他人也全都神色凝重的看着莫离,只听孟佑道:



“原本已经策划好了的事情,如今又出现这件事,那我们的计划岂不是白费了。”



莫离听后,邪肆轻笑道:



“不会,我们的计划不但不会白费,还会更加的精彩;这后宫的争斗永远都是最精彩的不是吗?而且,这十五年来,后宫之中,一直都处于一方独大的境况下,我非常的不满意。



所以,是时候让它乱上一乱了;到时,宋丽儿(皇后闺名)是胜是败就看她的能力了。”



“离儿的意思是···”



冰冷一笑,手中把玩着也不知从哪里变出的精致小巧的匕首。



“陌云国冷宫中不是有一名不受宠的公主吗?而且她不是正好同我一样排名第九吗?最重要的是,她的名字只有一个凤。”



众人听后,全都眼前一亮,齐声道:



“这人是陌云国的九公主——陌凤。”



“呵!就是她。”



原本她是没有名字,被陌云国后宫人同称为贱种的公主;不过因为五年前,她去陌云国办事,因为追踪一名神秘的黑衣人,所以到了那座破旧的冷宫;正好撞见她被人殴打,不由得想起前世的自己。所以,这才帮她起了名字,又派人暗中教她习武和一些她自己想要学习的才艺;但是,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帮她办事。



原想,是让她作为陌云国的细作,好监视著各位皇子的动向;不过如今看来,她倒是更有大用处了。



“如今看来,当初为她取得名字还是有用处的。”



似是感叹,又似是欣慰的语气,却道出了他们几人全部的心声。



“突然间好想快些观看这场戏,我想这场由离儿一手导演的戏剧,一定会非常的精彩。”



“是啊!是啊!哈哈···”



守在外面的太监宫女们,因为没有听到前面的话,只听到众人附和着“是啊!是啊!”的;然后就又哈哈大笑,不由得全都心里发寒。



这九公主莫不是位傻子,而且就连她身边的这些人也都不明白吧!不然好好地他们笑什么啊?



☆、第三十一章晚宴作诗?(3)



晚宴是在御花园中举办的,人们早早的就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猜测着莫离的样貌和才艺。



只听少女A道:



“也不知道这位九公主长的什么样子?我听我父亲说,她在锦州城可是素有第一美人之称的莫家二小姐呢!”



“那算什么?我表哥就是锦州城的,以前就听表哥说过这莫家二小姐;听我表哥说,她好像有四位男宠和四位女宠,每日都流连花丛,寻欢作乐的,那有什么女子的样子。简直就是跟一名男子都要放荡。”另一名少女B说的



而男的那边就听一公子A道:



“听说这九公主邪魅妖娆,是锦州城的一奇女子啊!而且,听闻她的才艺也是锦州城第一,只是不知这美貌和才艺,比不比得过我们京城的第一美女——杨雪芯,和第一才女六公主了。”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这九公主的容貌想来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毕竟她生母当年那可是京城第一美人。”



“呵呵·····这倒也是。”



这里人们聊得如火如荼而瑜纥宫中,莫离依旧在和她的众位夫侍们玩闹着,毫无参加晚宴的举动;但是他们镇定,并不代表那些太监和宫女们一样和他们不疾不徐的啊!



所以,这时就听一名宫女,弯腰恭敬地走到莫离的跟前提醒道:



“公主,您该准备一下,要去御花园参加宴会了。”



正和冷涵两人相互调戏的莫离听后,不由的停手,看了一眼外面的夜空,而后毫不在意的道:



“不急,一般主角都是在最后来个闪亮登场的;你下去吧!等会儿本公主过去的时候,自会叫你们的。”



“可是公主···”



“恩···”



还想在劝说什么的小宫女,在莫离那一声拉着长音的恩声下,不由得噤声、低头,缓缓地退了出去。



“离儿,我看你还是准备一下过去吧!不然等会让皇上在派人来叫,就不好了。”



莫少卿看着外面的天色,这才出声劝说莫离;虽然,他也不想让离儿去参加那劳什子宴会,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老皇帝为离儿举办的,不去不行啊!



莫离挑眉看了莫少卿一眼,而后起身妩媚一笑道:



“好,瑾菏、芸菁、袖香、红衣你们四个来伺候为妻更衣。”



瑾菏她们四人听后,无奈的一笑道:



“是,我的妻主。”



半个时辰后,莫离等人才缓缓的从里间走出来;只见她一身紫色锦裙,香肩微露。宽松的裙摆和宛如蝴蝶翅膀一般的袖口处,分别是用金丝绣着宛如藤蔓般的图案。在那些藤蔓上则是开放着一簇簇绚丽多彩金红色的海棠;然,在那些海棠花上,则停留着一只只用珍珠缝制而成翩然起舞的蝴蝶,腰间则是用一条一掌宽的深紫色锦带束着,而腰带上的图案和裙摆上的一样。



再就是那满头青丝,虽依旧是挽着一个松散慵懒的发髻,头戴一朵白莲玉簪;但却没有了往日里那过分的邪魅妖娆。今日的她,却在邪魅中多了几分的清冷淡漠;既高贵优雅,又不失她邪魅的本性。



所以,当莫少卿他们看到如此动人心魄,勾人心魂宛如九天玄女般的莫离后,不由得看的呆愣住了;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穿轻纱以外的衣裙,更不用说今日这件她一手设计的紫色锦裙了,想来这件衣服,也就只有她才能够穿出这种气质吧!集清冷邪魅于一身,这就是莫离;即可嚣张邪魅,又能清冷淡漠彷如天人。她,真的不点也不像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女。



“怎么,莫不是连你们都被我给迷住,回不了魂了?”



莫离迈着优雅的步子,停在他们的跟前,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五名呆愣如木头般的男子。



“离儿,你真美。怎么办我都有些嫉妒等下见到你的那些人了,这么美丽的你,应该是属于我的。”



莫少卿有些吃醋的看着她,真恨不得立刻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见到这么美丽的离儿。



“好了,你就不要吃醋了,等成亲的时候,我才是最美的时刻;如今的美,不过就是这幅皮囊罢了。”



而后又看向同样一袭紫色锦袍,等在一旁邪气横生的冷涵道:



“我们快走吧!少卿你们就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回莫府的别院去。”



“离儿你放心吧!我们会等你回来的。”



莫离听到莫少卿如此的回答,嘴角不由的抽搐起来;这话怎么听着,好像丈夫出门远行,然后独留妻子在家的对话一样啊!而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挽着冷涵的手臂,走出宫殿,一路向着御花园行去。



☆、第三十二章晚宴作诗?(4)



宴会上,皇上偕同皇后还有一位贵妃,已经坐在了高位上;只见老皇帝的双眼扫过下面每个人的脸,却唯独不见莫离。不由得询问道:



“九公主还没来吗?”



话音刚落,就听宴会的入场处传来一声清淡空灵的嗓音。



“莫离好像是来晚了啊!真是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随着话音的落地,人们全都看向这位极具传奇性质的莫家二小姐;只见她一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中,周围就不约而同的响起一片吸气的声音。



这是一位何等的美人啊?就连倾国倾城都不足以形容其容貌了;她的美丽中,即带着邪魅妖娆,却又带着清冷淡漠,然,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就这样非常和谐的出现在她的身上,不但不会让人感到诡异,反而还彰显出了一种人们从未见过的美感。



这位九公主的美,真是和她的母亲毫不相同,纵使容貌一模一样,但是就那浑身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都要比过她母亲当年的容貌。



而赫连冥宇自皇帝到来后,目光就一直在看向宴会的入场处;当莫离带着艳惊四座的气势挽着冷涵的手臂,走入人们的视线中,也走过他的面前时,他的心深深地抽痛起来。



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的,她真的有那么多的夫君?难道她真的忘记了他们儿时的约定了吗?



“小丫头,等你长大后,我就娶你做我的妻子。”



“切!赫连冥宇,你可以再幼稚一些吗?谁要嫁给你了,自恋。”



“雪儿,我好难受啊!”



“你难受,那就面向北,不要面向南不就好了。”



“赫连冥宇,你这阴魂不散的,你丫的到底想怎样?”



“你长大后嫁给我。”



“妈的,好,你听好了我凤千雪长大后就嫁给你,这下好了吧!”



年仅五岁的小千雪脸色苍白的被倒吊在树枝上,而下面就是一口深井:简直是神经病,居然还带这样逼婚的。要不是前天被他摆了一道,害的她的腿‘残’了,今天也不至于如此的窝囊。



当年的那些记忆全都在次闪现脑海中时,赫连冥宇不由得有些讪讪然;貌似当年她是被自己给逼迫的吧!额···不管怎么答应的,但是答应了就应该守诺才对。哼!如今既然她已经回来了,而且都及笄了,是时候嫁给他了。



刚站在会场中的莫离,突然间就感觉后背有一股阴风吹过,不由得心中泛起了嘀咕;难道有人在算计她,哼!不管是谁,都不要妄想在她这里得到一丝的好处。



“莫离(草民)参见皇上万岁,皇后娘娘千岁,贵妃娘娘安好。”



莫离和冷涵看着高坐在上面的三人,在心中极不情愿的情况下缓缓地跪下;这一声朝拜声,终于为在场的众人将飞出去旅游的魂魄给捉了回来。老皇帝看着跪在下面的两人,疑惑道:



“这男子是何人?为何你会带他前来?”



莫离听后,看着身旁的冷涵有些恶作剧的笑道:



“涵,还不快叫人,这丑媳妇使终是要见公婆的,你就不要在害羞了。”



一句话使的场中一片哗然;而冷涵则是略带嗔怪的看了莫离一眼道:



“莫儿,你要我怎么说嘛!难道要我自己告诉皇上说,皇上您好,我是您众位女婿中的其一,我叫冷涵,这多难为情啊!我不要,你帮我说。”



这番话说得不大不小,刚好让场中所有的人全都听到了;而莫离嘴角抽搐的道:



“不用我说了,他们已经知道了。”



在冷涵愕然的目光中,莫离又非常好心的解释道:



“我说过多少次了,要你以后说秘密的时候小声点,你怎么每次都如此的大声啊!真是败给你了,要是能退货的话,我一定会退了你和袖香你们两个。”



“莫儿,你说什么?你居然打算不要我了?不行,你若是退货了,还要我怎么活啊!不要啊莫儿····你不可以这么狠心的,想我冷涵怎么说也陪在你身边八年多了,从你还是一名什么都不懂,只懂赚钱的小女孩时,我就跟在你的身边;那时的我,那是既当爹又当妈,还要当你的哥哥及暖床的小厮···”



说到这里,冷涵就重重的抽了抽鼻子,将一把疑似鼻涕的透明粘稠物往莫离的身上摸了摸接着哭诉道:



“如今,你长大了,夫侍、妾侍一大帮了,不再需要我了;所以就想要···想要一脚把我给踹开了是不是···你···你怎么··么能够··能够这么的没良心啊!莫儿···”



☆、第三十三章晚宴作诗?(5)



此话一出,全场再次的哗然,而后众人又全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依旧跪在场中的莫离他们二人;而坐在前?
第9章
皇权至上:邪魅九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