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佛手





  第一章 美少年太子



我还记得当时躺在医院的危重病房,四周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墙,白色的被单,白色的护士服.



然后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四周的声音越来越远,



在完全丧失知觉前的最后一刻,我模模糊糊地想,我大概是要死了吧.



心中有个强烈的想法:



下辈子,但愿我是个孤儿,一个亲人也没有!



一个温柔的声音却在耳边锲而不舍的说:忘记这一切吧,下辈子你一定要做个快乐的人,你一定会是个快乐的人.



―――――――――――――――――――――



但愿我是个孤儿.



我是个快乐的人.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似乎什么也不记得了,脑中一片空白茫然,只记得上面这两句话.



不过我有点奇怪啊,为什么我想做孤儿呢?大概我天生是个向往自由喜欢一个人到处走的人,所以不想家人为我太多操心也让我牵挂吧.



呵呵,应该是这样的.



我是个快乐的人嘛,快乐的人的想法就应该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我想要笑一笑,一个快乐的人是应该经常笑的不是吗?



不过很奇怪啊,好像我的笑肌有点不发达,笑起来自己都感觉有点僵硬,好像好久没用的样子.



虽然嘴边在笑,可是眼皮却有点重,抬不起来.



耳边传来几个陌生的女子声音:"咦,她好像没死."



"死不死也差不多,反正去了成国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不会吧,以后还是要回来的吧?"



"回来?哼哼,恐怕是回不来啰."



"可她是跟着太子去的,难道太子不带他们回来?"



"说你笨还不信,人家都说啊,正是因为太子……"



"少说两句会死?这种话也是乱说得的?"



……



好吵啊!



虽然我是个快乐开朗的人,心胸宽广,可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这里是医院的危重病房啊,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叽叽喳喳的?你们要是说的和病情有关的事情也就算了,可你们说的这是什么鸟语啊?越听越让人糊涂,让人很不爽!



要知道这种声音不断在耳边响着简直就是一种精神残害,这里的医生护士也太没有责任感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该死的声音完全破坏了我想要笑的兴致!



我是个快乐的人,可是不代表我就不会抗议.



当我用力睁开眼准备拍案而起的时候,看着眼前说话的这几个人,我突然瞪大了眼睛,已经涌到喉咙的滔滔抗议之词瞬间卡住,一句也说不出来.



眼前的几个女人居然都穿着古代人的服装,看起来很象宫中侍女!



老天,这是什么场合?给我点时间让我理理头绪.



再瞄瞄,此房也绝非病房,而是地地道道的古代建筑!



对了,我记得之前自己好像快死了.



我直接怀疑自己跑到天宫或者地府来了.



那么还需要抗议吗?



处于极度的震惊中,还能想这个问题,说明我很有维权意识.



不过就算是阴曹地府,也得讲点道理不是?



我正处于理清头绪的状态中,一个脸谱严肃得有点官腔化,看起来像是有点职务的年纪也比较大的女子开始指使我:"既然醒了就赶快走吧,时辰快到了."



催我去投胎?



抗议先不忙,但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问清楚好点,于是我十分谦虚有礼的问:"请问是要去干什么?这又是哪里?"



严肃女子翻了个白眼:"估计脑子烧坏了,算了,就是白痴也可以顶数."



你才烧坏脑子了!简直浪费我如此彬彬有礼的表情!



可惜身体虚弱得没有什么力气,不容我多说,我已经被人推推搡搡地弄到了一间威严华丽的大殿里,



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殿中已经站了两列少年男女,也都是宫人和侍女的模样,个个长得都还挺清秀,不过各人脸色均愁云惨雾,死气沉沉的.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少年男女青春焕发的美好.



先前那个严肃女子把我往前一推:"禀报总管大人,病倒的这名奴才醒了."



那边一个管事模样的肥胖中年宫人斜斜看了我一眼,扯着一把男不男女不女的太监声音道:"到了最好,免得另外挑人."



估计他真的是太监.



如果他真是太监,这些人确实是宫人和侍女无疑.



这个太监总管转过头去对大家喝斥道:"一个个的给我打起精神来,又不是让你们去死,哭丧着脸给谁看?若是让上头的人看见了不高兴,谁也担待不起!"



于是队伍中各人收起愁云惨雾,只把一张张脸摆得跟木偶一般,一声不吭,也没有丝毫的表情.



瞧这架势,这里并不可能是我起先以为的天堂地府,倒更象是穿越了,至于穿到哪个朝代,还有待考证.



看来不用抗议了,我现在充其量不过一个小奴才,古代可没奴才讲理的份,我还是乖乖看着为好.



不过想到另外一件事我还是很高兴的.



穿越吗?呵呵,想不到我不用投胎就直接开始下辈子了.



真爽.要不然我可没有耐心让自己二十几岁的灵魂在一个婴儿的身体里,忍受话也不能说的煎熬,那还不如永不超生好了!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扮,又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还好,是个女的.我也不知道我是灵魂穿还是身体穿,万一身体穿到男人身上,那就糟糕了.就算什么都忘记了,我也不会忘记自己是女的.



如果穿成男的,不是成为生理的同性恋就是成为心理的同性恋,这两样我都接受不了.



呵呵,看来我运气不错嘛,虽然没有穿成什么公主小姐,可是也穿得很正常.这样一想,我心情大好.不由自主眉开眼笑起来.



这一笑,惹来无数的白眼,啊,原来不小心犯众怒了.



我也懒得理他们,你有愁云惨雾的自由,我也有开心的自由,你管得着吗你?气死你活该!



于是我很不协调地站在这群愁人儿当中直乐,直到一个时辰后.我终于跟在一群宫人侍女后面出了大殿,然后又停在一座宫殿的大门外,那里早等了千余士兵和一队马车,看起来似乎在等什么重要人物.



这座宫殿看起来还不错,不过跟我们的紫禁城比那是差远了,再说看起来这些人的装束也不象清朝人,大概是更远些的年代和国家吧.



不多时又一群人走出来,不过这群人却个个衣着华贵,庄重整齐.气势很不一般,看起来有点象王公大臣们.



其中一个面目俊朗,神色冷漠的锦衣美少年上前几步跃上马车,余下的人弯腰作揖:"贡送太子,一路平安,早日归朝……"



哇,居然是太子!居然有太子!居然是个美少年太子!



啊,我的运气真不错,穿越过来就能见到这么美的美少年,而且还是个太子,是不是狗血的情节就要开始了?呵呵呵呵……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两眼放绿光,兴奋无比.



不过我这副德性是不是有点那个,那个,太好色了?



心中另外一个声音却狡辩道:食色性也.



于是我又理直气壮的好色心起,想要多看看美少年太子的样子,可惜他已经端坐马车中并不出来了.



而那些大臣们的话听着有点像大话西游里唐僧啰唆时那语调.我听着有点烦,他们有点破坏我想象美少年之美的意境.



果然少年太子和我心有灵犀一点通,也并不耐烦应付,只听到他冰凉如水的声音酷酷地从车厢内传出来:"启程."



看来这位美少年太子很有性格嘛!不错,我喜欢!



太子不愿应付,倒是兵列里站出一位黑长方脸的将军,跟其他送别的人群回了礼:"各位大人就此别过吧,在下定会将太子安全送到成国,各位不必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将军让我很不舒服.大概是因为他的脸黑沉沉地不让人喜欢?我这算不算以貌取人?



很快我们这群宫人侍女也跟着挤在了后面的几辆马车里,一路出了城去.



大家到了马车内,就开始有人小声说起了话:"唉,真是命苦啊."



"这一去,只怕没有回来的期望了."



"为什么会挑上我呢,我还有在家的老父母,呜呜……"



"别哭了,连太子这样尊贵的人都要去,我们算什么呢?"



"要不是明德王后早丧,能让太子去做质子么?这分明就是……"



"好了,关于这些传言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小心祸从口出."



"怕什么,横竖去成国也落不了什么好!"



"听说成国人对待别国人十分残暴,边疆上被捩去的人都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



……



什么?太子居然是去成国做质子的?



这实在让我有些不忿,那样的美少年太子居然要去别的国家做质子!



这个国家的国君和大臣都是干什么吃的?



以王子为质子古今有之,而以太子为质子,却实在罕见.太子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他日后就是堂堂一国之君,怎么能拿去作质子呢?



愤慨中我对美少年太子又平添了几分同情的好感.



  第二章 遣散



;在我对美少年太子的遐想中,人马开始一路北上.



傍晚在一处地方衙门歇下,跟着各人打扫收拾,我奉命拿了薄被去分派,在走廊上正哼哼歌呢,突然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袖:"姐姐."



姐姐?我好奇地望向这人,却是刚才少年宫人中的一个,看年龄大概也不过十三四岁,虽然只比我现在这身体稍矮了一点,在我看来也就是一小孩,一张小脸生得十分清秀,但我并不认识他.



他很是担心的看着我:"姐姐,你的病好了么?"



看来我是灵魂穿了,我现在这副身体是他的姐姐.虽然他看起来很可爱,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上我很讨厌有个亲人呢.好像不仅仅是想当孤儿想要自由这么简单.



于是我敷衍着回答:"好了."



"那真是好!"他眉头舒展起来,露出一个纯净的笑容.



他接着凑近前低声说:"我听说很多人都准备在半途逃跑呢,我们要不要也跑?"



我愣了一愣,正不知道如何回答,那边有人在催促:"快点去,只管咬什么舌根?"



我于是打发了这小孩:"这事日后再说,我先去了."



我一面走一面想,弟弟?亲人?不行,我很讨厌亲人的.得找个机会打发了他才是.



次日一早气氛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听说昨晚真的有两个人逃跑了,负责护送的士兵便十分警惕起来,将我们这些宫人侍女看得十分的严紧.



尽管如此,过了几日还是又逃走了几名宫人和侍女,只是其中三个侍女不好彩被抓住了,于是护送的军队将所有宫人侍女召集起来,准备将这些侍女当众斩首,杀鸡儆猴.



我站在队列当中,看见几名侍女头发凌乱,被五花大绑礽在地上,个个身上衣物破裂,衣不遮体,肌肤上深深的鞭痕血红可见.雪白的大腿也裸露了出来.



这副模样让人有点浮想联翩.只怕抓她们的士兵没干什么好事.



我生平最恨奸杀之人,奸便奸,杀便杀,奸了再杀,或者杀了再奸,真是禽兽行事!



我对这几名侍女充满了同情.



可是我并没有打算站出来搞什么抗议或者呼吁.开玩笑嘛,我可不是那头脑简单又冲动,以为凭着一副热心肠就无敌的天真少女,我二十几岁了,是个成人.



当黑长方脸的将军训完了话,命令士兵将侍女杀死的时候,我微微侧过了脸.实在看不得这杀人的场面.何况杀的还是那样可怜的几个弱女子.



她们绝望的嘤嘤哭泣之声,象针一样扎在心里.



人啊,总是太残忍.



就在我紧闭眼睛紧张等待那血溅三尺的场面时,不想却很意外地听到了太子清冷的声音:"且慢."



黑将军微躬:"太子殿下."



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他站在那里,给我那么一点错觉,他就如同一株挺立而孤独的莲,在远离人处孤芳自赏.



我不禁有些怜惜这样的太子.他贵为太子,将来本应该成为无上的国君,如今却要去一个连仆从都害怕的国家做质子.除了孤独的骄傲,他还能做什么呢?



他的眼神看似冷漠的扫过地上狼狈不堪的几名侍女,说了一句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话:"放了她们."



居然还是个很有同情心的太子,不容易啊,自己都到这份上了.



黑将军忙道:"太子……"



太子似乎并不想听黑将军的话,没有给他插话的机会,继续说:"将他们全部放了,愿意走的,只管走就是."



这话让所有人都十分十分的意外和震惊.



不是吧,太子,我们要都走了,你贵为太子,身边一个服侍的人没有,这成吗?



黑将军终于忍不住了:"太子不可……"



"李将军,"太子好看的眼角斜斜地看着黑将军,用极慢极清晰的语调说道:"你认为本太子没有权利处置自己的随从吗?"



"太子殿下,你自然有权利这样做,可是……"
第1章
一代佞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