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构易诺睦崴?br />


这一觉睡得很是香甜,她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更,阳光明晃晃的照进房中,她撑了丝缝儿皱着脸看了看屋顶,然后她倏地张大眼睛坐了起来。



不是做梦……不是变鬼……她拍了拍自己的脸,真的是回到了小时候。



“小姐,你在做什么?赶紧起来洗漱了吃饭吧。”流绾一脸担忧地看着她,兴许也是被她昨晚的行为吓住了。



“流……绾,”她声音有些颤动的叫出流绾的名字,以前的自己因为听信徐莹的话,而把她打发出府,可是才出府两月,流绾便死于非命,现在想来,应该是流绾识破了徐莹的险恶动机,兴许还做了些什么,让徐莹嫉恨上了,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如今,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写满了担忧,让她的心满满涨涨的。



她死了,却又活了,是老天爷重给她一次机会来弥补以前的过错吗?



“小姐,你想说什么?”流绾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可她却突然笑了,笑得很明媚,不同于以往的羞涩。



其实武青悠在外人面前一向都是胆小怯弱的,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她才能放开自己,但是重来了一次,她像是突然开了窍,原本扭捏的性格被扳直了,心里似乎也豁然开朗了一般。



“爹爹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说着,掀开被子,翻身起床。



“老爷在书房。”



武承义虽然是个武将,但是文韬武略皆通。



只是武青悠受了徐莹的蛊惑,相信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于是从不碰书本,每日只与徐莹四处瞎闹。



流绾伺候她梳洗之后,她换上一身深蓝的衣服,然后站在镜子前面看了看,回头对流绾道:“这些衣服都帮我扔了吧,以后我想穿些颜色淡一些的。”



流绾有些惊讶,但什么也没有问,只是点头说好。



她抚着自己身上这件长裙,以前只要是徐莹说好的,她从来不会怀疑,其实她现在也无法分辨,但是她越看越觉得这种深色的东西不适合她,而且徐莹说的话,她要反着听才对。



武青悠穿过长廊,走过花园,来到武承义的书房,她先敲了敲门,然后扬着声音说:“爹爹,你在里面吗?”



接着,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武承义刚毅的脸庞瞬间柔和,他弯下身来抱起她,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怎么来书房找爹爹?”



武青悠环顾书房,这间书房,她前世很少来,一只手都能数完来过的次数,但是她牢牢地记得徐莹说她蠢的那番话,她很想变聪明,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变聪明,但是她不再相信徐莹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她要多看看书,多学习一些东西。



“爹爹,你教我认字好不好?”



武承义微微一愣,女儿一向不爱学习,他也从不强迫她做不喜欢做的事情,但见她主动要认字,也开心地露出了笑容。



见爹爹笑得这般开心,武青悠觉得即便不是为了自己,为了爹爹,她也要多来这里学习。



自从娘亲去后,爹爹除了面对自己很少笑过,既然老天让她重新来过,为什么不让她回到再小一些的时候,说不定她能救回娘亲。



可她知道,做人不能太贪心,前一世,她看起来什么都有,可是最后什么都没有了,爹爹早早地离开了自己,最后姑母和自己也没有好下场。



而这一世,老天爷既然让她重来,那她就要留下爹爹,改变自己的命运。



第一卷 第三章 我不想看到你



从武承义的书房出来,她顺着鹅卵石小路慢慢地走慢慢地看,前一世自从爹爹死后,她便再没有回过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对她而言意义都非凡。



尚未走回自己的院子,便见到流绾急急地出来,“小姐,徐小姐来看你了。”也许是跑得急了,她脸上还有些晕红。



听到她说起徐莹,武青悠脸色急剧变幻,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见到她,临死之前,她的那些话语再一次蹿进耳朵里。



“其实我接近你也是有目的的,目的就是获取你的信任!你的父亲,你的姑母全都是被毒死的。”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他爱着你么?”



“傻瓜!男人的话是不可信的……当然,女人的话也不能信,”



“若是有下辈子,你投个好胎吧!千万不要那么蠢,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你当真以为我会教你如何去获得我所爱男人的欢心,我教你的那些只会让皇上更加讨厌你而已!”



浓烈的恨意攫住她的心脏,她气息越发急促,流绾见她脸色不对,当即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她回过神来,深深吸了口气,她已经不是前世的武青悠,死过一次,她不能重蹈覆辙。



“走吧,回去。”



流绾见她脸色好转,虽然仍是诧异往常一向笑容明媚的小姐为什么会露出这样不同寻常的表情,但她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刚走到自己的院子里,徐莹听到脚步声就走了出来。



乍一看她,武青悠先是一阵恍惚,这时的徐莹才不过十一二岁,头上扎着两个小髻,看起来笑容甜美,若是不是她前世亲口所说,她兴许还会被徐莹的表象迷惑。



她一言不发的看着徐莹,神情很冷。



徐莹见她这副模样,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几步小跑到她身边,脸上同样露出担忧,“青悠,谁惹你生气了?”



武青悠握着袖子下的手,强忍着怒气,她虽然重生了一次,但现在并没有实力来对付她,而且她分不清徐莹说的话是真是假,是云祺授意她接近自己的?可这时候云祺也才十三岁呀。



仇人就在面前,她却只能隐忍不发,她很讨厌这种感觉,可是事情未弄清楚之前,她不能做出太大的动作来。



良久良久,她突然对着徐莹开口,“徐莹,你以后不要来我家了。”



“什么?”徐莹惊讶地张开了红红的小嘴,似乎没想到一向黏着她的武青悠会面无表情地说出这番话。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说完,她强忍着揍她的冲动,快步走到房间里,然后紧闭了房门。



她把自己关在房里,深怕一个控制不住,打徐莹一顿,虽然现在的她还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但心里隐约知道,如果自己那样做了,恐怕对自己不利。



徐莹在门外站了一阵儿,不是生气,而是懵了,过了片刻,她才转头问流绾,“你家小姐怎么了?”



这时候流绾还没发现徐莹的狐狸尾巴,听到她问话,便有些歉疚地说道:“小姐从老爷的书房回来就有些不高兴,徐小姐你别怪我家小姐。”



徐莹听她这么说了,反倒松了口气,笑道:“没关系,青悠也是心情不好,那我先走了,改日再来看她。”



“我送徐小姐出去吧。”流绾说完,把徐莹送到了大门外才回来。



回到院子,就见武青悠站在门口看着她,然后,她开口问道:“流绾,我是不是很傻?”



流绾一愣,“小姐为何这么说?小姐天真可爱,谁说小姐你傻了?”她面由怒色地说道。



武青悠看着她的模样,摇了摇头,“没有谁,只是我觉得,我不该这么天真下去了。”



嗯?流绾还没明白小姐今天这是怎么了,武青悠又已经消失在门口。



她缓缓的转身,前世天真了一世,虽然活得简单,但却没有好结果,但最后竟全是欺骗,而当她重生一次面对仇人时,她竟然无计可施,因为她前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人情世故。



流绾随后走了进来,武青悠转头看了看她,“流绾,你给我说说你的身世吧。”



流绾微讶,武青悠却指了指旁边的凳子,让她坐下。



坐下后,流绾抬眼瞅了瞅武青悠,发现小姐自昨日夜间起来后感觉就有些不同了,似乎多了些忧愁,以前是天真无邪不食人间烟火的,现在却沾染了一丝尘埃,多了些人情味,以前她也从不会问自己的身世,只会拉着自己一起玩,每天总是无忧无虑的。



过了一阵,见流绾不说话,武青悠皱了皱眉,然后若有所思了片刻,才又说道:“你不想说吗?那不说好了。”



“没有,没有……”流绾赶紧摆手,“流绾只是觉得小姐有些不一样了!”



武青悠微微一愣,继而笑问道:“那流绾你是觉得现在的我好一些,还是以前的我好一些?”



“若是小姐你自己,还是简单快乐些的好,但是流绾更喜欢这样跟小姐说话。”



武青悠听她如此说,笑容弥漫开来,那笑容不再天真,却多了一丝不明的味道,“那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家里的事了吗?”



流绾也笑,“我家里还有四口人,我爹妈,还有弟妹。”



“真好!还有弟弟妹妹。”



流绾的笑容瞬间变得非常柔和,“是啊,我走的时候他们还那么小,如今恐怕都能满山跑了。”



流绾的声线很温婉,听她徐徐道来,仿佛能感受到她家庭的幸福美好。



一晃一个时辰过去了,多数时候是流绾说,武青悠听,她从没试着如此去了解一个人,可是听了过后,却能感受到一种别样的人生。



第一卷 第四章 去见姑母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武青悠一直没闲着,起初她说要学字,武承义只当做小孩子心血来潮找点玩意儿,却没想她竟然每日辰时准时起床,练习他前一日教给她的字,而后又去书房,学习新的东西。



武承义惊讶之下,却也欣喜满意她的这种转变,并还给她请了教习先生,起初一个月,她一日能记下三十个字便很是吃力了,可是渐渐地熟悉了,到第二个月,便能每日记下五十字,甚至更多,不过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她几乎学全了所有的字。



而她每天的事情,除了写字,便是跟府里的下人们聊聊天,从他们口中知道了很多人生百态,也更加让她觉得自己前世是多么天真,多么单纯。



这三月间,徐莹几乎每隔三五天便会来一次,但每次都被武青悠拒之门外,毕竟年纪还小,心机城府也还没有前世深,被扫了几次脸,来的次数便渐渐少了。



武青悠倒是很乐见其成,她如今不过才十岁,什么事情都还没发生,所以她要多多努力,让自己变得聪明,她要改变父亲的命运,姑母的命运,还有她自己的命运。



只是这些天来,每次睡觉前,她都会想起徐莹的那些话,如今的她并不完全相信徐莹说的全是真话,但是她可以自己去查证。



若是因为姑母杀了云祺的生母让他怀恨在心,才对他们武家斩尽杀绝,那么既然她回来了,是否可以改变这件事情?



前世自己胆小怯弱,哪怕是自己的亲姑母,也是入宫做了皇后才亲近起来,但这一世,她不能再顺着前世的脚步走,她虽然还没想好怎么改变,但是逐渐明晰事理后,让她知道,自己必须先进宫与太后亲近起来。



想到便做,当日便去书房央求武承义,“爹爹,我想进宫去看看姑母。”



武承义放下手中的笔,在书桌后面看着她略略有些吃惊,“怎么想起去看姑母了?”



武青悠微微一笑,“姑母上次不是说让青悠去看她吗?青悠想去了。”前一世她从不会撒谎,可现在她知道撒一些不伤害别人的谎是无关紧要的,而她说的前一次武皇后说让她常进宫去看看,还是武皇后寿辰的时候,随口说的一句话,武青悠便利用了起来。



武承义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珠,不忍拂逆她,于是慈爱地笑道:“好好好,过两天,爹爹亲自送你去见姑母。”



武青悠一听,小短腿迈动起来,“噔噔噔”地绕过书桌,趴进武承义的怀里,笑道:“爹爹真好。”



爹爹,真好!父亲已经过世这么多年,竟还让她重新体会了一把父爱,她多么想永远地留住,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救回父亲,否则这世上又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重活一次又有何意义?



识完字后,武青悠便开始一册册地搬动武承义书房里的书回自己房中,尽管她开始一点都看不懂,可她强迫自己一遍遍地看,看不懂还看,看不懂一直看。



第一本书,她看了十遍,理解的东西还不到一成。她躲在被子里,哭出了声,可她强压着声音,所以流绾没有发觉。她不聪明,但她不能放弃,否则凭什么去救爹爹,难道自己还要经历一次被人害死?



自己前世那么蠢,才会被徐莹践踏,才会那么容易被害死,若是她足够聪明,爹爹和姑母都不会死!



她抽噎了最后一声,然后抹掉脸上的泪水,凑着烛光,继续一遍遍地读下去。



过了三天,她终于把第一本书看了二十遍,理解了七成以上,尽管付出和收获暂时不成正比,可她也已经欣喜万分。



在这个时候,武承义也带回了好消息,说是皇姑母要召见她。



怎么皇姑母突然召见她了?不是爹爹要带她进宫去见皇姑母的吗?



武承义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对她道:“我今日去了坤宁宫,还未说你想见她,她倒先说起好久没见你了,想见见你。”



武青悠脸上扬起光灿的笑容?
第2章
重生贵女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