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儿了。



林靖叹了口气,这样一来,估计这段日子自己的苦功要白费了。



林靖哪里是喜欢玩泥巴,喜欢抓虫子啊?她的目的,无非是借着玩闹,遮人耳目,作些小动作。



古人蒙学挺早的,上一世看书,发现许多书香门第的弟子,大多三四岁就开始认字了,哪怕红楼中,黛玉六岁进京之前,已经请了贾雨村为西席,可现在自己这个身子,已经七岁了,可别说读书认字了,连个正经礼数都没人教。



虽说,现代人,对这些古文字,连猜带蒙能认个七八成,可要是让写出来,准保大多都缺胳膊少腿的。林靖就知道,自己除了少数几个字外,大多都是写不全的,而且因为习惯性思维,这个毛病,要花大力气整治的。还有那个毛笔字,肯定是鬼画符了。



林靖对自己的将来,已经作好了谋划了,可按着那计划表,自己实在没有多少时间可浪费的。皇历虽然简单,可字也不少,又不引人注意。每次林靖只是死命记住几个字,平时得空就在脑中描摹,争取让这些字,成为自己对文字的本能反应,而后又借着玩泥巴,比划一下书写,虽然和真正的书写不一样,可是,廖胜于无啊。



现在,林靖听着隐约从屋外传来的求饶声,肚中长长地叹了口气。



至于白姨娘那儿,林靖相信,自己那番动作,已经把她给糊弄过去了,况且白姨娘那会儿有她自己的注重点,万想不到自己实是在仔细看着那皇历的。



自己只要不被牵连到就好。



林靖提心吊胆的过了两天,只是倒也没有什么不同,除了那个碧草,这两天也没看见。林靖心里疑惑着,却又不能去询问,按着她一贯的表现,靖哥儿是万没那个胆子的。



碧草不出现,林靖一个人也没有去捉虫子,被人盯得紧紧的,也不能借玩泥巴在地上划字了,所以在外人看起来,林靖没了个小丫头的陪伴,就怏怏的了。



等过了快十几日后,碧草回来了,还一下子被提拔成了三等丫环了。这在许多人眼里看来,就有了几分沉思,太太现在,对靖哥儿还真没话说,在加上府里这些日子里的变化,有些人就转悠开了心思。



府里有什么变化,林靖并不知晓,她现在可不敢乱说乱动,自然也无从了解这些那些。只是等碧草回来成了三等丫环,林靖心里还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只是面上却笑了。



碧草脸色蜡黄,看着身子不怎么好,只是成了三等丫环的喜讯,还是让她格外精神。



碧草进来就对林靖行了个礼,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奴婢给靖哥儿请安。没想到还能见着靖哥儿,我娘说,真是借了靖哥儿的福气,承了靖哥儿的恩情了,要奴婢好好服侍靖哥儿。”



这回林靖还真是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



“您不知道,这一回,奴婢差点儿就病死了。大夫说了,奴婢这次能挺过来,全靠这段日子吃得好,打了好底子。”



这是怎么回事?



见靖哥儿发问,碧草也就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只是毕竟还小,说话还是有点儿颠三倒四的,但并不妨碍林靖整理推断出了个大概。



原来那一日,晚些时候,冯婆子就把那包点心赏给了碧草。碧草高兴极了,这可是上上好的点心。不过,也没舍得多吃,只吃了两块,剩下的,就留着想要给家里带去。



哪想到,当天晚上,碧草就上吐下泻起来,因为症候凶猛,又是夏日,怕有什么大事,冯婆子就禀报了太太,给碧草请了位大夫。



这大夫一看,就看出蹊跷,说这孩子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七弄八弄,就牵连出了那包点心。因碧草掂记着家里,那包点心还收着呢,就有人寻出来给大夫验看。果然,药物是下在了点心里头。还好碧草孝顺,只动了两块,要不然,那时就已经没命了。就那样,那大夫还是摇头,这小丫头,挺不挺得过去,全看造化了。



而后的事情,碧草并不清楚,只知道,昏昏睡了两日,才保住了命,而后又回家躺了段时日,才彻底好了。不过,大夫那时的话,碧草还记得,说是这段日子,自己吃得好了,才有力气抗得住。碧草想着,自己能吃得好,还日日有点心,全是靖哥儿的恩赐,全没想到,自己这无妄之灾,也是起源于靖哥儿。不光碧草自己有这个想头,连带她家爹娘,也是如此,靖哥儿的份例点心,除了进了碧草的肚子,还有就大多给了碧草的弟/弟妹妹,连上头那两个哥哥也舍不得吃。那弟/弟原本枯柴枯柴的,人都说怕是长不大了,这段日子也红润了出来,所以一直惦记着靖哥儿的好处。至于碧草的灾源,这些老实人,还真是没这个意识。



林靖心里发酸。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就差点儿没了。自己到底是不让他们一家饿肚子、又是拯救了她家小弟/弟的恩人,还是连累碧草的祸头子,这些因果,还真是牵扯不清了。只是,这些人,借刀杀人,还真是心狠手辣!



林靖不知道,这点心,到底是原本就不干净,还是诗影去了次正房才不干净的,不过,大概是后者的可能性多点儿,白姨娘这么毒害庶子,也太简单粗暴了些。



只是,林靖知道,自己躲过这次劫难,一来是自己平时不用点心,二来是有人怕遭天谴。但是对于一个小丫头,那些人就没有这么大的顾忌了。



不管死活,不管事情是不是白姨娘做的,闹出来了,这帽子就扣实了!



(傍晚前后还有一章,这章是昨天的)



(好茶敲着锣打着鼓,请大家捧个场,多多支持,收藏,点击,推荐票票,评论,等等,都可以哈!)



☆、正文 006因祸得福



林靖努力平复着心情,看着眼前碧草那张蜡黄的笑脸,小声问道:“可是好全了?”



碧草连连点头,“奴婢早就没事了。还得感谢太太慈善,特特的多给了奴婢这几日的假,让奴婢好好养着。现如今回来了,还说奴婢受苦了,又给提到了三等。太太可真是个大好人。这下好了,奴婢的月钱,比奴婢爹爹都多了,家里好过多了。”



林靖听了,真如吃个只苍蝇般的,直犯着恶心,还真会收买人心啊。



哪想到碧草忽然压低声音,悄声说道:“靖哥儿,你可知道,那日那点心,可是被白姨娘下了药的。听说啊,证据确凿,太太罚白姨娘禁足,白姨娘还不服,直吵吵着冤枉,还闹到了老爷跟前。老爷都生气了,说白姨娘心肠歹毒,还不服管教,就要写了断书抬出去。白姨娘哭得要死要活的,最后还是太太心软,给求了情,说是看着白姨娘娘家哥哥的份上以及往日情谊,就饶了白姨娘这一回吧。老爷才允了,只让去城外的静慈庵清修一阵子,等她想明白自己的错处了,再使人接回来。唉,要我说,太太就是太大度了。”



白姨娘的身份,以前林靖也听到过一两耳朵。白姨娘倒不是通房抬成的妾,也不是外头买来的。她的正经身份,是聘下的良妾,出身还是挺高的,所以,在老爷太太跟前,也有一个座儿。她娘家白家,是扬州出名的乡绅,她是家中庶女。原这种庶女,一般也会聘给殷实小户人家做正妻的。可那一年,林海才到扬州上任不久,就聘了这门良妾。



林靖也多少明白,这里头有些猫腻,也想明白,白姨娘为何会这样蹦跶。只是,现如今林海已经在扬州扎好了根,白姨娘嘛,也已经事过境迁了。



而贾敏的一番做派,果真是个“大度”的。



再看着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银子的碧草,林靖心里直堵得慌,再也没心思干旁的了。



只是,林靖现在想清静一会儿,可偏偏就有人来找。说话间,就听见外头来了个人,说是太太那儿找靖哥儿说话。



林靖心就一沉,等了这么些日子,终于来了。只是,不知在收拾了白姨娘之后,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



跟在冯婆子身后,林靖又一次的来到了贾敏的屋子。这一回,贾敏已经在外间上座端坐着了,看着林靖跟在冯婆子身后进来,还是那一副上不得的台面的样子后,面皮好像松了松。



而后,贾敏笑着对林靖伸出了只手,道:“好孩子,可见你是个福气大的。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林靖身上的汗毛全数起立站岗,话说,这是要闹哪样啊?



林靖这回的胆怯,可不是装的了,只是场面也不容她多想,就被冯婆子推到了贾敏跟前。贾敏一只手拉着林靖,一只手在林靖脸上摩挲着,“唉,跟你娘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贾敏的语气虽然和蔼,但林靖感触最深的,还是那一双摩搓着自己的手,那双手,凉凉的,虽然在这大热天里,还是觉得冻人。



林靖只是一个劲儿的低着头,听着贾敏说话,“你娘做错了事情,犯下了大错儿。只是,我想着她服侍我一场,总还是饶了她。没想到她还是去了。”



冯婆子在边上插嘴,“太太真是慈善,要不是您好心,哪还有靖哥儿啊。我替靖哥儿谢谢太太慈悲了。”说着推了推林靖。



林靖听得明白,那日白姨娘提了林靖这身子的亲娘,所以如今贾敏也提了。



这些话,就算现在的林靖听不明白也没关系,只要她记住,她林靖,她那个娘,都是贾敏慈善,才有这样的好结果。林靖小着嗓子,呐呐道:“多谢太太恩典。”



贾敏笑了,“这孩子,还是个知道的。”说着,又拉着林靖细看了一会,才道:“原本,你身子弱,我怕你禁不住,也就不忍心拘着你。现如今听你奶娘说,你已经大好了。我想着,你也一日日大了。有些礼数规矩,也该学学了,总不能一直这么着。我虽是心疼你体弱,可若这么老护着你,那就是溺爱了。你说,可好?”



“全,全,全凭太太做主。”林靖万没想到,贾敏这是要派人教导她这个世界的规矩了,怎么这么好心了?



“那好,就这么定了。除此之外,我还给你请了位夫子,你也该上学了。”林靖猛吃了一惊,下了死力气压着,才没露出吃惊的样子。



“我原怕你身子受不了,想等着你再大些才好。没想到,唉。”



这捧哏的冯婆子马上接上道:“太太真是菩萨心肠,可那些黑了心肝的,专会黑心下作挑拨生事。”



林靖面上还是懵懂着,完全听不懂贾敏和冯婆子的话似的,心里却是明白过来了。



没想到,这些面子功夫,贾敏会做到这个份上。白姨娘才说了那些话,贾敏为了堵住那些妄言,还真能忍下心,派人教导起林靖来,还说了那一车滴水不漏的话。怨不得,说起太太,没有个不说好的。就是林海,怕是也会为这样的妻子感动,怎么还会不爱她呢?



林靖使劲儿想,想那本书里,对贾敏是如何描述的,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是,那又如何?现在,自己完全可以算得上因祸得福了!就算知道,贾敏不会花心思给自己请一位好夫子的,多半是严苛的老酸儒,说不得是没几两学问只会打板子的那种,可毕竟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学字了。恩,当然还得记得愚笨一些。



贾敏看林靖一副痴傻样子,面上没有半点高兴,像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也就熄了兴致,转眼一想,这东西要是知道高兴了,自己还真又要伤脑筋了,这样痴傻,才好呢。所以,又提起精神,嘱咐两句,“读书自然是要用功些,但也要看着自己的身子。可别操劳坏了,若真那样,别说我了,就是老爷,也会心疼的,那就是你的不孝了。”



这会儿,林靖倒是做出副感动的样子,两眼有点儿蓄泪,只是还是怯怯的不敢作声。



贾敏这才让林靖回去。只是这会儿,冯婆子就马上开始教导林靖规矩了,让林靖跪谢了太太的恩典。



林靖不得法,只能跪了。万事,总是要有点代价的,不是吗?



整件事情,就这样出人意料的闹了出来,又出人意料的收场了。只是,林靖虽得了好处,却更加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身不由己,什么叫做任人摆布,什么叫做生死由人,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而对于那个小丫头碧草,更是怜惜了几分。



虽说开始读书了,可林靖也不能表现出聪慧来,于是,伴随着精神上的喜悦的同时,是肉体上的痛苦。贾敏给林靖请了位年过半百的老夫子,是个举人出身,素有治学严谨之说。给个庶子开蒙,请位老秀才也足以,可如今林夫人却请了位素有方正严谨之名的饱学高儒,贾敏这个举动,传出去,也真是让人挑大拇指的。



可林靖却看出来,这位老夫子,虽说是严谨方正,为人却呆板严苛,素来信奉挥舞戒尺,更因为那几声赞誉,颇有点以此酬谢林夫人慧眼识英材的意思,一心想要教导出一个好弟子出来,对林靖是更加严格。



哪想到,林靖还真不能表现得好一点儿,往往令夫子大失所望,而夫子越是失望,就要求越是严格,可林靖还是不能更加进一步,所以,林靖的两?
第4章
论红楼的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