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思钢婊ú庞写讼鲁 ?br />


她的权力已经这么大了?我沉默了;婉言没有注意到我,只是带着长喜去了上阳东宫。我没了散心的兴致,回了内室,半靠在床头,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梦里,我回到了十三岁,爹爹从姑母家将我接回来,我才知道哥哥被人害死了,连墓碑都没有,爹爹也被罢了京官,皇帝命他回祖籍成都做郎官,也就是全家被流放回去。爹爹做了多年京兆长官,临走老泪纵横,一世忠心换的酸秀才三个字。



“小主娘娘,你怎么了,醒醒,快醒醒,容妃娘娘凤驾就要到了。”



睁开眼,看见的是婉言焦急的脸,脑中一片空白,直到她又重复一遍,我才清醒过来,赶紧整理好仪容,深深的吁了口气,出了内室,跪在正堂外侯驾。



约莫一盏茶后,容妃才姗然而至。她移至堂内的主位坐下,半晌,她才出声,“起来吧。”



“谢容妃娘娘。”膝上隐隐刺痛,我没有露出丝毫不快。



她巧手掩嘴,轻轻笑道:“妹妹怎的行这样大的礼,虽然还没有册封,可是也不用行跪礼的。我看,教你的宫女姑姑是偷懒了。”



我漾出微笑,屈身行礼,“谢娘娘,娘娘凤临芙陌殿,是臣女的荣幸,所以理该行此大礼。”



容妃深深看了我一眼,才又满意的笑了,“很会说话,本宫向来喜欢规矩有理的人,就是看在你和本宫同一个‘懿’字,本宫也会喜欢你的。”



说话间,她四处打量,瞧见案几上的“贵妃红”,嘴角微微上扬,金指护甲在椅扶上轻轻敲击,面上流露几分得意,“本宫越发觉得跟妹妹投缘,今年的阁女中,妹妹的模样性情都是翘楚之辈,不仅本宫欣赏,皇上也很是记挂在心。”



这个容妃心计深沉,先是一品“贵妃红”的试探,接着又是杀鸡儆猴,再来就是今天的凤驾亲临。心底犹如火一样激烈的燃烧,我的脸上仍是微笑,不停歇的笑,口里还说道:“娘娘谬赞了,臣女虽然很期望见到皇上,但是更期望见到容妃娘娘,宫里无人不知,皇上最宠爱的就是娘娘您,臣女认为娘娘的信任,比起皇上更重要。”



“后宫佳丽远不止三千,品貌俱佳者大有人在,可是皇上的宠爱,只要本宫不给,谁也不能去要。好了,本宫也乏了,辛苹,回宫。”



容妃一行人走后,我感激说道:“婉言,长喜,多亏有你们了。如果不是堂外梨花依旧,恐怕这位娘娘还会多呆会儿呢。”



婉言却说:“奴婢只是依宫规行事,小主无须记挂在心。”



后来的一个月里,芙陌殿很是热闹,只因容妃在宫里说与我投缘,一时间不少宫妃陆续来这探视我,那些嫉妒,伪善的眼光因此看了不少,我隐约明白容妃的用意。



又过不久,青屏终于差人请我过去。胧澜殿处在兴庆宫,坐北朝南;比着芙陌殿要富丽数倍。青屏一身贵人的装扮,云鬓上一枝御赐的金步摇;因为皇帝的宠爱,雪颜娇媚。



她摒退服侍的人,浅尝一口冰镇莲子汤,满意的笑了笑,才开口道:“妹妹,咱们可好些日子没见了,我听人说,妹妹攀上容妃娘娘这根高枝了,在后宫风头一时无二,就连皇上也不只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你呢。”



细听她的话竟含着讽刺,我不知她的用意,以为她是生气了,于是笑道:“姐姐真是生气了?论风头谁能比过姐姐去,一连侍寝七夜,皇上罢朝七日,还先我们封你做了贵人。。。。。。”



她打断我的话,“因此,你嫉妒了,所以跟容妃亲近,妹妹,我叫你来,就是要告诉你,做容妃的走犬,绝不是什么好事。”



我惊讶的看着她,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姐姐,此话怎讲?你,是这么看我的?”



她冷笑一声,“我学不了妹妹,看在多年姐妹情分,我奉劝你一句,皇上绝不喜爱心思太过的人,今天就到这吧,我乏了,妹妹,我就不送你了。”



她转身进了内室,背影疏离,而且这么快,就有了后妃的架势。我心底一片苍凉,这情份竟这样凉薄,以为心意相通,才发现隔了好远的路,竟不信任我,这样,还是姐妹吗?抬手,接住眼角滴下的水珠,不觉得刺痛,只是叹息一声,看来这个误会只能以后再解释。



当夜,胧澜殿又灯火通明,我在沉睡中被人唤醒,看见西雪泪痕满面。



“青屏被赐死了。”



我一片茫然,良久才回过神,问道:“怎么会,今天我才见了青屏姐姐,皇上不是很宠爱她的吗?”



西雪低声哭泣:“是容妃,她命人白绫绞杀了青屏,等我赶到胧澜殿,一切都晚了,青屏,已经香消玉陨了。”



我眨了眨眼,悲痛莫名,却流不出泪,还能冷静地问:“那后事怎么办?”



西雪低声答道:“送回本家,除了贵人封号,按待诏掖庭等级下葬。”



我再问:“那皇上,有什么反应?”



清亮的月光,透过四喜花窗棂倾泻进来,良久,西雪才又开口,“皇上大发雷霆,所以按最低宫人下葬,一开始青屏命人砍了胧澜殿的梨树,后来又听说青屏偷看了内阁大臣的密折,皇上就任由容妃处置她。”



我撑身起来,说道:“就是死了,也得去看最后一面。”却一阵头昏目眩,看四周都在不停旋转,心头越发恶心,禁不住吐了出来,之后一身乏力,迷糊中睡了过去。



等得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婉言拿着湿帕给我擦汗,看我醒了,大大吁口气,“小主可算醒了,一晚上喊个不停,满身盗汗,又没有折子请太医,奴婢只好给小主擦擦身子,用冷水降温。”



我仍觉得虚弱,但一听她给我擦了身子,心头一紧,一把推开她的手,厉声问道:“你瞧见了什么,不,你一定看见了,你是不是要密报给容妃?”



婉言一脸平静,答道:“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我紧紧逼问道:“你到底是谁的人,你在后宫充当的什么角色,你的主子是不是容妃,青屏的死你又做了什么?”



婉言笑了笑,“小主,你是病糊涂了。”



闻言,我心下一惊,细细看她,幸无奸猾之色,我顺势而下,转手扶上额角,说道:“是糊涂了,青贵人出殡,我也得去送送。”



婉言扶我起身,一面道:“回主子,昨儿个夜里,贵人的遗体就送出宫了,主子身体弱,还是多歇歇吧。”



“相识一场,门前几杯薄酒总是要敬的。”



晴日柔和温润,大魏宫南风习习,我伫立在城墙上,高望南方,一列秋雁归向那温暖的远方,声声嘶鸣,听来竟觉得凄凉,她的孤魂是随着远去,还是盘亘在这富丽堂皇的宫廷,怀着幽怨,会在寂深的夜里悲鸣,直到寻到仇人索命,才翩然而去,青屏,仇恨我们先记挂着吧。



一杯青酒泼洒而下,泛了一股青烟,缠绕升腾,我收起悲伤,转身而去。



注释:



(1)庭院式建筑,坚实牢固,保温防暑。建造在高大的台基之上,坐北朝南,夏天迎来凉爽的南风,冬天吸收充足的阳光,冬暖夏凉,既可以充分地吸收有益于人体的大自然之地气,又可以避免潮湿之气对人体的伤害。宫廷内较高级别的内人处所。



☆、第五章   豆蔻花痕(上)



经林采女和青屏一事后,宫里沉静了一阵,只有容妃的风头越发见涨,各宫的人对她也越发敬畏,而皇帝为着宠爱她,一再将秀女选封的日子延后,直到皇后上谕,这才拟定魏元八年,丙寅年,十一月甘四日,近晚,就是今日举行大典。



西雪和秦莲两人的兴致很高,特意穿了一红一绿的绸绵苏绣拽地长裙,绾着清雅秀丽的归真髻,一人斜插一支蝶簪,春山如笑柳如眉,星目含情,煞是娇美可人。



我只是绾一个节晕髻,腮边垂下耳发,亦添几分清秀,一袭白纱纳绣达婆衣,长长的衣摆及地,腰间绸带轻系,前段时间食欲不佳,身体略显消瘦,穿上手工质地上乘的衣衫,姿态轻盈,心思沉重。



“轻蹙弯弯笼烟眉,娉婷莲波步,清软秋水目,妹妹可真是个美人儿,就是想事的样儿也这么好看。”



耳边响起西雪的玩笑话,唤回我的神智,自己也奇怪怎会在这样的场合失神,牵起唇角,想顺着说个玩笑话,却怎么也说不了,支吾一句:“可能昨儿没歇好,乏困了罢。”



秦莲担心的问道:“姐姐,可是身子不舒坦?我那有从家里带的几根人参,姐姐拿去吃吧。”



我看着这个心思单纯的秦莲,不由得笑开了,“莲儿,我没事,不用担心。”



西雪揽着我的肩,“咯咯”笑着,“我的两个妹妹呀,还是打起精神,等着面见皇上吧。”



就在我们说笑时,皇帝龙驾临殿,众女行宫礼,唤:“参见皇上,皇上万福吉祥,皇后娘娘金安,容妃娘娘顺安。”



顺?我嗤笑出声,西雪在旁轻拉我的衣摆,原来容妃望向了我们这边,我惊觉自己穿了跟她一样的达婆衣,西雪亦是发觉,不由变了脸色。



她抓住我的手,悄声说道:“不要慌张,随机应变。”



司礼监端着金箔平盘,跟在穿着日居便服的皇帝身后,这届中选的阁女并不多,他一路走,仍是兴致缺缺的模样,见谁都顺手给一块绿头牌。中途他在文仙芸面前也给了一块牌子,那份娇艳吸引了他些许的目光。我撇过头瞧见秦莲的水目闪了闪。



恍惚间皇帝到了我的面前,我这才真的看清他的样子,眉目清隽,鼻梁高挺,身材高大,散发着帝王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压迫着世间的一切,跟那个人是完全不同的,这是一个喜欢掠夺,乐于征服的男人。他薄唇细抿,淡出一个微笑,“甄懿吗?是个美人儿。拿着。”



我心没由来的跳了几下,镇静着接过绿头牌,却不小心碰触到他的温润的指尖,他的手若有若无般在我手心轻捏了一下,我心跳的更快,面上泛出粉晕,不敢抬头看他,心里却想,怎的跟个登徒子似的。



突然听的容妃冷哼一声,我吃了一惊,回头看,容妃的眼睛狠狠瞪向我,毫不掩饰,我很快收回视线,不与她对视。



皇帝很快回了龙椅上,容妃爱娇的靠过去,“皇上今天看来很高兴,是不是又看中哪个美人了?”



他揽过容妃柔软的身子,笑道:“朕的懿儿是不是生气了?”



容妃轻推开他,叹了口气:“皇上,往后你叫懿儿,臣妾可不敢随便应声呢,万一惹的皇上新宠生气,因此累的皇上不安,再让皇后娘娘为皇上担忧,那可要折煞臣妾了。”



他蓦的“哈哈”大笑:“朕的爱妃,这还不简单,只要宫里只有你一个懿儿,那你什么也不用担心拉,再说,朕最宠的就是你,谁也不能,也不会超越过你的。”



容妃仍是不依不饶,撅着嘴,“皇上,你看,这件达婆衣你还说是独一无二,结果别人也有,后宫的姐姐妹妹们等下可要笑话我了。”



皇帝的眼光飘向我,虽然挂着微笑,但隐含冽气,眼里的光芒慢慢的晦涩,似有不忍,略有不舍,最终还是化为淡漠,冷漠,无视。



一个时辰后,我回了芙陌殿,司礼监的封使不久便到了。我领着婉言等侯在正堂门右侧,封使奉着圣旨金册进门,将金册陈在门前的黄案上,他移置堂前幄内,我领率他们跪下去,行了三跪三叩,起身。封使念读圣旨,“奉圣上旨意,查四川蜀郡成都府甄氏,美容仪,纯懿轻善,性良温仪,德品出众,恭顺有加,与六宫众人交好,今魏元八年,丙寅年,九月甘四,封纯贵人名号,赐金册,陈绿头牌,授宫女四名,内监四人,俸禄加倍,钦此。”



我跪身而下,三跪三叩,接过金册。那胖封使乐呵呵地看着我。我转身示意婉言:“快把东西给公公。”



几枝钗,几锭足银,他接过去塞进怀里,满意的笑了。我将他送至殿外,满面含笑,“劳烦公公了,公公是大忙人,今后还请公公得空多多提点。”



他看了看我,说了句:“纯贵人近日可要多个心眼。老奴,不便多说,这就告退了。”



“公公慢走。”等得不见他背影时,我的脸立时阴沉下来,转身回了内室。



婉言迎上来,难得笑意盈盈,“奴婢参见纯贵人,纯贵人吉祥。”



我越发沉了脸色,“免了,一个小小的贵人,可受不起这个礼。”



她小心翼翼伺候在旁,面上退了喜色,稳声道:“贵人是新晋宫嫔,所以尚膳间备了膳食两桌,另外还有皇上的赐宴,至于别的赏赐,明天内务府便会差人送来。”



见她仍是一副毫不知情,甚为无辜的样子,我更是怒火升腾,扬手便要赏她一巴掌,却在挥出去的时候停下来,而冲口欲出的呵斥,硬是堵在胸口,死命隐忍下去,良久,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跪下,这屋里的人,都给我跪下。”



我移至正位的木椅上,目光略略深沉,口里仍是无喜气,“衣服,是你去领的,非要我穿的也是你,指天发誓是为我好,可真真
第3章
梨落堂尽西宫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