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锞尤挥泻芏嗥迤祝业娜兆佑Ω貌换岷芗拍陌伞?br />


===========================================================



六年后‘‘‘燕京‘‘皇宫内‘



“什么?真的有皇爷爷的消息了?”龙傲天邹了邹眉头,心想着‘那个老家伙,现在还那么精神‘



“皇上,是否派人接回太上皇?”



“不必了,朕要亲自去接!”看他不回来?!~~父亲早早的离世了,把这个国家交自己,自己有千百个不愿意‘‘还是让他回来继续当皇帝吧,自己做个闲散王爷就好。



“都下去吧”



“是”



看着宫人们离开,他转过身叹气了,王的寂寞谁人能懂?‘‘‘



两个月后,龙傲天看着高耸入云的千云峰叹气了‘‘



想想他说的话‘‘



“天儿啊,你已经快三十了,就不能替爷爷分担一点吗?”



“你去找一兮,她能帮你解决问题。”|



“一兮?”他看了看手上那封信,他说给一兮的‘‘没办法,只有自己上去了。唉‘‘‘‘‘‘‘‘



直到太阳快下山,他们才爬到顶上,看见小道在打扫,走了过去‘‘



“白云观不接待客人,施主请回吧”



“我来找一个叫一兮的道长,请通告一声。”



“一兮师叔?请稍等。”小道匆匆的跑进去了



‘‘‘‘‘‘‘‘‘‘‘‘‘‘‘‘‘‘‘‘‘‘‘‘‘‘‘‘‘‘‘‘‘‘‘‘‘‘‘‘‘‘‘‘‘‘‘‘‘‘‘‘‘‘‘‘‘‘‘



“一兮师叔,一兮师叔‘‘外面有人找!”



“慌什么?带进来就是。”



“是‘”



当龙傲天他们走到池塘边时,看见了,‘‘池中,阳光洒在她身上‘‘



“道姑?”是个女人?‘‘



“一兮师叔,人来了。”



只见她起身,转头了‘‘



就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龙傲天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是那么的强而有力‘‘砰砰砰‘‘她‘‘好美‘‘



一身白素道袍,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发间斜斜的叉着一支木钗‘‘



我看见了他身上系的那快玉佩,正是当年老伯给我看的那快‘‘我向他行礼了



“一兮见过施主,不知施主找一兮有何事?”



他回过神来,摸出了一封信。“这是给你的。”



我接了过来,打开看了‘‘抬头问“你叫傲天?”



“怎么?”



“这是给你的‘‘”我将信还与他‘‘



“我的?”他半信半疑的拿过了信,果然,上面写的是‘傲天‘‘



傲天: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爷爷相信你已经见到一兮了,她还好吗?我想应该还不错。天儿,爷爷不能同你一起回去了,但是一兮可以。带一兮回去吧,她能帮你,助你,相信你们回相处的很好的。



龙浩南字



他看了看信,又看了看我‘说‘‘“把那玉佩还我,你还不配着玉。”我将腰间的玉佩还他,说“要下山也要等到明日了,我去让人安排房间。告辞了。”



看着她离开,龙傲天似乎很想走过去,拉着她的手‘‘不知道怎么的心总在她身上‘‘



夜,降临了,黑色蔓延开来‘‘‘



龙傲天在观里散步,走到后面池塘,又看到了那个身影‘‘于是走下了水‘‘



“你每天都在这下棋吗?”



“是,六年如一日。”我回答的很平淡,这些年已经习惯了‘‘



“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可是当今天子!”他奇怪,那个女人不是谄媚的想爬上他的床,哪个不是对他笑脸相迎?偏偏她不‘



“天子也是人,菩萨面前众生平等。”



“你到底是信道还是信佛?”



“道已是佛,佛道乃一家。”



‘“‘‘‘‘‘”



“你也会下棋吧?要不要来一局?”



他坐在我对面了,执黑子,先走‘‘‘



刚下了几步,我就察觉不对了,他的棋力很一般嘛,完全不是那个老伯的实力,或者说‘‘更想初学者?‘‘怎么会?‘‘



一局,他输了,两局,他输了,三局,他还是输了‘‘



“再来!”他还是很不服气‘‘



“明日还要赶早呢,施主请回吧,一兮也要休息了。告辞”



回到房间里,我照例给那塑泥菩萨上香了,这座泥菩萨是我自己用泥捏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的它很灵,所以我拜它‘‘



‘‘‘‘‘‘‘‘‘‘‘‘‘‘‘‘‘‘‘‘‘‘‘‘‘‘‘‘‘‘‘‘‘‘‘‘‘‘‘‘‘‘‘‘‘‘‘‘‘‘‘‘‘‘‘‘‘‘‘‘



“一兮‘‘‘一兮‘‘”龙傲天手中握着龙凤玉佩发呆了,想当年,这可是太上皇送给太皇太后的定情之物,为什么爷爷要送给一兮和自己呢?‘‘难不成,意思是让他立她为后?不不不‘‘‘她是一个道姑‘‘他摇头了,算了,‘‘明日在去烦恼吧‘‘



千云峰上的夜晚很安静,安静的连虫儿都睡觉了,风轻轻的吹着,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入宫



一大早的,我去向师兄告别了,我的行李很简单,简单到只有几件旧道服,一尊小泥菩萨,我就带着这些下山了。可谁知道,刚下山,他变拉我到布庄,为我挑了好几套衣服。又到玉器行,选了一支红玉簪子。



龙傲天打量着换上新衣服的我,这才满意的点头了,口中喃喃的说“这才像个女人‘‘”



说实话,换上新衣服的我,并没有看见自己是什么样子,但是从别人的眼光就看的到了‘‘回头率几乎百分百,走到路上,不论男女都在看我。



走着走着,忽然手被牵住了,再回头‘‘是他。呵呵‘‘他的样子真像的小孩子生怕别人抢了他的糖果似的。



真不应该让她穿漂亮衣服的‘‘‘龙傲天讨厌那些盯着她看的人‘‘‘她可是他的!他要宣布她的所有权!



“施主,我们要走几天?一兮从未下山‘‘”



“别叫我施主”



“‘‘‘那叫什么?”



“叫‘‘‘夫君”



“‘‘这‘‘‘”



“你不愿意吗?”他看着我‘‘似乎在说,你敢不愿意!‘‘



“是,夫君‘‘‘我们‘‘这是要去那?”



“回燕京。”



“燕京?在‘‘哪儿?”



“跟着为夫走,还怕走丢了不成?”



“不‘‘一兮不是这意思‘‘”



我看我还是不要说话的好‘‘还是老实的跟他走吧,毕竟这是那位恩人安排的,他是我的夫君‘‘也是天子,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龙傲天回到了驿站,终于可以不用走路了,坐上了马车‘‘马车外有三人骑马保护着‘‘看来这一路还很长‘‘



一路上龙傲天观察着一兮,她几乎不说话,总是看着窗外‘‘她是那样的美丽,他敢说,她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可是‘‘她却冷的像快冰一样。怎么都无法培养感情啊‘‘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我在听风,有唱歌的声音。”



“我怎么没听到?”



“呵呵‘‘风动亦心动,你想听歌吗?”



“你会唱曲?”



我点头了,虽然这里的曲子不会,但我那个时代的歌‘‘我还是会的‘‘



“沉默着走了有多遥远



抬起头蓦然间才发现



一直倒退倒退到原点



倔强坚持对抗时间



说好了的永远断了线



期许了不变的却都已改变



紧闭双眼才能看的见



那些曾经温暖鲜艳过的画面



渐渐地忘记赶不上明天



只要用力地抓紧了想念



明天再也没有你的笑脸



渐渐地忘记忘记了时间



我只要沿着记忆的路线



到最深处纵然那只是瞬间



当眼泪滑落的是句点



心里面始终你从没有走远



耳边誓言还在回旋(奇*书*网。整*理*提*供)



我会好好珍惜没有你的明天



渐渐地忘记赶不上明天



只要用力地抓紧了想念



明天再也没有你的笑脸



渐渐地忘记忘记了时间



我只要沿着记忆的路线



到最深处纵然那只是瞬间”



清扬的嗓音飘出车外,马嘶叫一声继续前进‘‘



头一次听她唱曲,却是这么的悲扬,似乎爱诉说一段爱恋,在她眼中,他看出,她的心并不冰冷,她也有情‘‘不自觉的拉上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想好好爱她的感觉。



一曲唱完‘‘“一兮‘‘”



“恩?”我回头看他,他拉着我的手说“不要再唱这样的歌了‘‘我会心疼‘‘”



“‘‘‘”心疼?这像是一个君王说的话吗?不是听说这位君王很多情吗?怎么和传言不一样?



“一兮‘‘你‘‘”



“吁——”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你别下车,我去看看”



“小‘‘心‘‘”



看着他跳下了马车,我挑开了窗帘,看见他们缠斗在一起‘‘



“少爷,来者不善啊!”



“小心!”他的剑向一个黑衣人刺去‘‘



看着这么惊心动魄的场面,我也有点害怕了,毕竟我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女主角,我的命随时可能完蛋!~~



一个黑衣人乘乱一击,拍在马屁股上‘‘“吁————”马疯狂的跑了起来‘‘



“一兮!”龙傲天慌了神色,“撤!|”为首的黑衣人说了一句‘‘接着他们偏都跑了



“别追了, 快上马,追马车!”



“驾————”龙傲天骑上马就追了上去‘‘



“一兮!~~一兮‘”



“夫‘‘‘”我还没喊出口,马车不知道压到什么了‘‘我的身子就往外滚‘‘



“一兮!”他纵身一跃,抱住了我,我们两滚下了山坡‘‘‘



他紧紧的抱着我,尽量不让我碰到石头‘‘而自己的手上却划伤了‘‘



终于停了下来‘‘



“一兮‘‘一兮‘‘你怎么样了?”



“你的手‘‘血‘‘”



“我没事‘‘你又没有摔到?”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我笑了‘‘摇了摇头,第一次主动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一兮‘‘”



“我没事了‘‘谢谢你‘‘夫君‘‘”



“‘‘娘‘‘娘子‘‘你没事就好‘”



他将我扶起来了,走上了山坡,马车已经被追回来了‘‘



“少爷,您的手‘‘”



“没事,车上有药‘‘,走吧”



上了马车了,他找到了药,正要上药的时候,我却拿过了药瓶,为他轻轻的上药‘‘又吹了吹,问“还疼吗?”



“??恩?‘‘不‘‘不疼了”自己有失神了‘‘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引人入盛‘‘让人遐想翩翩‘‘



忽然他将我拉进了怀中‘‘让我靠在他身上‘‘



“一兮‘‘让你受惊了。”



“不‘‘你没事就好”



‘忍不住‘‘他低头,亲上了那两片红润‘‘她有点惊慌,但很快就被这感觉陶醉了。



良久,唇分,两个人呼吸都有点急促,她躲避着他的眼神,低下头去,小脸微红。。。



“来‘‘休息会吧‘‘”他张开了手臂,让我倚在他身上‘‘



“睡吧‘‘离京都还有几个时辰‘‘”



不知道怎么的我真的竟然睡着了,就在他身上‘‘只到进了皇宫也不知道‘‘



凤鸢二十八年,明瑞帝微服出巡,带回来一个民间女子,封修仪赐号“丽”入住储秀宫。



初次见面



“小主”醒来不见他人了,看见自己躺在大床上‘‘



“我‘这是在那啊?”



“回小主的话,您在储秀宫。”



“储秀宫?”已经进宫了吗?他都没叫醒我‘‘



“你叫什么?”



“奴婢春儿,是来侍奉小主的。”



“小主?你是说我吗?”



“是,小主,皇上已经封您有修仪了,赐号‘丽’”



丽修仪?李?算了‘‘都差不多‘‘



“我饿了,有没有东西吃?”我走下床了‘‘



“膳食已经准备好了,小主请用”



我走到了桌边,看着清淡的素菜,看来不需要我多吩咐了,他还是满懂人心思的吗。吃了一口,恩‘‘不错‘‘真不亏是御厨的手艺。



“对了,皇上有多少女人?”我随口问了‘‘



“有珍贵妃、萧淑妃、郭德妃,三人,其中郭德妃掌管后宫事物,是最大的。其余的‘‘有十几人‘‘”



十几人?看来自己要和十多人抢丈夫了,唉‘‘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小主放心!皇上对小主是用心的!我是看着小主被皇上抱进来的,皇上还特地吩咐不许打扰到您休息。”



“是吗‘‘”他‘对我有心?‘‘真心吗?‘‘



吃完东西了,我看着小丫头顺眼‘‘



“带我去走走吧‘‘时间还早的很呢。”



“是,小主‘”



走出储秀宫,外面好大啊,不‘‘应该说这皇宫好大啊‘‘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不知道怎么的想起着句话了‘‘路人‘‘陌路人‘‘我的他,会是谁呢?‘‘



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几个衣着靓丽的女人在前面说话‘‘



“小主‘‘我们饶道吧‘‘那是惠昭华,她仗着皇上的宠爱,可霸道了。”



“为什么要饶道?我偏要去看看这个昭华娘娘。”



“小主‘‘”



“呦,你们看这是那位妹妹啊?”惠琴叫了起来‘‘



我福身“一兮见过各位姐姐”



“我知道,她就是皇上带回来那个丽修仪”旁边的女子说了起来‘‘



“丽?你的确有几分姿色‘‘看你的样子‘‘不知道你今年几庚。。”



“一兮,二十又一了。”|



“呵呵‘”她们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二十一了‘‘‘都是老姑娘了‘‘真不知道皇上怎么能看上你了‘‘”



“‘‘‘‘你‘”好毒的口‘‘



“唉‘‘可别叫我姐
第2章
修道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