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肃辰闻声转过头,见颜洛倾气势汹汹的走来。



“肃辰!豆豆为什么在这!?”由于情绪的起伏,她声音颤抖着。



肃辰不语,仍然蹲着,顺手又抓了一把雪在圆雪人。颜洛倾对着他吼:“不说话?今天你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想干嘛!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豆豆在一旁看了颜洛倾半响,恍然大悟这是他的洛哥哥,可是是个姐姐!他委屈的撅着嘴插话:“洛哥哥你骗我!你不是哥哥吗?为什么是个姐姐?”



颜洛倾对秋眉使眼色,后者立刻连哄带骗硬拉着豆豆走。



颜洛倾居高临下的看着肃辰,他屡次救她,却为了更重的伤她。她并不想见他,从服下复生丹那一刻起,她便希望永远不要再见这个人。可。。。。。。她睁开眼睛后看到的却是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又该,又能去怨谁呢?



“肃辰,我想杀了你!”颜洛倾恶狠狠的说。其实她也就一说,因为恼他堆了这么丑的雪人。



她的话说完,面前多了一把短刀,她伸手接过,看着肃辰。她要杀他,他递刀给她,是确定她不会杀他,还是觉得她杀不了他?



颜洛倾慢慢从刀鞘里将短刀抽出,肃辰不为所动,认真得不像话的在堆雪人。



一个急切的声音突然的大喊:“主子!”



颜洛倾转头望过去,黄迎奔跑着过来。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用一种视死如归的神色看着她。



黄迎冲到颜洛倾前面,挡住身后的肃辰,盯着颜洛倾手上的刀:“主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颜洛倾莞尔,这真像她是个捉奸的人。后者则是被捉住,正在进行苍白又无力的辩白:“你认为我想的是什么样?”所以她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相反的,是个恶毒绝情的人。总是用刻薄的话对待每一个人。



“豆豆是在昨天才送来的。”



“为什么希慧会把豆豆送来?”锦然说了的,豆豆和希慧回希阁了。



“因为。。。。。。”



“因为?因为这样肃辰手里又多了一个控制我的工具,其实大可不必这样。我现在自身难保哪里顾得了其他?”她用工具来形容豆豆,说完之后才觉得失言,原来刻薄是骨子里带着的。



“不是的不是的主子。。。。。。”



“为什么青衣死在他的箭下,你却护着他?”她也不确定黄迎和青衣,是否熟识要好到了会恨肃辰,。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主子。”黄迎似乎都快哭出来了,像是被逼到墙角的软弱学生。



其实一个本来就蹲在雪地里的人倒在雪地,这样的声音并不大。可是颜洛倾还是透过黄迎宽大的衣服看见肃辰倒下,雪被压得发出一种她最讨厌的‘吱吱吱’的声音。



黄迎像是护住小鸡一样,把颜洛倾挡在身前,不准靠近现在看着没有一点杀伤力和战斗力的肃辰,直到她扔掉刀。黄迎拾起刀连忙跑开了。看着黄迎的背影,颜洛倾觉得她身边的东西也和那背影一样,正一点点远离她。



颜洛倾将肃辰扶起来,仅仅是扶起来。双手撑着他的肩膀,眼前这个男人突然像是要跟雪一样融化了变成水,然后被太阳晒干。



身形消瘦了许多,如果是以前,远远的她也能在一群人中发现他。最近,老实说,美男当前,却是一眼都未细看。若不是因为有雪和他脸色对比,她不会知道,他比雪还白。或许不能用雪来和他比较,应当用冰。她像是握了一块冰,整个手掌都变得渐渐麻木。等用暖炉烘了,就会变得很痒。



“快!将你家世子带回去吧。”黄迎的声音似乎是带着天生的沙哑,但是听着还不错。



黄迎带来府里的人将那个冰块从她的手中摆脱。奇怪,怎么用了这个词。。。。。。手又僵又麻,于是她维持着席地而坐,两手前伸的姿势,真像僵尸。



黄迎紧张的把她从地上拉着来,又把她僵硬的手放到自己手里哈气:“主子,你怎么样?还好吗?”



颜洛倾看着她笑了一声,然后一直笑。她总是把自己弄得太感伤,总是把所有忧伤都放大。



“主子,您别这样。我,我那么对辰世子都是因为他现在是在救您呀!”黄迎看着颜洛倾心疼不已。



“救我?”然后又骗?



“您不是问我,确不确定自己瞒着的事情不是您应该知道的?”



“嗯。”她让她想好了再来见她。



“有些事情,奴婢不好多说的。”



颜洛倾很奇怪,黄迎为什么用这个自称。“嗯?”



“黄迎的意思是,主子您和世子的事情,不能都由旁人说了去。”



颜洛倾不说话,心中默念——讲重点!虽然她能理解此刻黄迎要做决定那种复杂纠结的心情。



“我只能告诉您,辰世子是在帮您救治寒症。”黄迎又是那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你的意思是我有寒症?”颜洛倾的神色——像是听到自己患了癌症的患者,不敢相信。



她幡然顿悟,青衣桌上那两页医术,一页是复生丹,一页是治疗寒症的。那么就是说,青衣也知道她有寒症?



“主子,辰世子和林老联手,您一定会痊愈的!”黄迎一脸紧张,生怕颜洛倾一念之差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也未察觉到自己将林相梓都供出来了。



颜洛倾不说话,心中慢慢缕着思路。如果青衣也知道,那她是什么时候知道?她的寒症发作过吗?谁发现她有寒症的?青衣为什么自己偷偷研究医书,却不告诉她?连梓都知道?



看吧!颜洛倾就是这样,对她本该在乎的事物置之不理,绝情到令人发指。榆木脑袋!方才在她眼前昏倒的人就这样被抛诸脑后。



☆、第五章 以血为引



雪就要融了。。。。。。梅花香自苦寒来,这话不假。即便没过大年夜,天气回暖,花便谢了,雪便融了。



雪人会融,然后把两个雪人面前的纸条一并掩埋。



黄迎不解,何以大家都瞒着主子她有寒症,可她知道自己有寒症后却是这种反应。



颜洛倾不经意一瞥,见刚才肃辰蹲过的位置有些异常,她蹲下身,不经意间又用了那种讨人厌的质问语气:“黄迎,肃辰身体那么弱?”



“。。。。。。许是崩开了腕间的伤口”黄迎看向颜洛倾指尖的血迹,又看了看快和雪搅和一起的血迹。



腕间伤口?“那么严重?”还昏迷了?



“您这段时间的药,每次都以辰世子的血为引。”黄迎如实作答,反正该说的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也没少说。索性主子想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颜洛倾腾地站起来,震惊的看着黄迎:“以血为引!?”盯着黄迎的眼神就像这主意是她出的。



“是。。。。。。”



“那日我被带去药泉,你不是不知?”



“是。辰世子说,您寒症发作频繁了,除了服药还需再。。。。。。”



“我哪日寒症发作了?”



“服用复生丹那日。”



“我为何没有感觉?”



“您有感觉。从青霄国到肃王府,少说用了五天,辰世子日夜搂着您,好看的小说:。整个马车内都塞满了被子,所有手炉都放在里面。可您还是像冰块似的。”黄迎忍不住抽泣,颜洛倾发作时所受的痛苦又何止这些呢。。。。。。



“而后呢?”悲凉的语调莫若她如今。



“主子,青衣的死姑且不说。您的顽疾若不除,日后后果。。。。。。”



“所以你什么都瞒着我。”颜洛倾听见自己的声音确定的说。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疑问句,或许并不需要答案。但黄迎还是毫不犹豫的答:“是。”



颜洛倾只感胸臆一片苦涩,青衣死于他的箭下,她连着那么多日,饮他血,入他怀。



她总是觉得,他做的事情不值得她信任。可是她又有哪次是真的信任了他?明明说要信他,却又如同他说的,草木皆兵。。。。。。不管是发生了任何她意料外的事情,她都从未向他要过解释,也从未听他解释。



她不敢说能原谅他,他箭对准的是青衣,死在她面前的青衣,因她而死的青衣。



是她妄自菲薄么?血,连着那么多日她喝的那又苦又涩的药便是带了他的血,所以腥。那么紧张的要她喝了姜汤又再喝,寒症会随着风寒一并来么?药泉那猩红的药,都是血么?他的。



“主子,您要。。。。。。主子!你怎的哭了!”黄迎将后面‘进去吗?’吞回肚子里,紧张的看着自家主子。



颜洛倾抬起头,哭了么?她抬起手抹了一把脸,才知,原来泪水已经沾满了整张脸。



箫寒居?门前站在两个小丫头,门紧闭着,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她从未来过这,为什么会在恍惚间来了这,站在了门口?



“黄迎,该。。。。。。怎么办?”眼泪抑制不住的直流。她可以接受所有伤害,因为太多了,习惯到觉得理所当然。但是受不了,一个人对她好到如此。连问他与欲何求都不忍心。



“主子。。。。。。”黄迎看着颜洛倾无措了起来。



门‘吱呀’一声从内打开,颜洛倾看过去,那人将门带上,向她走来。只是模糊的双眼什么都看不清,只能从声音判断是秋眉。



“洛姑娘,世子无大碍,现在梦蝶小姐在。您。。。。。。”



颜洛倾不语,撇开头抹干眼泪。‘梦蝶小姐在,您。。。。。。’这样的话有几个意思她无心探索。



“我想见肃辰。。。。。。”她从未想过,有一日她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几近哀求。



“洛姑娘。。。。。”门再次‘吱呀’一声打开,打断了秋眉后来的话。



一个极好听的声音传来。“秋眉,世子如今身体如此了!谁人都不可打扰,知道了吗?”声音美得就算只是在说话,也如同唱歌。



“奴婢知道了。”秋眉福身,深深的看了颜洛倾一眼,拿着大约是药方的单子和她擦肩而过。



“你就是颜洛倾?”云梦蝶打量颜洛倾,就算同为女子,她也忍不住惊艳。眼前的女子气质出尘,眉目如画。美则美矣,可惜的是身上带着一种拒人千里的气息。即便眼角甚至还沾着泪珠,却一点不显得柔弱。



“是。”



“你要见世子?”



“是。”



“你认为自己有什么资格?”



“没有,好看的小说:。”



“也要见?”



“见。”



“我说不可以。”



“嗯。”颜洛倾转身离开萧寒居。



“你不见了?”云梦蝶一脸惊讶的看着颜洛倾,如此就走了?



颜洛倾不回话,脚步不停。既然有如此美人在身侧,她又何必自寻难堪?这样就好了,到此为止。



“本小姐问你话呢!”云梦蝶不依不饶,冲到颜洛倾身前挡住。



颜洛倾抬眸看她,又是和宁安一样刁蛮郡主之类的人?



“我可以让你见世子。”云梦蝶高昂着头,不说下文,满心以为颜洛倾会感激的对她道谢。



“你怎么不说话!我说让你见世子!”云梦蝶瞪着颜洛倾。



“什么条件!”颜洛倾淡淡的问。



“呃?”云梦蝶一愣:“够爽快。见了这一面,答应我再也不找他。”



“你帮我离开?”



“当然!”



“好!”



云梦蝶又愣住,愣神之际,颜洛倾已经迈进了屋内。门再次关上,和外界隔离。



屋内尽是药味,奇怪的是没有大夫,也就是说刚才除了秋眉和云梦蝶没有人在这。



她脚仿若千斤,迈动一步用尽了全力。床上的肃辰脸色比刚才更白。他那么高的武功,即便失血过多,也不该是这样一副濒死的样子。



不知道他守在她床边的时候,是否也如同她此刻的心情一样,沉重到想去死。。。。。。



“肃辰,我讲个笑话给你听吧?”颜洛倾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握住他的手。



“我每次睡好久的时候,都会梦到一个小老头,他陪我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白昼里,用各种语气说话。。。。。”



“其实,也不是啦!他每次都很凶。”



“不对,我们只见过两次,后面那次他特别的忧伤。。。。。”



“好像不好笑。”



“因为我都不会讲笑话。。。。。。下辈子吧!我学会了再讲给你听呀!”



她突然故作惊喜的惊呼:“梦里那个老头会不会是你?你照顾那个叫颜洛倾的病人时,还跟她说话。”



“嗯。。。。。。这个比较好笑。”



颜洛倾笑容满满,她和他,怎么可能,在这里结束刚刚好。喝了他的血,她很抱歉。



她松开他的手,起身,手腕却被抓住。她脑海中闪现那次肃辰就是抓住她的手腕,对她说——‘一起去吧。’一起。。。。。。



“颜洛倾。”



“小颜。”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来自不同的人,来自不同的地方。



☆、第六章 以吻封缄



生活就是这样,时间就是这样,无论你承受了什么。。。。。。时间的齿轮,生命的轨迹,都不会停歇。



这样的见面方式并不尴尬,甚至没有一点奇怪。



三人面面相觑,直到。。。。。。



缺心眼的云梦蝶打开门,见肃辰拉着颜洛倾的手,指着她大喊:“你!你竟然偷情!”



颜洛倾看了一眼这姑娘,心中暗叹,这孩子的智商。。。。。。真为她捉(着)急。



云梦蝶自知失言,迈着小步走到肃辰身边:“世子?
第28章
妖孽世子绝情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