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娘娘是四妃之首,后宫之主啊,又怎么受得了这样的苦?



“好了!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么,你哭什么?吃饱了的话,帮竹儿去盛一碗,看她好点没有。”



玉歌放下碗,意犹未尽的还想吃。但想到耳房里还躺着一个,又看看所剩不多的稀粥,便放下了碗筷吩咐着。



瑞兰最后抽泣一声,抹了把泪盛了碗粥走了,玉歌一回头,便见龙昱昕正看着她笑。



“王爷在笑什么?”



她皱眉问着,看看已经见罄的锅底,肚子还是有点饿。



龙昱昕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伸出了五根指头。



玉歌愣了一下,忽的脸红,微恼道:“本宫肚子饿,多吃一些不行么?”



那五根指头的意思是,只她一人,就已经喝了整整五碗粥了。



“咳!可以!当然可以!娘娘饿了,自然是要多吃的,本王也没说不可的!”



龙昱昕呛了一下,又急忙违背良心的说着,忍笑瞅向她的肚子。



这肚子没见多大,可是怎么就填不满呢?



玉歌越发羞恼,红着脸,淡定起身道:“本宫吃饱了,王爷慢用。”



转身回了寝宫,不过片刻,龙昱昕尾随而进。玉歌恼怒的道,“你进来干什么?出去!”



抬手指着门口,俏脸含霜,却是眸色躲闪,压根不敢看向龙昱昕。



脸上挂不住啊!



如此粗鲁吃相的一面被他看到,她总是觉得很尴尬的。



“呵!”



龙昱昕偏头一声轻笑,极是促狭的瞅着她难得娇羞的脸红模样,忍不住心情大好。



“娘娘说出去,本王便要出去么?娘娘这寝宫,本王也不是来过一次了,再多一次又有何妨?”



上前一步伸手揽过她,嘻皮笑脸的说着,又侧过鼻翼深深一嗅,顿时无比陶醉的微微轻叹,“娘娘这体香,却是本王所有闻过的味道里面,最美最香最让人欲罢不能的唯一一个。”



摇头晃脑,仿佛这一辈子,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女人。



玉歌原本欲退的身子在这一刻,猛的顿住。



“王爷见多识广,花丛老手,却也难得能记得住本宫的体香,本宫是否该要感恩戴德的恭谢王爷一声呢?”



眯了眼,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肩头扒下,甩到一旁,玉歌满脸的冷寒。



龙昱昕摸了摸鼻子,轻轻握着手心里她留下的淡淡温度,笑得如同偷腥的猫一般。



“歌儿,你这是……在吃醋吗?”



欢喜!



无比的欢喜!



她肯吃醋的话,那是否就表明了,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他的?



第48章 带走



“醋是什么?那样贵重的东西,本宫何德何能,如何吃得起?!”



玉歌凉凉的看他一眼,无情的打击着。



有着他的丹药相救,又加上几碗热粥下肚,原本冻得快跟冰坨子一般的身体便渐渐的暖了过来,也有力气生气了。



可是这气,到底是打哪里来的?



玉歌想了想,只觉得脑子里杂七杂八的一团乱。有很多事情,明明就在那里等着她去查证,却偏偏就是隔了那么一层薄薄的纱。



朦胧不清,晦暗不明。



仿佛一伸手就能将一切的真相揭露,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丝契机。



“呵!能吃!当然能吃!只要歌儿愿意,吃多久都行!”



龙昱昕越发笑得欢喜,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玉歌哼了一声,脸色稍霁。



这样嘻皮笑脸到几乎无赖的极品王爷,她疲于招架,深感无奈。



惹不起,本宫躲得起!



甩了袖向着耳房走去。竹儿杖伤未愈,这会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一脚刚刚踏进,便听门内“啪”的一声脆响,玉歌一惊,瑞兰已经满脸泪水的冲撞了出来,一见玉歌正站在门口,当下便一个箭步冲过,直挺挺跪在地上,也不说话,只是不停抽泣着哭个不停。



“瑞兰,可是竹儿她……已经去了?”



看着她满心悲戚的样子,再联系刚刚的那一声响,不用问,玉歌便已经猜到,很有可能是竹儿出事了。



不觉心下恻然。



想到姐姐当初进宫时,那贴身相随的梅兰竹菊四朵金花,转眼之间,便已经去了三人,而且,都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命丧永乐宫!



“歌儿,她们不会白死的!本王发誓!”



龙昱昕听到动静过来,沉沉的说着。



永乐宫的现状,的确让人很是担心。



这才大婚进宫刚刚不过一日光景,永乐宫仅有四个宫婢,便已经命丧三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挑衅。



“是的!她们,的确不会白死!本宫也绝不允许!”



玉歌深吸一口气,淡淡的道,“瑞兰,起来。竹儿既然去了,便好好的葬了她!还有,梅儿跟小菊,都安排好了吗?”



握紧拳头,一连声冷静的吩咐着。



而这三人之中,竹儿的死,多少都跟她有些关系。若当日她肯早些出手相救,是否竹儿便不会死?



玉歌心思郁结的想着,胸中一口怒气便渐渐涌上,刚刚那股才压下的冰寒又再度在体内复苏。以一种摧枯拉朽势如破竹的速度,一路横冲直撞,四处破坏,转眼间,将她整个人,再度变成了一块冰坨!



冷!



彻骨的冷!



可无论是怎样的冷,都及不上这大宫里的冰冷无情!



“歌儿,你身体有伤,不宜动怒的!”



龙昱昕叹了一口气,既是心疼,又是气恼。



明知道怒极伤肝,哀思伤脾,她怎么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呢?



只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的药,就已经压不住她的伤了。



“瑞兰,这里的事交给你处理!歌妃娘娘本王带走了。若皇上差人来问,你不必害怕,尽管照实说了便是!”



沉着脸,龙昱昕快速的吩咐着。也不管玉歌答应不答应,抱着她便走。



这黑心的女人,再不看大夫,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想她前一晚还那般的风情妩媚红衣妖娆,傲然如同寒雪红梅,这才转眼几个时辰,就已经从母老虎变成了纸老虎?



真应该好好的打她屁股才是!



第49章 绿帽子



脸色沉郁的抱着玉歌离开,“咣”的一脚踹开永乐宫大门,震得那门上的积雪悉悉簌簌的往下掉。



“王爷千岁。”



左右两个守门的侍卫见状,急忙上前行跪安礼,龙昱昕鼻间哼了一声,又转头看一眼门上的九个大字,嘴角一抽,顿时好气又好笑。



这黑心的女人,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王爷,皇上有旨,歌妃娘娘不得离开永乐宫。”



两人跪在地上,既是惶恐,又是无奈。其中一人硬着头皮说着,想死的心都有了。



皇上下令将歌妃娘娘禁足,并严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可这硕亲王爷来凑什么热闹?难道,那传言真是真的?



歌妃娘娘当真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给皇上戴绿帽子?



“滚!再多说一句,本王扒了你们的皮!”



龙昱昕眸色一厉,沉着脸说着。一脚一个将两人踹倒在雪地里,又冷冷看一眼寂寞无声,除了瑞兰便再无一个活人的永乐大宫,头也不回的抱了玉歌扬长而去。



“快,快去禀报皇上!”



身上两人晕头转向的从地上爬起,飞也似的直奔御书房。



永乐宫出了这等大事,要是禀得迟了,不等王爷来扒他们的皮,皇上就会扒了他们的皮!



可怜他们只是个当差的,王爷要走,他们敢拦吗?怎么这一身皮,谁都想扒呢?



御书房,龙子谨沉眸听着守门的侍卫前来通禀,正在批阅奏章的朱红御笔“啪”的一声在指间折断。张福慌忙躬了身子,屏息宁声大气不敢出,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王爷啊王爷,您这可真是捅了天了呢!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抱了歌妃娘娘大摇大摆的扬长出宫,您让皇上这脸,要往哪里放?



“硕王将歌妃带走的时候,可留下了什么话?”



折断的御笔被随手扔在一边,龙子谨抬眸,弯唇问着。两人跪在地下,急忙回着:“禀皇上,王爷临走时不曾留下一字一言。”



睁着眼说瞎话。



王爷是真的留了话了,但是他们没那个胆子,也真不敢说。



“哼!没用的东西!连个人都看不住,朕留你们有什么用?来人!拖出去砍了!”



龙子谨冷哼一声,蓦然怒道,两人瞬时大惊,脸色惨白的磕头如捣蒜:“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除了这四个字,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一方是王爷,一方是皇上。一母同胞亲兄弟。就算皇上是真的想要借机来治罪王爷,也不是他们两个小小侍卫所能掺合得起的。



自古皇室之家,若有相争,就必是血流成河。不管哪一方赢了,哪一方输了,他们两个,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倒不如索性认了这失职之罪,或可还能留得一命。



“皇上息怒,依老奴之见,王爷此举,只是心急娘娘的伤势,所以才出此下策。依老奴看,倒不如先行将娘娘带回,细细询问,再行问罪不迟。”



张福心下一叹,上前打着圆场,委婉的说着。→文·冇·人·冇·书·冇·屋←



可他心下也知道,事以至此,是说什么都晚了。



皇上的脸面不能不管,这皇家的体统也不能不顾。硕亲王这么明目张胆的带了歌妃离开,他到底是想做什么?难道真的想要兄弟反目不成?



红颜祸水,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哼!下策?朕的后妃,轮得着他硕亲王操心么?张福!带朕旨意,即刻前去硕亲王府将歌妃带回!如有阻拦,杀无赦!”



“砰”的落下一掌,上好的檀木龙案刹那间四分五裂,龙子谨杀气氤氲的冷冽双眸暗隐在这突然的暴怒之后,骇得张福当场失神,“扑嗵”一声跪在地上,噤若寒蝉!



刚刚事出突然,他没有思虑周全,直到此时,他才突然记起。皇上,不仅仅是整个天下的皇上,他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自己的女人被自己的亲兄弟如此嚣张的带了走,这对于皇上来说,不谛是一个巨大的刺激。



赤/裸裸的挑衅,绿光四溢的超大帽子,就这么给戴上了。



试问,这样的羞辱,天下间又有几人能受得了?更甭提是一国之尊的皇上!



********************************



本文明天上架,各位亲多多支持喔~



********************************



第50章 王府对峙



“王爷,您这是……”



宫门外,落秋缩着脖子抽着嘴问,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



他万万想不到,王爷十万火急的将他飞鸽传书的召了过来,备了暖轿,竟是要带着歌妃娘娘私自离宫?



顿时便觉得这肚子里的心肝肺刹那间就搅成了一团,抽得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王爷啊王爷,跟皇上抢女人,您老人家这不是找死吗?



您不想活了,小的我还想活着呢!



满脸黑线的上前,刚欲拉开王爷小声的劝劝,却被龙昱昕一个冷眼冻在原地。



“什么话都别说!走!还有,即刻派人去请城里最好的大夫过来!不得拖延!”



怀抱了玉歌转身上了暖轿,却是半晌不见出来,竟是两人要同乘一轿?



落秋愣愣的摸了摸自个儿脑袋,确定没有发热之后,立时便一个哆嗦,扬声喊道:“起轿回府!”



纵身翻上原本备给王爷的马匹,又同情看一眼那几个抬轿的可怜人儿,一个个的龇牙咧嘴,满头大汗。



话说,这抬轿,抬一个人好抬,再加一个人,是什么概念?尤其加的还是他们家的王爷主子,真正是不敢怒也更不敢言。



一路飞奔,片刻不敢怠慢,直跑得几个人大汗淋漓,腿脚发软。



也幸亏这皇宫跟硕亲王府相隔并不远,可饶是此,也将几人累得够呛。



落秋快马加鞭的亲自去带了大夫过来,下了马才刚刚站定,龙昱昕便也抱着玉歌下了轿。



“王爷!大夫请来了,还需要做什么?”



落秋上前一步问着,眼睛不时的往他怀里撇撇,意思是,这众目睽睽之下,王爷您老人家要注意影响啊。



毕竟这娘娘,可是皇上的女人呢!



龙昱昕却根本视若未见,仍旧亲自抱着玉歌下轿,飞快的吩咐着:“将本王寝室的暖炉炭盆能烧的都烧上。还有,立即叫人准备热水,稀饭,还有干净的衣物,一应送到本王寝室!另外,请大夫过去看诊,你在门外侯着,随时准备抓药。”



一路走,一路说,转眼间便已到了王府前厅,有一些打扮各异的王府侍妾娇滴滴的迎了上来,还未开口,便被龙昱昕满脸的寒气冻在原地。等得反应过来时,眼前人影飘渺,早已踪迹全无。



落秋一路冷汗的小跑步跟着,一颗心却是已经沉了又沉。



“大锤,你过来!”



走到半路,腰身一扭,将刚刚擦肩而过的大锤喊住。大锤立即停下步子,憨憨的一摸脑袋:“落大哥,什么事?”



大锤原本并不叫大锤,只因他长得人高体壮,力气又大,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外号。



落秋沉吟一下,仔细考虑片刻,便低低的吩咐了几声,大锤顿时拍着胸脯道:“请落大哥放心!大锤一定办好!”



落秋点点头,“去吧!要注意?
第14章
大宫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