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祁雅娜



【由文,】



☆、大秦后宫嫔妃等级



后宫等级



皇后



正一品:贵妃、淑妃、贤妃、德妃



从一品:夫人



正二品:妃(六名)



从二品:昭仪、昭媛、昭容、淑仪、淑媛、淑容、修仪、修媛、修容



正三品:贵嫔



(以上可主位一宫)



从三品:婕妤



正四品:容华



从四品:婉仪、德仪、顺仪



正五品:嫔



从五品:小媛、良媛



正六品:贵人



从六品:才人



正七品:常在



从七品:答应



正八品:选侍



从八品:才女、美人



正九品:娘子



从九品:更衣



☆、未央迎新主(上)



宣正十年,大秦第三位皇帝郭舒炎在位。



元月皇后冯氏清扬薨逝,中宫旷位,群臣上疏,遵照大秦立法,应尽快选后。最终,太后母家侄女蒋曦薇入选,择定当年四月初八册立入宫。



四月初十,戌时,历书曰大吉,宜嫁娶。



“吉时已到,小姐该上轿了。”秀奴在耳边低声说道。待蒋曦薇准备齐全,便搀扶着她登上凤舆,往皇宫去了。蒋家的其他人也赶忙坐上轿辇跟上去了。



自宫城正门开始,直至蒋家府前,沿途的街道皆是张灯结彩,宫门一路洞开,上悬各色的装饰,自是一片绚丽景色,更遑论那些五彩宫灯将宫城前半部分的建章宫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建章宫宣政殿前,郭舒炎身着冕服,头戴通天冠,和群臣一起侯在那里。



待凤舆一停,殿前丹陛大乐立即开始演奏。蒋曦薇由人扶着缓步向内走去。宣政殿是平日帝王上朝时接见群臣之处,此时殿前两侧各站了一半重臣,殿前正中已摆好了案几,上面呈着早已制好的皇后金宝。



此时,蒋曦薇头戴凤冠,身着凤袍走至郭舒炎面前,行跪拜大礼,皇帝微微倾身以作答礼。待蒋曦薇起身之后就算是礼成,她恭敬从郭舒炎接过皇后金宝,再次沉稳行了一个大礼。



“礼成!”有司礼官高声宣道。



群臣皆敛衣下摆,口称万岁。帝后二人携手共同接受朝拜,皇帝赐下宴席。而后帝后同登舆,往内宫去了。



自踏到宣政殿前,蒋曦薇就在偷偷的打量身边的人。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夫君吗?待仔细看清他的面容之后,竟不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眼光扫到身旁之人鲜艳若兰的笑容时,郭舒炎的心震了一震,有那么一瞬间的恍神,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过了,没有被这样一个人打动过。



车辇的目的地是后宫中第一尊贵的宫殿,未央宫,也就是皇后的宫室。这未央宫的面积极大,一进宫门走上几步路便是一个极大的荷花池,池上三座玉桥,唯有帝后二人可以从中间那一条桥上走过。



此时外命妇还有后宫嫔妃都等候于此,见郭舒炎与蒋曦薇携手走进来,都赶忙行礼不迭,然后按品级跟着他们穿过前殿宣室殿,最终走到了皇后的寝殿椒房殿。至内室后帝后二人共坐与床上,侍女进酒两盏,帝后行合卺之礼。喝过交杯盏之后,嫔妃命妇齐向帝后行礼后退出。



按照大秦立法,册后大典礼仪繁多,还有几日的事情要忙,故而这一夜并非蒋曦薇的洞房之夜,二人皆是在宫人的服侍之下随意睡下了。郭舒炎倒是很快睡着了,而蒋曦薇却始终无法入睡,只是因为郭舒炎眼中的猜忌她尽数看在了眼里,只因为自己和太后一样,都是出身于勋戚蒋家的女子。



帝后大婚之仪十分繁杂,合卺之礼之后还有诸如帝后同去太庙祭拜先祖,群臣共同拜见帝后等等,也幸亏蒋曦薇是继后,有不少环节被省略了,饶是这样待到所有忙完已过了几日。故而四五日后郭舒炎到未央宫过夜,才是他们两人的新婚之夜。



“继后之礼一项仓促,委屈你了。”二人坐在床上相对无言,片刻之后,郭舒炎方才冷冷的开了口。



蒋曦薇抿嘴一笑,“臣妾并不觉得委屈,因为今夜之后,臣妾与您就是真正的至亲夫妻了。”蒋曦薇刻意着重说了至亲二字。郭舒炎如何听不出她是在向自己表明立场,看来眼前的这个女子对自己的处境十分了解。既然如此,自己当然是不能拒绝这位皇后的好意了。



“皇后说的不错,朕与你,定会如此的。”郭舒炎边说边将手伸向蒋曦薇,随手取下头上发钗之后,乌黑长发犹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



而蒋曦薇也那鲜艳若兰的笑容让郭舒炎不由一愣,在蒋曦薇身上一扫,一朵通红的玫瑰便跳进了郭舒炎的眼睛。那玫瑰纹的十分柔媚,而且是在蒋曦薇的肩膀之上。



“天晚了,皇后安歇吧。”郭舒炎轻声说道



待蒋曦薇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郭舒炎兀自沉睡着,蒋曦薇披衣下床,走至窗前一看,外面天还未有大亮,只露出了一丝鱼肚白。回首看看同床共枕之人,蒋曦薇忽然产生了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在半个月前,自己还只是蒋府受尽长房欺侮的二房小姐,半个月之后,却做了大秦母仪天下的皇后。



耳边犹自想着入宫之前伯父蒋南林说过的话,原来自己不过是一枚棋子,一枚蒋家与皇家斡旋的棋子。蒋南林不让郭舒炎立别的世族女子为后,而郭舒炎也不想娶他嫡亲的女儿,所以才会选中十七岁还云英未嫁的自己!而且三年之后,一旦堂妹蒋碧娇入宫,自己就要乖乖将这个位置让出来,而且这三年,自己还要为她铺路!



自己不过是长房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可蒋曦薇,偏偏就不是那等会认命的人!



蒋曦薇又不由自主的向郭舒炎看去,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微笑,娘亲教的这些真是管用,也难怪娘亲一直和爹的感情那样好,以后可要跟娘亲多多学了。



正想着,这厢郭舒炎也醒了过来,蒋曦薇回过神走了过去,拣起一件衣服给郭舒炎披上。



“皇上?要不要叫侍女进来服侍皇上更衣?还是臣妾来?”蒋曦薇有些娇羞的问道。



“那就皇后亲自来吧。”郭舒炎的眼神中不由带上了一抹柔色。当年和清扬大婚的时候,她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点都没有眼前这个女子收放自如。



蒋曦薇含笑取过衣衫为郭舒炎穿上,还特意将腰带上的结换了一种方法来绑。外间的侍女听见了也赶忙进来服侍二人更衣。



郭舒炎的贴身内监三宝这时也走了进来,“皇上,太医院给皇后娘娘熬得药已经送来了,现在可要呈进来?”



“什么药?”蒋曦薇奇道。



“不过是太医院送来的补身汤药,每位嫔妃除夜之后都会有这么一碗,没什么大用,还那么苦,拿下去吧!”郭舒炎抢着说道,三宝这厢应了之后便退了下去。



皇上真是好生奇怪,明明叫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让皇后娘娘喝下这碗药,因为自己在里面下了些东西,可是又是皇上亲口让自己把这药拿走,可真是奇了怪了。



早膳之后,蒋曦薇亲自为郭舒炎戴好冠冕准备送他出去,郭舒炎竟是极熟稔的捏了捏了蒋曦薇的手,“按规矩,今日你得去隆福宫看望母后,母后身子不好,你多陪陪她。此外,你也该将这未央宫的奴才好好认一认才是。晚上,朕再来。”



蒋曦薇面上一红,咬着嘴唇点点头,这才目送郭舒炎离开。



☆、未央迎新主(中)



既然得了郭舒炎的话,蒋曦薇梳洗完毕之后便直接往隆福宫而去。



隆福宫历来是太后居住,比起未央宫的富贵堂皇,隆福宫则更为端正严肃。蒋曦薇一进隆福宫就闻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药味,这些年一直听说太后身子不好,看来并非虚言。



太后靠在贵妃榻上,似乎精神还不错,见到蒋曦薇也并没有开口,兀自端着茶盏盯着蒋曦薇。身侧也只有两位年老的嬷嬷相陪。



“儿臣给母后请安!愿母后凤体安泰,福泽万年!”蒋曦薇行了大礼,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但是太后并没有因此叫蒋曦薇起身。



她慢悠悠道,“哀家以前告诉你的老规矩都忘了?没有外人,叫姑母。”



“宫规不可废!儿臣是皇后,自然要按照宫规一丝不苟的进行!”蒋曦薇正色答道。



耳边蓦地响起嗖的响声,太后手中的茶盏准确无误的贴着蒋曦薇的耳侧飞了过去。茶盏应声而碎,而茶汁也溅到了蒋曦薇的身上。蒋曦薇面不改色仍旧是那般。



太后叹了口气,“罢了,哀家知道,你该是恨哀家的,毕竟三年前先皇后体弱,是哀家亲自从族中选你为继任皇后的人选。”蒋南枫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从不亲近的侄女,面色冷谈,像极了那一年,自己始终记得的那一年,自己这个侄女被碧娇欺负,转眼就不声不响的把碧娇给推下了湖。从那时起,自己就知道这个孩子不简单,不仅这件事还有那孩子的眼神,恍惚让太后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



“姑母既然知道,又何必去问?”蒋曦薇抬起头,笑靥若花却又带着那么一丝绝望,“二房对于长房来说一向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当初先皇后不过是病了,姑母就能让下令让曦薇不许出阁等待入宫的机会。若是先后不死,那么曦薇是不是就要孤独终老!还有,姑母难道不是和伯父抱了一样的想法,让曦薇先进宫替碧娇做三年的皇后。然后等碧娇入了宫就寻机会废了曦薇。”蒋曦薇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微红,似乎是有些激动。但是跪着的身子依旧绷直,气势不减。



谁知太后一把从榻上撑起了身子,刚才满身的病恹之气顿消,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精明的帽子在烨烨生辉。



“你放心,有哀家在一日,你的皇后之位就牢不可破,谁也不能撼动!”仿佛是怕蒋曦薇不相信一般,蒋南枫又絮絮的说开了。



“大秦已经立国四十年了,虽有外患,但是如今做皇帝最重要的事情是从世家大族里收权!炎儿即位以来却一直被勋戚压制,心里早就压抑着诸多不满了,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蒋家到如今也算是荣华富贵了,当年父亲在外征战九死一生,总算是后死争得了一份家业,南林如今也是位极人臣,荣光无限了。可是他永远都不满足,自认为是炎儿的亲舅舅,就想着要更大的权利。哀家这么些年为了他和炎儿闹得母子失和,他却仍嫌不足!若是他日哀家去了,还有谁能够庇护蒋家!但是无论如何,蒋家不能跨!这皇后之位却必须是蒋家人的!”



“从三年前哀家发现冯氏身子衰弱,不能主持中馈之后,哀家就开始谋划要把你推上皇后之位。你不是哀家的嫡亲侄女,你的父亲这么多年也并不是位高权重,皇上不会多么忌惮你们的!”



蒋曦薇的声音清冷入骨,“就算如此,伯父和伯母依旧没有放弃要将碧娇推上去的想法。姑母这三年派人来教导曦薇,想必也知道伯母他们给了我多少苦头。”



“哀家自然知道,等日后你地位稳固,想要怎么对王氏,哀家不会去管。这一切都是为了蒋家,无论你承认与否,哀家与你,都姓蒋。”



“那么,就请姑母明示,曦薇该如何去做。”蒋曦薇俯下身去,认认真真的叩了一个头。蒋南枫利用自己保护蒋家,那么自己就该利用这个机会来为父亲谋求一份出路!



“依照皇室的规矩,皇上必须要提拔你父亲。依哀家来看,皇上为了压制老臣,势必会提拔一批亲信,而你的父亲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了,不求他有多么显贵,能压制住南林就好。另外,你在这宫中所作所为亦是很重要的,不仅要牢牢握住后宫大权,还要让皇帝觉得你这个皇后对他是有用处的,这样地位才能稳固。看如今皇上对你的态度,想来还是不错的。放眼这后宫,能对你的后位产生威胁唯有三人,左贵妃首当其冲,她家世尊贵荣宠万分。其次是孙贤妃,她胜在和皇上相识最早。而最后一个就是许淑媛,至于她的厉害,该由你自己去感觉。这三个人是拉拢还是争锋,你自己好好琢磨吧。”



“姑母所言,曦薇都记下了,一定会做到的。”



“哀家知道,此时你对哀家心有忌惮,不过这都不重要,他日等你明白了哀家的话哀家再跟你多说不迟。罢了,起来吧,你的衣裳湿了,去后殿换一件吧。”太后似乎才想起来蒋曦薇还跪在地上,淡淡道。



蒋曦薇告了罪,由秀奴好容易扶起来,在太后近身侍女宋嬷嬷的陪伴下去了后殿。谁知才进后殿换好衣裳,就听见了几声婴儿的啼哭。见蒋曦薇面色生疑,宋嬷嬷便说道,“是先后留下来的小公主,也不知为何,十分爱哭闹。因着先后生前不得帝心所以也没有哪位娘娘敢抱过去养。那位冯昭仪还是先后的亲妹妹呢,也从来不敢提这件事。”



“那嬷嬷带本宫去看看吧。”蒋曦薇眉心一动,随口说道。宋嬷嬷虽不解其意但是依旧引着蒋曦薇往小公主住的地方去了。



当蒋曦薇踏入小公主的房间时,整个心忽然就疼了起来。才几个月大的小公主一个人在摇篮里?
第1章
帝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