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骰蚴且┢炕蚴且┌⒊枷胧奔湔饷唇粢残硭姑换崛右菜挡欢ā!鼻毓鄣纳袂樽苁堑暮孟笫裁炊疾辉谝庥敫湛既牍钡乃啾壬倭朔莅疗嗔朔莩廖取?br />


    经他这么一提醒福临眼睛一亮这还真是一个主意虽然希望不大但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试试也好当即下令搜身为了洗清嫌疑除了常喜与小江子等三人外清如与子矜也接受了搜身当然她们是女眷再加上清如身份不凡特意叫了一个老嬷嬷去内堂为她们检验至于结果不必说自然是没有。



    但是另一边却恰恰相反在小江子的衣襟里面搜出一张折起来地黄纸在黄纸上面还沾着一些细细的粉末经秦观和各位太医鉴定得出与酒壶中添加的毒药一致地结论。



    福临将黄纸扔在小江子脸上恨声道:“狗奴才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讲琳嫔与你有何仇怨你要如此毒害她还是说有人指使你这么做这个人是谁?!”除了怒以外福临更多的是悲哀他好不容易才寻到这么一个可是最后地结果却依然是两相隔而且比当初与灵襄地隔绝更彻底一个不过是宫里与宫外的隔绝一个却是人间与阴世地隔绝即使他是皇帝也没有能力跨越这一道隔绝否则当初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香澜香消玉殒。小江子看着那张飘荡在自己眼前的黄纸简直就是傻眼了这张该死的纸片是什么时候放在自己衣襟里的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可是任他想破了脑袋就是想不起时候放的只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玩了彻底的死定了。



    福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不停的低头说着“没有”两个字他的精神在巨大的压力下已经快崩溃了。



    贞妃眼看着情况不对小江子已经可以肯定是难脱罪责了只是千万莫要在他死之前还把自己拖下水想到这儿她赶紧进言道:“皇上这还用问吗一定是琳嫔在什么时候教训了他他怀恨在心便寻了机会将琳嫔害死这种奴才就算杀了一万次也不够您何必再与他多话。”



    福临想了一下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来人!”宣了侍卫进来后福临一指小江子:“将这个奴才拖下去先打三十棍然后再凌迟处死!”这个人害了他一心想得到了妃子岂能让他轻易的死去定要他在死前尝尽痛苦。



    “不要!皇上开恩皇上饶命啊!”哭喊的声音越来越远又是一条命没了只是这只替罪羊比较微小几乎没有人会为了这么一个东西而出什么话。



    清如自刚才起就一直没说过话就算是有机会拖贞妃下水也没有说过话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一步已经行到了极致适才只要有一步偏差那么现在受罚的就是自己而她跌倒后想再起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即使是危险过后的现在她也依然不是安全的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未来将会有一段足以比拟初初重回宫时的日子。



    即使福临已经相信不是她害死了琳嫔可说到底依然是因为她的献计而使琳嫔意外身亡福临对琳嫔如此在乎怎么可能当什么事都没生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事情并没有过多的偏差一直到现在还在她的掌握中但是在后面还有更危险的事只是完成了所有事才可以真正的放心。福临见已经找到了杀人的凶手他的心终于可以宽解稍许望着床上那宛如沉睡的容颜他的心中是无尽的失望与悔恨若不是他同意那什么荒唐的计划琳嫔又怎会长睡不起。



    福临一咬牙将目光从那张栩栩如生的面容上移开注视着清如道:“伯仁虽非你杀却是因你而死琳嫔的葬礼就由你负责!”说完就带着所有人离开了贞妃与常喜都跟在福临后面。



    “臣妾谨遵皇上旨意!”清如朝已经走的看不见身影的福临屈身行礼待得起身后身子微微晃了一下子矜见状赶紧扶了她知小姐是心力交瘁的原故:“小姐奴婢扶您回宫歇会。”



    清如苦笑着摇头她回头看着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妗云还有趴在床有哀声哭泣的露儿那抹苦笑在脸上不断扩大:“将露儿叫过来本宫有事要与她说。”







………【第六十五章 险中求胜(6)】………



    这一天连夜准备了琳嫔的丧事清如亲自操持而在内务府任职的小禄子得知消息后也立马赶过来帮着清如准备所有的事有了他的帮助办起事来方便多了待得天亮琳嫔已经躺在黄杨棺木中了但并没有封棺盖。



    第二日福临的旨意便到了由于琳嫔是一入宫便册嫔其规格本身就已经高他人诸多所以这一次没有再追封仅仅是加了谥号为:琳悦!



    在对外的宣布时只说妗云是突然染病御医在多方设法后依然不治身亡。另外福临还下旨对其家族进行了一定的封赏以偿其损失。



    妗云生前与宫中的人并无什么来往所以她的突然离世除了贴身的侍女露儿以外基本没有什么人为其伤心最多只是例行的来祭拜一下便走至于清如则因为福临的旨意在所以她一直守在寒烟阁中不曾离去而原本恨清如与福临害死了自家主子的露儿竟没有再纠缠不休只是一个劲的在灵前痛哭哀泣主子的早逝。



    第二日晚便到了封棺的日子原本这封棺一事有专门的宫人负责然清如怜惜露儿思主之情欲让她多看一会儿琳嫔的遗容便遣了那些宫人只说这事由她宫中的人负责便行虽这事与宫里规矩有所相违然看在清如是皇上最宠信的妃子又得了许多金银的份上那些宫人无声的退下了。



    深夜再无人来拜祭一些守灵的人也被清如以各种借口遣了下去整个裹于白装中灵堂里只剩下露儿和清如以及清如贴身的心腹几人。当外面敲响三更的时候每一个人地神色都凝重起来连清如也不例外。一个个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棺木中没有生机的琳嫔他们在等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安静停在那里的棺木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像女人叹气地声音要不是在场的几人都有心理准备都要被这声给吓破了胆虽然如此。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战战兢兢尤其是绵意素来胆子不大地她在听到这声响的时候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幸而湘远在一边紧紧握了她的手。更新最快。



    清如定了神后朝露儿看了一眼露儿心领神会紧了神往棺木的方向走了几步探头而望只这一看。顿时泪如雨下她回过神来朝清如他们不住的点头那模样。分明是喜极而泣看到她这样地表情。所有人包括清如在内都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最重要的一环终于没出错。



    妗云只觉自己好象睡了很久很久一直在黑暗中徘徊。但是又找不到出口原以为这就是地狱了哪知突然间她又觉得眼前出现了一丝光亮睁开眼却见到了哭花脸的露儿无比的惊愕张嘴吐出恍如隔世的声音:“露儿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连你也死了吗?”



    露儿一边抹眼泪一边摇头:“不是啊主子露儿没死您也没死我们都还活着。”



    听着露儿的话妗云只觉好荒谬怎么可能没死呢是皇上亲赐的毒酒也是她亲口喝下的当场便气绝身亡如何可能还活着可是看着顶上的所见地一切确是寒烟阁的摆设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清如听着妗云的话心知其一时间还很难接受死而复生地事逐对露儿道:“把你家主子扶起来咱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不能在此多加耽搁。”



    听到清如地声音妗云只觉更加地离奇同时也更证明自己尚在阳间被露儿扶起后她直愣愣地盯着清如:“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死不对我记得我当时是真的死了为何……”她低头看看自己地手那确实是实质的手有感觉有温度不像死后魂魄一般的飘渺。



    清如但笑不语反是她旁边的露儿欣然道:“主子你是真的没有死当时宛妃娘娘放在酒里的是秦太医专门研制出来一种让人假死的药吃了这种药可以在一天的时间里让人如同真死一般全身冰冷甚至于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现在药效过了主子您自然就苏醒过来了。”接着她又感激地看了清如一眼继续与妗云说道:“主子我们都冤枉宛妃娘娘了她并没有任何想害你的心思反而是想帮你!”



    “帮我?”由于刚苏醒过来妗云的脑子还处于一片混沌对于露儿说的话未能全懂只觉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清如侧目示意绵意过去与露儿一并将妗云从棺木中扶出来毕竟坐在那里说话总觉得有些不自在看妗云出来后她方道:“其实我欺骗皇上设这个局其目的并非为了置你于死地而是要帮你从某个方面来说你和我很像所以帮你就像在帮我自己一样你不是一直很想出宫去与你的许郎团聚双宿双栖吗这个心愿本宫可以助你达成!”清如的话里流露出无比的信心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无法对她的话产生怀疑。



    “你要怎么帮我?我能出宫吗?”妗云虽然忍不住要去相信她的话可理智又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事一日为妃终身为妃即使死也要葬在皇陵中。



    清如拂笑道:“以前不可以现在却可以了你已经死过一次了就代表你可以与现在这个身份彻底告别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遨游天下笑傲红尘但是同样的你不再是喜塔腊妗云你再也不能回家更不能让你的家人知道你还没有死你能做到吗?”



    至此妗云终于清楚的知道了眼前这个深宫中的女人真的要帮自己帮她摆脱琳嫔的身份让她可以与许郎偕一生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帮自己于她又有什么好处呢?



    当清如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淡淡的笑了云淡风轻的笑凝望着外面漆黑如墨的夜空她的心仿佛又回到了那撕心裂肺的一天淡漠的声音从她饱满的嘴唇逸出:“在本宫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未完成的愿望而终其一生这个愿望是永远都无法实现了所以本宫希望可以由你来替本宫实现承载着这个愿望远走高飞不为红墙青瓦所困。”



    清如的话妗云并未全部听懂但大致能够听出在她的心里有着一个永远无法补全的伤口而自己的情况让她起了怜悯之心是以才会不计所有的来帮她。



    妗云知道那是清如心中的禁忌所以聪明的没有再问下去只是盈盈拜眼中泪光闪闪哽咽着声叩道:“娘娘的大恩大德妗云没齿难忘妗云代自己和许郎谢娘娘请娘娘接受我二人三拜!”不顾清如的阻止妗云执意拜了三拜后才起身。



    正当这时外面传来两声布谷鸟的叫声湘远听了凑近清如道:“主子小福子传来信号想必他那边的事已经办妥了咱们这里也应该快些准备了。”



    清如微一点头对站起来的妗云道:“琳嫔本宫先前已经按着露儿的描述派人出宫去找许公子了现在已经找到他就在宫外等着你你快些换了太监的衣服随本宫走到时候本宫自有办法送你出宫门。”



    “许郎真的就在宫外?”乍闻这个喜讯妗云惊喜万分地叫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全然忘了危险露儿在一旁吓得不顾主仆有别一下子伸手按在妗云的嘴上生怕会有外人听了去虽然这附近的人已经让清如遣散了但在宫里总归不是那么放



    看到露儿紧张的模样妗云才意识到不妥拉下露儿捂在她嘴上的手压低了声再次问清如:“娘娘您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个自然本宫没必要骗你本宫既然决定要帮你自然会帮到底但是你听好了你与许公子相逢后必须马上离开京城走的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再回来否则让人认出你就会后患无穷到时候出事的不止是你们还会连累本宫你千万要记住!”清如再三叮咛着见妗云记下后一旁的子矜将捧在手里的太监服递给了妗云让她去后面换上。



    待妗云换好衣服盘好头出来后清如又从湘远手里接过一个小包:“你已经不能回家了身上又没什么钱所以本宫给你准备了一些这里面都是些金银珠宝和银票你们到了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就用这些钱做个小生意什么的应该是够了。”







………【第六十五章 险中求胜(7)】………



    除了说谢谢以外妗云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含泪将东西收好后随着清如出了门小福子守在外面看他们出来立马回话道:“主子一切均已按您的吩咐备妥现在也到了卫忠和卫武换岗守神武门的时辰。”



    “知道了你在前面带路。”清如正欲行忽又想起了什么回道:“这么多人别都跟着去了否则容易引起他人的怀疑特别是露儿你更不能去这样吧子矜湘远你们两个陪露儿一起留在这里不论谁来都不许进内知道吗?”



    “等等”妗云带着几分迷惑插了话进来指着露儿道:“你不跟我一起走吗?”她先前一直以为露儿会随着她离开哪知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



    露儿年轻的眼眸中飞快的掠过一丝痛苦然后笑道:“主子对不起露儿就不随您去了宛妃娘娘已经答应收留露儿在身边了所以还是留在宫里。”



    妗云只觉好生奇怪露儿与自己一起长大从来不肯离开自己怎么这次突然转了性不过这也太快了些她还欲在说清如却不愿她继续问下去出声催促道:“
第1230章
清宫--宛妃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