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司徒老夫人声色平淡,却带着令人不可抗拒的冰冷威严,“皇宫里调教出来的丫头,不懂的一点儿规矩么?”



“夫人莫生气,要知晓,这什么样的主子,就会有什么样的奴婢。”



先前那位内室管家嬷嬷走上前来,凑到司徒老妇人身后,语气讪讪嘲语:“就如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一般,大梁第一淫妃生出来的女儿……”



她诡橘一笑,侧耳到司徒老夫人耳旁,耳语了几句。



司徒老夫人脸色更加难看了,狠狠的瞪了梁莫念一眼。



莫念心中猜测到了七八分,那耳语中之人,定是有关于昨晚潜进司徒府的魏南萧了。



正文 第九章 受刑(二)



“长公主果真是肆无忌惮啊!莫不是嫁来我司徒家只是图求个通奸私会更方便?”



司徒老夫人话语刚落,连翘便怒的小脸通红,愤然喊道:“司徒老夫人,你不能血口喷人侮辱我家主子——!”



“来人——将这不懂规矩的丫鬟拖下去打!”



司徒老夫人暴怒,命令之下随即转脸对向梁莫念,威胁的语气丝毫不掩饰,“给我打,一直打,打到这丫头明白什么事规矩,打到她主子明白错字如何写为止!”



连翘脸色一白。



梁莫念心下一急呼道:“老妇人,连翘不懂事,要罚,由我代她,罚我便是。”



“代罚?”司徒老夫人冷哼一声,“这丫头不懂事教训一番是小事。重要的是……我司徒家列祖列祖虽配不上你大梁公主的身份来跪拜,但祠堂因你而毁,总也要有个交代不是么?”



莫念握紧拳,垂着投不说话。



这是……活生生的逼供……



“若你们只是想要这句话的话……”她昂起首,安静回道,“那就当做是我吧,我心存不满,放火烧了司徒家祠堂,全是我梁莫念的错。”



“甚好,长公主早些承认不就好了吗?”



司徒老夫人抚了抚眼角,风韵犹存的容貌上潋去了怒意,换上了虚伪的假笑,她朝着众人道:“这棍罚是长公主自个儿请的,以后皇上问起了也好有个说道。”



司徒老夫人咧嘴笑开,朝着身后家丁吩咐,“二十棍千万要数清了,定是别多打了,否则以后皇上怪罪下来,我们司徒家可是担待不起的。”



家丁走来,手持厚重的木棍,毫不留情的将梁莫念摁在了地上,还吩咐人踩住她的手脚,使她动弹不得。



梁莫念抬头,望见了司徒老夫人眸中毫不遮掩的胜利目光后,心下顿时冷如寒冰。



她静静闭眼,静等刑罚棍笞……



这些,不过是司徒老夫人对自己的警告,不过是向她对自己请求皇上赐婚的报复。



谁也不会愿意娶梁莫念的——



第一淫妃之女——十六岁便失了身,让男人赤身…裸…体死在自己床榻上,她是耻辱,大梁国永久的耻辱。



所以,被欺辱,被鞭打,被辱骂,早已如同家常便饭,习惯如穿衣。



宫中如此,这里如此。



尝遍冷情,那唯一的暖情也早已尘封,现在梁莫念剩下的,只有连翘了,她要护着连翘,一定要的……



这么想着,她便咬紧了牙齿,忍住一棍棍的抡打……



好痛。



但是,不能哭的……



怎能受了辱,还要被这些人看笑话!



梁莫念紧握着拳,指甲陷入了手心中,昏沉的脑一次次被剧烈的痛唤醒,痛的她已感觉不到了自己究竟颤抖的多厉害……



天知道,她有多怕痛!



好痛……



真的很痛……很痛……



恍然间,眼前,出现了一双湛蓝的靴子。



靴上绣着几多点点梅花,清新雅致,却不失气度。



修长的身影立,替她遮住了初升的艳阳,在她血肉模糊的身躯上投下了淡淡的影。



“抬起头来。”



温润如玉的男声,在她头顶响起,柔情似水。



梁莫念一愣,抬起头,猛然间,对上了一双古潭深幽的暗色眸子,顿觉心神一震,忘记了呼吸。



那是,太深太沉的眸,沉的,让你望不到何处是边沿,何处是尽头。



却让她望的出了神。



“我……”莫念张开薄唇,说不出话来,“我……”



“你?”



男子伸出修长的指头,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弯出了如月般美丽的弧度。



他的眼神几分审视,几分深沉,声音却那样好听,动人。



“你就是本王的妃,梁莫念?”



正文 第十章 容貌,被毁了



“你就是本王的妃,梁莫念?”



梁莫念去看这个垂首俯视自己的男子,只觉得耀眼的厉害,他的面容与他的笑,早已不能用俊逸来形容,更或者说,那是一种独有的气质,风华绝代的气质。



他穿着月白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简单的木槿花镶边,长发只用一条束带松散绑起,散漫却不凌乱,一些随意垂落,一些随风飘炔,有些落在莫念的面上……



阳光落在完美的面颊上,落在了他如雪淡色长袍上,染上了温暖的橘色——莫念闻到了清浅的麝香气息,只觉得自己被这种令人安详沉静隐隐弥漫若有若无的香气所包围了。



她这次终于说出了话语,望着他那双魄人的眸,“正如王爷所问,我是,梁莫念。”



“啧啧。”



司徒凉收回指,左右端量着梁莫念的面貌,眼神极其认真,温柔的瞳孔里散着不解光芒,“你是大梁第一美人,梁莫念?”



莫念注意到身上的棍刑早已停下了,而随着司徒凉的到来,那些小厮丫鬟们早已退至十步开外,就连方才那盛气凌人的老夫人,也神色不安的立在远远的地方,面色隐约透着担忧。



“只是虚名罢了”,梁莫念仍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忍着痛,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去回复眼前的男人,“大梁第一美人这称号,莫念愧不敢当。”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司徒凉笑的和煦如风,伸出白皙的指替她整理面前凌乱沾满汗水的发丝,微摇首,“照本王看,莫说是美,你算的是丑,极丑的那种。”



莫念胸口一闷,有些诧异的抬首,目光中是不解。



自己的容貌如何她清楚的很,纵使不会妄自菲薄说自己美的话语,但听到别人说自己丑的话语,还是第一次,于是心中不免多了不解与诧异。



“梁莫念,千万别怀疑本王的审美,你要知道,本王踏遍梁国春楼,阅女无数,被称为女子观察家也不为过”,司徒凉从怀中掏出了小小的雕花西洋镜,递到了她面前,“不妨你自己来看,看看你有多丑。”



见他嘴角仍然噙着笑,梁莫念便伸出手,迟疑着接过镜子,垂下眼睑去看那清晰的影响。



谁料,她才是刚一垂头,顿时脸色唰的一下全白,手上一松,镜子啪嗒一声落地,摔碎了。



镜中女人——除了满脸烟灰污垢令人不想正视外,那原本洁净的左脸颊上,竟然被火灼烧出了一道长长的,狰狞的,从眼角直达嘴角的丑陋至极的伤疤!



镜中的人,不能说是丑,简直可算得上是骇人!



梁莫念的一张倾世容颜,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东西————



容貌,被毁了。



点击↓【收藏到书房】【我要推荐】支持默默,默默会加更的呦。



正文 第十一章 多少银子



“静嫣姑娘送给本王的定情镜……”



司徒凉瞅着地上镜子零零散散碎片,满脸可惜摇头,“就这么被你摔了,可惜,可惜了……”



梁莫念此时听不进去任何一句话,只是呆呆的半趴在地上,双手捂着受伤疤痕的左颊,瞪着地面浑身发抖的厉害。



从祠堂火势中被救回便是一番拷问与冰水泼于身,尔后的拷打更是使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脸上的伤痕……



现在,左颊开始剧烈作疼,灼烧过的疼,烟灰浸入伤口与冰冷的水泼过后彻骨的痛,一齐铺天盖地的将她牢牢裹住……



她双手捂住面颊,肩头剧烈耸动,咬住唇一语不发,或者说,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制止自己哭出声。



连翘看到梁莫念的情景,也只得闭上唇,跌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来。



主子从祠堂里救出那一刻,她就看到了那张被毁了容貌的面颊,一向美若藩仙的主子,在受着这些人逼供和拷打时,她说不出口,说不出,主子,你的脸被毁了这样的话……



“主子……”



连翘一声唤,让莫念抬起首望向连翘,眼神中,是无法言喻的伤痛与空洞。



即使母亲为天下人所唾弃,但,这是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自己唯一与母亲最相像的东西……自己却还是未曾守住……



司徒凉颇感兴趣的将目光投向匍匐在地的女人,看着她不断发抖耸动的肩头,无声抿嘴淡笑。



梁国长公主,失去了唯一能让自己翻身的筹码——容颜,还剩下什么?



绝望。



在这个朝代,女人要活下去,容颜是何等重要!更何况,一个本就为人耻骂一无所有的女人?



这个女人,下一刻会跑到院中投井呢,还是一头撞在身后的柱子上呢?



或者说,直接咬舌自尽?



其实咬舌自尽倒是不错的选择,最起码死相仍是完整的。



司徒凉在心中猜测着梁莫念的下一个举动,猜到最后还是觉着最方便快捷的乃是直接拾起地上碎了的镜片割腕而亡,也省了为了死还要多跑几步路……



“哎……”



思及此,他再度摇头,惋惜哀叹一声,“可惜了本王的西洋雕花镜。”



话音方落。



他看到梁莫念停下了颤抖,放下了捂着面的双手,拿起了一片尖锐锋利的碎片,举了起来。



司徒凉目光凉薄盯望着她,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眼角的无情笑意更深了几分,“不过,碎后能让长公主为其所用,倒也是碎的有价值的。”



“王爷的西洋雕花镜……”



梁莫念抬起脸,满面平静,就如什么事也未曾发生一般,语气寻常的很,寻常的,就如在菜市场询问价钱。



“多少银子?”



正文 第十二章 少说一万两



“多少银子?”



梁莫念话音一落,再昂首望着司徒凉时,满面的痛苦早已隐却的干干净净,就连那双杏圆明亮的眸子也将哀伤划上了终止,静的,如一潭死水。



司徒凉莞尔一笑。



他瞅着梁莫念,嘴角的笑意始终未曾隐去,那张绝世的容颜中再带上饶有兴趣的模样,只让人觉得与他对视,其实是很安逸很美好的事。



但梁莫念,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冷意。



“王爷的西洋雕花镜,多少银子?”



她一双明亮的眸没有畏惧与退缩,继续重复着,“既然听得王爷连说四次可惜,我便一分一毫不少,赔给王爷!”



司徒凉蹲下身,拾起其中一片碎片,搁在自己素净的手心里,笑道:“果然是皇宫里的人,这语气财大气粗的,本王的这面镜子……”



顿了顿,起身,拢袖。



梁莫念只望见如雪的白衣划过她的面颊,清香袭鼻,他悦耳嗓音清朗响在耳边,仍然动听,“这西洋雕花镜是静嫣姑娘不眠不休的苦苦候着本王十日十夜,费了很大的功夫,托了八个关外人士,辗转反复才将这镜递送到本王手上,含着的是静嫣姑娘一腔热忱与情意……多少钱……呵呵,长公主,这是用钱财可以衡量的么?”



一席语言说的梁莫念脸色变成了淡红色。



她晓得凉王爷对女子甚是温柔,却不知在意到这个程度上。



与此相比,自己义正言辞的问价更是显得自己市侩无比,这么想着,竟然感到了几分羞愧,脸颊火烧起来。



莫念垂下头,半晌,才终于嚅动着唇,道歉的话语呼之**出,“如此这般,莫念便亲自向静嫣姑娘道声对不起愿求的她原……”



“镜属珍物,路途遥远,辗转难得”,话语被打断,司徒凉悠哉打开手中折扇,凤眸一挑,嘴角的笑精明极了,“成本费路费人情费再加上这情意费,长公主,少说……也要一万两银子不是?”



梁莫念当下将剩下的话语吞到肚里,张着唇,呆望着俊美无匹的司徒凉朝自己浅笑,惊的傻了去!



正文 第十三章 本王开价



司徒凉满意望着梁莫念的表情,唇边笑意更深,随着笑痕加深,那眸也弯成了月牙般的弧度,添上了几分媚人的春意。



“王爷的情意,原来是有价的。”



莫念看到他能将这捉弄人的笑容,笑的如此让人如沐春风,心头登时起了一口闷火,她咬唇点头,“一万两,我绝一分一文都不会少还给王爷您。”



“本王是商人,当然一切皆有价”,司徒凉毫无在意,朝后挥手唤人,“祠堂烧毁致使王府损失了多少银子,今日甲时前算清楚了,账簿交到寝房里来。长公主可是要一一赔偿清的。”



莫念再次瞪大眸,看着行为举止如仙似谪却说着这么市侩话语的司徒凉,心中更感不可思议。



司徒家本是外性,能被封为外姓王爷的最大原因是因司徒家掌握大梁最主要经济命脉,家产万贯,富可敌国,而朝廷也是为了更加名正言顺的接受司徒家的朝银捐赠,封外姓王是拉拢司徒家的一种方式。



第3章
二手贱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