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到大汉—我是女御医》

001 幸存的三分魂

    冬天的风真冷,这是年湘现在唯一的感受。她孤零零的站在高大的城墙下面,仰望着青黑的石壁,想像着里面热闹的景象。

    这伟岸的城墙之中就是西汉伟大的都城长安了。年湘从夏天走到秋天,从秋天走到冬天,如今总算是走到了。

    她站在墙下叹了口气,迷惘的看着城门,心里想着,皇宫,她怎么才能进得去?里面的那个女子,真的如阎君所说,是另外一个自己吗?

    年湘现在的心情十分糟糕,或者说她的心情已经持续糟糕半年多了。

    年湘到西汉已经半年多了,她是今年夏天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的。她只是与同学去植物园远足而已!想到这里,年湘心中就一阵抽搐。那天,她和同学一起走到了植物园的稀有物种区,一起看着那些有着几百甚至几千年历史的长生树。她来到一棵鹅掌楸跟前,感叹着它的古老与顽强。

    年湘发誓她那天真的是吃错药了,她从来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在恍惚之中抚着树干,说了一句:“独自呆了几千年,很寂寞吧?”

    然后,一切就变了,等她脑袋清醒的时候,她出现在了一个让她到现在都有点不能接受的地方——冥王地府!

    她幽幽的醒来,看见一个可以用帅气来形容的中年大叔坐在她面前,而她的一旁,一个同样十分帅气的少年跪在一旁。

    “我……这是怎么了?”

    坐在前面的大叔叹了口气,眉头紧锁,喉结动了动才说:“我们准备将你送回西汉,你必须去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

    年湘的脑袋死机十秒,一时没有反映过来他在说什么。

    “咳、咳!”大叔咳了两声,将年湘的注意力唤回,“我是地府的阎君,掌控人间生死轮回,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做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硕士生,年湘很自然的笑了笑,“大叔,你怎么跟年轻人一样喜欢恶作剧?植物园难道有COSPLAY的嘉年华?我怎么没听说呀?”

    眼前的人脸色变了一变,扶了扶额头,说:“姑娘,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现在只是一缕孤魂而已。”

    年湘本来还想笑他演的十分逼真,可是当她看见自己透明的手掌时,全身的神经猛的绷住了!

    “这……这……啊!”

    待看清楚全身透明的自己后,年湘被自己的样子吓得尖叫起来。

    “你叫什么叫啊,这么胆小!”

    一直跪在一旁的少年,忍不住年湘尖叫的刺激,出声责备到。

    “住口!你还有脸说!”

    大叔终于发怒了,他的吼声让少年往缩退了几步,也让接近抓狂的年湘镇定了下来。

    年湘努力的接受着事实,“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听她这么一问,少年的头沉沉的低下了,最终还是坐在前面的大叔说话了。

    “你现在是个魂魄,或者说你连个魂魄都算不上,因为你只是一个灵魂残余下来的三魂,另外七魄早已被震的灰飞烟灭了。”

    年湘突然觉得一股寒气升上来,是谁这么狠,将她弄的魂飞魄散!

    阎君继续说着:“你的前世是西汉孝武皇后陈阿娇,却由于我们的工作失误,让你被奸人用蛊惑所害,不仅性命丢了,连魂魄也被恶咒所迫,失去了七分。剩下的三分魂魄逃出诅咒,进入现世转世为人。但是你的灵魂终究是不完整的,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让历史回到正轨,我们不得不把你的灵魂招回,并把你送到事情发生以前,让你帮助那个时候的陈阿娇躲过这一劫。”

    “你是说,我跟陈阿娇本就是同一人,但我现在要变做另人一去帮助我自己渡难?”

    年湘整理了半天思绪,好歹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阎君对拈香点点头,余光却一直放在旁边少年的身上。少年被阎君看的不自在,低低的说了句:“爹,我知错了,我都罚自个面壁五十多年了,你就不要再责难我了……”

    “孽障,还有脸说,竟然被那妖巫改了生死薄,真是丢尽了地府的颜面!”





    年湘明白是这个少年犯了错,才导致了自己灵魂飞散,满眼怨恨的望过去,让少年顿时打了个冷颤。

    阎君看年湘的眼神那样怨恨,心中总是心疼儿子的,赶紧说:“这是我儿子小阎君,实在是稚子之过,你就不要计较了,我们送你回西汉之后,定会竭力弥补我们的过失,定不让你再吃苦了。”

    “好吧,反正都成这样了。不过你要记得你的承诺!”年湘无力的说着,在这种事情面前,她除了妥协,还能怎样呢?

    等年湘再醒来时,她已经回到了西汉,但是她没有出现在长安的未央宫,而是在变成了楚地的一名普通的小姐,而且还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女!

    当年湘还未弄清楚周围的环境之时,噩运悄悄降临了!

    她的叔父,准确的说,应该是她身体的主人,方芳小姐的叔父方知为,霸占了她父母留下的一切遗产,要将她强行嫁给一个贫苦人家!

    这一切都发生在年湘还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当她缓过神来时,她已经被马车拉着送出了门。于是,年湘在到达道观的前一天晚上,从家丁手中跑了出来,开始了她“闯荡江湖”的生活!

    年湘初来乍到,将一切都想的太容易了,她虽然从叔父手里逃了出来,却差点饿死在了路边!一个正儿八经的中医学硕士,竟然差点饿死路边,年湘真正是相当的无语!

    坦白的说,这不是年湘的错,她只是忽略了时代因素,她原本打算靠着自己的医术混口饭吃,可是她却没有意识到,这个年代的人不会让一个女子来给自己医病!

    幸好在她饿的两腿发软时,救了一个中暑昏倒在路边茶铺的老人,而这老人又是邻村的一个小地主,于是,年湘得到了她来到汉代的第一笔工资!虽然为数不多,但好歹解了她的急,让她吃上了一顿饱饭。

    一路坎坷,她就这么走了大半年,终于站在了长安的城门前!

    年湘深吸一口气,向城中走去。

    陈阿娇,历史上相当有名的一个女子,虽然年湘不怎么喜欢历史上的这个女子,不过想到是前世的自己,那她现在就不允许再发生那样悲惨的命运!

002艳遇+机遇=转运

    长安,西汉的都城,高大的围墙中,一片繁盛!

    城门前,守门的几个官兵在北风里守了一天,心里头念念叨叨满是怨气,眼见一个穿着布衣,却十分妙丽的单身女子从眼前走过,心里便生了歪心。一个士兵走上前去,刀鞘一横,拦在年湘的身前。

    年湘本好好的走路,被突然出现的士兵吓了一跳,心里还没安定下来,就听那士兵说:“京兆尹有令,快要过年了要加强城防,你一个单身女子,看着就可疑,随我过去,待我众兄弟查验了,你才可以进城。”

    前面的士兵话说完,后面就传来其他士兵的哄笑声,年湘知道他们是故意找茬,但也不是很在意。古代的女子保守的很,被人调笑两句便要死要活,更别说搜身了。但是年湘可是新世纪开放女性,他料这些官兵在京城中也不敢做什么过分的歹事,也就是无聊的调戏一下女子,所以就准备乖乖的随那士兵走。

    士兵没有想到这女子听话的很,一点也不反抗,心里头高兴的冲后面的兄弟眨了眨眼。却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女子面前,拦开了士兵和年湘。

    年湘好奇的看着前面的高大背影,听那人低沉的说:“我妹子哪里可疑了,好好的连城都不让进?”

    士兵看年湘风尘仆仆,本来料定她是外乡人,这时却有一个长安人站出来说是她是自己的妹子,让他吓了一跳,问到:“她怎么会是你妹子,一看就是外乡来的,就是有疑,我们遵上头的指令办事,你难道是想找茬?”

    年湘也奇怪自己何时多出了这样一个哥哥,但知道自己这时不能多话,就沉默的站在旁边看着他们。

    那男子似乎是压制着怒气,说:“这进进出出这么多人,怎么单是要查她?我倒是要去问问你们的杨大人,这是遵的谁的命令!”

    这些士兵一听男子搬出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马上谨慎了几分。他们再仔细打量这个男子,看穿衣气度不似寻常百姓,心里一凛。这长安城中大小官员无数,可是没有一个是他们这些小士兵能得罪的,他们此刻心里只求别是得罪了什么大官!于是他们马上转换口气和态度,放了年湘。

    男子气呼呼的带着年湘进了城,走了好一段,终于看不到城门了,他才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年湘。年湘见这男子似乎要说什么话,却又不好开口,她抢先说:“多谢这位大哥仗义相救,小女子谢过啦!”

    “姑娘不必多礼。没想到京城中的官兵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对不起。”

    年湘看着这个男子,让他小小的惊艳了一下,虽然表情有些木讷,但是是个不可否认的帅哥呢!粗犷的线条却显得他十分刚毅,长的就像是电视剧里的英雄一样!

    她脑袋小小的短路了几秒,立马清醒过来,“我还要感谢你呢,他们无礼哪里要你道歉。”

    说着,还学着电视上的文人抱拳作了个揖。

    男子看着年湘的举动笑了出来,觉得这个姑娘的举动很是有意思。





    “你是外乡人吧?我在十里坡送朋友回来,在路上就看见姑娘了,还请姑娘见谅,我没有经你同意,就一直跟在你身后了。”

    年湘听的吓了一跳,心里想着:诶,一直跟着我?难不成是喜欢我?想到这里竟然小小的脸红了一下,毕竟对面站的是帅哥嘛!

    她的思想纵然是再现代,遇到一些事情,总有脸红的时候,对面的男子见她这窘样,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和行动极容易让人心生误会,赶紧解释到:“在下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很奇怪你一个女子为何会一个人在路上,所以……”

    “多谢公子好心,我从楚地到京城来,是为了寻亲,一个人上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年湘强迫自己脑袋清醒一点,虽然感谢这个男子为他解围,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她编了个小谎言,说了自己的情况。

    男子看年湘衣物单薄,面上也颇见风霜之色,担忧的问到:“不知姑娘可找得到京城的亲人,有地方去吗?”

    年湘敷衍的说:“我自是知道亲人的住处,这就去的。今日多谢公子相救,以后若有机会,我定会相报。”

    男子感觉出年湘的防备,知道自己关心过渡,便又说了几句,就送年湘走了。

    年湘此时不知道,对自己仗义出手的这名男子正是历史名将——卫青!

    卫青看着年湘的背影,喃喃说了句:“这背影还真像……”随即又摇了摇头,叹口气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在路上,卫青觉得今天的确是自己多事了,他本不是张狂多事之人,但是看到那女子的背影,却忍不住跟在了后面。那背影像极了当今的陈皇后,他第一眼看见时还真吓了一跳!虽然容貌完全不一样,性格也相差很多,但是就给人一种很相似的感觉,当真奇怪!

    另一边,年湘正在为自己在哪里落脚发愁。她身上仅剩的那些个铜板是绝对不够住店的,难道要露宿街头?这寒冬的夜晚,难道是要上演汉代版本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吗?

    她正踌躇着,就被前面喧哗的人群吸引了,赶紧跑过去看,竟然是发布皇榜,皇帝要在民间招名医,为太皇太后医病!

    看着眼前的黄榜,年湘只觉得自己心跳的极快,这是什么感觉?似乎是某种东西在召唤自己一样!

    机遇吗?本来以为进宫会很困难,没想到现在机会就来了,难道是阎君给自己知道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年湘上前一步,走到护卫皇榜的士兵面前,大声说:“我要揭榜,小女子请命为太皇太后诊治!”

    周围安静了下来,围观的众人和士兵都奇怪的看着她,一个领军样子的人走向她,笑着说:“小姑娘,你才几岁,不要开玩笑了。”

    年湘心里无奈,虽说她在现世中已经二十二岁了,但是如今穿越的身体只有十六岁,真是个“小姑娘”。但是她仍旧争取的说:“请大人相信我,我真的能行。如今太皇太后病危,只要能治好病就行,皇榜上并未规定年龄,为什么我就不能揭榜?”

    领军被她说的一楞,他虽然不相信眼前的小女孩能治病,但是太皇太后的病看来急的很,万一出了大事,他们可都是要受罚的,还不如让她揭了榜,治不好受罚的是她,自己只是按规定行事。

    想到这里,他就取下皇榜交给年湘,说:“你跟我来。”

    在大家喧闹诧异的议论声中,年湘跟着这队御前侍卫向未央宫走去。

    她握着手中用锦帛制成的皇
第1章
回到大汉-我是女御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