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姐心疼,拿了一件衣裳过来,给她披上,将她额前碎发,夹到耳边,柔声说:“想不起来,就别费力去想了。以后慢慢就会记起来。”



“大姐,我失忆前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好不好?”欣然语气透着丝丝凄惶。



“那天,我们四姐妹到淇水采莲,回来时候,一棵树下躲雨,一个巨雷打那颗大树上,你吓昏倒了!”若然转到欣然跟前,俯下身,拉着妹妹手,量轻描淡写地说事情缘由,虽然她自己想起那恐怖场景,到现依然心有余悸。



“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欣然懊丧。



“有些事情,忘记了好,大姐现想起来还后怕呢。”若然宽慰妹妹。



“然后呢?”



“回来以后,你就昏睡了五天五夜,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大姐捏着妹妹冰冷手,温存地笑道。



“大姐,我怎么没见过爸爸?”



“爸爸,这是什么怪异称呼,你以前一直叫爹。”若然瞪大眼睛说道。



“爸爸!”欣然低低地重复了一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蹦出这个称呼,她睡梦里,出现过一个很模糊身影,他总是不容置疑地说:浩楠,跑步去!



“大姐,浩楠是谁?”欣然抿嘴,目光凄迷。



“浩楠?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吗?”大姐搜肠刮肚,也没想起来有这号人,她疑惑地看着妹妹反问道。



“我随口胡诌,大姐你还没告诉我,爹呢?”欣然不能拿梦境跟大姐较真,只好轻轻带过。说爹这个称呼时候,欣然没来由地感到别扭。



“哦,君侯让爹出使魏国了。”若然转身,趿拉着锦履,将擎灯上烛火拨亮,拿来两个柔软靠几,放榻上,准备和妹妹长谈。



“欣赏,来,我们坐到卧榻上聊!”若然招呼道。



“大姐,咱们家很显赫吗?”欣然倚着靠几上,睁大眼睛盯着若然,流露着依恋。



“那当然,咱们白家本是商人世家,咱们太祖白圭曾弃商从政,一度官居大魏国宰相。后来,大魏国从安邑迁都大梁,饱受秦国骚扰,战乱不休。咱们就举家迁到卫国。父亲说,卫国自古多君子,国内局势比较稳当,而且白家有很多商号都卫国。”



“从大卫国,迁到卫国?”欣然没能明白,有点被绕晕。



“此卫和彼魏是有区别,我们现居住地方,是殷商后人聚集地卫国。咱们祖上为相是分晋而立魏国,明白吗?”



“哦!”欣然点点头,好像知识库里有这些概念。



“这个小卫国都城,从濮阳迁到野王不久,咱爹现是卫国大夫,爵位是上卿。可是我们白家经商积累财富,富可敌国,几辈子都用不完。”若然喜形于色地说。



欣然浅浅一笑,对这些她没什么感觉。



“可是爹一直有个遗憾。”大姐用手一托腮帮,情绪一下低落了。



“什么遗憾?”



“没有一个男丁继承白家庞大家业。”若然幽幽地说。



“咱家就我们四姐妹吗?我没有哥哥,或弟弟。”



若然点点头,沮丧了好一会儿,“父亲为了给咱家填个男丁,纳了两房妾室。”



“爹还有两个老婆?”



“嗯!你二姐嫣然就是梅姨生。后来母亲怀上你时候,大家都说这胎肯定是男。”若然目光有点游移,好像沉浸过去回忆中。



“我又让爹失望了。”



“那倒也不是,自从你出世,爹就想通了,他说,我有四朵金花就足够了。什么男丁不男丁,这年头,狼烟四起,男人得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养大了也由不得父母。还是女儿好,女儿贴心!”若然说着,轻轻一笑,露出两排洁白而整齐牙齿,这让她笑容看起来甜美而温馨。



“爹真是这么说。”



“我想爹心里总是会有遗憾,但是他真很疼爱我们四姐妹。”



“怎么这么晚了,你们姐妹还聊天?”说话间,白夫人竟然穿戴齐整地进来了。



“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若然起身扶着母亲,榻前坐下,欣然也下榻跟若然旁边,心里却没有若然对母亲那种亲昵感。



“家臣来消息说,你父亲今晚会回来,我还等他呢。” 母亲面容上荡漾着饱满幸福。



“娘,你每次听说爹回来,总要等他。爹不是嘱咐过,他回来不定时,你就不用等了。”



“傻孩子,女人得为男人留一掌回家灯。”白夫人伸开手,一左一右,把俩女儿揽怀里。若然很自然地将头倚着母亲肩上,欣然虽然没有挣脱开,却明显感觉不自然,她身子不由自觉地绷紧。母亲似乎感觉到欣然异样,伸手摸她头,像是安抚。



“母亲,我们家夜晚通道上,都点着灯,从来不熄灭。”若然抬起头,有些不解地说。



“傻孩子,这能一样吗?等你有了自己牵挂人,你就会明白为娘心了。”白夫人微微一笑,面容和蔼可亲。若然身旁若有所思。



“欣儿,你怎么样?”白夫人转过身,很体贴问。这个小女儿以前是喜欢黏着父母,自从失忆后,她变得和家人生疏多了,眼睛里甚至偶尔会流露出惶恐。



夫人心疼不已。为了照顾欣然,她让几个姐姐轮流陪妹妹。



“娘,我好着呢。”欣然嘴角一拉,挤出一点笑意,其实她心里空空,一点也不好。



夫人贴身侍女眉英打着帘子,滴溜溜地进来了。她穿着粉色翠花绕襟深衣,十五六岁光景,长得脆生生。眉英人长得清爽,做事也利落,是夫人身边得脸侍女。



她进来道了个万福,说:



“夫人,二小姐,四小姐,老爷回来了!”



第4章 上卿①



苍茫夜色中,一行人举着庭燎,簇拥着一辆驷马豪车行走野王西街大道上,向着白府方向稳步驶来。马车前面挂着两盏明角灯,前后左右都有执戈带剑甲士,策马护卫。



一干人等,鞍马劳顿,风尘仆仆。马蹄铁掌踏青砖铺就大道上,哒哒有声。



马车上端坐就是刚从魏国出使回来卫国上卿白泽——白府庞大家业继承人。白泽品性有儒家经世致用,兼有道家虚怀若谷。他贤德和他财富比肩,列国都享有盛名。



白泽听说小女儿欣然出了意外,心急如焚。他不顾路途颠簸,不投宿,不加休息地连夜赶路,急着回府。



远处传来夫打声,已然到了子夜时分。



长途奔波,精壮马车和护卫都已经精疲力。好离府邸已经不远了,白府门前高挂两盏大宫灯,夜幕中清晰可见。



车夫提起精神,收起长鞭,驷马几个健步,白府赫然眼前。车夫昂起头,吁地一声长喝,马应声止步,停白府厚重朱漆大门前一丈之地。



府门前两边蹲守石麒麟,呲牙咧嘴,张牙舞爪,让白府高大门楣,威风凛凛。



一行人停下脚步,如释重负。



车夫跳下马车,躬身打开帘子,往地下放木墩。



白上卿理了理衣冠,弯腰从车上探出头,踩着木墩,下了马车。



抬头看见自家门前灯火,一种家亲切和温暖,油然而生。



就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家老白成领着几名府中家丁,提着纱灯,出来迎接老爷回府。



两相照面,白成一躬身,道:“老爷,您回来了!”



“嗯!”强打精神仍不掩疲倦白上卿,略微点了点头,“大家都还没有休息?”白上卿见白府依然灯火通明。



“几个小姐歇下了,夫人还等老爷。下人们多半没睡,随时听老爷夫人差遣。”家老白成颔首回道。



众人簇拥着白上卿,一路走到中堂,就各自分散去了。



白上卿回到内堂,自有夫人,两房姨太太,以及贴身婢女侍候。



时辰过得真,欣然直觉得就打个盹儿功夫,睁眼,天已经大亮了。因为昨晚睡得晚,欣然第一次没有大早起来。起床时候,大姐已经回她自己闺房了。



欣然赶时间梳洗去上房给爹娘请安,侍女香仪给她梳头时候,一脸喜悦地告诉她。白家大小姐白若然将名花有主了,这个主就是鼎鼎大名魏公子无忌。他是魏王弟弟,因为高才大义,礼贤下士,名倾天下。



“你怎么知道?”欣然虽然现还记不起事,对白家人感到生疏,但是几个姐姐对她好,这几天她时时刻刻体会地到。一想到大姐将远嫁他方,她没来由地感到心里失落极了。



“老爷带回来消息,白府上下都传遍了!”香仪兴致盎然地说。



既是老爷传出消息,估计就假不了了!



香仪给欣然用半发,脑中间绾了个蓬松饱满发髻,发髻左边擦了一根翡翠步摇,余发垂后背,发梢用一根白丝带,稍微拢了一下。看到镜子里,远山黛眉秋水目,花样妙容,欣然左瞧瞧,右看看,心里犯嘀咕:这是我吗?如果是我,怎么感觉这么陌生?



欣然坐铜镜前,内心凄然,呆愣了好一会儿,终于决定起身,去上房。



欣然刚要抬脚踏出门槛,脑子里有一个念想一闪而过,总觉得忘记带什么了,又返身回屋。再细想,却怎么都记不起来。



她站屋子中央,目光从卧榻,到梳妆台,到窗棂上,梭巡一周,试图让自己想起刚才一闪而过事,可终究是徒劳。



欣然沮丧溢于言表!



“四小姐,你怎么啦?”香仪发现欣然地异常,关切地问道。



“总觉得忘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欣然不自觉地抿了一下樱唇,神情迷离地说。



“是这个吗?”香苏打开首饰盒,取出一个竹节玉蝉佩,递到欣然跟前。



“对,就是它!”欣然喜形于色。



前几天,二姐对她说,这竹节玉蝉佩是父亲从楚国带回来,是产自荆山美玉,玉质好自然不用说,重要是这玉佩雕饰别致。



父亲还说,女孩子佩戴玉饰不是凤鸟就是花草,俗气!不像这玉佩,竹子和蝉搭配,别致,高雅,又有高洁寓意。欣然虽然现还记不起父亲长什么模样,可母亲和姐姐言语中,无时无刻不流露出对父亲敬重,她也没来由地想取悦父亲。



欣然将玉佩挂腰间,这玉佩上彩线璎珞打得真细致,漂亮!香仪说,这是二姐嫣然手艺。



虽然,大姐、三姐对欣然是热情而关照,二姐总是淡淡,可是欣然却没来由打心里贴心二姐。二姐长得极美,性情又舒雅。她亭中抚一琴曲,能让人有置于九天云上般逍遥感觉。



香仪还说,欣然从小就膜拜二姐嫣然!



私下和三姐怡然闲聊时候,提起二姐嫣然。三姐总是说,二姐那人怪得很!欣赏从来不觉得二姐怪。



不过从怡然话里可以知道,白夫人不是很喜欢二姐,确切说,是白夫人不喜欢嫣然亲生母亲梅姨。因为梅姨出现,白夫人一度被丈夫冷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殃及这只鱼就是嫣然。



关于梅姨,那可是白上卿年轻时一段人皆知风流韵事。



十几年前,白泽还没有走入仕途,列国之间奔走行商。



阳春三月,陈国旧地妫水畔,白泽牵着马,带着随从到河边饮水,对面有一伙年轻女子浣纱,其中一个女子俏丽出众,风姿绰约。她低着头,清澈河水,将她曼妙身姿,娇媚面容,倒映水里,白泽一看就心旌摇曳。



梅姨不是那种如西子般弱柳扶风美,她是庄姜2般健硕美,美得大气,端庄。



白泽喜欢她美,也心心念着,以她健康肯定可以为白家承继香火。



就白泽心里打如意算盘时间,那名女子已经和一伙姑娘,忙完手中活,说说笑笑地离开了。



白泽沿着妫水畔,打听一天,也没打听到,她是哪家姑娘。



后来因为要事缠身,白泽行色匆匆地离开陈国旧地。



回到卫国后,白泽心里一直惦念那位姑娘。



第二年开春,白泽奔赴妫水畔,希望还能跟那位仅有一面之缘女子,不期而遇。



白泽一面派人四处打听那名女子下落,他整日徘徊妫水河畔,想着守株待兔。



终究事与愿违,一连半个月下来,他没有守到兔,下人也没有打听到关于那位女子蛛丝马迹。



白泽失望极了。正当他准备放弃时,却突然集市上,与那位女子触不及防地邂逅,就那擦肩而过一刹那,白泽感觉心跳都要停止了。



尾随她一路,得知她是旧陈国一个破落贵族家女儿。老爷子,虽然已经没有了锦衣玉食,钟鸣鼎食富贵生活,可是那份贵族傲气,却一直秉着。一听白泽是个商人,怎么都不肯把爱女嫁给他。白泽把祖上当过魏国宰相白圭都搬出来,说明自己不单单是个商人,家族也有高贵血统。



可是,好说歹说,老爷子就是不点头。



白泽没办法,就承诺说:“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谋得官位爵位。到时驷马高车,迎娶你女儿。”



老爷子,想了半天,抬了一下眼皮,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从席子上起身,端着贵族架势走开了。



从陈国旧地回来后,白泽积极结交权贵。凭着祖上赫赫威名,凭着白家殷实家业。有道是,仕路难行,钱铺路!白泽很就成为卫国大夫,获得上卿爵位。



白泽高头大马把梅姨从陈国迎娶回来,白夫人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那份不痛自然不必说。她再怎么贤惠,也不
第3章
穿越之秦宫夜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