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他双手紧握,右手握剑的手更是咯吱轻响,刚想踏进去,便被墨莲拦住了。“别脏了自己的手,先带问儿回去。”

  他恨恨的转了身,还未抬脚,袖口又被人拉住了,抬眼,便看见薛问儿那双红肿的眼睛正怯怯的望着他。“夫人~”他痛心的轻唤道。

  “等,一等。”她对着暗月和墨莲说道,而后艰难从墨莲身上下来,抚着他的手对着洞里的颜如玉说道:“颜如玉,十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一两黄金,一分不会少。”

  “十一万一千一百两黄金,我买的是你整个人,十一两黄金,是我给你的遣散费,你,也就只值这价钱。”说完避过了暗月伸过来的胳膊,她轻轻依靠在了墨莲身上,任他抱起自己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第七十四章 暗月发威!

  薛问儿病了,全身发烫,高烧不退,墨莲和暗月想赶回去起码有神医在薛府里照顾着,可是烧得一塌糊涂的薛问儿竟敢死都不肯以这样的身体回去。

  暗月没办法,只好随了她的意,去了泉洞。

  “你,你们出去吧,我在这里泡一泡就会好的。”薛问儿无力的迈了几步路,朝着他们挥了挥手,衣服也不脱,慢慢的滑进了温泉中。

  虽然让温泉泡一泡会让体内的寒气逼出体外,可是她却忘了自己的身体是否能支撑住,一下到泉水中便觉得更加头昏眼花,不知不觉越滑越深。

  “夫人~哎,靠在属下肩上会好一些。”暗月穿着薄薄的里衣出现在她身边,叹息着扶住了她的身体,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墨莲不知何时也踏了进来,一边游过来,一边叽叽喳喳的喊叫着,像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天然温泉池一般。

  “哇,妻主大人真偏心,怎么就你和月奴才知道这么好的地方,真是奢侈啊。”

  “……”

  “……”

  可惜,没人接他的茬,其他两个人全部没有心思理会他的搞怪,虽然明白他好意,想让气氛不这么沉闷,但~真的没办法假装没事去应他的话。

  “哎~为夫就是那最多余的人,我走,我走还不成吗?!”墨莲掩下眸中悲痛,故作轻松的在温泉中洗了把脸,而后走出泉水,穿上衣走来出去。

  “夫人,再泡一会儿就回去吧。无尘主子还等着您呢。”暗月轻柔的捏上她的发丝,体贴的按摩着。

  薛问儿默不作声的摇了摇头,趴伏进了他的怀里,低声的抽泣了起来。

  “夫人勿需如此介怀,”沉默了一会儿,他终是咬牙道:“玄国男女,皆可嫁娶,出嫁之人是要守贞,迎娶之人~不必~”

  “月,”她轻缓了一声。

  “夫人何事?”他应声。

  “月~”她不答,只是依旧唤着暗月的名字,一声比一声悠长,一声比一声嘶厉。

  “月~月~月~”

  暗月不再答,只是更紧的拥着她,任她将心中痛楚发泄出来,任自己的名字一遍遍回荡在泉洞里~

  “哎~让人心疼的傻丫头!”洞口,墨莲轻轻一叹,嘴角挂起了一抹苦笑。

  在温泉中泡了近一个时辰,薛问儿终于喊累了,哭累了,出来一身的汗沉沉的睡了过去。墨莲双手环抱,倚在洞口问道:“现在怎么办?”

  暗月将薛问儿放在干爽温暖的石台上后才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早就知道他的身份?那么阻碍我查探他身份的人也是你?”

  “……是。”墨莲知道他迟早要问,所以只是微楞了下,继而痛快的承认了。

  一声闷哼,他生生承受住了暗月的拳头,顿时嘴角开裂,一丝鲜血渗了出来。“我说月奴才,你,咳~你打哪不好,偏偏打我这张脸。我这俊秀的脸~”

  “滚~暂时别让我看见你这张脸。”暗月扯了他便跃出洞外,指着积满白雪的山路向他吼道。

  墨莲就不走,耸着肩无辜的说道:“我这张脸怎么了?啊,我知道了,你是嫉妒我这脸比你俊美吧,则啧啧,呃~”话还没说完,又是一记闷拳袭来,刚刚是右嘴角,现在是左嘴角,还真是对称。

  “臭奴才,别以为你心里有气,你有本事就再打一拳试试,有本事~呃~”又是一拳招呼而来,幸好他有了防备用手掌接了下来,不过,他心里的气液被激了出来。“你果然有本事,别以为老子怕了你~”

  于是泉洞里的薛问儿出了一身汗,睡得正沉,洞外却是尘土飞扬,积雪飘散,两个人拳打脚踢斗得难解难分,却谁也没有出狠招,只是想将心中的郁气发泄出来罢了。

  打得没了力气,两个人双双躺在雪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仰望着清冷长空。

  “他也是个可怜人罢了。”墨莲喘匀了气,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告诉给了暗月。“宫廷里的明争暗斗,迫使他一路逃亡,直到有一天身边的人全都死光了,以为要死于刀下的时候被我无意中救了下来。”

  “之后去寒府的时候被绿烟看到,十分喜欢他就强留了下来。我也觉得这样挺好,有寒家庇护着,起码不会死得太早。”他抬起手遮挡住刺目的阳光,无奈的继续说道:“只是没想到,问儿会与他相识,而他对我的救命之恩又如此的在意。”

  “最终让他留在了薛府,伤害了问儿。”

  暗月一翻身站了起来,拍着身上的白雪问道:“真的只有这些?”

  “嗯,”他点点头,亦站了起来。“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些。虽然我之前也提过让他向问儿讨些好处,但他说自己还没弱到如此地步,可现在~他还是选择了利用问儿吧。”他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明明之前他有叹过颜如玉让他光明正大的寻求问儿的资助,没想到,最后却变成了这样。到底是他真的不耻,还是心里真的对问儿产生了什么想法,谋划了这样的结果?

  皇家的人,还真没一个是能让人省心的啊。

  “按照夫人的吩咐,把钱给他。之后~”暗月想了想,转过身一边向着泉洞走去,一边恶狠狠的说道:“这个人再与薛府无任何瓜葛。薛府上上下下不管是主子还是奴才,全都不再认识这个人。”

  “也包括我吗?”墨莲摸着鼻尖讪笑着,“呵~月奴才啊,哪有奴才这样跟主子说话的?还有,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妻主大人的善良了?”

  见暗月不理他,他耸耸肩,继而望向山下,双眉紧皱,“颜如玉,就算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这样的结果,你会满意吗?”他愁容满面。





第七十五章 我也要压妻主一回!

  黄昏渐近,山里的冬天更是一场阴冷的,墨莲在通往山路的岔道前足足立了有半个时辰,冻得手脚都有些僵硬麻木了。

  “这是要我连夜赶路不成?”他喃喃自语,看看前面的山路,再看看身后通往泉洞的小路,犹豫着。“往前走,今夜我可就冻死在这山里了,往后走~哎,我不想看他们两个甜甜蜜蜜,我就像个外人一样啊!”他忍不住痛苦的哀嚎了起来,可巧不巧,一阵山风刮了过来,猛地就灌进了他的喉咙里~

  “我想,我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顿时觉得全身从里到外都要被那风吹散架了,忙捂了嘴转过身麻木的向泉洞走去。

  泉洞中

  “夫人好些了没?”暗月一边将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吃食摆在薛问儿的面前,一边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这些干粮属下刚热过,外面还有一些清粥,夫人凑合着先吃一点吧。”

  薛问儿双眼无神,迷茫的轻轻摇了摇头,推开了他的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她说着便重新躺了下去,蜷着身子背身而对。

  暗月的脸上有了些怒意,他放下手中的干粮慢慢说道:“夫人到底在想些什么?逃避什么?”

  薛问儿不语,只是眼睛慢慢又湿润起来。她根本就不是土生土长的玄国人,根本没那么容易接受这些事情。

  见她不说话,他气得板过她的身子,看着她脸上的泪痕惊得好一会儿才继续对她说:“夫人这样介意这些事,那夫人娶无尘公子又是做的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她摇头轻语。

  “不知道?”本来暗月还想着说些气话,可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不禁软了下来,他亦坐在石台上苦涩的抱住了她。“难不成夫人以为娶了他就如同娶墨莲一样,摆在那里说说话就行了?”

  “我……”

  “如果夫人真是这样想的,当初为何还答应娶他?”暗月没给她回答的机会,继而又是一句逼问。

  “……被你逼的。”确实是逼问。薛问儿越想心里越堵的慌,她明明是想好好跟秋无尘相处一段时间,然后弄清楚自己的心情后再决定怎么安排他的。可是暗月却没给她思考的机会,直接将他塞了过来。

  要也是愁,不要也是愁。而且经历了和颜如玉的事情,她更加想退缩,不想去弄清楚这些事情了。

  她曾想不管发生什么事,起码身边还有暗月陪着,现在,她还要资格要求他陪在自己身边吗?她的越,还依旧愿意做她的月吗?

  “……”在薛问儿不停纠结的时候,暗月却楞了许久,一句“被你逼的”,听到他的耳中到底是该喜悦还是酸涩?“那属下就再逼夫人一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只不过居然说出来了,他也要有所行动才是。

  只见他抬起她的下巴,一个俯身双唇轻轻柔柔的吻上了她微微发烫的红唇,而后将她缓缓压在身下~

  “啊~”墨莲走入泉洞,烟雾缭绕中不知道踏上了什么东西,一路滑了进去,睁着大眼看着暗月和薛问儿暧昧的姿势,扑通一声,掉进了温泉。

  “我就说不该回来的。”他一边哀嚎着从温泉中爬上来,一边捂了眼从指缝间偷偷观望着。“我就不该回来看你们甜甜蜜蜜的样子,妻主大人啊,好歹我才是你的正牌夫君吧,你怎么总是让这个臭奴才占尽了便宜啊。”见暗月已经坐起身来,他也就放下了手,看着湿淋淋的衣物皱起了眉。

  “不成不成,我也要压妻主一回。”湿成这样,肯定不能穿了。他麻利的脱着身上的厚衣服,眼珠微转想到一个极好的主意。

  只见他一边叫嚷着一边迅速的爬上了石台,一骨碌便滚到了薛问儿内侧,揽上了她的腰取着暖。“妻主大人这身上真是又香又暖和啊,难怪月奴才这么喜欢占便宜。”

  刚还因暗月的举动而略受惊吓的薛问儿顿时傻了眼,泪也止住了,哭也停下了,睁着那双红肿的眸子望着他不知道该躲还是逃避。

  “没走也好。天也晚了,既然夫人不想吃东西,那就睡吧。”暗月刚还有些沉郁的脸色竟然在见到墨莲后缓和了些。他一说完这些,自己也躺了下来,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小手。

  薛问儿睁着红眼泡子,左瞅瞅,右看看,突然就躺在那里安静了下来,泪细细的又流了些许出来。

  “谢谢~”一声轻吟,三个人的嘴角都隐隐扯了些弧度,或许这将是一个甜甜的夜晚。

  不过,或许毕竟是或许,晚间,墨莲的无影腿功又发作了,薛问儿倒是丝毫没有察觉,只是苦了暗月,一直替她左当右护了一夜~





第七十六章 “小丑”墨莲

  潺潺的水流声唤醒了薛问儿,她抬起手抚了抚眼睛,瑟瑟的,微微泛疼,肯定又红又肿。她忍不住颓然的撅起了嘴,缓缓睁开了双眼。

  “啊~鬼啊~”她猛地弹坐起来,手抚着胸口倾靠在暗月的怀里,望着里侧的墨莲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墨莲被她扰了美梦,眼也不睁,不悦的坐起身来靠在石壁上不悦的嘟囔道:“¥%¥%#&……”(其实墨莲想说:大早上的鬼叫什么。)

  他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哪里又不对劲,怎么嘴唇没办法动?怎么觉得自己没了嘴一样?

  “呃~¥%#%¥#¥,呜呜呜~”(啊~我怎么说不了话了?呜呜呜~)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嘴唇,终于找到了原因……他的嘴,从两边嘴角开始肿胀得根本就没了与原本的形态。

  “¥%#%¥%¥%”呜呜呜~”(暗月,你个臭奴才~)可能是刚刚肿起来的原因,他只是觉得那唇根本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疼不痒,就像手脚麻木的感觉。

  他越过薛问儿就向着暗月扑了过去,誓要将他的嘴也凑成这样。

  暗月轻轻一躲,望着他面不改色的说道:“幸好你昨夜未下山,否则不光事情办不成,没准还真被鬼怪抓起来了。”

  薛问儿好奇的看着墨莲那嘴,忍不住伸出手趁他不注意桶了桶。“墨莲,你是不是乱吃了这山里的东西,中毒了?”

  她不知道两个人打架的事情,而且昨天墨莲进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根本没看到两个人身上都有瘀伤。现在一看,虽然两边嘴角处还有些裂伤的痕迹但在红肿的掩盖下也很容易的让薛问儿忽略掉了。

  “¥%¥¥#¥¥%”悲哀的墨莲,手指着暗月,吱吱呜呜,又是捶胸,又是摇头,始?
第28章
三千美男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