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斫砩希厦嬗幸桓鲂欧猓撬榉坷锼媸址旁谧郎系模行┪⒐模闹形⑽⒁徽训溃笱就防肟坝惺樾帕舾?br />


走上前,拿起来打开,一枚戒指从信封里落了出来,是昨天他陪她去取的戒指,静静的落在他手中,黄金亮亮的光泽此时有些落寞。涂天骄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手紧紧的攥着戒指,好半天,才慢慢的松开。



这丫头,竟然想躲开他,以为去了国外他就没有办法控制她了吗?她太天真了,他既然可以安排安伟泽照顾她,也就会同时安排人监视他们二人。国外,确实不是他涂天骄的天地,不是他涂天骄可以随意控制的地盘,但,他可以让在那儿可以控制人的控制。



只是,没有丑丫头在的房间,突然间没有意思。



飞机快要降落,安伟泽看了一眼窗外,是晴空万里无云的好风景,是绿意葱荣与来时国土不同的季节,步出飞机,将会是一片不熟悉的风景,身边的女孩子能够适应吗?在那个城市,她可以用手语表达自己的意思,但在这个语言不同的国家,她要如何应付?



略微偏一下头,目光再次落在楚笛的手上,顿了顿,才慢慢的说:“张小姐,你手上的戒指怎么没有戴?”



楚笛虽然有些奇怪安伟泽这个问题,但还是用手语说:那不是我的东西,我还给它的主人了。



安伟泽温和的一笑,慢慢的说:“是天骄送你的吧?张小姐,我们虽然不在天骄的势力范围之内,但在这个陌生的国家,我能够帮你的只是让你能够生活的舒服些,真正照顾你的仍然是天骄。”



楚笛微微一怔,飞机已经降落,安伟泽拿好行李陪着楚笛下飞机,外面,是陌生的面孔和人群,以及温暖的空气,空气的味道也是陌生的。宋伟泽脱下西服外套,在这儿,穿这些有些热,西服随意搭在胳膊上。



第188章



楚笛长长吁了口气,这,是她幼时最淡但最初的记忆。她的唇角突然浮起一份似乎可以放松自己的微笑。在这儿,她所有的可以保留的记忆全是美好的,在这儿的记忆里没有丝毫的血腥和阴谋。



“他人虽然不在这儿,但,你的一举一动仍然瞒不过他。”安伟泽的声音突然轻轻的响起,似乎只是一声叹息,但却让楚笛微微哆嗦了一下,“他那样在乎你,是不可能完全放心的把你交由我一个人照顾,你把戒指留下,反而让他起了戒备之心,张小姐,到了这儿,不论你想做什么,最好不要存念头,想也不要想,你瞒不过他。”



楚笛略微有些愕然的看着安伟泽,他却轻轻一笑,不再说话。



记忆中有关这个国家的语言已经有些陌生,不过,在她八岁父母出事前,她一直在教会学校学习,在那儿,这个国家的语言是每天都要接触的,所以,她仍然是可以听得懂这儿的语言,甚至可以比较流畅的说出来。



前面出口处有一辆车,司机远远的冲他们打了一下手势,似乎是在等候他们,在他们离车子还有些距离的时候,有一个推着行李车子的年轻小伙子口中一边高声提醒着:“Excuse me(不好意思,借过)!”一边看着面前几步之遥的楚笛等她让开。



安伟泽发现楚笛正面色恍惚的看着周围,人站着并没有动,小伙子的行李车停在当地动弹不得,周围有人,安伟泽一时碰不到她,知道她听不懂这儿的语言,正着急要出声提醒,小伙子再次出声提醒,声音略微高了些:“Excuse me(不好意思,借过)!”



就在安伟泽准备上前把楚笛拉开的时候,突然,楚笛似乎是听到了小伙子的话,在行李车就要碰到她时候,轻轻避让开来。安伟泽一怔,看着楚笛面带不好意思的表情冲小伙子笑了笑,她的笑容明媚灿烂,那小伙子面上一红,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推着车子离开,楚笛轻轻吁了口气,继续慢慢顺着人流朝着出口处走,车子就在出口处最前头候着。



她懂这个国家的语言?!安伟泽一怔,有些发呆。



车子果然是等他们的,楚笛看了一眼带她上车的安伟泽,安伟泽微微一笑说:“天骄在这儿有房子,这车子是他的,司机也是他的,这儿的房子有人打理,他让我带你去他的房子住,有人会伺候你。张小姐,我还是刚刚那句话,在这儿,天骄在或者不在,一样的。”



楚笛手微微一紧,安伟泽的提醒让她开始有些后悔当时冲动的把戒指留下,其实,那个戒指她戴或者不戴,她人在国外的时候他应该看不到,可是,她留下戒指,一向多疑的涂天骄肯定会立刻猜出她有逃跑之意。



安伟泽微微一笑,安慰的说:“没事,天骄人不坏,只是他特别在意你,安排你来国外的时候一再和我说,他相信你肯定不是天生不会讲话,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以,选择这样一个和你以前的生活不同的世界,让你慢慢治疗,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现在其实也是可以讲话的,对吗?”



楚笛之前已经听过安伟泽关于她嗓子和失语的猜测,所以对于他这样说一点也不意外,面上表情平静,自己过世的父亲是医生,父亲曾经和她说,如果有关身体不适的事要隐瞒医生,其实相当无趣,她决定保持沉默,不说是或者不是。但面上还是保持着温和的表情,只是没有微笑。



安伟泽也没有继续再问下去,面前这个女孩子一定有什么心事,不过,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想逼问,她想说自然会告诉他。



涂天骄在这儿的房子是个小独院,面积虽然不是太大,但收拾的极是干净,“其实离这儿再远一些的地方,天骄还有一处房产,一直有人代为经营和管理,那儿面积要大,而且历史悠久,是一处庄园式的居所,这儿,是天骄读书后期居住的地方,不过,你是第一个入住的女性,天骄在这儿有许多的爱慕者,但没有人可以进入他这所房子。”



打理这儿的是个中国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衣着整洁,态度也很和气,“这位是这儿的管家林妈妈,一直由她照顾这儿,以后也是由她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你刚来这儿,语言和饮食习惯都不适应,有她照顾也好。我住在离这儿一个街区的地方,离医院也近,你先休息一下,我会帮你安排好治疗的方案,同时根据你的情况为你选择一家学校。”



楚笛轻轻点了一下头,冲林妈妈客气的笑了笑,走进房间。



房间收拾的极是干净,空气中有着清新的味道,大概是窗台和院落里摆放的花草发出的味道,清清淡淡的,隐约有鸟鸣,才发现,在院子里一棵树上停着一只漂亮的小鸟,正在啼叫,声音婉转。



真好。楚笛想,希望有机会可以尽快的联络到姨姥姥他们,那样,一切就更好了,当然,如果可以从此之后不再与涂天骄打交道,——楚笛顿了一下,不可能不打交道的,不是吗?她还要为父母报仇。



桌上有一个镜框,放着一张泛旧的照片,她盯着照片,一脸的错愕表情,呆呆的,实在是想不起来这张照片是来自何处,泛黄的照片上,是自己,一张脸上带着微笑,三岁左右的模样,站在自家的庭院里,旁边,竟然是少年时的涂天骄,但看样子,二人不是有意合影,似乎是有人无意中拍到的。



但是,她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竟然有这样一张和涂天骄合影的照片。



“镜框里的女孩子是天骄少爷最在意的一位妹妹。”林妈妈温和的声音在楚笛身后响了起来,楚笛微微收敛了一下脸上的惊愕表情,慢慢回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林妈妈,“这房间里任何的东西都是天骄少爷在意的,尤其是和照片中这位小姑娘有关的东西,你千万不要碰触。”



第189章



楚笛有些傻兮兮的点了一下头,再回头看了一眼镜框,有一种奇怪的诡异感,似乎,涂天骄正在镜框里冲她微笑,似乎,她没有任何秘密可以隐瞒过他,也许他现在不晓得她就是他们涂家一直在寻找的楚笛,但,她究竟可以瞒多久?如果涂天骄知道她是楚笛,会如何?



这个问题总是让楚笛非常的纠结。



“你和这镜框里的女孩子到有几分相似,一样恬静干净的面容。”林妈妈笑着说,“难怪天骄少爷在电话里那样再三的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你。”



楚笛只能用略微有些尴尬的微笑掩饰她内心当中的紧张,那是她十多年前的照片,老话不是说,女大十八变吗?这个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林妈妈怎么可以一眼看出她和镜框中泛黄照片中那个才不过三岁的小丫头长得有些像呢。



“林妈妈,张小姐不会讲话,当然,只是目前不会讲话,我会治好她失语的症状的。”安伟泽微笑着在门口说,“她刚来,还是让她休息一会吧,坐飞机其实很累的,而且时间那么长。”



林妈妈点头说:“嗯,天骄少爷早和我交待过,我已经掐着时间烧好了水,张小姐可以去泡个澡去睡上一觉,这可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事,张小姐一定是累坏了,我看张小姐的脸色不算太好。”



楚笛勉强的笑了笑,她也确实是累了,坐飞机是一件相当枯燥乏味的事,她现在确实是想躺在舒服的床上一觉睡到自然醒,而且,还要尽可能快的把时差倒过来。这样想,便点了一下头,对安伟泽笑了笑,放下手中的东西,跟着林妈妈去了一楼的小浴室。



“她看起来很讨人喜欢。”林妈妈笑嘻嘻的说,“我们少爷是不是很喜欢她?要不,怎么会让她住在这儿,这儿可是我们少爷自个的住处。”



安伟泽微微一笑,温和的说:“应该是吧,不过,张姑娘确实挺讨人喜欢,虽然不会讲话,但我觉得她应该是个很有礼貌,而且很有分寸的女孩子,希望我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她恢复说话的功能。”



林妈妈立刻点头,“好了,安少爷,你随便坐,我去伺候张姑娘。”



涂天骄刚进院子,就看到朱妈微笑着迎了上来,“天骄少爷,您回来了,正巧着,太太说您如果不是太累,也正好没事,就去她那儿坐坐。”



涂天骄点了一下头,“好的,我这就过去。”



跟着朱妈进了茹倾世的院落,今天天气不是太好,很冷,而且有风,虽然偶尔有太阳,却惨淡淡的极不舒服,“妈,您怎么在窗前坐着,还不关严窗户,这小心冻着。”一边说,涂天骄一边顺手关上了窗户。



茹倾世眉头微微一蹙,“朱妈在屋子里烧的火炉太旺,热坏我了,不要关窗户,我还想有点凉气进来。来,坐在妈身边,妈有话和你说。不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昨晚你爹和我唠叨了半晚,不过是你和涂天赐的婚事,这样子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你和金佳柔的事情到底怎么了结,你爹的意思还是希望你可以娶她为妻,你爹昨晚嘱咐我一定要从你嘴里得个准信。”



涂天骄嘻皮笑脸的在母亲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您也不怕操心多了容易长皱纹,我可瞧着您不如前几日水灵了,娘,咱可不能这样乱操心,老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您这心操了也是白操,明知道我不会娶。”



茹倾世叹了口气,“人家金家小姐也是实心实意的在等你,我的宝贝儿子,她要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儿家到还罢了,人家可是摆明了要拿全部家当嫁你,你说,这大把的金钱面前,有几个人能不动心?”



涂天骄笑嘻嘻的说:“娘,您儿子我的钱足够花的了。”



正说话间,一个声音突然在外面响了起来,“可不是,你们家天骄自小就是有钱的,这有钱都有到了花大价钱送一个伺候人的丫头去国外呆着。”是董丽芬,她的脸色不好,有些日子没见她了,人瘦了也憔悴了些,“看不上金家大小姐也是有原因的,只是可怜我们家天赐,人是痴心的,却偏偏贴了冷心冷肠的人,这可真是自古情痴多悲苦。”



涂天骄看着董丽芬,“大娘,这几天不见,你的才思可是增进不少,天骄可真是佩服的不得了,对了,杜月儿有没有消息?这几日我忙军营的事也没顾得上过问此事,不过,大哥似乎是着急些。”



董丽芬脸色一变,不耐烦的说:“涂天骄,好歹我是你的长辈,你还是要规规矩矩的称呼我一声大娘,怎么偏拣着我不爱听的话讲,你大哥他只是一时糊涂上了杜月儿那个贱人的当,你这个当弟弟的也是,明知道杜月儿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却偏偏要让你大哥也认识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我真是巴不得她死得更难看些,我可是不信着她还能活着,不晓得如今落在哪个男人手里,最好是卖进那些子烟花巷里,才遂了我的心意。”



涂天骄啧了啧舌,“大娘,最毒莫过妇人心,真真是一点也不错。”



“醉红莲是怎么一回事?”董丽芬突然问,“今天一早有人送来喜帖请柬,说是醉红莲下嫁杜黑子做了姨太太,杜黑子特意小范围内请了客,还特意请了你父亲和我,我怎么听着这醉红莲也是你?
第67章
乱世情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