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眼睛忽然灼灼发亮得不似正常,可人却维持着娴静的姿态,缓缓地起身,缓缓地掀起门帘,缓缓地走进夜色里。



远远地,明之看见了熟悉地身影。



他微微一笑,看看一池的月色,水淌着荷香,很适合喝酒的夜。



可是很快就发现今晚的红绡有些不一样,还是素色衣裳,还是恬淡微笑,还是一步一步袅袅而来,可他就是觉察出了不一样。



红绡在明之面前坐了下来,闭上眼好似也在品尝沁人地清香:“叶公子好雅兴,这样的夜里往这儿一坐,喝一口你的茶,不是神仙也相去不远了。”



“秦姑娘来得正好,昨儿水如刚给在下送来几坛好酒,今晚可以喝几杯荷叶酒。”



“荷叶酒?”红绡眉轻挑,嘴角含笑,柔柔起身,顺着池中的石墩走入深处。



红绸一扬,卷摘几片荷叶,并捎上一朵荷花。



她回转身,巧笑倩兮,月闭花也羞。



眯眼看着池中玉染的人,明之觉得有些晕眩。



当年的红绸舞让人“画不成”,这一幕“出水芙蓉”就只能让人感叹“画不尽”了,这女子总是在不自知地颠倒众生!



可明明是含笑地眸子,他总觉着之后有挥之不去的忧伤,她没有眼泪笑容愈发安静,他却几乎要替她哭了。红绡呵!那濯如艳阳的女子,那粲似明珠的笑,怎么在这荷塘月色中化为秋水般的伤悲!



荷叶酒,顾名思义,就是荷叶制杯。取大莲叶,作成杯形,满酌密系,把莲叶中心戳穿通到莲茎,人饮莲茎,酒入口中。这种喝法一度风靡,这两人原不是附庸风雅之人,只是气氛刚刚好,何况明之有他的私心。荷杯盛酒,虽染荷叶本色苦味,但也不失为消夏时昧,能去去酒气消暑,不那么伤身。



红绡喝酒是不看人的,喝得又快又急,总是喝着喝着就忘了身边所有的人,自己都忘了,独剩杯中酒。今夜的红绡喝酒却一点都不急,斜斜倚在池边,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慵散的眼,微启的唇,浅浅的尝。她居然还会回敬,弄得明之手忙脚乱不觉也喝了许多,人晕眩起来。



红绡的酒比平日喝得少,也喝得慢,最后却失态了。



平日里的红绡也是要喝醉了才止,但她有极好的酒品,醉了也一样安静,最多不过借个铺睡到天亮。



但今夜红绡却失了自制,醺醺然卧在池塘边,在明之担心她落入水中想扶,却担心与礼不合之时,她竟脱下了鞋袜。白莲般的脚孩子气地拍打水面,藕臂一掬,自顾自将水淋在脸上,眼闭着,看似颇为享受这番清凉。



她回首,俏生生侧着头,朝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明之招招手。



女子的足是禁忌,见不得,何况还是喝醉了酒的红绡。明之自小便被教导得守信知礼,虽不至古板迂腐,但也进退得体,从未有过出格之事。



红绡手这么一招,他几乎不知如何自处,



见他踌躇不前,红绡干脆站了起来,将他硬拉至池边,还顺手捞了一壶酒。



温香软玉在怀,明之僵硬得像石头。



但不敢稍离。



因为怀中的人那紧紧拽住衣角的手,因为挨着他笑得快要滴出泪来的眼。



两人静静地挨着,红绡仍旧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奇迹的是她已经不知今夕何夕了,却可以滴酒不洒,且喝得平稳优雅。



酒终于还是喝光了,酒壶一抛,溅起一片水花。明之下意识地顺着抛出去的壶看去,落点居然在红绡的脚边,明晃晃地月光照着,水面飘着几丝红。明之一惊,顾不上礼数,急忙把红绡的脚自水里拉出,脚板上全是细碎的伤口。



红绡有喝完酒就扔壶的习惯,只怕是刚才过去拉他的时候踩到碎片了。



不算美丽的脚,由于自幼练舞,有些变形,也没有缠足,按当前的审美观是不怎么中看的。但是凉如水的月光下,这足置于掌中却烫到了心中。



自己的足被男子掌着,看着,红绡也不回避,丝丝浅笑还挂着,醉意俨然,一直等到明之自己如梦初醒。



明之小心地将红绡的足放到了荷叶上,从屋里取来药箱,还在为刚才的失礼羞愧。再次将足置于掌中,一点点杂念也无,明之小心地将碎片取出,再抹上药,动作虽是轻柔但是有些碎片扎得太深,未免大力些。



红绡也不动,仿佛那伤口不是在自己身上,一双异常闪亮的眼直勾勾看着明之。



“叶明之,七年前的我美吗?”



明之一愣,点头,手没有停顿,处理着她的伤口。



“那现在的我美吗?”



仍是点头。



“叶明之,我喜欢长醉轩。”



“我喜欢你的酒。”



“我喜欢你的茶。”



见她醉了,明之干脆不答腔,由得她自言自语。



“叶明之,我喜欢这里。”



“……”



“叶明之,你娶我好不好?



妻子?



这个名词从来没有出现在明之的生活中。因为父母早逝,成年后又在外漂泊数年,原该操心人生大事的时节并没有人来关心。



况且明之自知是个淡情的人,他待人人都好,但未曾有女子让他能生出朝夕相伴的心,时间长了,一个人反而自在,也就这么年复一年地耽搁了。



此刻,抱在怀中的女子尚且睁着一双闪亮的眼在凝视着自己,明之苦笑。大约也是喝多了,他竟然在心中算着自己的年纪,然后觉得自己似乎也该要有个妻子了。



“秦姑娘……”他拉下了缠在颈上的手,要自己保持清醒。



“你不愿意娶我?又或是我配不上?今天我定是要将自己嫁了出去;你若是不愿意,我自去找别人,也自然是有人愿意娶我的。”



微烫的臂又缠了上来,呵气如兰,拂过颈边带来一阵酥麻,但是那双氤氲的眼没有半分玩笑的成分在,明之能看出她是认真的。



“秦姑娘,醉酒之言在下若是贸然答应,姑娘明天酒醒之后若是后悔,也是尴尬的。”



“我若是要醉,一杯也是醉的,若是不愿意醉,你就是将这长醉轩的酒都搬了出来,我也能饮得下。我只问一句,你到底娶不娶?”红绡自他怀中站了起来,低头望着他。



背光之下,看不见她的面目,可是那样笔直的身形,刻意地挺拔,无不昭显着她的脆弱。



明之长叹,也站了起来,违礼握住了红绡的手:“我只是觉得在这样的酒后不适宜谈人生大事,若姑娘觉得喝好了,先休息一下,明日醒来心意还是不变的话,那自然就是我的荣幸。”



红绡感觉着暖意从掌中传来,明之平和的声音慰烫着她的心,他的语气那样真诚,让她找不出什么字眼来回答,最后只是嫣然一笑,点头。



第 3 章



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红绡眨眨眼,用力敲了发痛的头两下,下了床。



山里的清晨是尤其舒服的,推开窗看地面;似乎昨夜还下了点小雨,格外清新的空气中漂浮着隐隐茶香。只见叶明之还是昨晚那身衣裳,坐在院中竹下,小炉子正煮茶,清俊的身影在这样的环境中似是有仙风道骨。



听见声响,明之回头,像是忘记了夜晚的事,从容一笑:“秦姑娘,早呀。”



红绡开门,门前已放好了洗漱的用具,清洗了一番,也在炉前坐了下来。



明之将茶斟好,几近透明的绿,如游丝般的浅香。



抿一口,只觉苦,入喉方觉一缕缕的甘,止不住多饮上几口,清清淡淡的香便萦绕唇齿之间,沁人心脾。



红绡笑道:“叶公子果是高人,这样的茶,神仙也喝得。”



“姑娘可知是什么茶?”



“酒我倒是略知一二,这茶,就恕我口拙。”红绡摇头,望望身后郁郁的竹:“或是这竹长得太好,我闻来闻去都是这竹香。”



“这茶正是竹叶所泡。”明之笑,将壶揭开,果然是细细尖尖的竹叶在水中飘舞。



“这煮茶的水不会又是什么隔年的雪水?”红绡对茶并无喜好,只在书中是常看这样的说法,但是真要自己来做就嫌麻烦好笑,也显得矫情。



“那倒不是,昨晚一直睡不好,雨后干脆起身采了点荷叶上的雨水,竹叶上又有晨露,这茶就格外清新些。”



此言一出,两人静了。



红绡仔细一看,叶明之的确有些疲倦的痕迹,眼下也青青的。



他自知为何而无眠,她也明了所为何事。



“秦姑娘,在下——”



“你说过,若是今日我心意不变,你会娶我。”红绡的眸子变得深远,远到没有了焦点,怔怔地,茫茫地。



明之心紧了紧,昨晚他一直无法入眠,却是什么也没想。他毕竟不是太过自扰的人,既然不知如何是好,那么干脆顺其自然,只看红绡如何就好。可是对着这样的红绡,语气那样坚定,却脆弱如斯,他的心再次纷乱。



“你说过的。”红绡从自己的思绪中回来,目光凝聚,灼热地看着他再次强调。



见明之沉默良久,红绡起了身,姿容已是娴雅:“红绡失礼,为难公子了。”



她略一欠身,向门外走去。



转身的那一瞬间,明之分明看见她的脸上露出的是笑容,比流泪还要伤心的笑。他知道这其实是一个决绝的女子,有过那样浓烈的人生,却拥有了如此寂寥的背影。



恍惚间浮现出她昨夜的话“今天我定是要将自己嫁了出去;你若是不愿意,我自去找别人,也自然是有人愿意娶我的”,明之一动,发觉她走的果真不知往日回家的那条路,来不及多想就急忙追了上去。



手被人拖住了,红绡转身,看见明之红着脸却紧紧拽着自己。



她拂袖,垂下眼:“叶公子,这与礼不和,请自重。”



“明之一生从不失信与人,何况姑娘你。”



“我从不强求人。”



“明之虽不才,也有几分傲骨,若非情愿也无人可以勉强我做任何事。”明之拉住了红绡的手,轻轻地,如抱孩子般将她拥如怀中:“红绡,做我的妻子,让我好好待你。”



红绡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吐出,比往常更加温柔的双眸专注地看着自己,他言词恳切,最后那句话几乎是叹息地说出。



她将头轻轻埋入他的怀中,那一刻分不清心中是感动还是伤悲,只觉眼一闭,一行清泪划下。



婚礼之于女子,是毕生最大的事情。或是从孩提时代开始便已经有了无数想象憧憬,但凡待嫁新娘都是美丽的,因为娇羞而且期待,再平凡的女子也会增上几分娇艳。



可是红绡什么也没有要求,只说要回去稍做收拾,连明之相陪都不要。



明之也知道她回去当然是还有一些需要收拾的,收拾行李更是收拾心情,收拾好那些让她璀璨也让她黯淡的前尘往事。



于是这对刚刚确定婚嫁的新人也仅仅是简单交待了几句,就暂做告别。



走到紧闭的门前,红绡下意识地捏紧了拳,深吁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油灯已经燃尽,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就连酒壶里剩下的酒也已经喝完,地上打碎的瓶盖被打扫干净。



红绡走到房后,看见那些碎片被粗布好生包着,扔在垃圾筐里。



人回来了,又走了。



红绡的脸色惨白,愣愣地坐在门槛上,用手抱紧了自己。



他愿意吃冷饭凉菜,他可以喝剩酒,他会打扫房间,他怕自己倒垃圾的时候被碎片割到手还用布包好,可是他做得再多最后还是要走……



一滴泪,两滴泪……初时还是忍耐的哽咽,最终却是失声痛哭了。



染哥哥,流干这一次眼泪,从此相忘于江湖。



拿着小小的包袱,红绡再次来到了长醉轩,她并不急着进去,反而在大门外站住,呆呆地看着门上的牌匾。



不知何时飘起的细雨,红绡模糊地想起自己第一次来此处也是这么个雨天,那天她也是和秦染闹僵,气极中冲出了家门,淋着雨跑了出来。



她知道秦染是不会出来拉住自己,也不会来找自己,他是那样确定她一定会回去。



他不开口留她,也许久不曾为她留下。



第一次见到明之,只觉得此人不俗,此地更是一个好去处,只是那时满腹凄凉只求一醉,着实没有料到此间的主人到头来会成为自己的丈夫。



丈夫?



红绡止不住冷笑,只笑自己。



秦染是她的梦,她自小就怀揣着这个梦,从未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嫁给秦染之外的人。只是梦做得太久太久,久到她都忘记了是怎样开始,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明了自己在梦中睡过了头。



到这一刻,她站在未来夫家的大门外,才发现自己以为刻骨铭心的爱恋,如今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



忽然,身上一暖,回头看见明之温和的笑脸。



他小心地将披肩搭在她肩上,接过她的包袱:“刚才见下起了雨,忽然想起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这么个天气,于是就想呀,或许这雨又把你送来了。”红绡靠在了他胸膛,听他低低地笑:“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幼稚?我总觉得不大真实,想着我怎么在这里种茶,种着种着就得了这么好个妻
第2章
但愿长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