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单。”身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一点闯荡多年的望羲最是清楚,一个富家小姐手无缚鸡之力能在江湖莫怕打滚吗?



“我宁愿浪迹江湖也不愿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让自己等一辈子,苦一辈子,怨一辈子,死在身不由己也不要活得水深火热。我姚清怡这一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希望梵大侠成全。”清怡眼中的坚定与冷静深深地震住了望羲,宁愿死也不愿去追求一段不属于自己的爱情,这是多么理智的心智啊,没想到一个富家的千金小姐能有这番情怀,刮目相看也不足以形容望羲现在对清怡的欣赏。



“好,二小姐这番豪言壮语,望羲懂了,如果小姐不介意,梵某愿陪小姐一起闯荡江湖,看谁能欺负你。”望羲的一时意气,却不料自己的冲动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变故,将来,谁也不能预料。



城门下空无一人,城门外的却只剩下两道淡淡的影子,何去何从,没人知道,清怡的逃婚却是在第二天一早才被人发现。



顶包之计



“老爷老爷,不好了……”天一亮,管家急冲冲的闯进姚老爷的房间。



“出什么事了?看把你急得!”姚老爷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憔悴,看来是一夜未眠,说话也有点漫不经心的。



管家轻轻掩上了门,左右看了一眼,神秘的说:“二小姐离家出走了!”



“什么?!”姚老爷简直难以置信,眼睛瞪得跟铜铃差不多大,“怎么会这样?这个丫头平时倒是挺聪明的,怎么在这种关键的事情上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呢?”姚老爷慌了手脚,女儿的逃婚让他顿感手足无措。



管家的脸色很是难看,犹豫良久终于鼓起了勇气。“老爷,梵大侠也不见了,不知道他和二小姐的出走有没有……”



“荒唐!怡儿这个丫头怎么能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来!这可是皇上的赐婚,她居然逃婚,而且还跟人……”姚老爷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居然会跟人私奔,难道真的是平日太纵容她们了吗?



“老爷,现在不是怪罪小结的时候,现在应该想想办法怎么应付曹公公,不到一个时辰曹共公就要来要人了,到时候我们怎么交个二小姐出去。”管家心里也很急,皇上赐婚可是大事,二小姐这次可是真的闯大祸咯。



“怡儿平时虽然有些调皮却很识大体,这次……这次怎么会这么糊涂……唉……一会儿曹公公来我到底该怎么办啊?我现在去哪里给他找个相府夫人啊?老夫对不起牢顾啊!”清怡的离家出走确实让姚老爷子很是失望,可是不走都走了,解决目前的燃眉之急才是重点,不过这可是皇上亲点的婚事,抗旨可是杀头的大罪。



姚老爷和管家在屋里踱着步子,这两天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太多了,接踵而来的,应接不暇……真是前门遭盗,后院失火,祸不单行啊,突然管家顿下身形,欲言又止深色怪异的看着姚老爷。



姚老爷被她这个样子看得心里毛毛的,“老曹,想到什么你就说吧,现在也不要顾忌什么了。”



“老爷,我有个想法,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看到姚老爷地来一个肯定眼神,定了定心神,“昨天场公公来传口谕的时候并没有说出二小姐的名字,我是想说京城里这里这么远,皇上不一定知道各位小姐的排行,您说是不是可以让三小姐顶上二小姐。”管家心底也七上八下的,这个决定确实有些缺德,而且如果一旦被知道了可视其军大罪。



“这怎么行?已经害了一个璇儿了,还不容易怡儿逃掉了,我怎么能让宁儿也来趟着趟浑水。她们都是我的掌上明珠啊!”姚老爷的坚决否定让老管家也很为难,虽然他也很舍不得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三小姐,可是如果不这样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老爷,您先不要生气,心平气和的想想吧!如果这件事情被皇上知道了全家可能都要遭殃,到时候不仅三小姐逃不掉,四小姐也不例外,说不定还会搭上一个大小姐,如果能牺牲一个三小姐就能保全全府的人,我觉得这个牺牲还是值得的,况且顾少爷是你我看着长大的,虽不说其他的,至少三小姐给他他就不会让三小姐吃苦。”



管家的话确实在情在理,现在自己家财万贯都不能保住冰璇,如果自己再出了事到时候宁儿和欣儿还指不定会嫁给什么人呢?至少老顾和自己是几十年的交情,楼峰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那女儿交在他们手上至少自己不必担心女儿被人欺负,这样至少还比璇儿的情况好一点,只不过就委屈宁儿了,楼峰和璇儿……唉……



“好吧,我看也只有这样了,可是……”“哐啷……”门外一阵碗碟摔碎的声音打断了姚老爷的话,管家立马打开门抓住了这个偷听之人。



玉宁代嫁



“宁儿……怎么是你?”姚老爷和管家震惊的盯着眼前面色苍白的玉宁,心里却十分惭愧,像刚刚错了什么错事被逮住了,两人的秘议不管怎么说确实是牺牲了玉宁的幸福,同是自己的女儿,姚老爷当然希望他们都能自己寻找自己的幸福,冰璇已经不可能了,还要牺牲一个玉宁他真的很愧疚。



“爹……二姐真的走了吗?”玉宁颤颤巍巍的询问更是让姚老爷心酸,玉宁从小体弱多病,自己就一直觉得很亏欠这个女儿,本来他希望望羲入赘姚家就是想让他娶玉宁,这样玉宁就可以一辈子都留在自己身边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望羲居然和清怡,孽债啊孽债。



“是的,昨晚走的……”姚老爷不得已的说出这个自己一点也不愿意接受的答案。



“爹……皇命难违是不是?是不是如果我不替二姐就得小欣接替?”玉宁恢复了平静,只不过这种平静让人觉得很可怕。



姚老爷艰难的点点头,这是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是自己要把女儿推下深渊的,自己还拿什么资格安慰她。



“那我答应爹,我嫁!”玉宁的答案本应是姚老爷等待的结果,可是现在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此情此景要他怎么能平心静气地接受。



姚老爷一把抱住摇摇欲坠的玉宁,心疼地说:“宁儿,爹知道委屈你了,爹知道,是爹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们,不能好好的保护你们,都是爹的错!”一大把年纪的姚老爷老泪横流的样子让一旁的管家也看得实在心酸,偷偷抹去眼角的雾气。



“爹,宁儿不会怪你,宁儿知道爹也是身不由己,皇命难违,如果我不顶替姐姐我们家就都会遭殃,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女儿明白,能嫁入相府也是爹爹保护女儿的一种方式,这样爹爹至少可以少担心一点女儿吧,放心吧,爹爹,女儿一定会在相府好好生活的,相信顾伯伯和楼哥哥也会对我很好的。”姐姐的事情已经让爹爹心力交瘁了,我不能再成为爹爹负担了,虽然嫁给他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这场没有为打先输的战役自己只能投降,连逃避的权力都没有。



玉宁的冷静的分析让姚老爷煞是吃惊,从来不曾见过这个一向柔弱的女儿竟然有这么坚强的一面,也没有想到过四个女儿中大局观最强,最识大体的竟然是她,她的冷静,她的心思缜密与她的柔弱表象形成鲜明的对比,有了柔弱这层保护衣,人们常常都会忽略她本身的性格,这种忽略却是一种致命的杀手锏。



“老爷……老爷……”一阵忙乱的呼叫声闯进了房间,“常公公来接人了,可是……可是我们找不到二小姐。”



“什么找不到二小姐?二小姐不是在这里吗?”管家的话真的来人傻了眼,这明明是三小姐,怎么变成二小姐了?



“对,走吧,找到二小姐了,我们出去吧!耽误了一夜常公公该是等急了!”姚老爷也明白这个时候不能再犹豫不决了,只能快刀斩乱麻。



大厅上,当姚老爷牵着玉宁出来说她是二小姐时,楼峰和冰璇也十分震惊,震惊之余也渐渐明白了大概,清怡的离家出走除了刚刚到来的常公公这里的人都知道,玉宁是代替清怡赐婚的是大家也都看懂了,只是为什么玉宁愿意接受这个决定却没几个人能理解,特别是智苗。



“三……”“纪公子,我很感谢上天能让我遇上你这个朋友,希望你也能把玉宁当作好朋友,理解玉宁,相信玉宁,尊重玉宁!”玉宁打断了智苗的道破天机,三个一个比一个重的词语彰显了玉宁的决心与苦衷,智苗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说错一句话都会让姚家背上欺君之罪的名号。



“我懂了……二小姐,恭喜二小姐觅得如意郎君,从此和情郎美满幸福。”几句违心之话智苗说得很是哽咽,明明是自己喜欢在意想照顾一生的女子,这时却只能为了一个没有道理的赐婚就投入了别人的汇报,从此天各一方,他不甘,真的不甘,不想这段感情还没有开始就只能结束……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只能目送着玉宁带着丫鬟跟着常公公和楼峰冰璇渐渐远去的身影心中慢慢滴血。



谁又能想到就是这种不甘让这个痴情的男子从此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今后的历史也有他重重的画上了一笔,这一笔究竟有多大的威力谁又知道,知道的都是后来的人,感情是磨人的伤,伤人的剑,撕心裂肺的钻心痛。



扬州出头



扬州城内



“梵大哥,没想到外面的世界这么多姿多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好后悔以前都没有多出来走走,见见世面,有些东西果然是书里学不到的。”一个清丽的女孩在大街上东窜西跳,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是稀奇。



扬州是武林人士走动最多的地方,扬州虽然和应天府相隔不远,可是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西湖永远都是宁静而安逸的,那里多的是风花雪月,儿女情长,连大街上的商铺都多是绫罗绸缎,胭脂水份,珠宝玉器。而扬州却给人一种很豪迈的感觉,一踏进扬州仿佛连呼吸的空气也都不同了,少了一份清新却多了一份活跃,这里有持剑闯江湖的英雄,也有杯酒敬人生的豪侠,这里大街上的武器防具店特别多,连药材店都比应天府多了一倍,可能这就是闯江湖的悲哀吧,总有一天会受伤,总有一天会做别人刀剑下的亡魂。



梵望羲看着身边女子的洒脱打心底觉得很舒服,见惯了那种刁蛮任性却弱质芊芊的小姐,这个活泼好动的人儿更让自己心动,心动?梵望羲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原来自己也有心动的一天。



“梵大哥,你在笑什么啊?”清怡这几日和梵望羲的相处很融洽,对于身旁这个英伟的男子她觉得很安心,仿佛有他在自己就什么都不怕了,依赖之情油然而生,情窦初开来的少女却不知道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没什么……跳了这么半天肚子饿了没?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吧!”虽然清楚自己的心意,望羲却始终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关爱,可能冷漠惯了的他始终还是不习惯与人亲近吧。



“好啊!我刚才听人说天香楼的醉鸡很不错,我们去尝尝吧!”



“好……”



“快让让,快让让……”一辆马车在大街上飞驰着,车上的车夫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挥舞着马鞭驱赶着路上的行人,丝毫不顾机会不会伤及无辜。



“这个人怎么这样……”清怡义愤填膺的怒骂着,她可看不惯这么张扬跋扈的行径,双手叉腰站在路中间,欲拦下奔走的马车。



车夫以为只是一个没长耳朵的人,走近了她自然会让开,等到发觉她的目的想拉住缰绳时,马车却顺着惯性向前冲去,看着在自己头顶上快要踏下马蹄,清怡也吓懵了,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突然马蹄就在她头顶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住了,回过神来便看见望羲一掌震退了用内力稳住的马儿。



“你没事吧!”望羲一把拉开清怡问道,却还是那种冷冰冰的语气,不过稍微心细的人会发现他的气息有点紊乱,不过清怡显然不是属于这种人,只是仍有余悸拍着胸口喘着气。



“发生什么事了?”车内传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公子,有人拦路!”车夫毕恭毕敬的回答着,嘴边的讥笑仿佛在高速望羲和清怡他们有苦头吃了。



“谁这么大胆!”车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很妖媚的……男子的脸,妖媚形容一个男子虽然不甚恰当,可是这个男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眉宇之间的轻佻高傲,媚眼如丝,薄唇也如丝。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横行霸道,这条路又不是你家的,你这样横冲直撞会晤上多少人你知道吗?”清怡看不惯他的鲁莽行径,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谩骂。



“原来就是你拦了本大爷的车,好一个俏娘子,看你长得这么娇俏的份上,老爷就不怪你了,不过……”说着神色猥亵的大量了清怡一番,“你陪大爷玩几天,大爷我就不与你计较了。”



“你……混蛋!”他轻佻的言辞气的清怡火冒三丈,想了半天都找不到一个骂人的词语,最后只说了一?
第4章
西子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