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前。他们一齐惊呆了。



这黑胖少年竟是她们的姑娘?!原来的姑娘是如天仙、画上人儿似的,丝毫不沾人间烟火气。除了诗词别的什么事也不管。可这次,竟满脸抹上锅灰,跑到了人市。还满嘴川话,把她们买下来。这是她们姑娘吗?



管家林福眼光落到黛玉的胖胖的腰间。自己家姑娘可是风一吹就倒的。哪有这么胖。黛玉微微笑道:“我往腰间塞个软垫,偷跑出来的。”



三人更吸气。这更不象是姑娘了。这人除了长得象姑娘,没一个象姑娘。



看着三人一脸的惊讶状。黛玉故意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父亲尚在,我哪会知道人间有如此多的欺诈,如今父丧家破,我若再一味只看诗书,如何对得起父亲。对得起你们这些林府老人。”



管家和二个仆妇对视了一眼,都暗暗点了点头。也怪不得姑娘性格大变。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大事,只怕也会大变。



黛玉见三人渐渐去了惊讶怀疑的神色。她神色一正说道:“福伯,二个嫂子。父亲临去世之前,早有吩咐,要拔出二个庄子,给你们几个养老。谁知,父亲尚没安排妥当,就突然撒手人寰。后来我受了刺激昏倒。贾琏就把你们都拉到了人市。等我醒来,向他说明此事,他竟根本不睬我。若不是我化装潜行,只怕你们早被他卖往他乡了。”



二个婆子听了都重重点头。当初老爷林如海确有此意,想发还卖身契,给他们几个庄子养老。可谁知老爷突然亡故。一切都操持在贾琏之手。任他们怎么说明,贾琏只是不听。



林福这时冷笑道:“姑娘若不扮成川人,他手下根本不会把我们卖给姑娘。这是贾琏要把我们几个知情的人远远发卖,这世上再无人能说出林家的事。”



黛玉暗暗欢喜。管家什么事一眼就能看出门道来。



既是聪明人,黛玉说话也不绕弯,她笑道:“福伯,二位嫂子。我今个儿出来,一则要救出你们,二则也是想完成父亲的遗愿。要给你们庄子养老。”三人听到给庄子养老。神色都有些激动。黛玉暗道:“兵法有云,与众同好,靡不成,与众同恶,靡不倾。这利益一致,才是调动积极性的根本。



她扫了三人一圈,又说道:“但贾琏趁我晕倒,已把家产全部变卖。所以,你们必须助我夺回家产。一旦我夺回家产,不但给你们庄园养好。三年之后,我连卖身契一并返回。而且,按各人这段期间贡献大小。我还将赐你们金银养老。这么说吧,如我拿回万两白银,那我就拿来出百分之二的银赐给你们这几个人。也就是说二万两白银。我如取回二百万两白银,那就与你们几个四万两。然后我按功劳大小,分配给你们三个这些银两。”



听黛玉说到给庄园养老,三人已是感动,后又听说还给卖身契,三人更加激动不已,等听到还有百分之二的银子等他们拿。这三人险些没晕过去。那林贵家的和林富家的张大了嘴巴,眼睛都圆了。管家福伯也嘴唇发颤。脸色潮红。但福伯不愧是管家出身。虽然激动,但眼中却隐隐现出一丝不信任来。同时,又有许多的担心和疑惑。连二个婆子激动过后,也是这个表情。



见众人又激动又疑惑担心的神色。黛玉心里一动。此三人若不拼全力帮自己,自己就断无希望成功。现在,家产不但是物资财富这么简单的事,也是她保命的根本!古话说,升米恩,斗米仇。她原先就是对贾府的恩太大了,大到根本还不了的程度。所以,王夫人和贾元春才想置她于死地。而最后,恐怕贾母也迫于压力,不得不暗暗默认了这种状况。所以,她不能让这个恩太大,她必须保有让人垂涎却不能得的东西。必须让贾府觉得,她活着,比死了更对贾府有利。



黛玉微笑命道:“我想,你们一定担心几件事,一是担心我言而无信,二是担心我夺不回家产,三是担心我夺回来了,却保不住。”



争家产  第六章:同盟



黛玉微笑命道:“我想,你们一定担心几件事,一是担心我言而无信,二是担心我夺不回家产,三是担心我夺回来了,却保不住?”



黛玉一说完,三人顿时万分惊讶,黛玉难道能看穿人心。那林福眼光顿时亮起来。他身为盐运使府里的管家,自是阅人无数。就凭姑娘这几句话,那就表示,她心中早有良谋了。只是;经过林府这么多事;他的心也淡了许多;林黛玉就象得了家产;真的能分他们吗?几千两就到头了。不过能有这个意思;已经让他很感动了。



黛玉一眼瞧出林福的想法。在这三人中;林福是最重要的人物;他的主观能动性对黛玉来说;是影响着事情的成败的关键。,黛玉笑说道:“我夺家产保家产的事,已有了一个大致想法,只要你们帮我提供好人选,必帮我实施,必能成功。这个咱们一会再说。现在,你们去取些纸笔来。口说无凭,我把刚才说的与你们立下字据。”



“立字据?”三人都露出喜色。但这喜色一闪,又有些惴惴不安,互视一眼,谁也没敢动。



黛玉心念一转,知这三人大概还有一丝担忧害怕。这奴才握着主子的证据,就算打官司,只怕也不会赢。



黛玉微微笑道:“福伯,二位嫂子。我就给你们一句最清楚明白的话吧。没你们帮助,我根本取不回这些财产。所以,我需要你们最大力量的帮我。取回财产后,因我年幼,我又需你们帮我三、四年把一切理顺。我年记幼小,对外面的事又不太懂,所以一切都要借助你们的智慧和才干。这也是我现在不能给你们卖身契和银两庄园的原因。但三、四年之后,我就大了,足以掌控所有家产。如果我不按自己承诺的兑现,你们只需把这字据拿出来。就会闹得满城风雨。到时侯,我的名声就会不好。那时可能我刚刚议亲或刚刚成亲,新生活才开始,自不愿让自己成为风口浪尖的人,所以我不会因小失大,为着几万两银子,就失信与你们。其实,我也知道,你们一直是林府老人,不会与我争讲这些,但我主动写字据给你们。也是我做人的态度。我虽是女子,却是个一诺千金,有担当的人。你们跟着我,一定能成为一个富家翁。将来子孙万代有田产,有广厦,有娇妻美妾。”



黛玉这一番表白。让福伯和二位婆子彻底放下心来。林黛玉的话说到家了,意思也说到家了。三人看出,黛玉是干大事的人,绝不会与她们几个奴才争这些小钱。这些话燃起三人为好日子奋斗的雄心壮志。别看自己现在是奴才,可拼命帮着姑娘三、四年,将来一出来,自己就是个大富翁!将来呼奴使婢,家产万千。三人只觉仿佛有一座金山堆在三人面前。福伯上前一步说道:“姑娘,既然您都这么说了,奴才们完全信您。您根本不必再写字据了。”



黛玉见福伯虽这样说;但态度并不是太坚定。她摇头笑道:“福伯。我知你说的是真心话,不过,我刚才说了,写这字据,是我做人的态度,凡与我共同谋事的人,我绝不会让对方有半点的损失。不能因为你们几个是我的私人,就改变这种态度。林贵家的,你去取纸笔吧。”



黛玉的再一次坚持,让三人对黛玉的信任增加十二分。林贵家取来纸笔。黛玉把自己家产的多少分给大家的承诺写在纸上。分别递给三人。三人拿着万金银票。小心收好。看着大家对待字据的谨慎;黛玉便知;自己写这这字据的正确性了。每个人内心都有一种原始的贪念。黛玉也有。也不必瞧不起这些人。黛玉写字据时;也曾想到这事将来发生变故;或许为人所用;不太妥当;但黛玉相信;凭自己的能力;将来完全能掌控这几个人。而现在;夺家产是当务之急。必须把所有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尤其是福伯的。经过林家这事;他疑虑很多。若他不尽心;这事断不能成功。



任何做大事的人;都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那种只想着口舌煸动别人;巧用别人的。只是把别人当成了傻瓜。而林福;绝不是傻瓜。所以黛玉写字据时;很是小心;她只是写道:〃我十五岁时;为报林福;林贵家的;林富家的多年相助之恩。把家产的百分之二分给三人。立此为证;永不反悔。〃这个字据;既给了大家承信的保证;又不致于将来万一有人知道;陷黛玉于太不利的地步。



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后;黛玉才与福伯并二个婆子谈起夺回家产的事来。雪雁说得不错,管家林福是个面面通。不但对家产了如指掌。每一项田庄,铺子,都倒背如流。外面官员情况,也如数家珍。而那林贵家的和林富家的,对库房内的财产一清二楚。除此之外,三人对什么人与林如海往来亲密,什么官员与林如海不错。这些官员家的情况基本都一清二楚。以及林家远处亲戚,无不了解。连谁家小妾得宠,谁家庶女得太太喜欢,也明明白白。直谈了多半天的时间。黛玉才和福伯等设计出一个完整计划来。



临行时,黛玉从怀里掏出准备好的把银子和首饰,交给三人。让三人暂时找地方安身。不要让贾琏的人看到。林福和二个婆子现在对贾琏恨之入骨。与黛玉那是同仇敌忾。利益相同。三人一齐答应。一定小心行事。到时突然出手,给贾琏狠狠一击。从他手中夺回姑娘的一切。



和三人交待完,黛玉又抹上黑脸,匆匆雇个轿子,赶回林府。在那段矮一些的墙外,学了三声猫叫。雪雁在那边又学了三声猫叫。



不多时,一只竹梯竖到墙头。



在雪雁的帮助下,黛玉爬进了林府内。雪雁已支走二个看院子的婆子。二人从后院小门鬼祟祟回到闺房。关上房门。雪雁急急说道:“姑娘,今个儿琏二爷找您二次,我都说你心情不好。谁也不见。连二个婆子我也没见进来。琏二爷好象起疑了。”雪雁正说着,忽听有婆子在外禀道:“姑娘,链二爷求见。”黛玉还没说话,就听贾链的声音说道:“黛玉妹妹,黛玉妹妹。链二哥有要事要见你。”雪雁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身子一软,靠在了黛玉的身上。贾链敲门太及时了,莫非贾链看见她们了。



黛玉扬声答道:“琏二哥,我正在洗澡,暂不宜相见。”



外面一阵沉默,过了片刻,贾琏说道:“那我晚些再来。”



脚步声响起,渐渐没了声音。



雪雁一屁股滑坐在地上。人整个瘫软了。



黛玉半跪在地上,扶住雪雁。雪雁结对巴巴说道说道:“姑娘。”她刚说二个字,黛玉急捂住了她的嘴。



傍晚的余晖正落在窗子上,而在窗角处,一个人的身影是如此的清晰。贾琏在听声!这家伙竟敢偷听!



黛玉用手轻轻一指,雪雁显然也看见了。吓得浑身一缩。



黛玉冷冷一笑,突然惊呼道:“雪雁,你看外面好象有个男人身影呢。”



外面人影突然一闪,接着脚步声响起。扑通一声,又似撞倒什么东西。接着,扑里扑咚的脚布声响起,怦!又似沉稳的撞击声传来。转瞬间,再没了声音了。



黛玉想象着外面贾琏的惨相,再也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娘的,先把贾琏弄成一个偷窥别人洗澡的色贼。他敢问自己的事,自己就让他查有人偷看她洗澡的事。哈哈,自己临时这招高!有才!



林黛玉正想着,雪雁苦瓜脸似的说道:“姑娘,你可别声张,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



我名声不好?黛玉微微一愣。随即想起,自己现在穿越了。可不是二十一世纪



争家产  第七章:林黛玉的视角



我名声不好?黛玉微微一愣。随即想起,自己现在穿越了。可不是二十一世纪了!贾链想偷看自己洗澡,他固然德行不好。但真传出去,吃亏的还是自己。一想到这点,黛玉差点气晕。这什么世道。还让女人活吗?黛玉猛想起上一世看的一个故事。说明朝有位大臣叫海瑞,还是个有名的大清官。她五岁的女儿接受了别人的一块饼,结果海瑞破口大骂。骂女儿没有廉耻、失了名节、还不如死去。结果小女儿被逼绝食自杀了。



呸!黛玉上一世看到这件事时,把海瑞骂个狗血喷头。



这还算别人的爹吗?不对!这还是人吗?



简直是猪狗不如。偏中国从宋明以来。对女人的约束都变态了,尤其是士大夫家里,女人简直就成了男人的私产。从精神上毒害女人,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从身体上裹小脚。让女人连走跑都走不成。又搞了什么名节毒害女人。女人对着男人,连露出一段胳膊都算失节。都得自杀自残。被男人强奸了,那绝对算女人的罪过。连男人偷看了女人洗澡,竟也算女人德行有亏。呸!外国人说中国素质低。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中国人骨子里有很大一部分自私及欺负弱小的成份。看一个民族,只看看这个民族怎么对自己的女人就知道了。



对本民族的女人凶残,甚至对家里的女人都冷酷无情。那他又怎么能善待别人。有人说,是制度决定了民族个性。但黛玉不以?
第5章
俗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