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岂料南宫霖不买账,只是说道:“多年不练,画艺生疏,学生确是无力成画,让恩师见笑了。”



此话一出,在座几人都暗自笑了起来,好似在讥笑南宫霖是徒有虚表的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陆嘉宜也有点郁结,为他感到难堪,可是反观南宫霖,却依旧是那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落落大方地承认没有画作。



酒儿把琵琶还给了杏花林的婢子,回到南宫霖身后,见到他没有拿出作品来,心里大呼上当,自己辛辛苦苦去表演了一回,可是公子却食言了,真不该信他的话!



南宫霖见酒儿埋头嘟着嘴的样子,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她的手背,小声道:“看这里。”



酒儿顺着南宫霖的手指看去,发现桌下藏了一卷画纸。



“我画的在这里呢,待会儿给你瞧!”南宫霖说着,眉眼之间都是得意之色。



酒儿不解了,压低嗓子问:“公子你为何要把画藏起来?”



难道真如山长所说,只因为觉得画得不好?



南宫霖“嘁”了一声,口气傲然:“我的画哪儿轮得到他们品头论足?我爱给谁看给谁看。”



在座众人皆在品评他人作品,陆嘉宜却是心不在焉,暗中打量着南宫霖,看见他和酒儿两个人聚首一处窃窃私语,顿觉如鲠在喉。



这个易酒儿,说是下人,却穿得一身上好绮罗,而且那手精妙琵琶委实技艺非凡,她的来头绝不简单。她到底有何居心?一个嫁过人的村妇,难道也想攀上这位俊美公子?



过了一会儿朱维东有事先行告辞,走之前留话叫众人继续,务必尽兴而归。南宫霖一直坐在这里是不忍拂了朱维东的面子,这下山长一走,他也起了身,拿起画卷,叫上酒儿离开。



穿过回廊,又过了石桥,南宫霖带着酒儿到了偏靠后山的一片树林。这里杏花漫烂,嫣红粉白,煞是好看。



“这么多!”酒儿仰头望着树上花枝,眯了眯眼,“可是好高啊,我都摘不到。”



“搬个梯子爬上去呗!”南宫霖有意逗弄酒儿,举起小布袋晃了晃,“装满了才准下来。”



酒儿眼珠子转了转:“可是这里没有梯子呀!”



公子又想让她做苦力,没门儿!



“那没关系,我有办法。”



南宫霖走近酒儿身旁,趁她不备一把搂住她的腰,然后纵身一跃,把人带上了一棵老树,转眼之间两人已经坐在了一根粗大的枝桠上。



“啊——”



酒儿一开始被吓得大叫,坐在树上以后,她低头看看地面,足足有四五丈的距离,高得吓死人。于是她把身子紧紧靠过去贴住南宫霖,双手还拽住他的手臂不放。



“公、公子,放我、我下去……”



南宫霖双手抱胸,耸耸肩头:“我没拦着你呀,你想下去就下去。”



每次当他看到酒儿惊慌失措、或者是生气瞪人的模样,就觉得心情特别好,所以他也格外爱逗弄她。



酒儿畏高,还是抓住南宫霖不放,杏眼里浮起一层氤氲,可怜兮兮地哀求道:“公子求求你了,让我下去吧,我害怕……”



南宫霖见她脸色果真有些发白,心里某一块好像被戳了一下,有些软软的不适,可是他又不想这么快放酒儿下去,失了乐趣。于是他伸手一揽,把酒儿抱进臂弯。



“我拉着你,这样总行了吧!快点摘杏花,摘好了我们就下去。”



酒儿有些气恼,看来公子今天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她又不会爬树,此时此刻,除了仰仗公子,她还有什么法子能下去?搞不好一个不慎摔下去,非得变成残废不可!



“摘就摘!”



酒儿撂下一句气话,然后伸手拉过最近的花枝,从上面摘下一朵朵盛开的杏花,再逐一放进布袋子里。南宫霖坐在一旁,双手圈住酒儿的腰,看着她因为紧张还有生气而显得酡红的脸颊,忍不住笑了笑。



“酒儿。”



南宫霖唤了酒儿一声,酒儿回眸:“干嘛?”



南宫霖笑着摇摇头,酒儿觉得莫名其妙,转过头又重新扯来一条树枝。有些野蜂萦绕在树间,她小心翼翼的,都尽量避免碰到它们。



“酒儿。”



“嗯?”



又是没事找事,唤了一声之后不说话,酒儿飞给南宫霖一记白眼。



“酒儿。”



“……”不理。



“酒儿~~~”



“……”还是不理。



“酒儿酒儿酒儿!”



这下酒儿火了,转过头怒气腾腾吼道:“干嘛啦!老是叫我做什么?”



酒儿柳眉横竖,一双杏眼露出凶光,还嘟着嘴,表情恶狠狠的。南宫霖看见她如小猫炸毛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大笑起来:“哈哈……”



讨厌的公子!老是成心捉弄她!



酒儿气呼呼地扯着树上的花,把手里的东西想象成南宫霖,恨不得捏碎揉烂了才好,而且还要踩上几脚才甘心。



树下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南宫霖探头一看,发现来人是几个十多岁的孩童,手里拿着竹竿之类的东西,正往这边走来。



他皱了皱眉头,随即松开环住酒儿手,突然纵身一跃,跳下了树枝。



酒儿只觉得腰上一轻,再扭头一看,才发现南宫霖都已经下去了,把她一个人晾在了高高的树上。



酒儿害怕,双手紧抓着身下的树干,朝着树下的南宫霖喊道:“公子,我还在上面呢!”



南宫霖仰起头,在暮光的映照下,一张俊脸显露蛊惑神色。他张开双臂,朝着酒儿招了招手。



“跳下来,我接着你!”



        第十五章 掷绣鞋



跳下去?



酒儿怯怯看了眼地面,然后猛然缩回脖子,使劲摇了摇头。



谁知道公子会不会使坏?现在说接住她,可是待会儿她要是真跳了,公子又食言怎么办?她才不想被摔死呢!



“快点跳!别磨磨蹭蹭的!”



南宫霖最不耐烦等别人了,皱着眉头又招了招手,一副命令式的口气叫酒儿快跳。



“我不跳,我害怕。”



“怕什么?我会接住你的,没事儿!”



鬼才信你的话!酒儿嘀咕一句,又说道:“公子请您找个梯子来,我自己下去!”



南宫霖不高兴了,把手一收,恶狠狠地威胁道:“爱跳不跳!”



说罢他冷哼一声,转身走到一株小树旁,斜靠在树干上,双手抱胸,抬头看着树上的酒儿,带着点看好戏的意思。



反正他才不会去找梯子,这个胆小鬼愿意就这么耗着也无所谓!



两人僵持一会儿,酒儿鼓起勇气朝地下看了一眼,依旧高悬悬的,恰巧又窜来几只蜜蜂,酒儿坐在花枝中,浑身被花香包裹,于是蜜蜂便在她耳边嗡嗡闹着,好似还想叮上一口。



“去去!”



酒儿挥手舞了舞,坐在树上扭了扭身子,小脚还乱踢一阵,好不容易才敢走了几只讨人厌的蜜蜂。



“哎呀!”



伴着酒儿一声惊呼,她的一只绣鞋被踢飞了出去,啪嗒一下打在了什么东西上,酒儿急忙探头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那只粉色绣鞋不偏不倚,刚好砸中南宫霖的头。现在南宫霖额角一块灰扑扑的印记,他弯腰从地上捡起绣鞋,紧紧攥在手里,眼里怒火熊熊地瞪着树上的酒儿。



“你给我下来!”



南宫霖在树下暴吼,酒儿吓得死死抱住树干,使劲摇头。



疯了才下去!她宁愿坐在树上啃树皮,也不愿下去被公子报复!



“好,不下来是吧?你等着!”



南宫霖气冲冲捡起几块石头,捏在手里准备向酒儿掷去,可是到临要扔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石头丢掉,转而摸出喂马剩下的饴糖,掰成杨梅大小。



“呵呵,”南宫霖站在树下阴测测笑了几声,“最后问你一次,下不下来?”



酒儿看着自家公子有些狰狞的面容,惧意更甚,缩在树上诺诺说道:“不……不下……”



“这是你自找的!”



说着,南宫霖便把饴糖放于指尖,一块块弹了出去,射向树上的酒儿。噗噗噗几声闷响,酒儿被糖打中手背和脸颊,疼也不是特别疼,就是有点麻麻的,而且糖都粘在了皮肤上,黏黏的很难受。



南宫霖得意笑问:“你跳不跳?”不跳也能把你打下来!



酒儿苦着脸,怯怯地看着南宫霖,犹犹豫豫。她能不跳么?总不能一辈子都待在树上吧?只是,跳下去没人接手,她不摔断腿才怪!倘若公子好心接住她,肯定是等着秋后算账呀!谁叫绣鞋那么会挑地方,专门往公子的脑袋上落?



算了,横竖都是死!大不了摔个半残!那也比被公子拽下树再暴打一顿强!



一闭眼,酒儿视死如归往树下一跳,心中暗自祈祷泥巴地软一点,好让她别那么疼。



馨香袭来,如淡墨芬芳,酒儿顿觉身下一软,跌落进一个微暖的怀抱之中,她蓦然睁眼,入目便是南宫霖略显清冷的俊脸。



“公、公子……”



酒儿紧张地哽咽了一下,公子是接住她了,接下来呢?拿绣鞋敲她脑袋?



南宫霖低头看着酒儿,忽然勾唇一笑,惊得酒儿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就想推开人逃跑。南宫霖遂收紧了手臂,把人箍在了怀里,嘴唇贴到酒儿耳畔,轻声说话。



“我说过会接住你的,没食言吧?”



热气微醺,酒儿耳朵有些发痒,缩了缩脖子,闷闷点头:“嗯。”



“可是你呢?磨磨蹭蹭半天不敢跳,还拿绣鞋打我,这笔账应该怎么算?”



“我不是故意的嘛!公子您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



酒儿从来就很识时务,见到南宫霖一脸诡异表情,立马开口讨饶。南宫霖这时松开臂膀,把酒儿放了开来,然后他缓缓蹲下,拿着绣鞋停在了酒儿脚下。



公子这是要干嘛?难不成会帮她穿鞋?酒儿被自己的猜测吓得愣在原地,眼睁睁看南宫霖握住她的脚。



“乖乖的别动啊~~~”



南宫霖叮嘱一声,然后一手抓住酒儿的脚腕,飞快地扯下她的白色袜套,露出一只白皙小巧的玉足。



“啊哈哈……公子不要……哈哈……不要挠了!好痒呐……”



南宫霖伸手挠上酒儿的脚心,痒得酒儿是又叫又闹,一个劲儿地讨饶,想跑跑不掉,又不敢用脚踢南宫霖,只得一个人承受了这份捉弄。



“公子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罢!哈哈……好痒好痒……”



南宫霖充耳不闻求饶声,抓住酒儿的小脚一阵猛挠,看她笑得花枝乱颤,眼泪横飙的样子,心头畅快之极。酒儿最后直接坐在了地上,笑得都没了力气,浑身软绵绵的。



南宫霖挠够了,这才收手,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酒儿眉心一下:“下次还敢不听话么?”



酒儿拨浪鼓似得摇头:“不敢了不敢了……”



南宫霖满意点点头:“这次就暂且饶了你,起来,我们回府。”



酒儿不敢违背南宫霖的命令,拿过袜套和绣鞋穿了起来。南宫霖看着她白生生如嫩藕般的玉足,忽然心头痒痒,很想握在手中好好把玩一番。



他赶紧甩甩头,把这些不该的念想抛掉,正好酒儿也穿戴整齐,从地上站了起来。



“走吧。”



南宫霖带着酒儿便往林子深处走去,酒儿不解:“公子,门不是在那边么?”



“我们从后门出去,前边人多,懒得和他们打交道。”



南宫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之后屈起手指放到嘴边,吹出一个响亮悠长的口哨声。



马厩里的奔霄和琉骊听到口哨声,扬蹄嘶鸣,遂跃出栅栏,朝着主人所在的地方奔来,吓得马厩小厮和在此休息的马夫一阵狂追,无奈奔霄琉骊疾行如电掣,两个纵身之后便失了踪影,一干人愣是连根马毛都没摸到。



在酒儿和南宫霖等着马儿过来的时候,冷不丁听见有人大叫:“快跑!”



接着从旁边的林子里钻出一群孩童,一个个见了鬼似得狂奔,正是刚才拿着竹竿跑进树林的那几个顽皮少年。



还没等两人弄清是什么个情况,一阵嗡嗡声响起,愈来愈大,接着一大片东西飞了过来,蜂拥而至。



原来是这几个捣蛋鬼拿竹竿捅了蜂窝,结果惹到了这里林子的蜜蜂,于是群蜂出动,反击敌人。



“哎呀!”



酒儿痛呼一声,捂着头便蹲在了原地。刚才南宫霖用糖做弹打她,她脸上手上沾了不少糖渣,蜜蜂闻到甜味儿,于是纷纷飞过来蛰她。



南宫霖见势不妙,脱下身上外袍便笼住酒儿的头,裹人入怀。正巧此时哒哒马蹄声近,奔霄已至,南宫霖抱起酒儿就上了马。



“驾!”



奔霄驮着二人,飞快地朝着后山上跑去。



“嘶……轻点儿轻点儿!”



麓山一隅的一处小溪边,酒儿正拿手绢沾了水,轻轻给南宫霖擦脸。南宫霖左边眉角肿得老高,红红发闪,原来是被蜜蜂蜇到了,他眼皮也肿了起来,左眼被压迫成了一条缝。



酒儿一脸愧疚表情,拿着手绢给他小心翼翼擦了擦,然后又轻呵两口气吹了吹:“公子,好点没?”



方才南宫霖用衣服罩住她,把她护在怀里,她倒是没受什么伤,可怜了南宫霖被一群蜜蜂追着不放,还被蛰了好几个包。



南宫?
第12章
酒儿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