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紫凝啊,既然是你意外解得的就放你那吧。”林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要给这价值过亿的红翡定了去处。



  “爷爷,我那都成翡翠窝了,哪天来个神偷,你孙女小命危矣!”紫凝夸张地撒着娇。



  “恩也是。”老一思索,马上得意洋洋得说道:“一个人的确危险,爷爷得给你物色些个好丈夫人选,这个主意不错吧。”



  “爷爷你要把我嫁出去呢?”紫凝状似委屈,其实她欲哭无泪,她爷爷永远那么无厘头,满屋翡翠和把她嫁人有关木?



  “不嫁。”林老斩钉截铁,还没等紫凝高兴上,林老语出惊人:“我们家紫凝要取老公,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搬得起石头,斗得过神偷……的万能老公。”



  紫凝默……那还是老公木?是劳工吧。还没等她反对,林老就吩咐下去了,可以想象未来她将有帝王待遇了。虽然帝王看美女画,她看美男照;帝王可以挑三千佳丽,她只取一瓢。



  只是紫凝这乌鸦嘴太灵,老公是来不及找了,虽没一语成鉴遭神偷,但也好不到那里去



  初入异世 第二章 变天了



  紫凝45°仰望星空,装了会忧郁兼深沉,“唉,整一翡翠窝……”便趴在床上,沉沉得睡了过去,没有发现天际的诡异。



  窗外阵阵的风吹动着窗帘,发出沙沙的声音,朦胧的月色突然射出一束耀眼的红光,与紫凝的保险箱正发出一丝幽红的亮光结合,射向紫凝,而紫凝的身体却慢慢透明,直至消失。恢复平静的房间,摆在外面的翡翠与主人一起莫名失踪,少了一丝生机。



  星曜大陆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欧阳修把山间四时展现的淋漓尽致。山间朝暮四时,宏伟有之,秀丽有之,颓败有之,繁茂有之。



  初秋时节,峡谷深渊,山崖对峙,山势峻峭,奇峰纷呈,怪石错列,愈入愈奇!绿水碧潭,波光粼粼,湖光山色,相映成趣。绿树霜叶,缠绵悱恻,偶有鸟语两三,和谐自然。



  “砰,砰,砰”一片密林了,突如其来的不和谐声音,惊得鸟兽轰散。



  “啊——好痛啊,这该死的床,居然掉下来了,姑奶奶明天就换掉你。”紫凝揉了揉屁股,站起身准备爬上床继续睡觉。



  “啊,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我怎么会在这啊?”紫凝看着眼前的一片树林,目瞪口呆,回忆昨天,紫凝觉得没啥事发生啊,她迷茫的喃喃自语:“我就算睡得在再熟,谁把我搬到这我应该知道啊。。。咦,这里不是我房间的翡翠饰品吗?怎么它们也在这?难道真是神偷?那把我搬这干嘛,这也太神了吧,是神经质了?”



  紫凝快速用裹在身上的床单快将所有翡翠包好,正准备偷偷跑路,发现前面走来2个人,一身古代装扮,还挑着柴火。紫凝当然不会傻到以为这是在拍古装剧,这周围又没啥拍摄机器。



  “额的神哪,该不会是在穿越大潮下穿了吧?变天了!变天了!”紫凝茫然地原地打转,要是真的穿越了,就见不到爷爷爸爸了,在这陌生是世界。。。恐慌茫然正包围着她。



  在瞎转了N圈后,紫凝昂头伸出食指潇洒指天道:“既来之则安之!”然后紫凝淡定了。老天爷对我还不错,将那么多翡翠也一并带了过来,至少不会饿死了。“额——古人应该识货吧?”紫凝苦中作乐。其实她沮丧茫然,渴望回家却无奈,只是习惯了用坚强无谓伪装自己。



  不知道走了多久,紫凝发现她已经第n次回到了原点,她不得不承认:她,迷路了!“唉,想我一个堂堂博士生毕业的,居然困在了这方寸之间,怎么没学些森林野营知识呢?这下该怎么办?”紫凝一屁股坐在地上捶着她那两条罢工的腿。“咦!有人耶!”紫凝像发现救世主一样,猛的从地上跳起。“老奶奶,我来帮您把。”紫凝甜笑,说着便想从老奶奶的身上卸下柴火。“不用,不用,小姑娘,你真是好人啊,可是老婆子我还背的动。你不用帮我,姑娘家家的,瞧你穿的单薄,瘦瘦弱弱的,还是老婆子来吧。”



  话说其实紫凝穿着她那睡衣睡裤,的确单薄,也能很奇怪,她该庆幸没贪凉快而穿睡裙。



  “没事。”说着紫凝抢过柴火和老人家一起回去。“好人啊,小姑娘!”朴素的老人家不会冠冕堂皇的夸人话,一个劲的夸紫凝好人。



  一路絮絮叨叨,竟很快到了山脚,几间小屋赫然出现在眼前。紫凝想起了她小隐隐于野的梦想,眼前一亮。“来,小姑娘,喝点水,饿了吧,老婆子家里没啥好东西,这几个地瓜你要不嫌弃,先垫垫肚子。”说着又拿出一盆地瓜递给紫凝,说着朝厨房走去。



  放下柴火的紫凝本想讨口水喝就走出这人烟稀少的大山。只是老奶奶竟热心的要留她吃饭,山里人淳朴的邀请,让人没法拒绝,何况紫凝也已经饥肠辘辘,狼吞虎咽的啃起地瓜来。“老奶奶,您别忙了,您坐下喝口茶歇会。”扶着着老奶奶坐下,一老一小也投缘,遂聊了起来。



  原来这里是星曜大陆,紫凝心中无比渺茫的希望也落空了,她真的穿了,幸好没穿到语言不通的国度!



  传说千年前一个夜晚,有神灵降临,黑夜刹那明亮,随后大陆的花草等一夜之间长势极好,大陆各皇族祭天后,改名星曜大陆。当时的奇人虚无国师预言:千年后,芒星现,福兮祸兮。



  当时动乱刚平定,大陆势力刚经过洗盘,紫凝觉得是肯定是在位者用迷信巩固皇权,而提出顺应天意,大陆改名的,这简直是给皇帝雪中送炭嘛!她可是无神论者,那肯定不是神灵,至于她自己的穿越就自动归类成时空隧道,这个比较科学嘛。她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她就得收回原话了。亲身体验那排山倒海的人为力量时,她如若呆鸡,这是后话了。



  现今星耀大陆三大强国鼎立,分别是轩辕王朝,夜华王朝和飞龙王朝,还有无数小国。而现在的各大国养精蓄锐,正值鼎盛繁荣,大陆一派和乐升平。而紫凝现在在轩辕王朝南部,属江南这地灵人杰的宝地——杭州,这个世界和中国古代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也让紫凝稍感亲切,总算有一丝丝联系。



  将拐弯抹角应用得得心应手,紫凝对这大陆也有了基本的了解。毕竟如果土生土长,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基本常识呢,被当成奸细异类的就麻烦了,紫凝只有暗落落地打探了。不知不觉,已经快到傍晚。向老奶奶打听了如何去城里,紫凝看着这天,顺着老人的热情便决定留宿了,她可不要露宿荒郊野外,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对了,紫凝啊,你这身衣服看着奇怪,老婆子这有几件年轻时的衣服,你先换上,山里不比外面,晚上穿这么少,会着凉的。”说着在区里屋的一旧箱子里找到了一件衣服。



  “就粗布衣服,没穿过几次的。”老人家将衣服递给了紫凝,还特意说了一句。



  “天哪,这古代的衣服也太难穿了,这纽扣真不是人扣的,幸好这还是粗布衣服,要是做工在精细点的,我就不用穿衣服了。”想到自己因为不会穿衣服,整天窝在房里,没电视、电脑、手机等等,紫凝一阵恶寒,暗笑自己神经错乱了,竟想些有的没的。



  “奶奶,我回来了!”屋外传来男子爽朗的声音,似乎心情不错。紫凝也跟到屋外,猜测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应该是老奶奶的儿子回来了。



  “哎,是阿牛回来啊。”见到孙子回来了,老奶奶眼角的皱纹都舒展开来,满脸慈祥的笑意。“恩,奶奶,咦,这位姑娘是?”见到闻声走出来的紫凝,阿牛一阵失神。紫凝虽然穿着粗布衣服,可是在现代每每升到一个学校,马上就被誉为校花的紫凝,那张精致的脸和一身优雅的气质,自然是不会被这布衣掩盖了自身的魅力。反而,此时的紫凝多了几分温婉古典美。看着自家孙子那愣愣的表情,老人家笑了笑,拉着紫凝说:“阿牛啊,来,咱家来客人了,这位是林姑娘,今天奶奶去捡柴火,紫凝帮奶奶搬回来,是个好姑娘啊。”“奶奶你怎么又去捡柴火啊,我说了,这事我来干的,你不要太操劳了,”阿牛扶着奶奶和紫凝来到饭桌,有对紫凝道谢,“林姑娘,麻烦你了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其实阿牛起初也疑惑了下,那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在山里,不过听说了紫凝忙了自家奶奶,就把疑惑抛之脑后了,也是个老实的娃,只要人家对自己家人好就好。他也是明白人,自己家一穷二白的,没啥好图谋的,何况还帮了他奶奶大忙。“阿牛啊,这是紫凝做的饭,香吧,你可由口福了。你要是娶个像紫凝一样孝顺乖巧的媳妇,奶奶就放心撒手了。”老人家难得的开起起了自家孙子玩笑,说是玩笑,其实也透露着老人的期盼。



  “奶奶——”阿牛腼腆的笑,又道,“这怎么好意思啊,林姑娘,真是太麻烦你了,”



  “没事,我今天还要在这打扰一宿,是该我说不好意思。”紫凝然磨硬泡才得以让老人同意她代为做饭。



  “好了,我们别站着,菜都快凉了,快吃饭吧。”老人家也看着孙子不好意思了,就招呼着吃饭。



  “奶奶,您60大寿时家里没钱,孙子也没孝敬您。现在买卖有点起色,我啊求了串佛珠,去了庙里祈福了,您带手上保平安的,”阿牛拿出佛珠,细心地替奶奶戴上。



  “这孩子,花这钱干嘛,奶奶老了,不用这么浪费。”看着孙子省吃俭用给自己佛珠,又去祈福,老人家感动得哭了。自从自己儿子媳妇一起出事走了后,就一个孙子和自己相依为命,看到自己的孙子这么孝顺,老人家觉得这辈子也知足了。“奶奶,我也许还要借住几天。”紫凝一愣,从兜里淘出翡翠耳坠,“这东西您收下,我不能白吃白住。”从小就养成不愿欠人的习惯,紫凝满脸坚决,一副你不收,我就走人的架势。这是赤裸裸的人情啊,在现代社会,还钱容易,还情难啊,她虽善良,但对这山间的朴实还无法一下子理解。



  “这怎么行啊,就几碗饭我怎么能收你东西。”老人是个朴实的人,看到是紫凝的贴身之物自然是不要的。紫凝看着他们满眼的真诚,恍然,这里不是那个冰冷的钢筋混凝土城市,而是热情朴实的山间,一缕温暖闪过,“奶奶,没事的,如果您不收就是没把我当家人,我可是把您当做自己的亲奶奶了,从小我就没有奶奶,见到您我就像见到自己的奶奶,奶奶您就收下吧,就算是我这孙女给你的贺礼。”紫凝是真心把老人家当做家人,不仅是她是在个世界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也因为从小没有奶奶,紫凝渴望有个和蔼的奶奶。“好好,奶奶,收下,以后,你就是奶奶的亲孙女,奶奶一把年纪了又多了个孙女!”老人家要是知道这东西价值上万白银,定是不会收了。阿牛也是后来跟着紫凝创业才知道彼时那么早,紫凝就送了那么贵重的礼物,干活越发卖力,这是后话了。一顿饭,一家人吃的是开开心心的。



  初秋的山间,傍晚已经很凉了,紫凝眺望着幽静的山间,繁星闪烁,浩渺深邃……



  初入异世 第三章 不可思议的异能



  异世的第一晚,月亮并没有欢迎她这个意外来客,让她没有了机会“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但她那满满的思乡思亲之绪仍蜂拥而出,在这寂静的夜绵绵蔓延,仿佛这一片天只剩下她一人,或者说只她一人站在这安详的夜之外。



  “紫凝,紫凝?”



  “恩,恩?”紫凝从茫茫的思亲中回神,迅速收敛了溢满周身的离乡愁绪。收放自如的让人以为那一刹那是幻觉。“紫凝啊,你就住这里,屋子小了点将就下。”原来不知何时奶奶已经带她到了她的临时住处。



  “不小了,比露宿荒郊好多了去了,谢谢奶奶。”紫凝亲昵的挽着奶奶的胳膊撒娇道。



  “好了,早点睡,奶奶也走了。”



  “恩,奶奶也早点休息。”望着奶奶消失在夜色的转角,紫凝坐到床上,打开包袱,看着各式翡翠,不由想起了以前和爷爷一起赌石、解石的日子,看爷爷亲手雕刻出精品翡翠的自信风采,送自己翡翠是理所当然和关爱之情,恍若昨日。紫凝拿起一件天然翡翠对配摆件——玄机暗藏老坑冰种腾龙飞凤。这是在紫凝18岁成年的时候爷爷送的成年礼物。爷爷当时还戏言:“龙佩是我们紫凝的丈夫的‘嫁妆’,老头子可不能让我的宝贝孙女嫁出去被人欺负!”细想爷爷当时的神情还历历在目。。。突然那?
第2章
识翡断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