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三妹,我手中的剑可不是摆设!”

  说这话的时候,上官飞雪俊美的脸上那抹邪魅的笑容变得嗜血妖冶,再加上宝剑闪烁的寒光,更是为这些话增加了很重的分量。

  除了几个人还比较从容,大部分人都被他的话吓住了,上官少侠在江湖上其实是亦正亦邪的,虽然带着一个“侠”字,但那是大家为了讨好他,很少有人敢真正的得罪他……

  于甜甜此时脸色惨白,但是也不敢再说话,心中将上官飞雪咒骂了一万遍,心想,我整不了你,还整不了那个没有心机的李师师吗?我就不信你永远陪着她。



第二十九章 不卖身

  “哈哈,好了!大家可以继续投花了!”看到众人的表现,上官飞雪满意的笑笑,还给了完颜晟一个得意的眼神。

  “咳咳!”完颜晟刚喝了一口酒就被上官飞雪的眼神呛住了,这二弟太强悍,太霸道了,不愧是我完颜晟的结拜兄弟。

  看到二哥和大哥的表现,李师师实在是忍俊不禁,轻笑出声,这一笑,更是倾国倾城,迷煞了众人,即便没有上官飞雪的威胁,绝大部分男人也是会把花投给李师师的。

  于甜甜此时也注意到了几人的眼神和动作,心中明了那个气质尊贵,冷傲孤绝,霸气外露的男人就是李师师的结拜大哥,刚才一直想着得到花魁,居然没注意这个男子。

  此刻,只是一眼,于甜甜就被这个男人吸引了,那刀刻般俊美的五官和锐利深邃的目光恍惚在梦中见过,这个男子,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只有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自己。

  为了给完颜晟一个美好的印象,于甜甜又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把妒忌之心藏的深深的。

  接下来的男人依次把花投给了李师师,即使有稍加犹豫的,但是看了看上官飞雪,也只得作罢,不敢再有他念。

  耶律齐很狂傲的走了过去,他先是走到了于甜甜面前,伸手摸了于甜甜的脸一把,点点头,又走到柳依依面前,摸了柳依依脸一下,接下来,好几个女孩也都没有逃出他的魔爪,直到走到李师师的面前,伸手刚想摸的时候,上官飞雪直接跃到了李师师旁边,伸手抓住耶律齐的手掌。

  耶律齐想挣脱,但是发现并没能那么轻易的甩开上官飞雪,上官飞雪也在暗暗用力,但耶律齐毕竟是辽国的王爷,能征善战,上官飞雪一时也不能完全的制住耶律齐,两人僵持不下。

  “好,不愧是中原的高手。”耶律齐一看占不到便宜,主动缓和了一下气氛,笑了笑把花投给了李师师,上官飞雪这才松手。

  “我三妹并不卖身,请各位兄弟自重!”上官飞雪说完用警告的眼神看了看大家,不过众人心里都明白,这妓女卖身是早晚的事,但是现在还是少惹上官飞雪这个煞星的好。

  接下来一个江湖人士打扮的黑衣男子走了上去,男子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看样子绝非等闲之辈,不过这个男子并没有把花投给李师师,而是走到了柳依依面前,眼神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欣赏……



第三十章 完颜晟吃醋

  “咳咳!”就在黑衣男子举花要投给柳依依的时候,上官飞雪重重的咳嗽两声,居然敢有人不给自己面子,上官飞雪非常生气。

  无视上官飞雪的咳嗽,男子从容不迫的把花投给了柳依依,柳依依一改方才淡然的神情,妩媚娇俏的脸庞顿时熠熠生辉,对这个男子从心底欣赏,但是又有些担心,怕上官飞雪为难他。

  “找死!”上官飞雪大喊一声,一剑刺了过来,男子闪身躲过,上官飞雪又刺了过去,男子直接拿起自己的刀,用刀鞘挡住了上官飞雪的剑。

  “咱们出去打!“黑衣男子说着就往外走。

  “好!“上官飞雪也跟了出去,临走前用凌厉的眼神看了众人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他们出去之后,众人继续投花,虽然上官飞雪出去了,但是并没有人再敢违背她的意志,都把花投给了李师师。

  不过很快上官飞雪又回来了,黑衣男子也回来了,两人看起来关系还不错,众人有些纳闷,但是也没人敢问,只得继续投花。

  周邦彦走过来,温柔的看着李师师,把花给我他,轻轻的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师师你真美!”

  以前从没和周邦彦挨得这么近,师师有些脸红,心跳加速,微微低了点头,模样不胜娇羞……

  看到周邦彦的动作和李师师的反应,完颜晟眼中霎时冰冷一片,还没等周邦彦走到台下,就快步走了上去,一把将李师师抱在怀中,众人唏嘘一片,这、这人是谁?太直接了!就不怕上官飞雪杀了他吗?

  可是出乎大家意料,上官飞雪不但没阻止,还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倒是李师师有些被完颜晟的热情吓到了,这大哥是受什么刺激了?

  “大哥!你把我抱疼了。”看到完颜晟一直抱着自己不放,李师师不得不开口了。

  “三妹。”完颜晟叫了李师师一声,却再也不知道说什么,有太多的话在心里,可是师师懂吗?

  就在他们拥抱的时候,温润如玉的白衣男子却是拿着花来到了上官飞雪的面前,把花递给上官飞雪,这一幕马上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这是什么情况?



第三十一章 两个花魁?

  “段宇昊,你有病啊?把花给我三妹!”上官飞雪看着眼前的男子,简直气不打一出来。

  “娘子,我听你的!”白衣男子温和的笑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出了一句足以把上官飞雪气晕的话,说完赶快闪开。

  此时完颜晟也放开了李师师,白衣男子段宇昊把花投给了李师师,又回头温柔的看着上官飞雪笑了笑,上官飞雪则是气呼呼的瞪着他。

  此时,所有的男子都投花完毕,结果很明显,李师师是当之无愧的花魁。

  “这次花魁大赛夺得魁首的是李师师姑娘。”此时,玉娇姑娘出现,宣布了投花的结果。

  “慢!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王妈妈和在座各位意下如何?”玉娇刚要请王妈妈上场说话,就被李师师打断了。

  “师师姑娘请讲!”

  “师师姑娘说什么我们都同意!”

  ……

  还没等王妈妈说话,台下的几个男人就开始献殷勤。

  “好,你说吧!”看到这么多男人支持李师师,老鸨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听听李师师怎么说。

  “这醉红楼的花魁历来每届只有一位,师师斗胆提议,今年设置两个花魁,我的好姐妹于甜甜也是姿色倾国倾城,色艺双绝,本届的花魁是我们两个,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虽然于甜甜让自己让出花魁之位这件事让师师很伤心,但是穿越前的于甜甜对自己很好,所以,师师并不想看着她卖身。

  “这,两个花魁?”

  “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一个总轮不到咱们,被那些达官贵人霸占着,两个不错。”

  “不行,三妹你疯了?”

  此提议一出,众人大吃一惊,议论纷纷,上官飞雪第一个反对,这个于甜甜她反正不喜欢,但是在李师师坚持的眼神下还是妥协了。

  此时于甜甜心情及其复杂,她也很希望师师的提议能通过,这样他就能不卖身了,但是她并不感激李师师,她觉得要不是上官飞雪用武力逼迫那些男人,这次选出的花魁一定是她,本来就是李师师抢了她的花魁,现在李师师这样做是心虚的表现。

  “不行,我不同意!花魁只有一个,李师师你不要就让给别人!”老鸨一听就不乐意了,这花魁还真没听说有两个的,这不自己明显吃亏吗?尤其自己还说了花魁可以暂时不卖身,那自己不就少了个卖身赚钱的姑娘?



第三十二章 说服老鸨

  “妈妈先别急,听我帮您分析一下,所谓一枝独秀不是春,两个花魁才能吸引更多的客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并不是天下男子都喜欢师师一个人,再说这醉红楼花魁的身价可比一般姑娘高出许多,光是唱支曲子赚的银子就比一般姑娘的过夜费都贵很多,本届选两个花魁妈妈不是赚的更多吗?”

  对于贪财之人,要晓之以利,师师有足够的把握说服这个老鸨。

  “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不过这样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样合适吗?”王妈妈被李师师说的有点动心,但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事情是打破陈规的。

  “正是因为从未有过,我们这样做才能有更好的效果,别的青楼每次都只选一位花魁,我们这里一次选两个,大家一定会好奇的过来看看,来咱们这里的人自然就更多了。”

  师师胸有成竹的说着,眼神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整个人更加耀眼,众人心中顿时觉得,这个女孩不仅貌美无双,而且够聪明,重情义。

  “这样说来,两个花魁也未尝不可,只是不知道各位客官有没有意见?”王妈妈还真被李师师说的动心了,这样算来,多一个花魁其实更赚钱,再说,花魁早晚也是要开苞的,这初夜费比一般姑娘可是贵上百倍不止,那岂不是更赚,这于甜甜的姿色也担得起花魁二字。

  “两个花魁,不错,大爷有的是钱,到时候两个一起伺候我。”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男人率先发表了意见,只是这狂傲的态度让很多人看不惯,能来这醉红楼的,又有那个男人会缺钱?轮得到你找两个吗?

  “王妈妈,这师师和甜甜都是色艺双绝不可多得的女子,两个都是花魁,也是我们男人的福气。”周邦彦喜欢李师师,也自然想帮师师。

  接下来众人也都同意,男人,永远不嫌美女多。

  “既然各位客官都没意见,那就这样决定了,这次花魁比赛李师师和于甜甜并列魁首,只是,她们的名气传扬出去是不是有个说法比较好?好让大家容易记住,还请在座各位大爷帮我想几句话。”

  老鸨也是个聪明人,顺势想到了让李师师和于甜甜传名的事情,这妓女有了名气自然就是名妓,才会身价倍增。



第三十三章 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在下不才,想了两句:‘醉红楼中两朵花,师师甜甜来当家。’大家觉得如何啊?”刚才那个肥头大耳的男子自以为风雅的率先做了两句诗,摇头晃脑的念了出来。

  “噗!”周邦彦实在是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这也叫诗?”秦少游也很不客气的笑了出来。

  接下来众人笑声一片,大宋,最不缺的就是文人,没点真墨水千万别吟诗作赋,这肥头大耳的家伙还真是班门弄斧,没看见前面还坐着周邦彦和秦少游呢?

  “你们,太过分了!大爷我的两句诗通俗易懂,哪像你们这些人做的酸溜溜的?”肥头大耳男子一下子恼羞成怒,将怒气对准了周邦彦和秦少游,毕竟是他们两个先笑的。

  “我和少游兄每人填了一首词送给师师,在下不才,先吟诵一下拙作。”周邦彦也懒得和肥头大耳男子计较,那样有失身份,准备直接把做好的这首词送给师师。

  众人一听周邦彦要吟诵送给李师师的词,都安静了下来。

  《洛阳春》

  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清泪湿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清润玉箫闲久,知音稀有。欲知日日依栏愁,但问取亭前柳。

  “好!”

  “好词啊!清润玉箫闲久,知音稀有。看来这师师姑娘还是周兄的红颜知己啊。”

  ……

  周邦彦这首词赢得了众人的一致称赞,不愧是大才子周邦彦。

  周邦彦坐下后,秦观站了起来,风度儒雅的看了看众人,接下来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李师师说道:“我这首词词牌是《生查子》,虽然在下是初次见师师姑娘,但也被师师姑娘的美貌震撼了,特填词一首,略表心意。

  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颖川花,不似师师好。”

  静,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被这首词震住了,都在细细的品味,通俗易懂的句子却是那么贴切的刻画出了师师的不一般,如此笔力实属难得,秦观,不愧是苏门四学士之一。

  “好!好一个‘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此句用的实在是秒,妙不可言。”

  片刻的寂静之后,大家都赞赏声一片……

  李师师也暗暗心惊,这首词终是出现了,自此自己想不出名也难了,这些人大概想不到,近千年之后,这首词会随着秦观的大名流传千古,那句‘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引得多少人遐想?



第三十四章 尴尬的于甜甜

  “真是谢谢二位的大作,有了这两首诗,我们师师的大名一定会传遍大江南北,只是这甜甜姑娘……”老鸨现在只想着多赚银子,也开始希望于甜甜能大红大紫。

  “周邦彦和秦观的词虽然还凑合,但是却只是
第6章
血染江山,美人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