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宝珠姐





卷一 第一章 小桃花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他又醉了,睡在它的脚下,它落了一地的花瓣为他取暖。也不记得过了多少日子,他总是在它脚下把酒言欢。直到细纹爬上了他的眼角,他身旁终于有了个她,依旧在它脚下许下了千年不变的誓言,寒冬的第一场雪飘飘扬扬,终于它伴随着雪精灵们潇洒地散落了一地。



佛曰,你可后悔?



答曰,无怨无悔。



朦胧中听见一丝叹息,佛主大手轻轻一翻,它降落人间做了一世的石头,依旧无心。又做了一世的流水,依旧无心。又做了一世的空气,依旧无心“小桃花,往哪里跑!”满面胡须的彪形大汉手持两个大勺,一路追逐着一抹桃红色的小小身影。



“猪大叔,就让我把这带回去孝敬师傅罢。”小小身影稚嫩地话语似乎哀求着,也不忘急速前行。



“胡说,你哪来的师傅,又是拿去捉弄人吧!”那位被称作猪大叔的大汉,气喘吁吁地坐下对着消失不见的身影撕吼,又气恼地狠踢了两下脚,喔不,应该是蹄子。



聚巫山,聚集了各路半仙妖怪,通常都是高不成低不就,山脚的小吃街都是半仙妖怪所开的馆子,也有布庄,茶庄,赌场或是妓院……样样具全一件不少。通常都是招待路过的旅人或商人,妖自然是不需要吃饭的,除了小桃花的师傅。



猪大叔是猪妖,小桃花是桃花妖,那小桃花的师傅就是师傅妖……错错错,至于他到底是个什么,谁也不知道,从没有人见过他,包括小桃花。也因此,久而久之再没有人相信她,都当成了小孩的闹剧。小桃花可不是小孩,算算她也应该有一、二、三……当妖当久了便再不记得自己的年轮,就像大树一般,总要等着别人去鉴别。



“师傅,快快吃吧,还新鲜着。”山洞内,石桌上的碗里放着新鲜的蔬菜,细细一看上面还有个蠕动的小虫子。咻咻咻……几乎一眨眼的功夫,碗里只剩下那只缓缓蠕动的小虫挣扎着,小桃花的师傅从不吃肉,崇尚素食主义,恍惚间听见一个打嗝的声音,虚无缥缈。随后一声鸟叫打散了那个音符,小碗转了又转,虫子消失不见。洞顶盘旋一只金灿灿的长尾巴鸟儿,几声大叫幻化成哈哈大笑,跟着衣着金色华服的绝美公子兀立在小桃花的身后。



“小金鸟,你又把我师傅的残羹剩饭给吃了。”她转眼怒视金灿灿的男子,嘴翘得老高,惹得男子又是一阵疯笑,好容易接上气又道:“我有名字,叫玄华,都跟你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小桃花不理睬他,又转身对着空气絮叨。玄华也不觉得奇怪,坐在石凳上倾听小桃花一遍又一遍重复了不知道多少个岁月的话语,柔美的如涓涓流水灌入玄华耳中,渐入梦境一片桃色。



醒来时,小桃花已不见了踪影,一个闪光玄华化身鸟儿,直下聚巫山脚。此刻小桃花就在猪大叔的食色楼内打工抵债,对面的香满楼灯红酒绿,玄华一抖身依旧绝美,引来楼上抛花扔绢,迎上两只狐妖绕在他的两旁献媚地叫着他的名字,听着骨子都酥了。玄华倒也不拒绝,左手摸摸,右手掐掐,欢喜得不行。



“小桃花,43号桌没茶水了。”



“10号桌的客人要结帐。”



“唉唉唉……别给我端撒咯!”猪大叔双手叉腰,一旁指挥,玄华站在香满楼雅间内边品着茶,又看向对面忙碌的小桃花,嘴角轻轻一动又笑出声了。摄魂的笑声乱了狐妖的心智,又在玄华的金丝衫上蹭得紧,玄华揽住狐妖的身子钻进了芙蓉帐内。



月亮爬上了山腰,光辉照进猪大叔家的厨房后院印着小桃花单薄的身影,快了快了,还有十几个碗就能歇息了。聚巫山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蔬菜,那少少的菜色都是赶了几千里地从遥远的玉灵山脚采摘的,要消耗不少的法术才能一路保持它的新鲜。每逢初一十五猪大叔总要外出一趟,他在玉灵山包了块土自己种,好几次小桃花都想求猪大叔让她去守菜地,都被拒绝了。她一只小小妖,要出聚巫山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我说小桃花,你这样值得吗?”猪大叔倚着院子里的红柱边嗑瓜子边看着大汗淋漓的小桃花,心里暗衬,莫不是这孩子有病吧



“猪大叔,洗完了!”过了半晌,小桃花用袖口擦了下额头上密密地汗珠还以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如果没算错的话,猪大叔这一问都不知道问了几百年,刚开始小桃花还会反驳几句,到如今也就麻木了不想多说。



猪大叔垂首左右摇了摇,地上的瓜子壳有些闪闪发光,丢下一句‘把地给我扫了‘就再也没有回头,离开了。小桃花依旧微笑,拣起门口的扫帚哼哼唧唧扫了起来,她可不是叫苦,只是对面的香满楼时常跑出的调调,听多了也会哼那么几句。



猪大叔站在店门口,对面香满楼的花影摇曳,几只妖冶的小狐妖扫着尾巴酥软地躺在几个不知名的妖怪或是半仙身上,灯火辉煌照得他的小店通明,手上依然端着一碗瓜子,他一直以为他是在欣赏天上的明月,其实不然。



话说不知几时聚巫山上来了只小金鸟,说是天上的仙鸟下凡渡劫,说是这样说,可只见他白天缠着小桃花,又夜夜留连香满楼的红粉胭脂,丝毫不避讳。猪大叔虽说谈不上小桃花什么人,但也为她操心,千万别着了小金鸟的道,定要让她看清他的真面目。若是被那小金鸟染指日后又怎会听他差遣,其实就是怕少了个免费劳动力。



“猪大叔,我该回家了。”



“等等,今日就在这住下,对了,去对面找胡嬷嬷把我上月的饭钱给收回来。”这鬼主意打得不错,若到香满楼给小桃花撞上那只风liu鸟,就不会让她对他存什么念想。可小桃花哪里明白,平时小心眼的猪大叔怎会如此放心地让她到对面去收帐呢,但今日她盗取猪大叔的新鲜蔬菜,吃人嘴软也只好照做。



“胡嬷嬷,猪大叔要我来结上月的饭钱。”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小桃花,好久不见越发的水灵了。”风月场子里的人,那嘴功可不一般,胡嬷嬷其实就是只老狐狸,和一般的嬷嬷不同,她很漂亮,那上翘的凤眼总是弯弯地,虽说是只老狐狸,那身段可不是一般的妖怪能比的,特别是她一头银丝显得非常地高贵,那是银丝,并不是人间的白发。小桃花被她发嗲的柔声叫得骨子都酥了,不由得抖了抖又连连陪笑,才多久没见啊,她不整天都在猪大叔的院子里打工嘛。



“哎哟,我的玄大爷,今个儿可是就要走了?”也不等小桃花答话,胡嬷嬷又转向身后一屡金色奉承了去。其实猪大叔的主意算是白打了,小桃花岂会不知玄华的去处,只是小桃花只关心的是她洞里的师傅,哪儿管得了其他那些琐事。聚巫山里的妖怪半仙们最看重的不是金钱,猪大叔除外。而是身份地位,早就听说玄华的身份,那些有心的妖啊仙的定是不会放过,因此玄华就成了聚巫山众妖仙的追捧的对象,谁不想沾沾他天上的仙气啊。



“胡嬷嬷……”小桃花可没忘了自个的任务,又凑上前拉了一下胡嬷嬷的衣袖,这帐可真不好要,摆明了是要给她难堪了。话说猪大叔和胡嬷嬷虽然对门对面的,可就不知为什么俩人总是对着干,相互都不对眼,可生意不能不做,猪大叔再恨也不能不与胡嬷嬷不相往来,这不又拉小桃花做了炮灰。



“小桃花,该干嘛干嘛去,没看着本嬷嬷正忙么!”胡嬷嬷也不急,旋身抓住小桃花的双肩一字一顿,当然不忘挂上她虚伪的皮笑肉不笑。小桃花望望已飞身上楼的胡嬷嬷,又望望对门的猪大叔以表无奈。当然这一切猪大叔都尽收眼底,看着被胡嬷嬷缠住的玄华,他那个得意啊,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向小桃花招招手示意她回来。收到这个暗号,小桃花如同大赦,一溜烟跑回了猪大叔的食色楼,也不知道为什么嘛,她一去香满楼就浑身不舒服,里面总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似乎是大量香粉掩盖下的狐骚味。恩,是的,狐骚味!也不知道那玄华每日是如何度过的,她有些佩服他的忍耐力!



“猪大叔,对不起小桃花无能,没有……”



“没事没事,早点歇着吧。”猪大叔黄豆般的小眼眯得已经看不见了,又拍拍小桃花的头,心里早就乐开了花,看小桃花在香满楼的反应,他该放心了。小桃花因为没有要到钱,手里的小手帕都快绞破了,见猪大叔没有责怪又如释重负地深呼了一口气,屁颠屁颠地跟着猪大叔进了后院。



因为小桃花时常在店里,猪大叔特意给她安排了间卧房,没有多奢华,就是一般女子的香闺,有时候猪大叔把小桃花当成了自个的闺女,一个女孩子嘛总要有自己的房间,虽然是妖总是住在山洞里也是不妥地。或许是时日太久,他早已忘了是如何与小桃花相遇的,但记得她总是赖在她自己虚构的师傅所在的洞穴里,也不思修行,所以到现在小桃花仍是一副小女孩的模样,就让猪大叔错误地以为她还是个小孩子。



卷一 第二章 捉虫贴身侍女



曾几何时小桃花无不在幻想她师傅的模样,在睡觉的时候,在工作的时候,或是在什么什么的时候,蓦然觉得自己成天除了睡觉便是在食色楼偿还日积月累下的巨额债务,于是她依然没有放弃自个种地的想法。



据说聚巫山以前只是个普通的大山,松林茂密云雾缭绕,而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大量的妖怪半仙都迁居于此,这一住就是几千上万年,渐渐地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大地的植被受到灵气,慢慢都妖化了。又有半仙说,是天上炼丹的神君掉下一颗仙丹,至使聚巫山仙气逼人,引来各路妖仙盘踞,当然种不了菜,一下地就化妖了。又有人说此处土质含有大量什么什么酸,不适合种地耕田云云,当然这一切不过只是听说而已。



也不知道咋地,食色楼今日的生意不怎么行,百无聊赖的小桃花只好在店里数她今天打死的苍蝇,现在正好是三十二只半。早上猪大叔又到对门去要帐,与胡嬷嬷大吵了一翻,惹来整条街人围观,赌场的猫半仙还端了根板凳翘着二郎腿帮猪大叔呐喊助威,他这一喊,布庄的鸡妖姐姐和茶庄的猴子精店小二也纷纷从店里拿出了太师椅靠着像看大戏一般。今天大家齐聚一堂,热闹非凡啊!原来一整条街的生意都不好哇,猪大叔与胡嬷嬷地争吵便成了小吃街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你真的是猪吗?有猪像你这么贪钱地?”



“欠债还钱,你甭和我说那些有的没的!”猪大叔仰着他朝天的鼻孔哼哼着,一脸不屑,其实猪大叔和胡嬷嬷的好戏,这一条街的妖仙还看了不少,要不是今日生意惨淡,也不至于搞得这么大阵仗。胡嬷嬷也不是省油的灯,叫起香满楼的三朵金花助阵,那个生活香艳啊!哪里还是吵架,分明就成了走秀表演。也多亏了猪大叔,估计今晚香满楼又是高朋满座了。



一阵金色的风刮进了食色楼,带有一点香满楼的味道。小桃花一抬头,又是这个无赖小金鸟,一袭白色代替了往日金灿灿的屡衣,黑漆漆的长发如缎子一般柔滑地垂在脑后,俨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之色。



“小桃花,想种蔬菜吗?”玄华忽然俯下身子,与小桃花一起趴在桌上眼馋桌上的苍蝇,差点让人忘了方才的艳色。听到种菜,小桃花可是丝毫不放过,欢喜地拉起玄华玉石般纤细的双手不停地摇晃,“想啊!想啊!”玄华旋身来到柜台拔起珠算,稍不注意就没法发现他一闪而过的奸笑,是奸笑没错。



“好金鸟,告诉我可好?”小桃花尾随之。



“那可是要到玉灵山下,你怕是刚出聚巫山小命就不保喽~”玄华绕过小桃花又来到苍蝇桌前吞口水。小桃花看他那熊样,眼珠子骨碌一转有了办法,真看不出这小金鸟哪里好,贪吃又好女色,聚巫山众妖仙还把他当宝似的捧在头顶上。



“呐,桌上的都归你了。”小桃花急着跳到玄华面前推过桌上的三十二只半,风卷残云玄华连那半只也没放过,满意地打了个嗝,小桃花嫌恶地小手在空气中扇了扇。



“金鸟大爷,你可满意了?”小桃花忽然想起猪大叔奉承的笑颜,照模照样地堆到了巴掌大的脸上,又扯了下玄华的衣袖。



“不错,不错!”饱暖思*,就准备抬脚走向对面热闹的香满楼,小桃花岂可放过他,冲上前扯住他的衣角说什么也不放了。“小金鸟,你怎可耍赖!”玄华睹见小桃花粉红嘟起的小嘴,思索着要不要亲下去——罪过罪过!他何时饥不则食了?转念一想有了主意乐呵呵地盖上小桃花的小手,又指了指天上,“我可是天——上的神仙,这点小东西就想堵了我的嘴?”



原来是还没满足啊,见玄华拉长了声音小桃花有些气恼,?
第1章
桃桃桃哪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