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双月玲珑





第一章有女洛华



天朝古国有个洛华镇,依山傍水,山名洛华山,水名洛华溪。



洛华山上有一名住户,行医的,他有一个女儿名洛华。



洛华镇古朴幽雅,地灵人杰。



洛华山奇花异草,郁郁葱葱。



洛华水委曲蜿蜒,清澈见底。



洛华人……



洛华人……



“洛华,洛华……”



朗朗的声音在青翠的山谷中久久回荡,溪边抬起一张白净的俏脸,脸上还带着清凉的水珠,玉藕般的手臂抬起来挥了挥:“我在这里。”



洛见飞一身布衣麻鞋,款款走来,装满中草药藤篮斜斜地挎在肩上:“在帮为父洗衣服呢?”



“是呀,女儿发现这件衣服上有个洞,待会替您补一下。”



洛见飞蹲在洛华的身边,看着阳光投入水中,粼粼的波纹倒映在细白的肌肤上,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中莹莹的水光。



洛见飞的笑容甚是满足:“有女儿这么孝顺,为父也没有什么别的奢求了。”



洛华一边用手搓洗着麻布衣服,一边问道:



“女儿昨日拿着刺绣到镇上去卖,听说了一件新鲜事。父亲您想听吗?”



洛见飞低低“嗯”了一声,显然兴趣寡然:“洛华如果想说,为父听听也无妨。”



小巧的嘴凑到洛见飞的耳边:“我听镇里绣坊的掌柜说的,我朝前几天登基的新帝,是个女儿身……”



洛见飞明朗朗的眼波扫了过来,停在洛华清澈的眼上,又移了开去,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父亲?”



洛华觉得有些异样。



“没什么,谁做了皇帝,和我们小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的确没什么关系,女儿只是觉得新鲜。”



洛见飞没有出声。



洛华自顾自地说:“我朝虽然以前也有公主称帝的先例,但是当时先皇并无其他子女。但是此次称帝的章华公主,却有个以前被封为罗庆太子的哥哥的……”



“嗯,她盼了那么多年,总算走到这一步了。”洛见飞沉沉叹了口气。



“嗯?”洛华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洛见飞环顾四周,突然将洛华拉了起来:“天色不早了,和为父回去吧。”



“衣服还没洗完呢……”



“明天再洗。”



“父亲您怎么了?”



洛华一脸不解,却在站起的一瞬间了然。



十几名满身盔甲的士兵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手执长枪,枪头锋利,白亮亮的,如尖针般的刺眼。



洛华挡在了洛见飞的面前,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要拦路抢劫吗?我们可没钱。”



俞黎穿着朱色罗衣,坐在马上,冠玉般的面庞一脸的冰霜罩面,看着士兵团团围住的一名俏生生的少女和一位俊雅的中年男子,那鹰骘般的眼神,就如同看着笼中之鸟,囊中之物。



那中年男子肌肤白皙,修眉俊目,五官清雅,身材修长,颇有几分潇洒飘逸的书卷之气。



俞黎一见,也不由地在心中暗赞一声:好气度。



不过……可惜了……



“先生就是洛见飞?”手上扬鞭一指,言语有礼,态度却盛气凌人。



洛见飞将俞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见他面似美玉,目若晨星,鼻如悬胆,修长的剑眉微微上扬,俊美无匹,英气逼人,一身红衣,上好的罗衫,式样平常,颜色却是如火一般,玄色的马靴上面绣着两只凤凰。



洛见飞轻轻扬了扬修眉:“阁下是火凤将军俞黎?”



俞黎有些惊讶:“先生认得在下?”



“火凤将军俞黎,金陵俞家第十七代传人,自幼文武双全。未及弱冠之年即被先帝御笔亲点为武状元。后征辽东,平南夷,伐南海,军功盖世,威震天下,即使如在下等山野粗人,也没有不知道的道理。”



俞黎轻笑了一下,朗声道:“先帝在祥洪十五年亲点的文科状元,翰林阁首席大学士洛见飞都是山野粗人的话,世上也就在无学富五车这个词了。”



“御笔亲点文状元,翰林阁首席大学士……父亲,他是在说您吗?”洛华回头看了洛见飞一眼,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俞黎这时才将目光落在了洛华身上,如花般的相貌,纤秀的身材,容貌身形尚未长足,但是隐隐已见日后的倾城之姿。



“这位姑娘是……”



“我叫洛华。”



洛华自报姓名,落落大方。



“洛华,洛华……”俞黎默念了两遍洛华的名字,突然醒悟:“你难道是洛见飞的女儿。”



“如假包换。”洛华的笑容甚是灿烂。



“既然如此,两位一起和我走吧。”



“去哪?”洛华看了看洛见飞,见他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天朝盛都金陵。”



“为何要去?”洛华不肯挪步。



“两位去了自然知道原委,那里有人想见你们。”



洛华悄悄问道:“去不去?”



“不去。”洛见飞回答得斩钉截铁。



洛华转过头来回道:“你都听见了,我们不去。”



说话此话,洛华拉住洛见飞的袖子转头就要往回走,却见明晃晃的枪口正对着他们,半分不让。



洛华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名拿枪的士兵,笑眯眯的:“把枪收回去,把路让开,保你平安无事。”



枪口在日光下巍然不动。



“将军说了,让你们回金陵。”



“陵”字刚刚出口,那人只觉眼前白光一闪,半截枪头已经倒插在地上,兀自微微颤抖。



洛华的手中多了一把薄薄的匕首,如同冰片一般,半透明的,灼灼生光。



“让是不让?”



洛华依旧微笑着,笑容越发甜美。



“你……你……”那人根本就没有看见那快如闪电的动作,直觉眼前一花,枪头已经落地,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不让是吗?”



叮叮当当几声,周围若干人等的枪头也无一幸免,更有士兵已被冰刃所伤,鲜血,溅了出来。



“洛华,不要伤了无辜。”



“擦破点皮而已,不碍事的。”



话音刚落,洛华觉得肩头重力忽至,连忙一个闪身躲开,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和俞黎交换了七、八招。



俞黎一个“白鹤掠翅”,就要扣住洛华的手腕,没想到自己手腕先就一麻,差点着了她的道。



俞黎收手赞道:“好俊的功夫。”



洛华嫣然一笑:“多谢大将军夸奖。”



清澄的目光扫过四周的士兵:“现在可以走了吗?”



俞黎并不言语,只是看着洛华俏丽的笑颜,周围的士兵默默闪出一条路来。



洛华溪边的鹅卵石上,一男一女走在通往洛华山庄的小路上。



“洛华,今天你下手重了。”



“父亲,他们真的只是擦破点皮,不信你自己问他们。”



“他们都是公差……”



“公差就能随便抓百姓吗,父亲您犯了哪条王法?”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朝廷说你犯了哪条,就是哪条。”



“父亲,请恕女儿不孝,可您真是一个书呆子。照师父的话说,就是读书读傻掉了。”



“洛华……”



洛华吐了吐舌头:“父亲,那个火凤将军真有趣,长的跟个女人一般好看,别号也像女人。”



“洛华!不许乱说别人的是非,小心惹祸上身。”



“女儿都和他动过手了,要得罪早得罪过了,还怕说他两句。”



夕阳下,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俞黎紧紧握住手中的马鞭:那人的女儿,果非池中之物。



曹副将战战兢兢地上前,小声问道:“将军,如今怎么办?”



俞黎冷冷说道:“一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就把你们打成这样,你们可真有出息。”



曹副将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将军严厉吩咐过不得伤害分毫,末将不敢下重手,再说,以他们现在的身份,小人怎么惹得起?”



“既然惹不起,就先随本将回驿馆吧。”



“那上命怎么办?”



俞黎微一皱眉:“急什么,晚上再来,他们跑不了的。”



洛华山上,有个洛华山庄。



山庄的主人,正是洛见飞和洛华。



洛华本来想给洛华山庄起一个新奇的名字。



洛见飞说:“算了,洛华山、洛华溪、洛华……这个山庄就叫洛华山庄吧。”



洛华有些奇怪:“爹,您以前真的是文状元吗?先皇是不是有时候眼神不太好。”



洛见飞叹了一口气:“唉,这个状元也不是为父求来的,正好运气佳落到头上而已。



“那女儿的名字呢?就是因为您搬到了洛华镇,有刚巧姓洛,所以就起名叫洛华?”



“正是。”



洛华默然:真省心。



手里拿着洛见飞的布衣,洛华一针一针,细密织补,洛见飞坐在旁边看着《太上感应篇》。



“洛华,今天的事,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女儿没什么要问的。”



“你以前不是一直想去盛都金陵看看吗?”



“现在不想去了。”



洛见飞不再说话,继续看书。



洛华补好衣衫之后,展开一看,然后突然冒出一句:“不过,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



正说话间,明晃晃的火把透着窗户映入眼帘,洛华丢下衣服外出一看,正是白天那些人,俞黎的美目在月光下如同墨色的水晶,闪着沉沉的光亮。



“你们有完没完,到底想怎么样?”洛华微微皱起了眉毛,脸色很不好看。



“还是那句话,请洛先生和洛姑娘和末将走一趟。”



“不是说过不去了吗?当上大将军就了不起,可以随意强抢民男和民女吗?”



曹副将听不下去了:“小丫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将军不过是看在某位贵人的面子上,才对你们以礼相待。”



“如果不是那位贵人,就要对我们孤儿寡父拳脚相加?”



曹副将;“……”



俞黎低喝:“不得无礼。”



曹副将“是”了一声,讪讪地退下。



俞黎慢慢走上前来,嘴边带着浅浅的笑:“洛姑娘,要不我和你打一个赌,我们来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末将就此不再打扰。如果你输了,你和令尊就要乖乖和我走。”



“我不赌。”



“怎么,你没有自信胜过本将吗?”



俞黎知道,如洛华这般年纪的小姑娘,真是争胜好强的时刻,白日交手之时,虽然半招弱于下风,但是他却只用了三分力。只要他用到五分,就能与洛华交成平手,用上七分,就是稳操胜券。



现在用激将法,正是时候。



随知洛华摇了摇头,看穿了。



“我不和你打,你白天只用了三分力,最后半招还是故意让我的,以为我不知道吗?”



“洛姑娘也未用全力呀?”



“你是朝廷命官,我如果伤了你,清白之身就要无辜蒙冤了。”



洛华顿了一下:“再说,你身上又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我凭什么要和你赌?”



“如果不愿意赌的话,就不要怪末将不客气了。”俞黎晃了晃手中的火把。



洛华看着火把上的火焰,熊熊燃烧着:“你想烧了洛华山庄吗?”



“正是。”



“有本事就烧吧,烧了大不了再盖一幢。”



“如果我把整个洛华山都烧了呢?”



“你……听说新皇登基,怎么就不把你这种欺压百姓的恶官拿去查办呢?”



“不服气,有本事去告御状吧。”



有没有本事暂且不论,问题是,有这个必要吗?



洛华将眼光扫向屋内,青皮鞘下三尺龙泉剑,难道今日又要用上了。



正当洛华起了杀机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搭上了她的肩膀。



“洛华,算了,不要伤及无辜。”



“爹,明明是他们欺人太甚,天大地大,朗朗乾坤,还真以为可以一手遮天。”



“这事其实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你如果因此伤了无辜,为父心里也不好受。”



洛见飞顿了一顿,看着俞黎说:“俞将军,在下和你走吧。”



俞黎侧身避让,做出有请的姿势:“马车就在山下恭候,洛先生,请吧。”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请将军放过我的女儿。”



俞黎没有回答。



洛华拉住洛见飞的袖管:“不,我要和您一起去。”



“洛华,这不关你的事……”



洛华的嘴凑到了洛见飞的耳边:“那就让女儿凑个热闹吧,如果您以后有危险,女儿还能救您出去。”



马车的车轮在鹅卵石的小路上咕噜噜的响,外面夜鸦正正鸣,洛华在马车里饥肠辘辘。



“这个火凤将军,什么待客之道,请我们到京里去做客,三更半夜赶路,连个夜宵也没有,想把客人饿坏吗?”



洛华的声音清脆悦耳,极具穿透力,方圆十米之内,听得清清楚楚。



随行的士兵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声。



俞黎听得明明白白,嘴角不由得轻轻抽动一下,将他的随身带的干粮与清水送了进去。



“山野之地,并无什么精致宵点,这是末将随身带的一些干粮,洛姑娘将就用点吧。”



洛华道了一声谢,含笑接过,并不客气,马上大块朵颐起来。



“父亲,俞家到底是怎么个来头,您好似颇为忌惮。”



“开国名将俞爽就是他家第5代嫡孙,俞?
第1章
洛华天下